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97|回复: 5

[小说] 诗体小说《青春的荒唐》谢萍 著 第八章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8

主题

30

帖子

32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24
发表于 2019-7-10 10: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塘中水仙 于 2019-7-10 16:56 编辑

【编者按】现实的生活,真实,锅碗瓢盆吃喝拉撒,挣钱养家,人情世故,样样不落;亲人间相互关照,其乐融融,然而各自成家,要想让生活有大的改观,还需要自己的努力;夫妻相处,有甜蜜也有苦涩;辞去公职,成为自由人,生活即将出现新变化,符合时代的潮流,也适应自身发展的要求,在纷繁复杂中,走向那个未知的却并不遥远的未来,理想在不远处招手。本作品用这种难度较大的诗的形式塑造刻画人物,不论语言、环境描写、亲情叙述、夫妻相处、心里描画等等,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非常到位。值得学习效仿。(编辑:塘中水仙)

第八章
功业未就先被贬,远离红尘进“桃源”,酷如李白将进酒,犹似苏轼下海南。
这是一座简陋的小城,
这是一个闭塞的地方。
远观一色的灰瓦民屋,
点缀着几颗垂柳白杨。
两条街道相交,
参差着几栋楼房。
方圆只有几华里,
围着一道古老的城墙。
一片浓绿的田野,
伴随着几个村庄。
郊区是一马平坡,
野外有几道山岗。
带着一片冷寂,
含着一片荒凉。
一条大河悠悠水长,
一直流向神秘的远方。
有一座诺大的水库,
像一个天然的大湖,
那乌蓝黛绿的水面上,
飘荡着海涛般的波浪。
傅萍去单位先报了到,
领导很是热情赏光。
分给了他一间平房,
便和陆英把家安上:
大衣橱一个,写字台一张,
两把槐木椅,还有双人床,
三件弦乐器1,三只大书箱。    1京胡、二胡、小提琴。
还有一幅字画郑板桥的手迹:
“难得糊涂”悬挂到正面墙上。
这是真真的陋室,
简朴中溢满书香。
单位里有一架风琴,
布满了厚厚的灰尘,
一看商标印有“凤凰”,
傅萍发现大喜过望,
嘿嘿,还是上海的名牌产品!
哦嗬,它可以代替钢琴。
按了按黑白琴键,
听了听旋律和声,
不错,音质音色还行。
遂把琴身擦洗干净,
又和领导打了个招呼,
即把风琴搬进了家中。
风琴刚刚摆放好,
傅萍来了段即兴。
乐曲的优美动听,
感染了可爱的陆英,
两个迷人的酒窝里,
溢满了幸福的笑容。
虽然没有钢琴在身边,
可有一架风琴与他作伴,
这已经让他意足心满,
那乐音自然悦耳他好喜欢。
电子琴刚开始流行,
可是对那玩意儿他不敢苟同。
高级的还没见过,
也许那音质还行?
可流行的普通电子琴,
终究是模仿的乐声,
机械的味道太重,
没有什么个性,
更没有什么丰富的感情。
可这自然的乐器,
效果就完全不同。
你听那小提琴的悦耳,
你听那钢琴的轰鸣,
你听那小号的嘹亮,
你听那交响的和声,
那么优美动听又饱满激情,
直让人感到愉悦,
更激发我的灵性!
学音乐时弹熟了很多名曲,
感受了那旋律的激昂灵魂。
当把娴熟的技巧掌握手中,
他总是弹奏自己的乐音。
何必老是弹他们的乐曲?
他要有自己的个性作品。
对于那些名流伟人,
他很是敬仰他们。
然而,那过去了的巴赫、贝多芬,
那美丽的《星空》1固然绝好,          1理查德.克莱得曼的钢琴曲作品。
轰鸣的《命运》2也能激励世人。      2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
可他傅萍不想重复别人,
只想展示自己的思想精神。
然而却有一点——
他很感谢那些伟人,
他从他们那里汲取营养,
就像牛顿站在了巨人的肩膀,
然后才生出了伟大的“牛顿”!
前世的伟人应是后人的“母亲”,
他永远感谢那些伟大的“母亲”!
傅萍的乐兴大发,
又拉起欢快的小提琴。
旋律在小屋回荡,
陆英的酒窝更加迷人:
“有空教我学音乐,
我也想学学拉琴。”
傅萍一脸的兴奋:
“好哇,我就做妳的老师,
教会妳各种知识,
文学、音乐、历史、物理……
我会尽心培养妳,
让妳也成为精神丰富的知性女人。”
这位天才的傅萍,
这个艺术的精灵,
文学是他的精神支柱,
音乐是他的第二生命。
还有一项他极感兴趣,
是那正在兴盛的影视艺术。
又有一位可爱的娇妻相伴,
是那美丽温柔的陆英。
他不求物质的荣华,
只要精神的丰盛。
悠悠天地人间,
谁能与他相称!
看着娇妻那柔美的容颜,
他把小提琴放在一边,
上前拥住她深情地一吻。
然后坐下来,
摊开了诗笺,
看着小小的陋室,
滋生出一番感叹。
心绪跃动不已,
激起了他的灵感,
挥毫泼墨龙凤舞,
诗情喷发向笔端——
        
       卧龙吟
嘻嘻哈哈生流语,
嘟嘟噜噜上谗言。
小人心惊君子事,
才俊自古招麻烦。
功业未就先被贬,
远离红尘入桃源。
酷如李白将进酒,
犹似苏轼下海南。
冷心笑面不复见,
争语斗言没耳畔。
花红柳绿自然美,
轻车已过万亩田。
茅屋一隅隐卧龙,
把琴万曲乐无边。
娇妻嫣然一笑意,
醉眼朦胧赛酒盏。
超世我才当有用,
生不逢时奈何天。
荒唐浪人荒唐事,
颠沛流离莫慨叹。
人间不如林间好,
梦挽爱女游花间。
春夏秋冬皆春意,
春心永远是春天。
自古才子多风流,
美女秋波情柔柔。
待到秀色可餐时,
蚀魂荡魄总不够。
每天里形影不离,
每夜里恩爱如蜜。
他一抚摸她的玉体,
她便激动不能自已。
这一段时光真是幸福,
陆英感到做了女人的满足。
傅萍上班忙他的公事,
她就在家收拾家务。
把房间布置得井井有条,
闲暇时再看一些高雅的好书。
自己的学历实在不够,
现在要把那知识多补一补。
来了兴趣弹弹风琴,
常常哼起流行歌曲。
烧好饭菜再洗洗衣服,
等着丈夫下班回来,
一起享受这温馨的小屋。
陆英说话总是柔声细语,
傅萍听着像音乐般舒服:
“你搞事业我全力支持,
可这房间摆设太简单。
现在凑合也还可以,
但总究不是长远之点。”
“唔,这个妳实在不用担心,
咱又不在这做长远的打算。
等将来能有那么一天,
我会让妳住上别墅园。
买点家具不成问题,
哥哥现在腰缠万贯,
至少也给个五千六千。”
“人家都是顶门立户过日子,
哪能帮你那么多钱?”
“我俩本是一奶同胞,
就像一对孪生兄弟,
哥俩本是一个人,
我的事就是他的事。
他从小就待我特别好,
很爱惜他这个亲弟弟。
我小时候特顽皮,
调皮打闹作得急。
那一天放学回家时,
路上和同学闹嬉戏。
你追我赶摔起了跤,
一不小心用过了力,
他失脚跌倒在水泥地,
脑袋上起了个大血包,
爬起身来哭鼻涕,
他的哥哥上前来,
对着我就是一脚踢,
我哥正好在眼前,
眼一瞪,猛跃起,
三步两步冲上去,
与他哥俩打起来,
同学们起哄又打气。
哥哥一身强健力,
运动会上跑第一。
他俩哪是哥对手,
一个一个倒了地,
爬起来又是一阵打,
三人越打越有气,
衣服撕破满脸血,
差点滚到汽车里。
司机真是好心思,
猛踩制动把火熄,
把三个小孩拨拉开,
和言细语劝几句:
‘同学之间要团结,
不要打架斗怨气。’
三人这才住了手,
可眼里仍在冒火似斗鸡。
哥哥转身来护住我,
对着同学们大声起:
‘小子们给我都听着,
看谁胆大包了天,
敢再欺负我弟弟!’
提起书包牵我的手,
气昂昂地回家里。”
陆英听完咯咯笑:
“愣不叮地净惹事,
你可真是个‘好弟弟’!
大学已经毕了业,
还得哥哥来喂你?”
“我上班挣的那点工资,
哪能安上好家底?
要是没有我哥哥,
我也不敢来娶妳。”
陆英一听娇嗔道:
“要是哥哥不帮咱,
你还能把我来抛弃?”
傅萍一听着了急:
“耍贫嘴,好个妳!”
说着伸手抓住她,
一个劲地来咯吱,
陆英痒得受不了,
一个劲地来作揖:
“好啦好啦不敢啦,
再也不敢取笑你。”
傅萍这才住了手,
脸上充满了童稚气:
“妳只管把心放好啦,
绝对不会出那样的事。
一日夫妻百日恩,
咱俩的关系没问题。”
陆英给他一个吻,
随之柔声提建议:
“你向领导请几天假,
咱们一起回家去。
和你一起有多日,
至今还没到婆家呢。”
傅萍稍稍一考虑:
“行,我这就去请假回北京,
妳赶快把行李来收拾,
明天一早就起程,
给家人来个大惊喜!”
带上快脱稿的电影剧本,
要把稿子投给电影厂里。
拎上心爱的小提琴,
又带上一些好书籍
领着他的新婚妻子,
俩人一路春风得意,
悠悠晃晃几天光景,
回到了久别的北京故里。
哥哥亲自到北京站,
喜迎这对新婚夫妻。
北京站还是那个样子:
两垛钟楼仍高高耸立,
那大钟的铃声浑厚悦耳,
仍飘响着《东方红》乐曲报时;
大街上似有些新鲜的变化,
楼房的外表上了新鲜的涂料和油漆。
大街两边店铺比比皆是,
服装、手表、风味小吃……
还出现了一次性打火机,
那都是些精明赚钱的小贩个体。
满街的广告满街的彩纸,
把那文革时满街的标语代替;
天安门广场出现了很多的金发碧眼,
那是一群一群的外国男女;
前门的大碗茶每碗已经卖到三角钱币;
学生们开始在电视上做游戏;
歌舞厅也出现在大街小巷里,
音箱里飘荡着蔡国庆和李玲玉。
一对新人回到家里,
一家人都欢天喜地。
母亲激动地出门来,
喜迎着她的小儿媳。
嫂子领小侄跑出门:
“快叫,快叫呀。”
小侄高兴地叫一声:
“叔叔,阿姨。”
嫂子急忙纠正道:
“不对,叫婶婶。”
“婶婶,叔叔。我好想你!”
傅萍抱起小侄亲一口:
“嘿嘿,真是一个乖孩子!”
小妹在嫂子身后边,
微笑的脸上含羞怩。
如今的小妹完全成熟,
出落成一位文静的少女,
满身透着一股书卷之气。
高三毕业就要高考,
集中精力正加紧学习。
只是有些无奈的遗憾——
那美丽的眼睛已患上六百度近视。
一副金丝眼镜罩住双眼,
更增添了她的雅秀之气。
“二哥,二嫂好。”
陆英酒窝一显:
“这是小妹吧?可是真秀气!”
二哥说小妹你看书可要注意,
再也不能加重近视。
小妹说我还不是最严重的,
同学们患近视实在太多,
全班没戴眼镜的只有三分之一。
在傅萍优美的小提琴声里,
在小侄儿欢蹦乱跳的调皮里,
在全家人喜庆的气氛里,
享用着这顿团聚的美食,
度过了这个舒心的时日。
饭后哥哥叫上弟弟来到卧室,
把陆英的情况问了个仔细。
听后哥哥眉头一皱,
脸上现出了担心之意:
“丢了工作,有没学历,
尽管她美若天仙,
可是你能供养得起?”
哥哥这样一说,弟弟心里一沉,
随之顺了顺呼吸:
“我可以养活她,
专心来服侍我做大事。”
哥哥接着加一句:
“那你就养活她吧,
过日子可不是闹儿戏。
你当这是在香港,太太专门坐家里?”
“就是退下一步说,
陆英她自己有能力,
她会绣花,还能用缝纫机,
也可以做点小生意,
开个小店铺至少
也能挣下自己吃。”
“说得倒是好轻巧,
你认为做生意就那么容易?”
弟弟有点哑口无语:
“那……那该要是……怎么办呢?”
哥哥最后丢一句:
“你们已经成夫妻,
现在也就没说的,
自己的日子慢慢过吧,
到时可别哭鼻涕!”
说完起身出卧室。
弟弟听着不是味,
愣在那里好沉思……
在北京家里住着真是舒展,
把那名胜古迹重新游览一遍。
北海、景山、天坛,
长城、香山、颐和园……
陆英说北京真是太好,
好得就像那天堂在人间!
一周的假期已满,
就要与家人再见。
嫂子递上一千元钱:
“诺,这是你哥给的,
拿着用吧,有空去你家看看。”
陆英伸手接过钱说声谢谢哥嫂,
心里却是一阵沉翻,
笑笑后不再多言。
就这样新婚的小俩口,
带着哥哥给的一千元钱,
离开了喧闹的北京车站。
活泼的青春浪漫无比,
只知做那感情的游戏,
未来的日子不曾细想,
那是残酷的艰难时世!
今日欢笑弄粉黛,
明日垂泪为柴米。
问君可有几愁许,
一江春水东流去。
年轻的人儿哟,
你可要时时记住:
恋爱时只顾那情蜜的幸福,
可曾想那一串串痛苦的念珠?
半年的生活还算平稳,
琴声笑语充满小屋。
不料物价开始上涨,
陆英心里有了愁绪。
一人的工资才几张大票,
水电柴米油盐酱醋,
常常花得入不敷出。
那还顾得攒下积蓄?!
浪漫的傅萍头脑发木,
陆英的心思他看不出。
关心地问她怎么回事,
愁眉不展的哪不舒服?
“日子过得这么拮据,
难道你一点也感觉不出?
你说过回家能有钱买点家具,
还说过你哥哥能给个三千五千的帮助。”
陆英愁愤袭上心头,
发泄着心中多日的委屈,
随着那泪水夺眶而出,
滴落成串扑簌簌……
看着陆英委屈地流泪,
傅萍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今的日子这么紧张,
难怪妻子委屈地流泪。
现在真是有口难辩,
只能和言多加安慰。
从此陆英把书本一丢,
要帮丈夫把钱挣够。
去艺品厂领来彩线布绸,
坐在家里搞起了刺绣。
勤劳的少妇穿针引线,
绣出一片美丽的图案。
“鸳鸯戏水”、“龙凤呈祥”,
“女娲”、“飞天”、“彩蝶”、“荷莲”……
心灵手巧的绣花女,
一针一线地把钱赚。
看着陆英绣出的“荷莲”,
傅萍想到那不久的以前。
那作诗的才女已经远去,
却把绣花女娶到了身边。
世事真是不可捉摸,
不可捉摸的就像
飘忽不定的梦境一般。
端庄的陆英坐在窗前,
争分夺秒地飞针走线。
青春的面庞盈满红润,
恰似一朵盛开的牡丹。
傅萍看着她怒放的娇姿,
想到了《红楼梦》里的大观园,
这端庄的陆英就像那薛宝钗一般。
不由地心生一番感叹:
大观园里的小姐丫环吟诗作画,
搞搞刺绣有时也穿针引线,
可那纯粹是为了艺术的消遣。
而今的“薛宝钗”搞着刺绣,
却是为了辛苦地赚钱。
“黛玉”已经离去,
“宝钗”犹在身边。
“宝玉”陷入迷惑,
仰首指问苍天——
一个诗才涌流,
一个美轮美奂,
鱼和熊掌不得兼,
该当与谁来结缘?
若是“黛”“钗”二合一,
岂不美哉伊甸园!
可惜今落凡俗里,
顾此失彼两不全!
浪漫的傅萍永远浪漫,
哪怕现实再苦再残。
童心未眠的率真天性,
决不让生活把他纠缠。
理想的翅膀凭借风帆,
总爱遨游纯净的蓝天。
小妹考上了文科大学,
全家人都热烈祝贺。
录取通知刚接到手,
即来喜信告诉二哥。
傅萍把喜讯告诉陆英,
俩人又是一阵高兴。
英说你家人真是聪明,
一连能出两位大学生。
傅萍说应该能出三位,
可惜哥哥时不相逢。
他是那样聪明绝顶,
却被命运推进商海,
在那金钱的浪涛里摔打翻腾。
几天后,那是上午的九点多钟,
傅萍接到小妹的电话铃声,
说人已到了他们的小城,
要赶快去车站把她接迎。
二哥把小妹接到家中,
二嫂自然是格外高兴。
丈夫上班她一人在家,
独自刺绣实在太冷清。
如今小姑子来了真好,
说话解闷其乐融融。
进进出出手忙脚乱,
做好饭菜热气腾腾。
小妹说高考的枯燥已经结束,
要到二哥家来放松放松。
看看外省的风土人情,
听听这里的蝉儿叫声。
三人围坐笑脸相迎,
寥寥天下事又叙叙家中情。
美酒斟满三大杯,
举杯畅饮好心情。
小妹喝得脸发烧,
陆英喝得脸透红。
傅萍欢快跃起身,
弹起风琴助酒兴。
自弹自唱歌一曲,
小屋充满亲睦情。
跟二嫂说着话儿学学刺绣,
跟二哥学学弹琴识识乐谱。
走了走乡间小路,
游了游小城的月湖。
小妹玩得开心极啦,
半月的时光很快过去。
时间已到八月下旬,
入学日期屈指可数。
小妹要回北京老家,
准备一番就报到去。
翻阅一气二哥的书籍,
带上了一些中外名著。
上车时二哥加以嘱咐:
大学生活浪漫多彩,
有些事情要自己把握住,
先要坐下来潜心攻读,
然后才有理想的前途。
小妹听着连连点头,
用心记着二哥的叮嘱。
二哥拿出一百元钱,
递给小妹加上一句:
“这钱你拿着上学用吧,
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和大哥讲,
只要你能无忧无虑专心读书。”
小妹感动有话说不出,
两位哥哥真是太好我很知足。
上学后我一定刻苦攻读,
以优异成绩报答哥哥的挣钱辛苦。
送走小妹回到家里,
告诉了陆英那一百元钱的事。
陆英一听脸色一变,
心中生出怨怒的火气:
“咱家没钱你知道不?
是不是昏了头呀你!”
“小妹上大学需要用钱,
给她一百元并不是太多的,
当二哥的总得够点意思。”
傅萍耐心解释仍是一脸的笑嘻嘻。
“小妹上学有家里大哥供给,
我看你就是不知道过日子!”
傅萍听着有点堵,
脸上仍是笑嘻嘻。
陆英却是愈发气:
“谁跟你嬉皮笑脸的,
你这个败家的昏东西!”
傅萍再也挂不住笑,
怒火心底激飞速一脚起,
猛踢向陆英的左手臂,
陆英痛得一个咧趄……
这愤怒的一脚,
傅萍即刻感到深深的懊恼。
陆英虽觉疼痛但是一声没叫,
却是转身走到灶口,
伸手摸起了菜刀!
此刻那菜刀闪着逼人的寒光,
此时那陆英竟是一脸的虎相!
看着这从未见过的一幕,
傅萍怒发冲冠火冒三丈。
“放下刀!”
夺下菜刀狠狠一拳,
砸向了陆英的肩膀。
“你打我!呜呜——”
陆英泪水夺眶而出,
痛哭着扑倒在床上……
小城的郊外寂寥空旷,
弯月朦朦灰色的天光。
傅萍的心理落寞惆怅,
独自徘徊在郊野的路上。
刚刚才几天的时间?
生活竟是这般模样!
曾经是那么温柔的姑娘,
曾经是那么和善的脸庞,
怎么会操起菜刀怒目,
为何能有一脸的虎相?
我傅萍从懂事那天起,
从未和谁动手打过仗,
而今怎会在自己家里,
与最亲近的人摆开了战场?
怒目不够还要拳脚相向!
打老婆实在没教养,
那是低俗男人的无能“荣光”。
可如今这名份怎么会,
怎么会摊到我傅萍的身上?!
回到家已经是半夜子时,
床上的陆英还在垂泪哭泣。
傅萍脱衣躺好两眼紧闭,
心里苦嚼着白天的“战事”。
身边的陆英仍穿着裙衣,
身子抽动着蜷缩在床里。
就这样两人背对着脊背,
朦胧昏沉辗转反侧到拂晓时。
第二天上班到办公室,
傅萍一脸的憔悴乏力。
他想专心处理那堆文件,
可总也郁郁寡欢满腹心事。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
傅萍漫步回到家里。
陆英冷漠地坐在床上,
清冷的房间没有蒸汽,
全然不是那下班时的往昔。
无奈的傅萍只好上街买饭充饥,
又买了两包点心带回家里。
陆英不想吃她还在怄着闷气。
晚饭时陆英已经下床,
坐写字台前在想心事。
傅萍想弹弹琴缓和一下,
“不准弹!”陆英还在生气。
傅萍赶忙束手停止:
“……唔,昨天的事,
是我不对,我不该动手打妳。”
陆英禁不住又垂下泪滴……
“做饭吧,妳已经三吨没吃东西。”
傅萍看到两包点心还放在那里。
“你做吧,我已经没了力气。”
“那好,妳要是再不生气了就有力气。”
陆英破涕为笑那灯光里
还映着她脸上的两颗泪滴。
傅萍走到灶口扎上围裙,
拿起葱来剥去表皮,
手刚移近菜刀心一颤栗。
傅萍只好叹息一声随后
把那一声叹息沉入心底……
饭菜做好端上来,
俩人重新坐一起。
只管吃饭不吱声,
心里慌慌蹦蹦急。
陆英的心情已好转,
主动把碗筷来收拾。
傅萍又坐书桌前,
静下心来看会书。
陆英情绪已平稳,
坐在床上想心事。
别人家里已把彩电买,
自家里还没有黑白机。
白天黑夜地忙不停,
仅为那温饱的衣和食。
拮据的日子怎么过,
含泪的心曲有谁知?!
傅萍心理像儿童,
打打闹闹一阵风。
事情过去不再提,
与妻重聚欢笑声。
俩人上床躺下来,
陆英和衣不解怀。
傅萍要为她脱衣裙,
她用手捏紧衣裙摆。
女人忸怩爱作态,
傅萍性急不可耐。
伸手摸进她腋窝,
陆英笑得开了怀。
俩人重新拥抱住,
情欲风暴又袭来。
颠鸾倒凤一阵阵,
好像那情窦初乍开!
事情的运势当有顺逆,
顺势的时候总有好事。
傅萍的剧本有了回音,
电影厂来了稿件通知。
发通知的是文学主编,
傅萍的剧本他已看完。
说那《谁之罪?!》写得很好,
电影厂决定留用待选。
通知他近日内去一趟,
一起对剧本修改完善。
他把通知告诉陆英,
陆英听了格外高兴。
老天爷睁开眼啦,
恩赐予我这小家庭。
“写一个剧本能挣多少钱?”
陆英理顺着刺绣的彩线。
傅萍对钱不太在乎,
他关注的是那辉煌的明天。
“起码也给个三万两万。”
开玩笑地胡诌一句,
可陆英听着心里一颤:
“胡说啊,就是给个三千两千,
俺也要磕头感谢老天!”
“老天只会刮风下雨,
太阳掉下来它也不管!”
“那——你就是我的老天!”
说到底男人还得有点本事,
女人才会显得格外亲昵。
陆英近日极为柔顺,
傅萍日夜像吃了糖蜜。
跟领导请了个长假,
又把工作交给了同事。
陆英为他打点好行装,
傅萍启程告别了妻子。
几天几夜的车船联运,
把他载向美丽的长春。
带着几分忐忑,抱着一份自信,
傅萍走进了电影厂的大门。
十一
中年的主编戴着眼镜,
魁梧的身材胖圆的脸型,
说话沉稳又不失热情,
沏好茶水递给傅萍。
接着谈起了中国电影:
“当今电影正如日中升,
十六个厂家都很火红。
本厂共有七个大摄影棚,
现在都在忙个不停。
电影的科技也发展迅猛,
东面的彩印厂已开始动工。”
傅萍讲电影如此发展是个好事情,
而对电影取材的态势不敢苟同:
《少林寺》一举成功,
接着就来了武打片一窝蜂;
有些个影片也出现了低级色情;
题材远离现实,内容有些空洞。
如此下去用不了多久,
电影就会失去观众。
主编说你的看法我同意,
这是创作队伍的本身问题。
现在的编导们有些脱离现实,
出来的作品就不太令人满意。
如此下去电影可能只会红火一时。
我正打算写篇文章提醒一下圈内编导,
现在就要对此多多注意。
你这个本子写得很好,
正像你说的如是:
要用观众的眼泪洗刷一下银幕垃圾。
但是我们的观点别人不一定同意,
尤其厂部领导要考虑厂部的利益。
这里面还要有个拍摄资金的问题,
所以你的本子艺术性很高,
也有相当深刻的社会主题。
先请你来咱们把这本子修改好,
然后还要送厂部领导过目审批。
傅萍说还请主编老师多多指教,
修改时我一定会尽心尽力。
俩人说话愈发投机,
谈兴渐浓又非常默契。
傅萍在那偏僻的小城工作多日,
闭塞的文化氛围让他抑郁。
来到这里豁然开朗,
顺一顺呼吸,排一排闷气,
透亮的心里顿时兴奋无比!
俩人相识一见如故,
相互之间也不必客气。
初次交谈就两个小时,
傅萍也忘了旅途的劳疲。
主编领他用了晚餐,
然后去招待所好好休息。
不管是哪个地方,
不论是怎样的一天,
只要是休息睡眠,
傅萍总是睡得香甜。
当有人按响他的门铃,
已是次日的上午八点。
进来的是一名年轻编辑,
说是主编安排他来接待参观,
先要傅萍休息两天,
随便把电影厂转转看看。
傅萍忙起身漱洗打扮,
编辑又带他用了早餐。
然后把厂部的内外景致观看。
七大摄影棚一一转遍,
演员们在拍摄前正忙着台词排练;
彩印厂的工地热火朝天,
工人们正忙得满脸是汗,
高高的起重臂正划着那一片蓝天。
下午走进了电影资料馆,
观看了几部中外影片分析片断。
《十字街头》《远山的呼唤》,
《流浪者》还有《罗宾汉》……
孙道临、赵丹,
英格丽ž褒曼,
白杨、金山,
卓别林、玛丽莲……
一位位大师,一部部经典,
在面前不停地闪现。
傅萍好激动真是大开眼。
全身每一个艺术细胞,
都在兴奋涨满……
修改、交谈、讨论、完善,
度过了愉快而紧张的三十天。
剧本已经定稿,仍是留用待选,
厂部审查通过,还要再等几天。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
与编辑们结下情缘。
就要相互告别,
都怀着深深的留恋。
手拉着手,肩并着肩,
镁光灯在频频作闪:
摄下这深深的友谊,
记下这难忘的几天。
一张张彩色的照片,
一次次难忘的怀念。
告别了编辑朋友,
还有那可敬的主编。
傅萍踏上南去的列车,
回到了他生活的家园。
十二
傅萍回到家里,
看见娇美的妻子。
陆英急忙放下刺绣:
“我好想你!”
傅萍放下旅行包:
“我也是!”
随手关上房间门,
拥住妻子紧亲昵。
相别三十日,
饥饿情太急,
拴好门,关上窗,
一阵忙乱,一阵漱洗,
快一点!快一点!
上床去,上床去,
心太急,情太急,
小别胜新婚,
久旱逢甘霖,
一阵疯狂,一番云雨,
就像那饿狼扑食,
一阵呻吟,一阵喘息,
直到那热汗淋漓!
然后才风平浪止。
睡意渐渐袭来,
一觉到了晚上。
又相拥亲昵一番
俩人起身下床。
焖一锅大米饭,
做一碗鸡蛋汤。
情爱融融好惬意,
事后用餐格外香。
陆英问去长影怎么样?
傅萍高兴地眉飞色扬:
“那电影厂可是不寻常,
那是制造银色梦幻的工厂,
世间的一切都能被它包装。”
“你看见哪些明星啦?”
“啊,刘晓庆,张金玲,
李秀明还有达式常。”
陆英好一阵羡慕:
“你可真是风光!”
傅萍感觉似很平常:
“这有什么,电影明星,
还不是和普通人一个样。”
随之打开旅行包,
拿出了彩照好多张。
陆英一一来欣赏,
愉悦心情在荡漾。
丈夫能与这名人来合影,
自己也感觉很高尚。
情不自禁抱住萍,
一个热吻印脸上。
十三
在办公室紧张忙了几天,
把积压的公事刚刚做完,
领导又将通知递到面前,
要他去省城参加文化工作会议,
傅萍把剩下的事情一一处理,
随后与陆英用了告别的早餐。
去省城开会只是例行公事,
对现在的工作他已经厌倦。
尽管是文化工作会议,
却与他的事业毫不沾边。
借机会到外面走一走看一看,
这才是他的真正打算。
如今的世象真是大变,
知识被贬值而一切向钱看。
看到如今这种种现状,
敏感的傅萍心绪忧烦。
会议结束在回家的列车上,
傅萍打着腹稿头脑里很忙。
回家后仅用了三个夜晚,
写出了他的短篇小说——
            轮亡
………………………………

十四
事情真是有些滑稽,
好像有一种什么天意,
傅萍出差刚回到家里,
接着来了剧本退稿通知。
那可敬的主编在信中,
一连说了几个抱歉对不起。
那剧本送到厂部没有通过,
确实担心拍摄资金回笼问题。
电影厂是在搞电影艺术,
但是搞艺术也要兼顾经济。
需要收回资金还要赚一笔,
都为了那厂里几千人的切身利益。
对傅萍这个艺术性很强的剧本,
担心产生不了经济利润,
因而只好暂时放弃。
对此决定他本人作为主编深感可惜,
要傅萍有什么问题和新的作品出来时,
一定与他多多保持联系。
看了退稿通知,
傅萍一笑置之。
主编倒是为人正直,
可有些事情由不得他自己。
那就算了吧,傅萍仍是若无其事,
随便把退稿通知丢给了妻子。
陆英本来满怀希冀
想象着那剧本能够换回来
一推数目可观的钱币。
然后把这个寒酸的小家庭,
好好地装饰装饰。
可此刻看着这退稿通知,
像个鼓胀的皮球霎时泄了气。
一脸的不悦那样子比傅萍还着急:
“看看你,熬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
到头来还不是瞎写一气?”
傅萍对她淡然一笑:
“我好亲爱的,
写作是我的生活主调,
千万不要过于心急,
也别求得暂时的功利。
凡事总要有个坎坎坷坷顺顺逆逆,
搞成了有报酬舒心接受,
搞不成也不用灰心泄气。
对这些当该要平淡如水,
大可不必去怨天怨地。”
傅萍和颜细语安慰妻子,
陆英的脸上显出了笑意。
随后她又将双眉皱起——
这,这今后的日子……?
十五
这闭塞落后的环境,
很不适合他的生存。
这里每天只有那,
原始的鸡犬之声相闻,
没有与之倾心的文人,
更没有儒雅的文化氛围。
傅萍要建造辉煌的未来,
就得把用武之地找寻。
他想到开放的特区深圳,
可那里摆的是一堆堆电子产品,
还有那正在崛起的海南,
浓郁着一片风景秀丽的椰林。
可也涌动着一波波商业大军。
上海的浦东正在开发,
也是充满着现代的商业气氛。
搞文学艺术还得要回到北京,
只有在那古老的文化中心,
才能创造出新型的现代人文。
要回北京可不容易,
最难办的就是人事关系。
先得需要现金一笔,
还得有管用的社交门路。
想来想去还得回老家去,
找到哥哥商量一下,
看能否解决这调动之事。
十六
傅萍又回到北京故里,
下了火车直奔哥哥家去。
如今的哥哥更是今非昔比,
住上了高档的别墅,
私人小汽车放在楼下车库里。
他的智慧将会给他带来多大的财富,
至今让人难以估计。
看着哥哥阔气的宅第,
傅萍有一股说不出的
说不出的滋味攫住心底。
出来迎接的是他的嫂子,
笑着把傅萍让进屋里:
“你先去冲个澡吧,
我这就做饭给你吃。”
傅萍问母亲去了哪里,
嫂子说在小妹家已住了多日。
小妹已经大学毕业,
如今分配在上海工作。
找的对象是大学同学,
现在已经成家立业。
傅萍又问哥哥去哪儿了,
嫂子说你哥哥出差去了深圳,
两天后才能回来呢。
饭后的傅萍睡了一觉,
恢复了一下精力体力。
已经到了傍晚时分,
小侄子放学回到家里。
亲亲热热叫声叔叔,
转身回到自己屋里。
小侄子已经开始懂事,
正在读着初二年级,
学习也是名列第一。
言谈举止已脱掉稚气,
看来是个有出息的孩子。
在他房间做完作业,
又开始操作“联想”微机。
两天之后哥哥飞了回来,
弟弟见他上下左右一副好神态。
相别几年当刮目相看,
真真的一个款爷的气派:
老板的发型向后梳理油光可鉴,
散发的法国香水扑鼻而来,
笔挺的高档西装三千多块,
系上一条真丝印花的南韩领带,
腰上扎一条鳄鱼皮料,
脚上登一双进口的“老人头”皮鞋,
这些行头普通商场很难见到,
都是从西单的燕莎商场买得来。
棕色净亮的小皮包挟在腋下,
乌黑的小天线伸在包外,
那是价值万元的手机他随时都要用到,
为了他那愈发红火的生意买卖。
哥哥的气色真是不错,
想必是山珍海味吃的很多。
见到弟弟来到家里点头一笑,
便在那乌亮的真皮沙发里落座。
把那棕色小皮包往茶几上一放,
闭一闭眼,缓一缓神然后说:
“不在单位上班,回北京来干什么?”
“我想调回北京,哥看看该怎么着?”
“现在的文化部门都很冷落,
北京没有你适合的工作。”
“哥现在的关系很多,
为我花上一笔吧,
钱花到了就有适合我的工作。”
“为你花钱没问题,
用上几十万我都不会嫌多。
可是公职人员进京门槛实在太高,
不是你哥哥的钱能办成的。”
弟弟一听这话打消了念头,
把话打住不再提调动工作。
正常的工作调动已没有希望,
哥哥已陷进激烈的商潮战场,
对于他这个文职的弟弟,
纵使有钱也帮不上大忙。
傅萍毅然辞去了公职,
决心闯出一片新的天地。
带着他那美丽的娇妻,
搬家回到了北京故里。

第九章
空有一颗智慧的灵魂,何来这份恼人的浮躁?
北京那座古老的四合院,
曾是他家几代的居住地。
如今的邻居都已经搬迁,
那地方全被高楼来代替。
时代变迁老家只剩二十平米,
那时的拆迁款寥寥无几。
哥哥有钱住进了豪华别墅,
弟弟只好租间民房,
把简陋的小家暂时安置。
在这四方平整的文化名城里,
在这日新月异的现代首都里,
傅萍成了一名自由文人,

呼吸着自由的新鲜空气。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7215
发表于 2019-7-10 16: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愣不叮地净惹事——冷不丁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7215
发表于 2019-7-10 16: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寥寥天下事又叙叙家中情——聊聊天下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7215
发表于 2019-7-10 16: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塘中水仙 于 2019-7-10 16:47 编辑

【编者按】现实的生活,真实,锅碗瓢盆吃喝拉撒,挣钱养家,人情世故,样样不落;亲人间相互关照,其乐融融,然而各自成家,要想让生活有大的改观,还需要自己的努力;夫妻相处,有甜蜜也有苦涩;辞去公职,成为自由人,生活即将出现新变化,符合时代的潮流,也适应自身发展的要求,在纷繁复杂中,走向那个未知的却并不遥远的未来……(编辑:塘中水仙)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7215
发表于 2019-7-10 16: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继续更新……

该用户从未签到

20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7215
发表于 2019-7-31 22: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女人一生气就去拿刀,的确令人不寒而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水仙家园

水仙家园

订阅| 关注 (8)

版块简介:这里是摄影部落的简介。
14今日 566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