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67|回复: 28

[乡土小说] 采撷极光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9-2-14 14:08
  • 签到天数: 1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0

    主题

    43

    帖子

    3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3
    发表于 2019-7-9 21: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榆木 于 2019-7-10 07:48 编辑

      【编者按】为了人类科学的进步,为了揭开地球极地神秘的面纱,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李志华和战友们正在顶着极度风寒,精心地完成着祖国交给他们的神圣任务。一年四季,白雪皑皑,温度零下数十多度,那是一个根本无法生存地方,除了北极熊等少数一些特殊动物外,鲜见其它生命,可谓生命禁区。但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采撷着一组组级为珍贵的数据。他们思念家乡,思念亲人,亲人也着关心着他们。小说以李志华和他的家庭为背景展开故事,场景描写逼真,人物刻画细腻,结构紧凑,语言精美,展示出作者不凡的文字功夫。好文,推荐阅读。(编辑:老榆木)


           采撷极光
           甲申/文
      
      夜色笼罩在迷人的海岸线上,能清楚地看清大地的轮廓。它像永远睁开的眼,不知疲倦地潮涨潮落,而心情像天边低旋的海鸥一样,感知着冰冷的寒气,在海水上日夜奔波。时间是很疲倦的,被输入在同样刺骨的陆地程序上。
      
      随着BP机上面几声微弱的电子声响起,预示着有新的任务。李志华像一台机器一样从熟悉的流程中匆忙地披上大衣,勒紧厚实的裤子。夜非常高,时间显示凌晨两点,天空一片发白,像惨白脸色的病人一样奄奄一息,没有血色。李志华揉着惺忪的睡眼,按着眼皮上被冰水覆盖的穴位,低着头看了BP机上的内容。镇定过后,一个人往自己低矮的平房里面走出去,顿时一阵极寒到世界黑洞边缘的冷直入身体的每个感官。他快速地走去,手上拿着纸笔,在一处风向标的旁边,李志华半蹲着身子,骨骼发出同踩在雪地上厚重而结实的声响。他记录下几段专业的数据,同样把地上的温度数值填上,哈着手,冒出的身体里面的热气瞬间凝固成寒冷的固体水分子。最后,李志华把一旁的气象表的测试仪对好位置,一来二去好长时间,才进屋去。
      
      低矮的平房在冰川覆盖的高原陆地上显示出大地的孤单,在里面,好歹是暖和了点。屋子里面的温度计显示零下5摄氏度,尽管是暖季,海平面上依然是一层层破碎的漂浮冰块和湿冷的空气。李志华按下几句话传输给附近的一处研究总站,又疲倦地睡在床上,把被子盖在只脱了外衣的身体上。屋子里好像还能嗅到寒气,夜空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空白的颜色。
      
      现在是极昼。
      
      【一】
      
      世界另一端的北半球,一连下了好几场雪,覆盖在北方的园林,郊区和城市的胡同里面。时值十二月的寒冬,在星期天的下午,八岁的李晓光趴在窗口上痴痴地看着鹅毛一样的雪花飞舞,落在发黄的窗户纸的尘埃边缘,他眼睛出了神,和轻盈曼舞的冬一样。想念远方的父亲,父亲说会给他带一些礼物回来。
      
      一股热气像迷雾似的,缭绕着团状的形体充满了屋子里面的每一处角落。母亲悄悄地把热茶放在李晓光一旁的案桌上,把窗户慢慢地拉紧,发出吃力的被雪水卡住的声音。
      
      “妈妈,你说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呢?”李晓光回过头,黑色的头发上落满了银白色星点的雪花,睁着大眼问。
      
      “快了,爸爸在南极考察马上会回来的,在二月的时候。”母亲许莉笑着,嘴角像一轮温暖的阳光融化了茫茫的积雪。
      
      “那你说,爸爸现在也在窗户面前,看着我们吗?”李晓光扭过头看着母亲,指着被雪水模糊的窗子问。
      
      “当然会的,爸爸正看着我们呢,当时你还会收到他的礼物。笨拙的企鹅,清凉的海水……”母亲轻声地说。
      
      “那我会天天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我要看到爸爸送我的礼物。太好了。”李晓光高兴地笑了起来,笑声冲破整座屋子外的整片被积雪压弯的胡同口。
      
      此刻的西经六十度左右的南极长城站还是夜晚,星空却永远像一樽永远不可更改的审判者的头像一样,还是一轮白色。时间显示白昼的时候,暖季的清晨和北半球北方的空气一样,是寒冷的。
      
      在1999年的11月,正值南半球的暖季。李志华离开了家人从北京出发,中转澳大利亚的弗利曼特尔站,再到南极大陆随考察团队一起工作,历时三个月。李志华在长城站的一处小小的空间站里面,和小宋在一起。小宋是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彝族青年,一旁放着他从包里一直带着的随身听,里面收录的是这个时代最流行的港台歌曲。
      
      长城站的信号塔让小宋听歌听得断断续续,只好把它关掉,脸上写满了无奈。今天并不是工作日,所以大家难得地放松了起来。
      
      小宋闲聊着自己的家常,来到南极算是对从小憧憬的未知世界的一种探知。年少的自己对宇宙的好奇将得到近距离地释放。现在已经从学校毕业的他,将自己的工程学的理想又一次放飞在另一个半球的高度。对于这支考察团来说,每个人脸上都写着“神圣”两个字。
      
      房子里面静静的,“安静”的镜片和安静的茶几摆放在桌子上,整整齐齐,如一列正。小宋对于李志华的居家习惯总是赞不绝口。一个清闲的工作日,一行队员开心地走去海边,浏览这个平均海拔最高的世界冰川。李志华并没有随队员同去,独自留在空间站里面安详的休憩。
      
      “我说老李,你不会一下午都在这个休息室里面看书吧。”李志华眼睛上的镜片已经退到鼻梢边缘,独自看着林奈的《自然系统》,书桌上还放着《中国地质学》,《水文地貌》等自然科学的书籍,这是茶余饭后的精神食粮。对于小宋的笑言,李志华选择不做理会。
      
      小宋把摆在自己床下的箱子打开,拆开一盒包装袋,把里面的茶叶放进搪瓷茶杯里面。放进开水,漂浮出茶叶的清香透过南极洲天空的高度,消融了矗立的冰山的冰冷内心。
      
      “这是云南的普洱。”热气飘在李志华的眼前,模糊了镜片。李志华把书慢慢地合在书签上,轻轻而整齐地放在右侧。小宋笑着把自己家乡的普洱茶放在他的面前,“请笑纳”。
      
      小宋开着玩笑,本以为李志华也会笑起来,憨态可掬地笑起来,露出牙齿。可他偏偏叹着口气,眼神中流着无奈的表情。小宋莫名地站着,收起了笑容,木讷地没有说话。
      
      “小宋。”李志华慢吞吞地说,把镜片摘下,“你有没有想念在云南的村庄?”李志华低着头,倏然,沉静地看着小宋。
      
      小宋坐在李志华的旁边,外面的风声吹得插在硬土里面的旗帜满身伤痕,在瑟瑟发抖。小宋无奈地叹了口气,因为很久没有回老家云南。当初在北京求学,初识在遥远的北方,自己在滇西的情结却是永生无法忘却。五年前,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在学校学完工科,只在每年的春节回家一趟,毕业以后为了工作,更没有回家一趟。也许高原的梯田,彝寨的相思留在世界的另一端。几年前,村子里面安装了电话,小宋去年一连给家里打了好几个长途。父母欣喜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他们说小宋是村里面的骄傲。此去南极,村里面的人们更多的还带着未知与好奇的崇拜来看待小宋,小宋只是在电话里说:“一切安好。”
      
      因为在空间站的信号缘故,在澳大利亚的弗利曼特尔,小宋就没有再和父母联系。在两个半球的远洋,从离开到现在,小宋还没有和家人有过一次联系。这里的暖季,南极洲的暖流撩过海岸边缘,没有清风明月的醉人,只有寒风与白昼的倥偬。
      
      李志华看着小宋,小宋的眼角在打转,没有说话。小宋顿了顿,李志华知道,小宋在默默地拭掉眼泪。
      
      李志华走过去,拍了拍小宋的肩膀。而他自己也想起了远在北京的家人。
      
      【二】
      
      李志华在卧室整理着生活用品,轻轻的,生怕吵醒孩子,连头发丝落到地板上都能听出大地的呼声。灯光的颜色是夹杂着昏黄的颜色,像黄昏的夕阳照射在雪山的倒影,夜已经随着这个冬天深沉下去,贫瘠的雨水像一道符咒贴在干涸的土地上。
      
      李志华在北京,自己的平房里,11月25日这一天,他即将随队出行。在千禧年之前的1999,算起来是李志华第三次的南极之行了。
      
      妻子的温柔的双臂紧紧地依靠在李志华的肩上,她的手是冰凉的。李志华看出妻子的眼神里留着对自己的不舍,随着窗外路灯的沉眠,终于沉默下去。当初李志华第一次远行南极的时候,儿子李晓光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一晃时间过去八年。曾经,李志华会想到爱的宣言,作为一个工科学院的毕业生来说,他有着一个艰苦卓绝的使命,他会把自己毕生的浪漫写在世界的另一端。那天晚上,妻子靠在李志华的肩上,泪水浸湿了冬夜。
      
      这一次,妻子许莉并没有多少泪水,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许久,慢慢地替他用手系好围脖,整理好衣襟。
      
      李志华笑着,没有说话。握着妻子的手,又笑了笑:“我到时先在澳大利亚中转,那儿还是夏天,你就不怕把我热坏了。”
      
      妻子突然笑了,把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也笑了出来。
      
      儿子李晓光睡得很香,发出可爱的鼾声。枕边安放着一只绒绵的企鹅玩具,那是李志华第二次远洋在南极时候,到了澳大利亚的百货商店买的。那时李晓光只有四岁,在李志华离开北京的时候,整天嚷嚷着要看南极的企鹅,那是亲身看见的时刻。李志华送给儿子礼物的时候,告诉他只要睡觉的时候搂着它,每天可以梦到南极的海洋。企鹅在蹒跚地跳舞,海鸥在天空中盘旋,还有那些笨拙的海豹,海狸……
      
      李晓光的窗边贴着很多张父亲与南极天空以及自然气候的合影,白色的温度也许让人向往,可并不知道寒风让人永远的冰冷。
      
      李志华示意妻子早点去睡,许莉安躺下来,美目合上,只听得时钟分秒的旋转。外面的风声又开始呜呜咽咽起来,李志华从书架上找出一些自然地理的书籍和图集,再次叠好整齐地放进行李箱,又拿出一本文言版的《海国图志》放进去。房间里发出一些响声,看来儿子李晓光被吵醒了。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晓光揉着眼睛,在柔弱的灯光下显得玲珑而自然。上一次李志华离开北京的时候,也是一去两三个月,李晓光知道父亲又要离开自己一段时间了。
      
      “爸爸马上会回来的,爸爸去海边玩呢。”李志华依然用上次的口吻对李晓光说。
      
      “可是我不能去那里看企鹅。”李晓光抱着企鹅玩偶,一边垂着头沮丧。
      
      “等你长大了,自然可以看到地球的另一端。”李志华抚摸着晓光的头,会意地笑。
      
      “爸爸。”李晓光用稚气的声音继续说,有些突兀,“你能在南极看见极光吗?”
      
      李志华停顿了一下,只是笑了笑。
      
      “我们老师告诉我们的,南极不止有企鹅。”李晓光稚嫩的眼睛看着李志华。
      
      “当然能,那是非常美丽的自然之光。”李志华看着儿子,欣慰地说。
      
      “是吗,太好了。你能让我看见它吗。老师说,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地球上最美的光线。”李晓光的眼神一直注视着父亲,李志华也笑着。
      
      “行,爸爸就把极光作为此行送给你的礼物,好吗。”
      
      “不许撒谎。”晓光笑着把小指伸了出来。
      
      李志华把自己比晓光的拇指还粗壮的细指放在他稚嫩的小手上,李志华笑着许诺:“不撒谎。”
      
      事实上,在南半球的现在,暖季的天空下根本没有极光的现象,那是在茫茫的极圈黑夜的寒季的大气层,才能在海拔千米的高空可以看见这五彩的曙光。可是李志华答应了儿子,在北半球的另一端,让他亲眼看见这绝美的光。
      
      “极光,它很遥远,在最高的冰山上生长,是希望之光。”李晓光听到父亲这样的话,对于八岁的孩子,他一直不明其意,只是觉得,像彩虹的光芒,非常好看。
      
      因为父亲的承诺,这次的远行会给自己带来极光,更因为极光里面可以看见希望。冬至小年以后,他的手上的雪水瞬间融化了。几年以后就是圣诞节了,李晓光在下雪的平安夜一直守候在窗口,雪越下越大,捎进了窗户。
      
      【三】
      
      李志华从长城站的研究中心出来,脸上挂着喜悦,今天刚做完极地生物多样性的报告。天空的颜色很好,尽管还是一如既往的白色,却比较鲜亮。裸露着硬石的土地上有几株甘草在迎风摇曳,弯着身子,像是热烈的笑。今天,南极的阳光很好,冰川的向阳区面对着他们,屋子的采光可以弥补冰冻带来的寒冷。
      
      日历上的日子是12月31日,这一天,北京已经是另一个世纪了。新旧交替,历史变迁有时只是在悄无声息的平淡一刻完成,在李志华的眼角下面,这变动像是没有引力的地壳表面,来得非常平和。
      
      没有看时间,不知是上午还是下午。小宋独自在空间站戴上耳塞,看着《海边的卡夫卡》,也不知道他是在听歌还是在看书。听着海水的声音,能从耳膜的气孔听出地球另一端的冰期。文字的背后是浪漫的,在小宋的世界里,工科与艺术两者并不矛盾。
      
      李志华走进空间站朝里的卧室,从简易的写字台的书本中翻找。在《自然地理》杂志里面找出三封信笺,上面的“拙劣”的笔迹正是出自儿子李晓光之手。
      
      一封是文字,另外两份是用蜡笔涂鸦的画作。上面画着企鹅,海洋,冰川。还有一张上面画着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李晓光自己。
      
      “这小子,把我画得这么丑。”李志华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自己”的脸上像不规则的多面体一样,不过李志华突然好笑的觉得晓光从小有了毕加索立体派的潜质。
      
      还有一张文字上面,李志华是在离开北京到上海码头和考察团队集合的办公室里面收到的,对于这几封信笺,李志华总有说不尽的暖意在心头。
      
      “亲爱的爸爸:
      
      您好
      
      在这个时候,您已经在南极。我好像在雪天的海洋上看着企鹅,数着夜空的星星。可是妈妈说现在的这个地方没有黑夜,是真的吗?不过我相信,你会给我带来美丽的南极希望之光,我盼望着,盼望着。这个寒冷的冬天就会过去。
      
      妈妈很想你,我也想你。爸爸,我每天在窗户看着雪花,看见漂亮的极光。
      
      你的儿子:小光
      
      11月27日”
      
      这是李志华刚离开北京去上海港口写给自己的,没几天就已经在澳大利亚的弗利曼特尔海轮上。那会,李志华给家里打了几个远洋电话,只是听了几个断断续续的声音,信号就中断了。
      
      李志华看着信纸开始发呆,镜片在茶杯的热气上开始模糊起来,里面呈现出一团和谐的家园气氛。
      
      “怎么了?老李。”小宋看着李志华呆呆地坐着,摘下没有声音的耳机,把书本放在桌子的另一侧平整地放好。“老李,想家了吗?”小宋继续平静地说。
      
      李志华定了定神,喝了一口放在桌子面前的热茶。“谁说不是呢。”李志华苦笑了一下。
      
      “我也想,好久没有回云南。在这次回去以后,我想给父母送去一个最大的祝福。”小宋脸上浮现出笑容。
      
      “怎么祝福呢?”李志华好奇地问。
      
      “我会在村寨上面种上南极甘草的种子,并且我会把自己在南极的合影画上我父母的头像,这样我的父母等于也去了南极。”小宋说。
      
      “这是一个好主意。”李志华说,“那样就把思念和团聚都写进记忆的瞬间。”
      
      “小宋,这次回云南,你好好地和父母多团聚几天吧,我帮你向团里请几天假,怎么样?”李志华对小宋亲切地问。
      
      “不用了,工作的事情……”小宋推辞说。
      
      “难道你就不想你那位远在家乡的彝族姑娘?”李志华突然把话匣子一转,笑着对小宋说。
      
      “哈哈,原来你操心我这档子事。”小宋笑了起来,像放肆的空中飞花一样,“我谈对象的事情你怎么也喜欢插一手。”
      
      “嗨,明摆的事情。再说你是唯一一个有音乐细胞的,不像我们只在工科的学术里面死板到老。”小宋是个对艺术有热衷的青年,算起来,他已经和那个同是彝族的艺术系毕业生谈了三年恋爱了。
      
      南极的雪积得很深,有些地方在阳光的照射下出现了土地的颜色。在北京,雪夜沉寂着,像钟声一样。而在伦敦的大本钟上面,转过的那一秒,走向了历史性的一刻。格林尼治天文台显示步入了二十一世纪,李志华和小宋一行队员只是在广播里平静地休憩,享受普通的下午时光,而李晓光在清晨的八点醒来,窗户外的一阵小风,吹到脸上并不寒冷,像是从极地吹来。这一时刻,每个地方,都在按着最平静的方式表达平静的时间记忆。
      
      晚上五点,李志华把晚饭端来,冒出腾腾的热气。此时北京的天空下是阒静沉睡的夜晚。
      
      “今天就算是庆祝新世纪的第一个元旦了。”西经60度的日历上还没有翻过1999,小宋提前庆祝了起来。
      
      在空间站,李志华和小宋只是简单地吃着伙食,把先前剩下的鱼尾又热了一遍,开水在一百度的沸腾下生起一团美丽的热雾。除了鱼,就只有素菜了。
      
      李志华先去风向标上看了看数据,脚踩在冻着的石头有踩裂的声音。他并没有吃饭,只是嚼了几块饼干,碎屑一并掉在白色的雪地上了。
      
      “老李,这盒鱼罐头给你,是我在北京的时候我爸妈从老家寄来的。”小宋把一盒腌制的云南鱼罐递到李志华旁边,刚才出去的时候,小宋把几碟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包括那条热过的鱼尾。
      
      “老李,对不起,刚才菜都凉了……”小宋抱歉地说。
      
      “没事,没事。”李志华笑着说,他并没有怪小宋。
      
      “你尝尝吧,这味道不错。”小宋笑着说。
      
      李志华大概是饿了,嘴先快手一步,罐头里面的物体就消失殆尽。
      
      “老李,你慢点。我去给你倒水。”小宋见李志华吃成这样,无奈地笑了起来。他没想到,和自己共事的严肃的前辈也有这样一面。
      
      “诶,小宋。他们人怎么都不在?”李志华在空间站并没有看见多少队员在,有点疑惑了起来。
      
      “哦,他们都去总站看晚会去了。迎接元旦的到来,差不多是我们考察团第一次的文体活动吧,是张队批准的。”小宋说,“不过你也知道,在这儿,条件也是有限。”
      
      “哦。”李志华擦了一下嘴。
      
      “不过我想待会再过去。还是这样先看会书,缓解一下神经也好。”小宋说,“对了,老李。你下次二月份回北京的时候,有什么打算呢?”
      
      “我?我还能有什么打算呢。”李志华笑着打趣。
      
      “老李,你现在有想念你的家人吗?”小宋又问了这个问题。
      
      “想。”李志华说,“我想我的妻子,我想我的儿子。我当初答应要从这里带礼物回去给儿子。”
      
      “什么礼物?”
      
      “极光。”
      
      “极光?”
      
      “是啊,我对儿子说,那是极地的希望之光,看到它就能看到希望。”李志华目光凝重地说。
      
      “哈哈……”小宋笑了起来,打断了李志华,“老李啊老李,我本以为你是老队员会比我们成熟,没想到幼稚起来比谁都幼稚,老李,现在可是极昼,你打算把这个白色的星空拍下来送给你儿子吗。”
      
      “当然不是。”
      
      “我想也是,难道你就打算从《地理》画册上拍下极光的自然现象的那一页,作为送给你儿子的礼物。”
      
      “你以为我是哄骗孩子吗?”李志华认真地说,可是这时候确实没有极光的现象,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办法。
      
      小宋笑个不停,把手捂在肚子上,肌肉都快笑抽搐了。他把耳塞放进耳朵里,打算用听爵士乐的方式让自己减缓笑声。李志华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起身往屋外走去。
      
      “老李,你干吗去,刚才我不是有意要笑你。”小宋摘下耳塞,对起身披上大衣的李志华说。
      
      李志华白了小宋一眼,说:“我只是觉得刚才测量冻土的数据有误,重新去看一下。”
      
      “老李,你坐吧。”小宋笑着说,“我帮你去看看吧,你也辛苦了一天了。”小宋把音乐搁置一边,披上大衣,顺便阖上疲倦的眼睛。室内的温度已经突破了零度,这是温度计上显示的。
      
      【四】
      
      风力已经减轻了许多,在北京的海淀胡同,被扫到一边的积雪已经融化,融入了水泥地上和泥土中。土地上已经长出了新芽,街上的吆喝声象征着新的初生的美好一天。
      
      二月四日,节气上已经显示了“立春”,街上已经非常热闹,有搪瓷的泥人,有红色喜庆的剪纸和一切春节元素的灯彩。这一天,大家正在等待着除夕的到来。而远在南极的长城站,李志华和自己的队员也穿上了预先带来的红色外衣,在天南地北,每一处都是萦绕在节日的气氛中。
      
      “妈妈,看我包的饺子。”二月五日的早上,是正月初一。晓光正举着自己包的不规则形状的饺子乐天地说道。
      
      “这是什么呀?”母亲许莉笑着,那饺子看上去像一个有了菱角的汤圆。
      
      “咚咚咚……”门外有人敲门,打开门是一对慈爱的黑色头发的老夫妻。
      
      “姥姥,姥爷。”晓光看见他们,顿时笑着喊了出来,冲到门前。
      
      “我的小外孙呦。”姥爷一把抱起李晓光,在原地转了两个圈,祖孙俩在笑声中打成一片。
      
      晚上的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又下了一场雪。雪落在热闹的街上,在街市上映衬出美丽的幻影。
      
      “快,我们打开电视。”桌子上面,许莉端来了早上新包的饺子,一家人其乐融融。晚上八点的十分,姥爷和晓光习惯性的马上打开了电视。因为今晚有电视直播,和四年前的那一夜一样。
      
      “新年快乐——”电视上传来了来自遥远南极长城站的卫星转播,考察团的三十多个队员穿着红色的新年服,戴着绒绒的耳套,嘴上呼出的热气是寒冷中祝福的音符。
      
      “快看,爸爸在这。”李晓光快步走到电视面前,指着队伍里面前排右三位置的李志华。许莉笑着,姥姥姥爷也开心地笑着。
      
      “爸,妈,老婆,儿子——”李志华在卫星站里面挥舞着手臂,眼眶中带着泪水的喜悦,“我们胜利了。”
      
      妻子许莉没有说话,只是开心的捂着嘴任由泪水满襟。
      
      “小光,快跟爸爸打个招呼。”姥姥开心地对晓光说。隔着镜头,晓光不停地喊着“爸爸”两字,李志华无法看到他们,更不能听到声音,隔着两个半球的两个海洋,通过卫星让彼此紧密联系在一起。
      
      “姥爷,你知道吗。在南极,不光有企鹅,还有极光。”李晓光对一旁的姥爷说。
      
      “那什么是极光呢?”姥爷微笑着,把晓光抱在身上。
      
      “是希望,只有在南极的山上才有。”晓光不假思索地说。
      
      “是希望,是希望,是我们晓光的希望。”姥爷笑着抚摸着晓光的头,彼时外面的空气好像褪去了寒冷。
      
      时间又过去好些天,其实太阳直射的高度开始北移,极昼的时间也会慢慢的减少,海岸线上出现了新一轮的冰冷。
      
      在考察站,李志华对着显微镜,而小宋则安静地看着《海边的卡夫卡》,他得看完主人公田村的结局。
      
      这一天,李志华遇见一位久别的老朋友,下午他正在海边踱步,看着漂浮的冰块和海岸线上的起起伏伏。海鸥的声音有些凄哀,只有那些海底里面的动物没有烦恼,应该还在冬眠,不会的,现在还是暖季。
      
      李志华看着他,是一位黑发,深眼窝的阿根廷人。他叫诺埃尔,是一个在北京留学的学生,和李志华是同学。只是一别多年,老同学已是满脸的络腮胡,也是,都三十好几了。在诺埃尔一旁的是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孩,是诺埃尔的妻子。不过李志华看来永远也记不住她的名字,叫什么安蒂尔•勃朗特•希尔菲儿,他老是说出“安博拉”之类的,后来干脆叫“安蒂”。
      
      “你也和考察团一同来的吗?”李志华知道阿根廷的空间站的地理位置,“你怎么没有和我说一声。”
      
      “不,我和旅行团一起来的。这次我是以游客的身份。”诺埃尔否定了李志华的话。
      
      “也许,这样会体现你的性格。”李志华说。
      
      在诺埃尔的心中,生活也是一种人生的体验。这次他说就是带自己的妻子安蒂一起看看南极的风情,把浪漫留给自己的挚爱,一生无憾。诺埃尔当时迷恋凡尔纳的《80天环游世界》,现在他应该实现了。他们从阿根廷的奥利威亚港出发,下一站他们准备向往着新西兰的毛利舞步。
      
      李志华看着安蒂的金发,在风中起舞,像迷人的海浪一样。于此,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还有儿子晓光。
      
      几天后,李志华在用仪器摩擦着冻土上的硬石。
      
      “老李,干吗呢?”小宋不解地问。
      
      “这是有机混合土石。”李志华说。
      
      “这不就是普通的石头,没有研究价值的。”小宋继续看着村上春树的小说,眼睛并没有对准李志华。
      
      空间站在天空中非常安静,只有远处海水潮涨的声音。
      
      【五】
      
      谁都想,那可且是最期待的事情。
      
      北京的胡同里,除了热闹的炮仗,还有孩童的嬉戏声。天空中飞舞着轻盈的纸鸢,那是过年的时候姥爷送给晓光的礼物,这天的阳光很暖。
      
      “喂。”家里的电话上是温柔的声音,许莉接起电话,“志华……”李志华正在澳大利亚的轮船上,准备回家。
      
      “志华,你后天就到家吗?”许莉温柔地说,语气中带着殷勤的期盼。
      
      “我到时候还不能到北京去,要晚一会回来,还要去市里的研究中心开会。”电话那头是不紧不慢的声音,有些无奈。
      
      “没关系的。”妻子只是轻轻地说。
      
      驻港在澳大利亚的轮船开始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烈日照在海水上,是一片咸红的光芒。队员们并没有在开心地欢笑,他们穿着一件简单的外套披在T恤衫上面,澳大利亚的直射点也要开始北移,朝着向往的直射点归去。
      
      澳大利亚的温度在三十度左右,队员们在船上已被酷暑的疲倦打压的合上了眼,沉沉地睡去,海水非常安静,像一曲和谐的黑白键弹奏出的乐章,简直是《阳光海岸》。
      
      小宋美美地睡着,睡梦中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李志华揣测,小宋那期盼的心思,梦里有他那甜甜的姑娘。李志华的眼神也被困倦占据,他手上是诺埃尔的《旅行日记》,是诺埃尔和安蒂在极地的相片,也许人生能有一次这样的旅行,真好。李志华想着,进入了梦乡。
      
      梦是海,也是陆地。
      
      风吹过的街道,习习的暖意吹走寒冻,纸鸢在天空上飞得越来越高,晓光把手中的线放开,是一道美丽的弧线留在天空。
      
      “妈妈,爸爸是不是快回来了。”一回到家,李晓光就高兴不已。
      
      “是啊,爸爸就要回来了……”
      
      那天夜里,非常安静,又下起了大雪,把胡同与平地都填盖上厚厚的一层白色的冰。李晓光说梦里看到了爸爸,他渴望看到美丽的极光。
      
      “咚咚咚——”有敲门的声音,许莉揉着惺忪的眼,打开门。面前站着她所爱所期待的男人,顿促片刻,遂一把拥入怀中,泪水流淌。
      
      “你不是说要晚一些回来吗?”妻子不解地问,但脸上非常开心。
      
      “哦,我向市领导请了三天假。我想和自己家人好好聚聚。”李志华看着妻子的眼神,满满都是深情。小宋也没有去参加会议,据说他回了云南,不止是见自己的父母,还有和那个彝族姑娘的婚礼。
      
      “爸爸——”李晓光像一个永远没有烦恼的小海鸥,一听到声音就跑了出来。李志华刚把大衣脱下,就把晓光抱起。“快说,我的好儿子,今年几岁了。”
      
      “九岁了。”李晓光脱口而出。真好,一转眼,过了一年,一个世纪。
      
      李志华把自己的行李都放在自己的房间,晓光跟在后面。他把玩具和信笺照收不误,继而挂在墙上。而李志华则把那三封信整齐地折好,放在自己的纪念相册里面。“对了,爸爸,你说你给我带来希望之光,你要兑现你的诺言。”李晓光并没有忘记他的要求。
      
      “当然了。”李志华看着晓光,抚摸着他的头,他也没有因玩笑话而放弃自己的诺言,“儿子,明天是晴天,我们去看清晨的第一时间的日出,那会可以看到极光。”
      
      “真的吗?”晓光高兴地拍着手,把期望带进了梦乡里面。
      
      李晓光很早便睡去了,因为他期待自己更早的醒来。
      
      下了一晚上雪的缘故,外面的天气非常寒冷,寒冷得让人感觉冬天没有过去。李志华把晓光抱在身上,靠着阳台的一端,东边的朝阳上是一轮微红,霞光无限,暖人心脾。
      
      李志华把一只凹凸不平的黑色瓶子递到晓光的手上,他们为避免光线的刺激,戴上了深色的墨镜。李志华继续把儿子晓光抱起在身上,用自己伟岸的力量支撑起一处港湾。晓光坐在父亲的手臂上,阳光照在不规则的瓶子的边上,倒映出一道比七彩彩虹更美丽的绚光,道路上的雪仿佛都已经融化,一并融化了冰冷的心。晓光内心欣喜,说这是父亲从南极的冰川采撷的极光,是希望之光。
      
      不规则的瓶子里面,只是装着有机的混合石,通过和黑色的光线反射在不平整的瓶子上折射出绚烂的光芒。
      
      写于2014-12-3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91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814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7-9 22: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很有特色,细腻的文笔,细腻的动作,细腻n的情感,精华之作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9 23: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老朋友,晚上好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9 23: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晚了,明早欣赏老朋友的佳作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10 07: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主题新鲜,揭开南极考察神秘面纱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10 07: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科教队员思念家乡,而家人也在掂记着远方的亲人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10 07: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地的希望之光,看到它就能看到希望

    在这里体现了西方的中心思想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10 07: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文本,散文语言,形成一种强烈美感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10 07: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朋友文字精纯,笔法老道,佩服,学习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26

    主题

    605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7-10 07: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人类科学的进步,为了揭开地球极地神秘的面纱,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李志华和战友们正在顶着极度风寒,精心地完成着祖国交给他们的神圣任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订阅| 关注 (16)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154今日 1151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