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6|回复: 3

[散文] 本命年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9-2-14 14:08
  • 签到天数: 1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0

    主题

    43

    帖子

    3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03
    发表于 2019-7-9 21: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命年

    甲申/文
      
      夜火煌煌,笼罩着一片缤纷的寰宇,但已经鲜有车水马龙的声音。街道上唯剩一座干净的昏黄,夹着略红的灯光,把一座空城腾了出来。彼时间,西风也朦胧而温柔了些,趁着黑色的幕帘沉睡的间歇,也开始用阒静的声音代替所有的冰封、寒冷、孤独。千里之城,遥遥可探;万里之程,汲汲归来。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以及无数个人,众里寻着默默相告的弄堂,脚步踏着石板上映红的青苔,发出一声欣然长歌。弄堂连接在历史的梦里,向着魂牵梦萦的地方,想必熟悉的旋律又在传唱。
      
      我伫立在一个支点上,从来会把自己埋葬在这一方土地里面。终于,我没有远行,等到时间渐去的三百六十多天的岁末,我又潸然流泪了。
      
      除夕夜,许久未眠。点开手机的第一时间,社交软件上为抢红包忙得不亦乐乎。以前,我在想人世间最热闹的莫过于三十年夜和家人团聚吃团圆饭。现在,我扎根在红包与红包之间无法自拔,谁叫我无法抗拒“双马”营销下的春节互动呢?有人说,除夕夜光顾着在支付宝和微信腾讯之间来回折腾,根本没顾得上看一眼春晚,这大年夜都被马云和马化腾给玩了。可是,玩就玩了,甘心为这场绚丽而温馨的“闹剧”平添温存的一页,谁会不愿意付之一行呢?王勃有言:“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他乡之客的祝福语刷满手机屏幕,网络上的相逢,也许只是因为文字生香,让彼此心心相印。虽未蒙面,却始终没有忘却他的音,他的文,他的点点滴滴的碎碎念。
      
      昨天,我在单位度过了新旧交替的十几个小时,这是唯一一次没有回家守岁。夜色降临的时候,父母给我打了一个短电话,却没有太多的言语互通,只是娓娓地道了几句“穿得暖一点”的触动泪点的心语。除此之外,我只在一个热闹过后的安静夜晚停伫了许久,也许,喉咙从来都是被感情感染至哽咽了。一个人徘徊的空地,迎着渐凉的晚风,头发在一股飘出米香味道的气体中呈现醉醺醺的朦胧。我像一个流浪汉一般饥肠辘辘,机车嗡嗡起来,精神意志瞬间崩塌并融化在一座城市的中心,在咄嗟之间、稍纵即逝的时光流转的背面,思念的情绪到底生了温度。
      
      “爸妈,新年快乐。”我隔着距离轻声喏了一声。
      
      我听到咯咯的笑声,能清晰地听到眼角的皱纹挤在一起的声音。
      
      昨天,我在鞭炮和鸣的夜晚曲肱而枕,沉眠了短短的几个小时,然而,却做了一个绵长而沉重的梦。梦里的父亲成了一个齿豁童首的老叟,母亲成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妪,他们坐在两把太师椅上,在几十年前爷爷辈留下的古道细巷,泥瓦老屋之间凝神沉思。他们说道:游子身上的衣服还有针线绣过的印记呢?我猝然一惊,醒来时依然惛惛沌沌,像一个刚被唤醒了记忆的失意者一样,捂着脆弱的心室,在日光下倒垂的背影中独自安静地呢喃。我数了数记忆残片,对了对时间表,发现遗失了昨日、昨年的曩昔,眼帘外面的世界,还是一样的朴雅而干净的模样,却始终换了一个纪年。
      
      无声无息跨入了本命年的丙申之岁,丝毫没有一滴准备。回到家,案头清供,文台洪福,桌上摆放的几件旧物件依然整洁如故,丝毫没有因为遗忘过度而消解了观感。一旁的蜡烛依然插在香鼎上,只是没有了火光,像是散去了一层温暖,而燃烧过后的蜡块粘附在地面上,结了一层粉色的凝脂。它是泪光中的守望者吧,我每每想到故乡里的姓氏,想着每个晚上我都会在烛光里思量着失散的过去,就会把灵魂寄存在一小窜火苗里,等到燃尽了一个晚上,才把一座爱得深沉的城市荒漠燃烧殆尽。
      
      独在一座城市,爱着一座故事。城市的影子,是一年的故事。
      
      我的本命年里,正在编织起一小段圈起的故事。十二生肖的属相,一只猴子从历史的石头里蹦出来,把曾经给予我的所有童年和青春再一次召唤回来。这一天,我开始系上红腰带,为着“犯太岁”的凶年,默默祈祷着祛邪避祸的符箓上的天书文字。想起《西游记》里的大圣,我仿佛再一次拥抱了久违的亲切感。有老孙庇佑,还怕那些个魑魅魍魉的凶患不成。想到这些,我玩味而乐观地仰头自乐。既然属了猴命,再不济也不会失去了灵性,大抵是残存的幻想存在,泯灭不了的愿望自然不会被掐灭。不成就的“侯赛雷”可就有了彘肩斗酒的勇气,洒脱了去,挥笔一毫,没有才情的也有了才情,没有豪情的也有了豪情。我的祈祈的世界里,应许藏着无数只不落窠臼的猴赛雷吧。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元月的新春,架起屠苏酒的醇香的味道,细细品啜,有别样的浓浓滋味。绍兴黄酒是家乡的加饭酒,虽不善酒力无法饮一口,但盛情在里,传送着飘香十里的古道长廊、乌篷水乡,仿佛听着百年的社戏和莲花落沉醉不已。除夕夜未能回家,只得和同事举起饮料聊起生活家常。聊着家长里短的事,聊着曾经沧海的文,聊着共盼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期许,聊着楼船夜雪瓜洲渡的兵事……生活是从归来到归去的一程平淡的路线,长路平行,有的只是熬着一天天的等待。守岁止在一天,夜里阑珊辉煌,从一间陌生的房子里窥探黑色的风景,一处烟火炸开,异彩纷呈的世界,到处都是星空思念的泪点。
      
      也许,夜空喜悦的背后,也在偷着揩泪。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正值初一的新颜,面容俱焕,旧日的颓态一扫而光。迎门的是母亲,父亲却再一次因为工作早早离去。摆在圆桌上的饭菜隔了一天成了冷菜冷饭,红烧黄鱼和盐水鸡肉被盛在八仙桌的正中间,却也凉味一半。母亲说,昨天她专门祭拜了先祖,问我安好。先祖不吃,就等你回来共聚。我微微地喜笑,露出浅浅的歉意,只道昨日太过匆匆,如今我不再孤独,回家甚好。
      
      窗外的街景照例如此,稀薄的日昀铺洒在几棵凋败的桂树上,印出细嫩的枝干一爿金黄。贫瘠的荒草地上稀稀落落,被人长期行走,加上封冻的寒潮所致,露着一块裸露的土地。白天是安静到极自然的状态,麻雀爬上枝梢,吹了几声啁啾的短笛,抖动着清羽,呼——地飞到低空上去,腾在另一棵树枝上,如蜻蜓点水一般,静立地端坐在微风拂叶的一隅,像一个安静出水的美人把“眉目”“紫衣”沐浴在熹微的日光下,温婉楚楚。而此间的风景,我独爱那独一份的梅花。因为小区的院落,只有一棵不起眼的梅花树。梅花正如素衣美人,只有待到冬风苦寒一到,才独出机杼,把自己凄美的风骨呈现在清寒之中。
      
      也许,孤独不是相对的,冷的冬天,白色的芬芳能夺人相思。
      
      梅花是忧伤的象征,我把胶片留给了凌寒独自开的梅朵,只听得一声挟着温暖的凉风的声音,拂着春的颜容,拂着春的姿仪。曾记得陆游的《卜算子•咏梅》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佳句传今,也记得李清照的一句“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的凄婉。梅开在寒冬,凋谢在春天里,真是一朵相思容易相忘难的思念之物。古往今来,盛赞梅的诗句不绝于耳,陆游思梅,李清照泣梅,王维爱梅,王冕画梅,梅花在文人墨客的精神世界里,不流于意识的幻想,倒也成了采撷相伴的真诚。冬去去,春归来,南国的春节,曾不记得多少年无有雪季了,若是再添一道素雅的白色,未必多娇地不类诗意。
      
      红豆生南国,南国有佳人。若是美人如故,我定赠一朵梅花的春天与她。画中芬芳,不再有凄恻的太息声声,守着春风化雨的节日,大抵都是赤色苒苒,醉遍春岁。
      
      “快来看吧,大圣归来了!”正折着一根梅枝,听来母亲从窗户边喊我的急切。我听得出来,想必是母亲也记得辽视春晚的节目吧。
      
      那必然是最令人期待的一幕,从款款汲汲的几十年的历史中,无论是动漫《大闹天宫》还是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以及播放了三十几年的《西游记》电视剧,给予老中青几代人的青春记忆,无论谁都无法磨灭。母亲爱看孙大圣,我自然也不能免俗。
      
      “快,把奶奶也叫上。小时候奶奶最喜欢抱着你看西游记了……”母亲如是说,免不了让我诙谐一笑。可是时光荏苒,奶奶年过期颐,早已抱不动我了,眼神浑浊,耳背聋花,我需要扯大了声音才能让奶奶听到一星半点的声音。
      
      “啥?大蒜出锅了。”
      
      “是大圣出来了!”我继续笑着说。
      
      “哦,还是大蒜。”奶奶平静地喃喃自语,我知道再扯下去还是没完没了。索性我坐了一个孙猴子遮眼挤眉的动作,倒是终于把奶奶乐得无法自已地连拍满是褶皱的白蜡般的双手,发出软绵绵却很有力量的声音。
      
      “奶奶,还记得咱家的小猴子吗?”我笑着应和,“我就是啊。”
      
      本名贵年,如今又转了一圈回到闰年猴岁,虽年年如此的轨迹和循规蹈矩的生活让我无再有兴奋的举动,但时至今日,只有等到真正感动的时候,才忍不住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我还是那只属相挂着猴的小猴子,得意满满,失意挠腮,最是那青春洋溢的时候,永远不在过去的曾经,依然是现在的现在。
      
      “天上一个孙悟空,地上几代猴王情 牵动人间多少爱,山水几重情几重。”我不禁哼唱起《猴娃》的主题曲,顺便唱扼了似水流年下早已麻木的精神饥劬。十几年前,孙悟空是我的唯心主义下的意识幻想,也是砥砺了几十年风雨蹉跌的苦厄意志。曾经是神鬼妖怪的神魔文学和奇异理想,像一块深深的文字符号烙在心头,再也无法抹去。而今,回到故乡听最儿时的回忆之声,只觉得童年又回来了。
      
      石板雨巷,梅雨黄昏。一席寒冷温凉的春季,交织着多少江南楼宇的经年风骨。才始送春归,又送春归去,只道江南好,风景再美,也不及故乡的人。那一山一水,一颦一笑,许久之后只在文字里出现的时候,唯有恸哭泫泣了。柯灵曾说:“得意时想到他,失意时想到他。逢年过节,触景生情,随时随地想到它……”如今,我对着一本旧历年画上的青山绿水,再一次触景生情,一身都扎在泪水的越州里,像一只不知安乐、只归故乡的闲鱼,游到只有那一方荇藻和水草的家乡去。
      
      这是池鱼思故渊。我甘愿成为一条鱼。
      
      本命之年的前两天,我和同样走在本命之年的二奎相遇。二奎是我的单位同事,虽同是绍兴乡党,却因为年少丧父,母亲离异,失孤独身的经历,让他多了一层命运乖蹇的身世。他很少回家,因为家乡没有熟悉的人儿,独在家乡犹在异乡,让我多了给予他同情的感情因素。在我看来,二奎总是一脸乐观,即便没有言语笑话的时候,也是从来笑靥满满。只有一个人默默垂泣的年关,我才忆起他不经意就触动的悲痛和凄婉。他在腊月二十九的晚上和我喝言志,在一杯饮料之下,竟抑制不了自己的泪水,任红丝沁满双瞳,挤出分外宣泄的泪水出来。
      
      “你想家吗?”我问。
      
      “如何不想?”
      
      他说完的时候,只是长久的沉默。我只是挂着一杯饮料瓶,却宛若喝了一瓶绍兴花雕酒的模样,露出一副即使清醒却掩半分醉醺醺的姿态。
      
      “你有我,我是你的兄弟,对吗?”我说完,抿着一滴流到鼻息的眼泪,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笑了,和以前一样没心没肺地露出一朵乐观的笑容。
      
      “哥,明天我到安昌去,我老家在那里。”二奎对我说过,他终于要回去那个地方,即便那是一座荒芜了十年岁月的精神空城,“十里长街,安昌的腊肠是家乡的一道特色菜。”
      
      “是吗,过完年给我带一点来。”我笑着应和。
      
      “一定。”说完,二奎和我撞了一下拳头。夜灯迷蒙,印在他的眼睛上,闪烁出一颗晶莹的颜色。
      
      言讫,二奎以饮料带酒,我也照例,清唱欢歌。
      
      “一杯黄汤下肚。”他随口道了一句。
      
      我怔住,随即附和,搦管操觚——醉了千愁满腹。
      
      我和二奎没有喝醉,却仿佛醉了一天。过了一天,等于过了一年。我在本命年里,还在期盼着只开在故乡彼岸的一朵梅花,当然还有一只永远长不大的顽猴,在挠着一年又一年的守望。
      
      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这是一位名家说得话,但我一直当是二奎说的了。
      
      写于2016年丙申年正月初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91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808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7-9 22: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甲申好能写,写得这么细腻,优美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8:00
  • 签到天数: 14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36

    主题

    1414

    帖子

    8071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8071
    发表于 2019-7-10 09: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描述细致,见识广泛,感悟多多,这才是生活.好文.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 13:44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1

    主题

    1362

    帖子

    456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568
    发表于 2019-7-10 10:01: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优美,意境悠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订阅| 关注 (12)

    左岸飞花,右岸白马,夹岸流逝的情话,只道相思无涯。抬头望,青鸟与鱼,定格成画;扣心问,人生苦短,何必言他!
    33今日 1125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