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297|回复: 20

[散文芳洲] 山,悲壮的脊梁(外一篇)(原创首发)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23

帖子

1167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6Rank: 6

积分
1167
发表于 2019-7-8 10: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按】两篇散文,唯美的文笔,诗意的文字,厚重的意蕴,感悟大山是悲壮的脊梁,放排人的歌是那样的豪迈。《山,悲壮的脊梁》,这一篇是诉说山的思绪,作者用“悲壮的脊梁”来形容山,那伟岸的风景更像心中的一块神圣的丰碑,作者回忆起祖辈、父辈的辛勤劳作,那也如大山一样的伟大。《放排人的歌》,作者感动于放排人的歌,是奔放豪迈的山歌,在大江浪头上滚过,是英雄的本色,是勇敢者的挑战,是征服大自然的宣言。赞美放排人脚踩浪花水上飘,手持长篙指点江山,好一派英雄气概。优美厚重的散文,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

1240061189414_mthumb.jpg
山,悲壮的脊梁(外一篇)

舒绍平

                          
                           1
          滔滔涌涌,百川归海。大山,我听见你胸膛惊涛裂岸的吼呜和撞击声!

        “噫吁嚱 ,危乎高哉!”我如一个泥丸,葡伏在你的脚边,仰视你黑黝黝的脸,读着你的神秘与亘古,领悟你的丰厚和多情。落日余辉,层林尽染,伐木声、号子声、情歌调,粗野旷达,豪放细腻,似山间流泉叮咚,若唱似笑,注入我饥渴的心田!我举双手奋力摇撼山的臂膀,将生命的真谛,全身的精血,深深植根于莽苍浑厚的黄土地,化成分子、原子、核子,燃烧裂变,成为一缕虚无飘渺的淡淡雾气,在深山旮旯悄没声息地一晃而逝,也将面对博大的宇宙,笑而无愧!     

                       2
         雨后天青,万埃俱净,我惊叹你的容光焕发,青翠欲滴,勃勃生机。透过撩在长空的彩虹,凝望远山的幽蓝,沉思山洼的恃重。从你历经风吹雨打,坚韧班驳的筋络中,我苦苦寻觅!春天的翠绿,夏天的青碧,秋日的金黄,冬日的圣洁,生命的四原色,一如既往,仿佛不曾欢乐和悲伤,忧患与升降浮沉,没有激动呐喊,更没有咆哮和怒吼!我从你背脊上赤祼的刀痕,干涸的殷红血液,看见了粘结的仇恨和愤怒,有一束束燃烧的火苗在跳动!在烟熏火燎的冻土地上,我虔诚地捧起一把石斧,在泥土的重压下,它负荷了多少世纪,是长毛的手臂,颤抖地举着它,在你的脊背上,第一次砸出燃烧的希望,留下人类文明的第一道年轮。你枯瘦的驼背,便骄傲地挺起,向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眩耀和昭示自己的光辉!我从你伤痕累累身上,看见女娲炼石补天,割着你的血肉之躯,填补断裂的天空。“眼枯即见骨,天地终无情。”我想,这脊梁的凹地,不是哭陷的眼窝,是你甘于奉献的光辉印记!

                      3

         夜,万籁俱寂,我静静地枕着你浑厚的胸膛。多情的星星,眨巴着寓意深刻的眼睛,令遐思长出翅膀,我用困惑疲惫的心,聆听你胸腔奔腾的月夜涛声,春笋拔节声,生命搏动声……多声部的大合唱,时而低吟,俄而浅唱,一咏三叹,继而又汹涌澎湃,所向披靡!此刻,我明白了,祖辈把自己的血肉之躯,都坦诚地回归到你合唱旋律中,化为一个微小的音符!我曾经看见被扁担重压得伛偻的驼背,在投入你的怀抱那一刹间,就十分幸福地舒展了,一切的悲欢离合,都变成了一首唱不完的歌。

         面对你的“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我想“山川相缪,郁乎苍苍”,该是你弹奏的A大调曲,包容了你所能承受的一切痛苦和艰辛。大江东去,浪淘千古,折戟沉沙,唱尽风骚……你泰然处之,永远是油光闪亮的黄,黄土地,黄皮肤,黄烟尘,黄得绝伦,黄得至高无上,虔诚神圣,令世界惊讶!在你冥冥黄色中,我领略了壮怀千古,触到了你饱经忧患的细胞,再生和分蘖的能力,是举世无双的。我久久地凝视着,你背脊上挺拔的森林,这粗壮的汗毛,分明是干将莫邪所向披靡的长剑,在蓝天上划过了一道威武的弧线。从你身上遗留的锈迹斑斑的弹壳中走过,这历史的见证,永远无声息地向我们述说那一幕幕悲壮的戏剧!

                      4

          我想,应为你唱一首歌。用江河作歌喉,才有气魄,在宇宙间轰响。

         当我们幸运地来到人世,呀呀学语,是你用春天温柔的臂膀搀扶着,教我们认识了山川秀丽,捧读大山这本丰厚的书,骑在树枝上,开始了人生启蒙教育。

         在人生旅途艰难跋涉时,你总像大树,用绿荫庇护疲惫的魂灵,粗壮的手臂,撑起稚嫩的双肩,注入无穷尽的力量。你永远是我们心中,一块神圣的丰碑!

         回想我走出大山那天,我一步三回头,眼里迭印着父亲的驼背,脑海里装着屋对门高坡的郁郁山梁。后来,我潇洒地哼着大山的歌,踏上遥遥无边的草原,飘泊在碧波万顷的大海,心里无不怀念:高山绿树,清溪小鸟,波浪似涌动的山脊……我明白了,大山铸就了自己的魂灵,已经永远和山梁融合在一起了。
天苍苍,野茫茫……



放排人的歌


         嗨,君不见,一江春水天上来,浪中飞出一挂排……

     高山鼓掌,大江喝彩,磅礡气势,江水澎湃。

        放排人脚踩浪花水上飘,手持长篙指点江山,好一派英雄气概!

     不似春燕在展翅,轻轻掠过水面,不似一片竹叶,追浪逐波。放眼放,天门中断楚江开,两岸青山相对出,绝壁猿猴啼不住,放排号子,排山倒海盖过来。

        是勇敢者的撕杀拚搏,是生命之火在烈焰腾空。从浪中飞过多少世纪,水漫漫,路迢迢,暗瞧自有人闯,恶浪漩涡自有人斗,前仆后继,有何俱哉?笑傲苍芎,风雨雷电脚下踩。一管竹篙,点得天上乌云散,点得江河铺大路,点得巨石快让开,左篙牵风雨,右篙逐暗蟭,睿智的双眼,在狂涛急浪中把握正确航道,劈波斩浪,好一个时代弄潮儿!

         前方多坎坷,征途凶险磨,暴风骤雨,编织灾难的网,恶滩礁岩布设害人的陷阱。古往今来,君不见,多少船毁排烂,人葬鱼腹,冤魂水上漂流,空悲切!

        嗨……
        老子本姓天
        生在水里边
        河是我的床
        浪是我衣衫
        老子发了火
        龙王鼻子牵
        ……

        远远地,奔放豪迈的山歌,在大江浪头上滚过,是英雄的本色,是勇敢者的挑战,是征服大自然的宣言!

       世界是英雄的舞台。

       人生难得几次搏,越是艰险越向前。有的人喜欢风平浪静,一条宽阔大道。闭着眼走,也不要磕磕绊绊;有的人却追求另一种生活,希望有刺激,愈是艰难困苦,愈是有危险,他们愈是有斗志,愈是敢于拚搏,拚搏的人生才能写出精彩。成功和失败,只相差一步。在惊涛骇浪中,一名水手,驾驭竹排,可能到达光辉的彼岸,也许,会被无情波涛吞噬。失败了,也拼过,无怨无悔,有功成名就的英雄,更有做铺路石的失败斗士,都值得仰慕!

       人生的长河,就是一条波涛汹涌的激流,我们就是竹排上的水手,面对大江大河,面对狂涛恶浪,该唱一支什么歌呢?  

        听,大江上放排人的歌,从浪尖上滚了过来……


       作者简介:舒绍平,男,苗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家、编剧。现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王安石》《范仲淹》《夜郎传奇》《飞虎将军阵纳德》等二十余部书,另有剧本《泥巴县令》、电视剧《县令满朝荐》等多部,共计七百多万字的各类作品。   


点评:

        去过三峡的人都不会陌生,两岸的山峰变化成各种有趣的姿态:有时像飘洒的仙女,有时像持杖的老翁,有时像献桃的猿猴,有时像脱缰的野马……但如果你认为山仅仅如此,那绝对是鄙陋的。试看《山,悲壮的脊梁》!作者宕开一笔,援引“谪仙诗人”的奇句“噫吁嚱 ,危乎高哉”,直言——山,实在是高!就像当年克阿先生第一次登上长城时说“啊,长城——真他妈的长”一样,发出令人错愕的感慨!
        山,是有情怀的,因为它是悲壮的脊梁。这正如从远古走来的祖辈、父辈——辛劳与苦楚,伟岸与卓异,悲壮与哀怜。他们冒着的是凄风苦雨,扛起的却是生活重担!也许风雨侵蚀了脸,也许生活压弯了腰,但他们依然踽踽独行,并未彷徨于歧途,哪怕在命运的里程碑上碰个头破血流……
        ——李靓才

        《山,悲壮的脊梁》这一篇散文语言华美,气势豪迈磅礴。第一部分,从声音入手。“我”听见你胸膛的呜咽和撞击声,随后发出“噫吁呼,危乎高哉!”的感叹,“我”只能匍匐和仰视。接着一连串洗脑式的说辞“伐木声、号子声、情歌调,粗野旷达,豪放细腻,似山间流泉叮咚,若唱似笑,注入我饥渴的心田!”。第二部分,主要从山的颜色描写。第三部分,仿佛陷入沉寂,寂静的夜晚,星子闪着多情的眼睛,紧接着又是豪迈的交响曲。最后一部分,回顾年少,无论长到多大,去到哪处地方,始终难以忘怀父亲,那山。整篇散文像极了一首交响曲,时而豪迈,时而温柔,时而豪迈,时而温婉多情。第二篇散文,写江面上放排人的歌,也具有豪迈磅礴的特点。欣赏佳作,推荐阅读!(编辑:更深月影闲庭步)
  
          意境深远、手法灵活、言简而义丰,优美隽永,以丰厚、以深刻、以磅礴、以温婉的韵味,关注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