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69|回复: 16

[长篇连载] 言情小说:或许此生都不懂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2-20 00:43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6

    主题

    85

    帖子

    44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1
    发表于 2019-6-15 15:5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落拓书生 于 2019-8-29 23:42 编辑

    QQ图片20190328210256.gif

    故事简述:

      
      如诗的年华里,性格有些忧郁的陈麒默默喜欢上了明眸皓齿的柳丽芳,当陈麒鼓起勇气写信向柳丽芳表白时,柳丽芳回信说日后陈麒事业有成时她愿和他在一起。
      为了能够与心爱的人在一起,陈麒刻苦学习,考上了一所大学,却只读了一年,因为母亲突然病逝,陈麒中途辍学,与高中好友陈俊一起到大都市打工,历尽千辛万苦,陈麒终于事业有成了,可他准备回故乡找柳丽芳时,却因为喝醉了酒与公司老总女儿赵庭筠发生了关系。
      面对爱情与责任的折磨,陈麒备受煎熬,在他即将与柳丽芳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老总女儿赵庭筠却不幸患上了绝症,她唯一的心愿就是想在临死前成为陈麒的新娘,陈麒含泪答应赵庭筠,只简单地在电话中对等待了他多年的柳丽芳说一句“我们不合适”,并没有真正告诉柳丽芳实情。
      伤心欲绝下,柳丽芳远走他乡,不幸发生了车祸,导致双目失明,赵庭筠弥留之际决定将眼角膜献给柳丽芳,要求陈麒一定要帮她完成这个愿望,陈麒再次含泪答应了赵庭筠。然而,柳丽芳重见光明时,陈麒却驾车载着赵庭筠的骨灰冲进冰冷的泸沽湖,欲与“赵庭筠”长眠湖底,湖边的几个救生员奋力将陈麒救起来,经过一个年老救生员的劝说,陈麒终于打消了轻生的念头,重新回到柳丽芳身边,每次望着柳丽芳的眼睛时,陈麒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赵庭筠,甚至心里有点惆怅,不懂自己究竟爱谁多些……


    前言

      
      就当是个梦吧!
      余华《活着》的日文版自序中有一段话:“谁创造了故事和神奇?我想应该是时间创造的。我相信是时间创造了诞生和死亡,创造了幸福和痛苦,创造了平静和动荡,创造了记忆和感受,创造了理解和想象,最后创造了故事和神奇。”对此,我深以为然。
      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想写一部长篇小说了,这对于今天来说,我仍感觉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可我还是选择了坚持,不断地告诉自己:“你一定可以写出一部属于自己的小说的!”这倒不是要为自己准备一部枕头书,而是,我一直做着一个甜美的梦。我始终相信,时间一定会让我写出一部属于自己的长篇小说,让我成为一个讲故事的高手。
      如果你是一个爱听故事的人,那么,我建议你在听我讲故事前先为自己沏上一壶茶,然后,慢慢喝茶,听我慢慢地讲个故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82

    主题

    1253

    帖子

    785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54
    发表于 2019-6-15 16: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幸成了第一个听这个故事的了!看来这个故事几分深沉,几分凄婉……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40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77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6-15 19:2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故事简介,是一个凄惨,悲情的故事,多么希望陈麒和柳丽芳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也为赵庭筠捐献眼角膜的善举感动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40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77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6-15 19:23: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听你讲故事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2-20 00:43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6

    主题

    85

    帖子

    44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1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21:00: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拓书生 于 2019-8-29 23:47 编辑

    第1章、从一个黄昏开始
            我想,故事应该从2003年9月的一个黄昏开始说起吧!
      其实,这个黄昏与往日的并没多大差别。依旧是,斜阳远去后暮色四起,多边形般的天空飞满了绚丽多姿的晚霞。暮色中的景物,像是披上一层薄纱,昏黄而蒙胧。静谧的大棒村,上空飘满了一团团灰蓝色的烟雾。这年,虽说千家万户已能使上电磁炉、电饭锅等电器,但在农村还不至于普遍到煮猪食也可使用电器,多少还是要烧些木柴的。
      晚风习习,炊烟袅袅。河边或田野上,三三两两的庄稼人大声地吆喝着赶牛回家。他们的脚步声,时而轻快,时而沉重,仿佛是在踩踏他们一直生存的空间。
      时节虽已中秋,路边草木只是微微泛黄,并没有枯死。泛黄的草丛中,不仅有窸窸窣窣走动的小动物,还充满了各种暧昧不明的声音。


      与大棒村遥遥相望,喧哗、热闹了一天的石别中学,暮色苍茫后,也渐渐有点沉寂下来了。这所中学起初并没有高中部的,是1998年经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批准后才开始设有高中课程,各科任课教师仍是由初中部的一些老师担任。至于生源,一半是由初中部直接升上高中的,另一半则是河池几个县参加中考成绩不理想的中学生。因为交通便利,加上学费比较便宜,几年下来,这所石别中学在河池境内竟也有些名气了。  
      此刻,大概是距离晚自习的时间已经不远,空旷的球场上人影渐稀。一些教室里,甚至读书声琅琅。朗读《陌上桑》中的诗句:“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个别男生的声音显得特别高亢,似乎是荷尔蒙过剩的一种表现。
      还在球场上嬉戏打闹的,多半是初一的学生。他们刚刚入学不久,自控力明显很差,那种爱玩闹的天性在他们的欢笑声里轰轰烈烈,展露无遗。
      偶尔有风吹过球场,把细碎的尘土吹得四处飘散。


      临近7点钟时,灯火逐渐点缀校园。高中部教学楼四楼的走廊上,高三16班的陈麒有些忧郁地趴在他们班教室外的栏杆上,双手托着下巴,任凭晚风肆意地吹拂他额前的头发——这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有着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只是,已成熟的脸上依稀还有一丝稚气。
      是的,稚气!
      很多人年少时总是想方设法除掉自己身上的稚气,然而,晚年时候心里最怀念的,却常常是稚气未脱的那个年代。

      “唉……”一声叹息后,陈麒仿佛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只见他忽然将一只手插进裤兜里,喃喃自语:“我不是胆小鬼……不是胆小鬼……绝对不是胆小鬼……”恍惚中,他猛然想起第一次在镇卫生院见到柳丽芳的情景,当时柳丽芳的一颦一笑像一块块巨石,把他平静的心湖砸得水花四溅,波光粼粼。她轻轻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先吃个橙子解解渴吧!”像春风一样柔和,让他感到了阵阵暖意。就在那个春日的午后,他的魂仿佛丢了,被那道倩影勾走了。
      那视觉上的一次沦陷,已隐隐预示了一些早恋的迹象。

      当陈麒陷入回忆中无法自拔时,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轻轻搭在他右肩头上,接着,一阵温和的声音缓缓传进他耳里:“陈麒,快要上晚自习了,你怎么还不进教室复习功课?跟老师说说,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啊!”
      陈麒惊叫一声,回过神来,看见他们高一时的班主任林佐一脸关切的神情,心里颇为感动,连忙解释说:“老师,我没什么,只是在等我妹妹,她一会上来跟我拿些饭票和生活费。”可能是撒了谎,陈麒说完话后脸有点红。
      “哦……没事就好。外面起风了,你小心着凉。老师还有点事,需要去二楼办公室一趟,再见了!”林佐老师轻轻拍了一下陈麒的肩膀,叮嘱了几句,就匆匆下楼。
      “好的。老师,再见!”陈麒目送着他最尊敬的老师下楼,直到不见身影。

      一阵风过,“哥……”一个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从走廊另一边的楼梯转角处传过来,陈麒稍转过身,便看见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一个身材略显丰腴的女生,鹅蛋型脸,皮肤呈小麦色,她与陈麒一样有一双明亮亮的眼睛,眸子里经常透着一丝机灵的光彩。他们曾祖是亲兄弟。两家相距大约三十多里。上小学时,陈麒只随爷爷去过这个叫陈盈的女生家里一趟,后来两家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矛盾,就不再来往,2000年陈麒的爷爷病逝陈盈的父母也不登门吊丧。
      只是无论大人们如何不来往,陈麒与陈盈总保持着一种“亲密”的关系。小学时候,二人经常书信来往。上了初中,二人还曾同过班一年。
      中午时分,陈麒跑去三楼11班教室找陈盈,却扑了个空,他最后只好托一女生带句话给陈盈。什么话?就这一句:“晚自习前,到16班教室一趟,哥有事找你!”
      于是,黄昏在食堂吃完晚饭,陈盈并没有回宿舍,甚至连自己班的教室也不进,她就直接上四楼找陈麒。


      走到楼梯转角处,听到陈麒与高一班主任林佐老师的一番对话,陈盈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看见林佐老师下楼后,她便上前打趣陈麒:“哥啊,你撒谎的水平越来越高明了,把你高一的班主任蒙得团团转,真是可喜可贺啊……说吧,中午找本大小姐有什么事?”
      陈麒听了陈盈的话,先是愣了愣,才从裤兜里摸索着掏出一封没贴有邮票的信,塞进陈盈手中,红着脸说:“这个……嗯……这封信……麻烦,麻烦你帮我拿给你同桌柳丽芳一下。”
      “是情书吧?瞧你脸都红完了!”陈盈笑嘻嘻地盯着陈麒,像只狡猾的小狐狸般精明。
      “嗯……”陈麒点点头,觉得没有必要隐瞒陈盈什么。毕竟,以后还有很多事需要找她帮忙呢!
      “哼!算你老实,我这就帮你拿去给我同桌。”陈盈撇撇嘴,转身下楼。


      上晚自习的铃声,准时响起!
      陈盈几乎是踏着清脆的铃声,走进本班教室。在座位上坐好,陈盈把陈麒交给她的那封信掏出来,然后,挪到同桌柳丽芳的课桌上,压低声音说道:“这是我哥写给你的情书,你快拆来看看里面他都写了什么!”
      “你呀,差点我就给你吓死了。”柳丽芳抬起头,用手指敲了一下同桌的额头。
      陈盈却是调皮做了个鬼脸,一副你能把我怎样的表情。
      信,没有封口,信封上仅写“柳丽芳”三个字。柳丽芳默默地抽出信笺……读完信后,柳丽芳整张俏脸涨红得像个红苹果。
      陈盈被她的这副窘态逗得格格地笑出声来。
      “来,让本大小姐瞧一瞧。”趁着柳丽芳不注意,陈盈猛地抢过信笺,把信笺一摊开,陈麒那苍劲、有力的字体立即跳入她的眼帘:
      “芳,那个春日的午后,只见了你一面,我就仿佛没了魂了。日夜想你,而你的影像也是日夜萦绕我的脑海。我总是时刻想见到你——可爱的女孩,你知道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海角天涯,也不是生死相望,而是我就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深情地喜欢着你!
      你,愿意接受我吗?
      很多人说,有希望的等待,是一种幸福;无希望的等待,是一种摧残。那么,芳,我的等待会是那一种呢?
      静候你的回信。
                             陈麒
                         2004年9月23日,中午”

      看完了信,陈盈小声地问柳丽芳:“你打算怎么做呢?”
      脸上红潮还未褪尽的柳丽芳,收好了信,咬着嘴唇,羞涩地说:“我……我想考虑几天后再做决定……”刚说完话,陈麒那张消瘦而倔强的脸忽然在她心里闪现了一下。
      “呵呵,那用得着考虑什么?直接答应我哥就是了,他又不是要你马上嫁给他!”看见同桌柳丽芳慎重的表情,陈盈忍不住又格格地笑了。柳丽芳给了她一个白眼,也跟着笑了起来。
      二人笑声未停,眼前却突然一暗,一条黑乎乎的人影就横扑在她们脚下……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2-20 00:43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6

    主题

    85

    帖子

    44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1
     楼主| 发表于 2019-6-15 21:01: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拓书生 于 2019-8-11 17:00 编辑

    第2章、农民怎么了  
        
      也许是不幸的婚姻,使高11班的班主任路红的脾气十分暴躁、古怪,动不动就喜欢发火,以致班里的学生都不大喜欢与她亲近。  
      当她从后门走进教室看见陈盈和柳丽芳交头接耳的一幕,顿时满脸不悦,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二人面前,大声喝道:“你们两个还有心情玩闹?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现在不抓紧时间好好复习功课,到时高考落了榜,你们可别后悔哭鼻子……不好好读书,难不成你们还想像你们父母一样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做个没出息的农民!”  
      其实,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不仅毕业班的学生心里紧张、惶恐不安,各班的班主任、任课老师心里也都不轻松,有的或为奖金发愁,有的或为脸面担忧,也有以为国培养人才为己任——这些老师啊尽管所怀的目的不同,但都形成了一种共识,那就是一个劲地往教室里跑,所以毕业班的学生上晚自习时经常看到几个老师的身影,在教室里转来转去,四处张望,恨不得一次性把自己所懂的知识全部输入学生的脑海中。一些老师,甚至还幻想过把学生变成一台电脑!  
      作为年级组长的路红自然不愿落后于人,这位以教学作风严谨、认真著称的班主任每个晚自习若是不到教室里一趟,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学生似乎也只有好好读书,他日才能高人一等。  
      那些背朝天刨泥土的人,永远都是没出息的!
      
      “是不是沦落成农民了,你们才会懂得知识有多么重要?我告诉你们——毕业后,你们要是真成了农民,永远没有出头日!”路红气急败坏地吼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胸部更是“波涛汹涌”,可见心中怒火多么旺盛。  
      一开始,陈盈与柳丽芳二人自觉自己错了,都低着头,任凭她们班主任批评,但听到班主任用一种蔑视的语气,抨击农民的时候,陈盈猛然站起来直言顶撞班主任:“农民怎么了?在你眼里,农民都是很下贱的啊?他们,一不偷,二不抢,耕田种地养活自己,错了吗?我就喜欢当农民!”  
      “你!”路红先是被陈盈的举动惊得发怔了一下,回过神后,语气更加严厉了,近乎歇斯底般怒吼:“农民怎么了?陈盈你好意思问老师!你们回去问问你们父母,这些年来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为一点助学金,他们几乎跑断了腿!低声下气地活了一辈子,有什么值得光荣的!”  
      吼着,吼着,父母当年为了供自己上大学而向民政局办事员下跪求助学金的那个画面,又一次浮现于路红眼前,刺得她的心里疼了一阵又一阵。想当年,以自己的家庭条件,获得国家助学金贷款是应该的啊,那些办事员凭什么心高气傲,居高临下轻视一对饱经沧桑的农民夫妇?路红当时恨得咬牙切齿,甚至还诅咒过那些办事员不得好死!  
      只是路红本人并没有意识到,当年那个父母低声下气求人的画面竟会使自己的性格发生过巨变。她除了感觉憋屈,还有就是苦闷。
      
      因为同一个村,陈盈很了解她们班主任路红的老底,她红着脸,大声质问:“你父母不也是农民吗?没有他们辛辛苦苦供你读师范学院,你今天能当老师吗?”坐在一旁的柳丽芳被骇得脸色隐隐泛白,赶紧扯了扯陈盈的衣袖,暗示她不要再说下去。  
      “万一把号称灭绝师太的班主任惹恼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呢!”柳丽芳心里暗道,不由地为陈盈捏了一把汗。  
      空气一时间仿佛凝结了,整个教室里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很多同学悄悄地以一种敬佩的目光,望着陈盈,觉得陈盈不是一般的勇敢!  
      也有个别同学,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甚至认为陈盈自取其辱——“灭绝师太”的称号是白叫的么?  
      路红被陈盈一呛,愣了愣,随即又怒吼:“你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居然敢教训老师?胆子不小了啊!”朝陈盈的课桌重重一拍,路红指着教室外面,大声呵斥陈盈:“想管老师的事,你陈盈还没资格!你回去问问父母一年有多少收入,一年在你身上花费多少钱?他们容易吗!”  
      “他们……”陈盈原本还想顶撞几句,却忽然间想到她上初中时母亲有一次生病昏厥在田间的情景,顿时泪流满面,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路红怒吼了一阵,看到陈盈突然泪流满面的样子,也就停住了,不知说什么好。陈盈眼中晶莹剔透的泪水,仿佛漫上路红的心头,路红发现自己鼻子有些发酸,好多年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阵阵香味从外面飘进教室,在空气中缓缓流动,某个同学使劲地嗅了嗅,脸上竟露出几分沉醉的神情。  
      这花好月圆夜,金风送爽,银白色的灯光与窗外的月色,共同孕育出一片恬静、祥和的气氛。  
      四楼16班的陈麒,自然不知道三楼11班教室里发生的事,更不知道他在走廊上将情书交给陈盈的一幕被他们班主任李憎看见了。他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从书桌里拿出《平凡的世界》这部小说正要看,背上突然像遭了芒刺一般,不由地有些懊悔给柳丽芳写情书了。  
      “有可能以后连普通的朋友都做不成了!”陈麒心里想。他隐隐感觉有个人走到他背后,可他并没有回头看,这个时间除了他们班主任李憎来教室查看晚自习的情况,他想不出还有哪位老师来,而班主任李憎一旦找他,多半是因为发生在宿舍里的事。“大概是为昨晚宿舍被扣一分的事来找我吧?”轻轻叹了口气,陈麒就重新把小说《平凡的世界》装进书桌里去,然后默默等待班主任李憎找他问话。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找去问话了,习惯就好。陈麒心里想。
      
      站在陈麒背后的李憎铁青着脸,正想叫陈麒去教室外的走廊上谈话,却看见历史老师阮源抱着一沓试卷走进教室,对着全班同学说,他要利用晚自习时间进行一次测验。  
      “试卷里虽然有些题目属于世界史的,但你们高二时都学过了,只要回想一下,应该答得出来!”阮源笑着说道,朝李憎点点头,算是打声招呼。  
      李憎只好默默走出教室,回办公室,做别的事情。  
      撩人的秋夜啊,如梦如幻,却平添了几分愁。点点星光,就像那一个个遥远的梦想,使人心旌摇荡。  
      历史试卷发下来,陈麒看了里面的题目后,不由地感叹:“混合宿舍的舍长,真不好当!”事情明明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却必须去承受那些无端的指责。这有什么道理啊?  
      一种无力感,如潮水般扑上陈麒的心头。他心里只想着如何应付昨晚宿舍被扣分的事,丝毫没有预料到自己给柳丽芳写情书后,会导致陈盈和柳丽芳被她们班主任训斥。
      
      三楼11班教室,路红低头见陈盈轻咬嘴唇眼神倔强的表情,甚似自己年轻的时候,她心里忽然变得柔软起来,和颜悦色地对陈盈、柳丽芳二人说道:“陈盈、丽芳啊,刚刚老师的话虽然有些难听,可也是为了你们好,你们想想父母为什么辛辛苦苦供你们上学读书,为的就是你们将来不再受他们一样的苦!你们在学校里,也该替他们争口气啊!”  
      一番语重深长的话,使陈盈、柳丽芳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她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严厉、脾气暴躁的班主任居然也有如此温情的一面。
      
      想来,每个人都会有心软的时候。  
      就像刘德华83版《神雕侠侣》里无恶不作的西毒欧阳锋,他一生杀人无数,可在见到杨过时却心软如棉,他虽然神志不清,却毫无犹豫地把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全部给了杨过,后来华山顶峰上,杨过问:“爹,这么久不见,你上哪儿去了?”欧阳锋说,“去找你。我知道有人要害你,所以来救你。”可见,这一刻他的心是极为柔软的。  
      尽管他是虚构出来的人物,但很多小说中的人物,往往都是有原型的。  
      谁的心里从不曾有过一种爱呢?饶是大奸大恶之人,内心深处也会有一块柔软的地方。
      
      农民从来不卑贱过,甚至人类文明史都还是农民创造的。只是他们日子确实过得有点苦了。有时候,一年四季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他们却因为突然发生的一场天灾,导致颗粒无收。  
      天道不酬勤,人为鱼肉,灾难是刀!
      
      “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与中学相邻的朝阳村忽然传出一首革命老歌,估计是某个老人又在怀旧了,追忆那个红旗招展的年代。  
      “唉……”
      路红幽幽地叹了口气,还想再说一、两句话,她们班教室门口却突然闪现了一个人,朝她喊道:“路老师,你出来一下!”浑厚的声音,隐隐带着些许急迫的气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5 09:26
  • 签到天数: 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70

    主题

    4293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4730

    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0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6-15 23: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一定很凄美动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40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77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6-17 22: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发到一个帖子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40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77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6-17 22:5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目录也放进故事梗概里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2-20 00:43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16

    主题

    85

    帖子

    44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1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14:55: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落拓书生 于 2019-8-11 17:01 编辑

    第3章、每个人都有伤心时
      
      路红刚刚走到教室门口,高中部教务主任邵常勇迫不及待地对她说道:“路老师,你快回家看看吧!刚刚我路过你家门口,听到你家妞妞哭得好大声,我敲门敲了大半天,都不见有个人开门……”说着,说着,邵常勇突然有点紧张起来,心里似乎比路红还着急。
      “啊!”路红大叫了一声,也不等邵常勇把话说完,就急匆匆地下楼,撒腿往家里跑。邵常勇跟着往前跑了几步,便又停了下来,趴在栏杆上往下望一会时,他就看到路红在一楼的楼梯口外绊了一跤,连忙大声叮嘱:“路老师,你慢些啊!”
      路红伤得不轻,却毫不在意,也没有回头再和邵常勇说什么话,她爬起来后一瘸一拐地向教师公寓楼走去,投在地上的身影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不时与地上的树影混合起来。
      
      望着路红渐行渐远的背影,邵常勇不由地摇头苦笑几声,眼里竟闪出了泪光。学校的一些老师和学生都知道邵常勇和路红小时候是邻居,但都不知道邵常勇多年来一直爱着路红。二人小时如大诗人李白诗句中说的青梅竹马,关系铁得就像《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安与田润叶一样,连邵常勇本人也曾认为长大后路红将是自己的妻子。他们小学毕业后,就一块在石别中学读初中,而且还一直同一个尖子班。然而,世事难料——初三时路红竟然喜欢上了学习委员贾诚挚,这贾诚挚后来成了路红的丈夫。
      有人说,爱情是一种毒药,经常让人忘掉自我,甚至忘掉尊严。
      即便路红结了婚,邵常勇心里的爱意也不曾消减过半分。那年在路红的婚宴上,一向滴酒不沾的邵常勇却喝得烂醉如泥,过后还渐渐有了酒瘾。为了多看路红一眼,邵常勇毅然放弃了市里一中丰厚的条件,回到当年他与路红就读的石别中学教书,三十多岁的人了仍孑然一身。有过很多人主动给他介绍对象,每一个对象都不赖,邵常勇却笑着拒绝了,不愿与人家交往。久而久之,没什么人再愿意给他介绍对象。
      看到路红婚后并不幸福,邵常勇常常黯然神伤不已,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每个人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注定有某种风险。
      你可以同情一个人的境遇,但你无法改变什么的时候,往往不动声色的关怀是最好的选择——邵常勇心里一直这么认为,也一直这么做。
      
      路红不是不明白邵常勇的心意,而是那些年邵常勇并不具备让她心动的资本。
      说起来,路红其实也是个很有心机的人,而心机这种东西大多时候与人的性别、职业没有多少直接关系。抽象些讲,只和个人的切身利益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里,路红确实对邵常勇有过好感,甚至是很深的依恋,可是一件突发的事猛然改变了她的想法——中考前夕,路红的父亲路老汉上山打柴一不小心摔下山崖,送到乡卫生所时几乎奄奄一息,卫生所的所长贾重男只是安排护士做了简单的处理,当他看见儿子贾诚挚一脸焦虑的表情,不断地安慰一个眉清目秀的女生,他不由地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安排一辆车将路老汉送往市里的医院抢救,路老汉因而得以保住了一条老命……经此一事,路红心里生出了些想法,觉得贾诚挚不仅学习成绩好,还乐于助人,比起邵常勇也不逊色什么,尤其家境比邵常勇家好几十倍。
      路老汉出院回家养伤的第一天,正值周末,邵常勇和贾诚挚同时上门探望,家境贫寒的邵常勇手里提着几斤廉价的水果,贾诚挚却是拎着很多路红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营养品,说话得体,身上没有半点富家子弟的骄横。相比之下,邵常勇显得十分木讷寡言。
      路红站在院墙边,看见邻居邵大娘拿着一把豁了口的菜刀正满头大汗地剁着一个南瓜,她鼻子酸酸的,心里想,自己将来即使不能嫁给贾诚挚这样富裕的人家,那也不能嫁给邵常勇这样贫困的人家。
      后来回了学校,路红就和贾诚挚悄悄地好上了。一面学习,一面恋爱,真个是学习与恋爱两不误。他们的班主任是个年近花甲的老头,见他们并没有影响学习,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甚至心里巴不得班上多有几对这样的“情侣”学生。
      从初中到大学毕业,路红、贾诚挚、邵常勇三人始终在同一所学校。邵常勇常常说,这是一种缘分。路红和贾诚挚却从不认同。
      
      有些坚持,在别人看来是错误的,如果当事人不这么想,旁人磨破了嘴皮也于事无补。
      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在亲人们的催促下,路红与贾诚挚牵手步入婚姻的殿堂。起初几年,夫妇俩忙于各自的事业,不要孩子。婚后的第四年夏天,爱情的结晶诞生了,他们的爱情也走到尽头了——路红永远都忘不了丈夫从医生口中得知是个女婴后满脸阴郁的表情,头也不回地走出产房的一幕,而公公婆婆更是过分,在半路上从电话里知道她生的是个女孩后,直接调转车头回家。她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只有与丈夫同父异母的姐姐贾怜香每天抽空照顾她,帮她照料孩子。
      母女出院时,也是姐姐贾怜香雇了一辆出租车,送她们回石别中学。只见教师公寓楼的家冷冷清清,那个身为镇委书记办公室秘书的丈夫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过了一个星期,丈夫倒是回了家,可却把家当成了旅馆,三天两头往外跑,后来他通过走关系,调进市里工作后,夫妇俩就一直过着分居的生活。每年夏天,就路红一个人给孩子过生日。
      
      ……
      校园依旧是当年的校园,满园花香袭人,月华如练,犹似当年。
      面对满园桂花香,路红只能低低叹了一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走到家门口,路红急忙大声喊:“妞妞,妈妈回来了!”由于紧张,路红差点把房门的钥匙扭断了。
      踏进客厅,看到四岁的女儿妞妞坐在茶几前,一双胖嘟嘟的小手被开水烫得水泡横陈,路红顿时大惊失色起来,俯身抱起女儿,唤了一声“妞妞”后泣不成声。同时,不断自责自己为什么不等水烧开了再去教室查看学生们上晚自习的情况。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晚几分钟去教室!
      “妞妞,都是妈妈不好,妈妈太大意了……”路红哭着说道,把女儿紧紧地搂在怀里。  
      不知是哭累了,还是怕被责骂,四岁的妞妞怯生生地对路红说:“妈妈,我的手好疼,好痛……”这时,路红才想起要找些烫伤的药涂抹女儿的手,但她翻箱倒柜地搜索了一遍,发现家里并没有什么烫伤膏药,只好推她的女士摩托车出门,打算带女儿到石别街上的卫生院看看,顺便买一些药。
        
      卫生院距离中学大概有两、三里。月光照耀下,弯曲、光滑的水泥路仿佛是一条缓缓流动的银河。灯火通明的地方,有人在高谈阔论,那略显张扬的笑声里隐隐蕴含了某种得意。  
      各种不明的声音,不时冲进路红耳朵。车灯前面,不断地有小虫子飞旋。  
      半路上,妞妞忽然奶声奶气地问:“妈妈,爸爸怎么好久都没有回家了呀?”路红微微一愣,想到与她早已同床异梦的丈夫,尤其想到丈夫一年前在外和某个女人已有个男孩的事实,不禁悲伤不已——她实在开不了口告诉女儿:“你爸爸嫌你是个女孩,不要我们母女了!”  
      对于丈夫,路红是又爱又恨的。但是再怎么恨,她也从不对女儿说过一句丈夫的坏话,不让女儿心里有什么阴影。  
      母爱之所以伟大,往往在于牺牲。
      
      “妈妈,爸爸怎么好久都没有回家了呀?”妞妞又奶声奶气地问了一遍。  
      “爸爸工作忙,只要妞妞乖乖听话,爸爸就会给你买很多的礼物。”路红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妞妞的小脑袋。她已数不清楚,四年里自己有多少次是以丈夫的名义,买礼物送给女儿。只记得,每次把礼物递给女儿时她都对女儿说:“妞妞,爸爸又给你买礼物了,好漂亮哦!”
      
      每个人都有伤心时。每当女儿高兴地抱着玩具在房间里大呼大叫的时候,路红总是悄然转身,偷偷地抹眼泪,不让女儿看见她伤心、难过的样子。  
      也许,路红并不是一个十分好的老师,但绝对是个好母亲。担心开车快,风大,导致女儿着凉,即使是在笔直的路段上,她也一直慢慢地开着摩托车。
      
      大约十多分钟后,卫生院到了。  
      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有一边是打开着的,几乎能容一辆小车自由出入,看门的老头躺在一把竹椅上,紧闭双眼,摇着一把蒲扇,小声地哼:“啊……啊啊……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的,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穿过铁门,路红刚停好车,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女子忽然急急忙忙地从门诊部大楼里冲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说世界

    小说世界

    订阅| 关注 (17)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35今日 2249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