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查看: 210|回复: 107

[言情小说] 玲珑姐姐(连载一、二、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49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发表于 2019-4-1 21: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榆木 于 2019-5-1 17:42 编辑

      【编者按】雅诗是这篇小说的灵魂,是她主宰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夜郎古村老师的这篇《玲珑姐姐》是个很不错的中篇,无论语言还是构架,无论故事演义还是逻辑推理,无论人物塑造刻画还是描写手法运用,都表现出了较高的水平,特别是小说故事情节的把控能力较强,故事发展自然流畅,基本上没有生搬硬造的生涩之感。玲珑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貌似荒唐却也在情理之中。在妻子出轨,家庭关系出现裂痕时,为了不给年幼的女儿在心灵上留下阴影造成创伤,柯涵以极大的意志力控制了情感的失控,不动声色地维持着一个貌似夫妻恩爱的假象,把痛苦的煎熬严密地封存在心灵深处。在玲珑对自己产生爱慕时,柯涵明智地拒绝了玲珑的求爱,展示出一个正直男人的优秀品德。玲珑贤惠善良,虽深爱柯涵但却始终没有超越道德底线,整篇小说表现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玲珑的大学同学邱志深深地受着她,但玲珑却深深地受着柯涵,三者之间形成难以协调的恋爱矛盾,但作者妙笔生花,极其妥善地处理了这些错综复杂的多重矛盾关系,而且在处理矛盾时逻辑严谨,思维合理,表现自然,顺理成章,基本上没有破绽可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有张有弛,张弛有度,足见作者深厚之功力。一篇很有阅读价值的好小说,推荐共享。(编辑:老榆木)

    第一章造访

  望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玲珑原想放弃对柯涵的追逐,尽管他曾给予的激情仍在荡击她曾经枯死的心。是柯涵给予玲珑人生的希望。可是柯雅诗是无辜的,她原本应该享有幸福快乐的童年。如今,玲珑却掌控她童年的命运。
  爱也许就是一场自私的追逐。或许柯涵的的魅力过于完美。他的英俊、他的善良、他的沉稳,一直都是玲珑所追求的东西。在玲珑的心里柯涵不仅是一位尊敬的上司,也可以说是一个长辈。可是玲珑还认为他可以成为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但这似乎又不显得可能。柯涵已是有了家室的人。有一位值得柯涵一辈子骄傲聪明的女儿。尽管他的婚姻算不上幸福,可是为了柯雅诗的成长,他们仍像恩爱两口子一样幸福的生活。
  有人说人生就像一潭死水。浑浊没有生机,而生活在死水里的人们就像一群麻木的鱼。又有许多人这们认为,婚姻就像一张网,本身而且言,鱼本来就是好自由的,一旦冲破了网,鱼自然就得到了自由。这证明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事实上生活中也是如此。人们每天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到最后还是工作。每一个人由于工作的不同。但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生计。
  柯涵无疑比一些人活的精彩。他工作出色,人缘颇佳。深得许多人的追宠。在亲人眼中,他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孝子;在女儿眼中,他是一位称职的父亲;在同事眼中,他是一位对工作负责的同事;在玲珑眼中,他是一个浑身充满活力的男人,可以给予玲珑一切的唯一男人。
  站在门前,玲珑犹豫了好一阵。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柯雅诗在做作业,一个女人在屋里忙碌着。只是若大的房间里总缺少着什么。柯涵好像不在家。毕竟自己站的那么远,她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原来强烈想看到柯涵的期望,似乎被冲淡了。然而玲珑的犹豫却让屋内的女孩看到了。柯雅诗望着屋外的不速之客,似乎起了好奇之心。便放下手中的笔,望了望厨房内的母亲。见母亲仍在忙后,才悄悄来到屋外来。
  玲珑却一直来回度步,心里一直在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在这里,没有她丝毫可以容下的地方,哪怕是她的名字。柯涵是屋内女人的丈夫,是可爱女孩的父亲。但不是她玲珑有丁点的亲密的人。充其量是一个工作常碰面的上司,也可以说是较为合缘的异性朋友而已。
  “这位姐姐,你在这里干吗,找人吗?”一个天真的声音在身边响起。玲珑猛然一惊,但她一瞬间就恢复了镇静。
  “小妹妹,姐姐是在等一个人。”玲珑并不在说谎。她在等一个人,就是雅诗的父亲,柯涵。
  “他是谁?是住这个院子的吗?”雅诗眨了眨她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
  玲珑心里在暗乐,她想说我在找你爸爸。早在柯涵办公室里,她就看到柯涵随身带的全家福照片。只是这时候她只能装成陌生的客人,在问路的样子。
  “他是柯涵,我是他同事。公司有急事必须要找到他。”
  “柯涵是我爸爸,你可以打他电话呀。”小孩子向来没有顾忌那么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他手机关机了,所以,我只好找到这里来。只不过我不知道他住哪儿?”玲珑说谎向来就很擅长,跟有家室之人交往,多少也可以目染一些。尽管柯涵很少说谎。
  “奇怪了,我爸爸并没有回家呀。”雅诗自语道。随后抬头对玲珑说道:“姐姐,您请进屋吧,我去问一下我妈妈,或许她知道。”说完就拉着玲珑的手进屋了。
  玲珑顺其自然的进了屋,仔细打量这屋子。常听柯涵说过这屋里的故事。在这里并不宽敞,并且极为普通的房子里,竟然使柯涵如此眷恋,按他现在的身价,他完全有能力住宽敞的别墅。但这一家人没有。用他们的话说。家,无非就是一个温暖的港湾,不需要装饰,只需要爱就够了。这是柯涵很经典的话。但在玲珑的心里,好像有一种嘲讽的味道。外表看似完美的家,但里面其实早已空虚了。柯涵除了女儿,但心里却没有妻子的位置。而张韵——柯涵老婆的心里,同样除了雅诗,也没有他柯涵的位置。他们只是为了可爱的雅诗。二人一起演绎了一出恩爱的戏。受骗不仅是是女儿,还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当然,除了玲珑。
  “请问你是哪位,找柯涵有事吗?”就在玲珑的幻想时,张韵早以被女儿领到玲珑跟前。毕竟,作为家庭主妇,也作为柯涵的夫人,张韵的脸上露出几许胡疑,也有几许冷漠。
  玲珑来访原本就像来示威一样,但站在母女跟前,她原先的傲气在无形中消失了,特别在雅诗的面前。
  “想必您就是柯嫂子吧,我是柯涵的同事。今天公司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领导让我来找他。因为他手机一直关着,所以我就找到这来了。”玲珑说谎的本领显得很有心得。女人嘛,都是说谎的高手,特别是出轨的女人。
  “柯涵并没有回家呀,今天不是礼拜天吗?公司有会要开?”张韵显得有些怀疑,盯着玲珑问道。
  玲珑心里倒是一惊:难道张韵早已知道自己的目的?不过玲珑也不是省油的灯。“是这样的,公司今天突然来了外商,为了引资,所以取消了今天的休假。”这个谎应该可以矇混过去。既重要,又合理。似乎张韵算是相信了她。
  “老外真会抓时间,不过今天很遗憾,柯涵并没有回家。”
  “那我就回公司复命了,要是他回来,请让他打个电话给我,再见。”呆在这里甚是感尴尬,玲珑有了撤出这里的想法。
  “我饭都做好啦,要不一块吃饭吧,说不准他马上就回家了。”张韵装出热情挽留的样子。
  “不了,我还有事急于处理,打搅了。”说完就离开了那屋。
  望着玲珑远去的背影,张韵心里暗哼一声。回头对女儿道:“宝贝,作业做完了吗?准备吃饭吧?”
  “妈妈,等等爸爸吧?”雅诗像是在征求母亲的意见。
  “那好吧,我先去把你爸的房间收拾一下人,你忙你的吧。要是你爸爸还不回家,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开吃了。”抚摸了女儿聪明的脑袋。张韵慈爱微笑了一下,就直径去了柯涵的房间。演戏,演得逼真,也算是天赋。
  张韵来到房间站到书桌前,目不转睛地望着挂在床前的全家福。不由的想起一家人快乐的许多事来。尤其是与柯涵和雅诗在一起的事。柯涵的曾经令她陶醉的情话仍在耳边想起。
  “给我一个机会,这一生,我把幸福交给了你。嫁给我吧。”这是柯涵向她求婚说的。让张韵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发对方。一辈子就托付了一句情话就足够了。
  

  第二章无果

  “或许一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的一生就足够了。
  “很感谢上天给我拥有你的机会,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一辈子去好好爱你。”
  “我爱我的家。爸爸是天上的太阳,妈妈是天上的月亮,而我就是他们怀里的小星星。”女儿雅诗天真无邪的声音在脑海里浮现。
  “爸爸说,他是妈妈永远的依靠;妈妈说,我是她永远的花朵;我要说,爸爸是快乐的源泉,妈妈是幸福的甘露。”
  “••••••”
  想起那么多感人的往事,张韵的泪水不争气的坠落,更感到伤心不已。为了女儿,自己和柯涵在众人面前演出逼真的亲情戏。白天看似甜甜蜜蜜,但已经貌离神合;晚上虽然同床共枕,却已同床异梦。外人眼中,他们完美的爱情,其实早已千疮百孔。要不是自己的冲动出轨,事情有何不至于变成如此的地步。或许柯涵也不会对自己如此冷漠。要不是因为聪明伶俐的女儿雅诗,这个家早就散了。
  如今这样的局面,都是张韵一手造成的。她能有生命指望呢?希望柯涵的原谅?她也做不到。想当初只因为鱼曙耀共舞一曲,听从他所谓的自由言论,自己就蜕变成柯涵眼中的蛀虫。而今,当自己备受煎熬的时候,曙耀却在人间蒸发了。想到此,悔恨的眼泪不由溢眶而出。
  “妈妈,爸爸回来了。”就在张韵胡思乱想的时候,雅诗的声音令她大吃一惊。赶紧檫干泪水,将凌乱的被子整好后,便微笑着走出房间,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脆弱。
  “回来了,累坏了吧,赶紧吃饭吧。”张韵对柯涵微微一笑,其实,她心里却在哭。
  饭桌上虽谈不上山珍海味,但也算得上丰盛。张韵习惯性给柯涵满上一杯酒,然后把剩余的酒收好。这种习惯从他们结婚至今,从没有改变过。雅诗很懂事,先给妈妈挑了一块蛋蒸鱼块,在把唯一的鱼头送进柯涵的碗里,多么温馨的画面啊!
  “爸爸你到哪里去啦?刚才有位姐姐找过你”雅诗吃完饭,就说起玲珑来找他的事。话没说完张韵便接过话说道:“你们单位有外商来考察。单位里正等着你回去呢。”
  “没有事,谁说的?”柯涵一脸惊讶的说。
  “一位姐姐刚刚还找到家里来呢。”雅诗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找我应该打我电话呀。”
  “算了,雅诗去做作业吧!”
  “奥。”雅诗胡疑的看了父母一眼,嘟着嘴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二人不约而同望着女儿的背影。许久,柯涵才回头,不冷不热的问:“刚才有人找我?”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女儿不会说谎吧。”张韵回答的并不算热情。“你怎么整天关机?怕我骚扰你?”
  “张韵说话注意点分寸,注意点影响。”柯涵虽然心里有气,但他终究没有发作。“你看,我是否关机?”说完掏出手机往张韵面前一丢。
  张韵看也不看,鼻子哼一声。“那我问你,为何回音是无法接通?”
  听张韵一说,柯涵抓起手机一看,连按几下,就是开不了机,原来手机没电了。“手机没电了,我就纳闷了,今天这么就没人打电话给我?”
  “柯涵不要唱戏了。我们离婚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张韵终究还是提了出来,犯错至今,她一直都不敢提,错是她犯的,她怕一无所有。而今天她也不知道从那来的勇气。她也深信柯涵会答应的。“财产,什么我都不要。”
  话未说完,就被柯涵打断了。“张韵,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提离婚两个字,尤其在宝贝女儿面前。”
  张韵心里一震,一脸愕然的问道“为什么?”
  “为了雅诗,为了我们宝贝女儿雅诗。我不想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你想,要是我们离婚,那对她的伤害有多大?只要我们在她面前维持下去,至于你想怎么样我不干涉你。但不要过分。就算白天我们貌离神合。晚上同床异梦。只要雅诗仍然认你是她最尊敬的妈妈,我是她最爱的爸爸就够了。我话说至此,你好自为之。我回单位一下。女儿问起来,你直说就是啦。”柯涵站起来瞪了张韵一眼,随手抓起公文包,轻轻打开门走了。
  “把手机电池带上。”张韵想到柯涵的手机没电了,拿着之前充满电的手机电池追了上去。
  张韵追上柯涵,说道:“我们能好好谈谈吗?”
  柯涵转过身,盯着张韵答道:“家里不方便,我们到后山的桥上说吧。”说完就走在前面。张韵心里虽然紧张。但是还是跟在柯涵的后面。
  很快,两人来到五河桥上。柯涵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回头望着张韵面无表情的问道:“说吧,你有什么话就说,我听着。”
  张韵不敢看着柯涵,低着头充满愧疚的说道:“我知道这事至始至终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我提出离婚,就是希望你能够找个好姑娘。这样对你不好吗?”
  柯涵冷哼一声:“你抬头看着我说,你觉得你说的还像是一个孩子母亲说的话吗?退一步讲,就算我同意离婚,你想过孩子吗?你想过这样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吗?再者,孩子跟着你,你应该还会结婚吧。你能保证那个男人对孩子好吗?要是孩子跟着我,我也不能保证孩子的后妈会对她好。我们做人不要这么自私,多替替孩子想想,行吗?”
  柯涵的话让张韵感到特别的内疚,柯涵说得对,要是他们离婚了,伤害最大的还是雅诗。她无话可说了。
  “好了,我得回单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赶紧回去吧,要是孩子见不着我们,她又着急了。”柯涵也不责备张韵,只是望着张韵一眼,起身走了。
  张韵望着柯涵的身影,她的眼中一阵迷茫,只是发出一声长叹——唉!


  第三章酒后迷情

  由于张韵的出轨,让柯涵的心受到很大的刺激。离婚的念头也不止一次在脑海闪过。但想到女儿雅诗,他的心里不由感到战栗,女儿总是无辜的呀,他本应该拥有自己快乐的童年。如果他和张韵一旦离婚,女儿能快乐么?
  坐在临窗的饭桌前,柯涵不时的望着窗外。他在想,要是那天自己晚点回家,自己一下就不会看到那一幕。人难免会犯错,自己应不应该原谅妻子呢?这个家,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撑起的呀。然而,当想起那恶心的那一幕时,心里就冒起怒火。柯涵又满上酒杯,一点犹豫都没有,一饮而尽。然后两眼迷离的望着窗外。本来他的身体就不是很好,加上酒jing的刺激,一连数月的自残,柯涵消瘦了许多。
  还好,周围的食客还少,没有人关心这个憔悴的男人。倒是上酒的服务员不时的望着柯涵。不时的摇头,想必她是第一次看男人买醉。她的表情像是怜悯,又像是不屑。窗外仍是车来车往,霓虹灯摇曳。嘈杂的音乐在城市里沸腾。而心情不佳的柯涵一杯连着一杯得猛灌。
  没有人关注这个落寞的男人,不过柯涵也已经习惯了。以往玲珑还常常陪着她。而此刻就他柯涵一个人在无助的与酒为舞。心里刚刚想到玲珑时,玲珑的电话就来了。
  “我.....柯涵......啊,柯涵......柯涵没有喝醉••••••醉不了••••••我••••••我在我们经常••••••经常喝酒的梦••••••梦什么的••••••我还在喝,还在喝,喝不醉。”柯涵说着酒话,手机放在耳边也忘了收回来,好像他的手和他的大脑失去了联系一样。而另一只手却摇晃着酒瓶往酒杯里倒酒。由于抖地厉害,酒全溅餐桌上。服务员看不过去,忙跑到柯涵的身边。关心的说道:“先生,您喝醉了,少喝点吧。”
  “我没醉,还没醉。我要继续喝。”柯涵嘴里没醉,心里却醉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可以一个人慢慢喝。”
  服务员望着柯涵,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劝。犹豫少许,摇摇头离开了。
  玲珑挂了电话,锁上门就开车直往“怡心阁”的方向而去。他怕柯涵一个人买醉无人照料。原想打个电话给张韵的。但最终放弃。
  当她赶到“怡馨阁”时柯涵还在喝,仿佛不把自己灌醉不罢休。玲珑坐在柯涵前面,微微一笑:“想喝酒的话为什么不叫我?”
  柯涵抬头看了一阵,声音仿佛出舌头上溜出来一样:“一个人喝醉就够了,何必大家都醉。”看来,柯涵心里还挺清醒。
  “你为何自虐自己,你这样下去,岂不是毁了你自己。”
  “你不懂,你••••••你不懂。你不••••••”话没说完,却一头倒在饭桌上,这下想必真醉了。
  “玲珑一惊,急忙叫了一个服务员。”“帮帮忙,我们把他弄到我车上。我马上买单。”
  那服务员急忙奔了过来,两个女人一边架着一支胳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柯涵扶到车上。玲珑掏出一张百元面鈔,递给服务员:“够了吗?”
  “他一个人够了,还剩一点。”
  “谢谢你也不用找了。”安顿了柯涵后,玲珑上车便离开了。
  车内,玲珑小心翼翼的开着自己的车,柯涵则醉得像一滩稀泥,人事不知。玲珑对车外的风景跟以往毫无兴致。路上停停走走,公路的堵塞已是家常便饭,也不知何故,玲珑的心情特别的坏。转到一个弯就可以到自己的别租房了,偏偏这时亮了红灯。
  “该死的红灯。”玲珑暗骂了一句。
  回头望了一下柯涵,他那原本英俊的脸如今显得苍老的许多,苍老的让玲珑感到怜惜。脑海里不由闪过二人相识到今的许多故事。
  记得玲珑刚到单位的那一天。到车站接她的就是柯涵。当时的柯涵一脸的帅气,身上展示出他的干练,稳重。给玲珑的第一印象特别的好,就像来电的那种感觉。
  上了柯涵的车,二人无拘无束聊了一大堆,感觉挺投缘的。当柯涵告诉玲珑自己成家时玲珑感到有一种失落感。好男人都是别人的男人。
  “你很爱你的家吗?”可能是无聊吧,玲珑像开玩笑一样问道。
  “那当然,有了家,人才有成就感,事业上有时不顺时回到家,就会感到压力全没了。特别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起可爱的女儿,心情也变的开心起来。”
  “挺羡慕你有一个让你如此眷恋的家。”
  “怎么你也想成家了?”
  “听你说得那般好这般好,不想才怪。”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旦选错了人,那又另当别论,毫无幸福可言。”柯涵又唱起反调。“我们有个同学,现在结了婚,两口子天天吵架,闹得家里鸡犬不宁,烦都烦死了,哪来的幸福?”
  “你是说你选对了人喽?”
  “那是,凭我的眼光。”夸了柯涵的一句话,他便自吹了起来••••••想到此玲珑心里有些不屑,暗道;“你的眼光?就因为你的眼光,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由于过于专注,已忘了自己是在公路上,当后面的喇叭一阵一阵的传到耳朵时,才令玲珑回过神来。心里不由一阵尴尬。一转过弯时,把车停在旁边的停车场里,一个人静静地靠在车里,不想下车。因为柯涵在车上,很令玲珑为难。进屋吧,怕柯涵误会不能接受,但又不想告诉他家人,她心里不甘。想了好一阵,于是自己干脆也不下车,迷迷糊糊就在车里睡着了••••••
  柯涵觉得头痛得厉害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车上,车内还荡着浓浓的酒味。才猛的想起昨天自己一个人在怡馨阁喝酒的事来。柯涵用双手拍了几下自己的后脑壳,然后才仔细看了一下车内。
  玲珑也在,她头正压着方向盘。还均匀的打着呼噜,睡得正香呢。因为车窗关得严严的,车里显得很闷。柯涵打开了车门,呼吸了一阵新鲜的空气。人才渐渐清醒过来。
  “玲珑,玲珑,你快醒醒,快上班了。”柯涵轻轻地叫着熟睡的玲珑。
  玲珑似醒非醒的,嘴里应道:“再睡会,早着呢。”连眼也懒得睁开。
  “这个小妮子,看我怎么整你。”柯涵暗道。用手轻轻的捏玲珑的鼻子。
  玲珑感到呼吸困难,鼻子紧紧仿佛喘不过气来一下子就醒了。睁开眼睛看见是柯涵在使坏。心里不怒反而荡起一阵甜蜜。娇羞的问道:“你醒了?”
  “你这个小傻瓜,一夜没睡好吧。我们上班去吧。”
  “把车门关上吧,我开车。”玲珑羞涩一笑。“哎哟,脖子疼!”
  “怎么了?”
  “脖子好疼,你帮我揉揉。”
  “你这个傻瓜,你把我留在车里就行了,干嘛受这份罪?”柯涵一边给玲珑按摩头部,一边对说说。其实他心里特别感动,他只是不愿意显露出来。
  “人家担心你嘛,你知不知道你昨晚醉成什么样子?你不是身体不好呢吗?还要喝成那样?”玲珑望着柯涵十分关心。
  “好吧,开车吧。昨晚的事,谢谢你。”柯涵不敢看玲珑。“我们上班吧,真的要迟到了。”
  “好吧,我不说了不说了。”玲珑怕柯涵生气,她真的不想破坏他们之间现在的关系。深情的望了柯涵一眼,才启动了车子。


  第四章掉入陷阱

  自从当上了家庭主妇,张韵才发现自己的生活节奏全部改变了。每天为了雅诗忙得团团转,自己从柯涵妻子的角se现在变成了雅诗的保姆。柯涵以往那些动听的甜言蜜语在逐渐的消失了。倒是他见到女儿雅诗时,才露出他柔情的一面。
  柯涵很恋家,自从他们两个人结婚自今,柯涵每天都按时回家。就是临时有事,他也要打电话先告诉自己。对柯涵的这点,张韵是特别满意的。特别是有了宝贝雅诗以后,柯涵连应酬都推掉了。仿佛这个世界上,除了女儿雅诗,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哪怕是他的老婆——张韵她自己。
  随着女儿的长大两口子费了很大的心思,投了很大的精力。女儿聪明伶俐,深得二人的宠爱。但是更令张韵不满的是,柯涵对性生活也失去了兴致。一开始她怀疑柯涵外面有了女人,但观察了那么久,自己却什么也没发现,这令张韵感到有些不解。柯涵的转变令张韵不知所措。她不知道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丈夫是否仍爱自己。
  丈夫上班后,女儿也被送到学校上课了,空荡荡的家就只剩下张韵一个人。守候的日子简直就在煎熬。因为柯涵的转变,才有了张韵的出轨。
  习惯性地忙完家务后,张韵要么坐在沙发看一会电视或者打一个盹,或随手翻阅不知看了多少遍的杂志。人毕竟是人,人的思想发达,所以心里的欲望就容易膨胀。半年过去了,曙耀好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旦脑海里闪现曙耀的身影时,她就自然反应的有些恶心。认为对方只是骗人感情的骗子。
  “这样下去不行,照这样下去自己会疯掉的。”张韵自言自语道。这里哪里像家啊,简直在蹲地狱。这里除了女儿那张天真的脸还令张韵感到安慰外,还有什么值得她这样耗下来?张韵的脑海里又想到离婚的念头。但又想到柯涵那恐怖的脸se,张韵又感到全身发凉。这个时候,电话来了。
  张韵一愣,心里暗骂:“哪个死鬼,又有什么事?”怒冲冲的提起电话,连语气也不友善。“谁?”
  “张韵,我是曙耀。”电话里的声音令张韵一阵战栗。激动得连声音也变了。这声音可是她魂牵梦绕的啊。“你这个挨千刀的,这么久你死哪去了?”嘴里骂着但眼泪却不争气的倾泻而下。
  “怎么啦,你方便吗?我想见你?”
  “见我?怎么现在想见我,想当初。。。。。。”本来张韵向对方倾诉冤屈的,但她面对的是一个情场高手。
  “我知道你受委屈,我们见面说好吗?老地方,我等你。”不由分说就挂了。
  曙耀的突然出现令张韵惊慌不已,她并不是怕事情的影响,而是她毫无准备。原以为自己为了女儿可以把他忘记。但事实上自己并不能忘记曙耀。
  张韵在房间来回的走着,她的脑海一片空白,她根本就不知道应不应该去见这个人。想起两人激情的岁月,又想起女儿的天真笑脸。但她还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一个人一旦做错事情的开始,那么就容易错下去。同样道理,一个人如果爱错了一个人,那么他就将面临痛苦一辈子的代价。
  匆忙化了妆,张韵满怀希望的前往。毕竟,现在的曙耀,是她感情空虚的寄托。在出门的之前,她没有忘记留张纸条放在餐桌上。正是这个习惯,才让有了她死里逃生的机会。这时后话。
  “梦怡阁”宾馆白天的生意并不是特好。位子基本上是空着的。
  曙耀身着一套休闲服已在门外守候了多时。曙耀长着一张英俊的面孔,很有个性的发型让他年轻了不少。加上他独特忧郁表情,着实令人怜惜,特别是像张韵这种女人。
  见在门口等候自己的曙耀,张韵心里特别感动。原本心里对曙耀有所不满,当看到曙耀微笑着对自己招手时。所有的不满都一扫而空了。张韵满怀兴奋的扑到曙耀的怀里。
  没有多余的言语,一阵长吻就足以表达一切了。“服务生都在看着呢。”曙耀在张韵的耳边小声道:“我已经在楼上开好了房间。”
  张韵深情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眼里竟含着泪光。“这段时间你都跑哪里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你也太狠心了你。”
  曙耀混在女人堆里,多少有他的过人之处。特别是他的表演。他抓住张韵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摸摸我这里,自从上次被柯涵碰见后,我一直内疚不已。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不该破坏你的家庭。所以,我主动悄悄地退出,我把痛苦一个人吞进肚子里。可是,我还是做不到,你的影子一直在我脑子里出现。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明知道自己是错误的,但是••••••”
  “真是这样吗?那你也该给我来个电话呀?”张韵对曙耀的话深信不疑。她哪知道,他是怕柯涵的报复而不敢露面。再者,当时曙耀和另一女人打的火热,又怎么会想起她?如今,口袋里钱没啦。不找你有钱的张韵找谁呀。瞧她那感动的样子,别人把她卖了,她还给别人数钞票呢。
  “宝贝,我之所以不打你电话,我是怕你们两口子之间闹起来。我倒无所谓。但你不一样。我怎么能亲手毁了你呢。万一闹出你什么出轨婚变。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宽恕自己,你知道吗?”
  “那你现在怎么办,你有什么打算?”
  “我都想好啦,只要我的公司运转起来,我就静下心来管理自己的公司。唉不过,算了••••••”
  “怎么啦?遇上什么让你为难的事了?”
  “回房里跟你说,现在也不方便。走吧。”搂着张韵的腰直向另一个大门而去,就像一对度假的恋人。
  张韵跟着曙耀来到房间,两人就迫不及待的**一番。激情过后,张韵穿好衣服便问:“你刚才叹什么气,能跟我说说吗?”
  曙耀见时机已到,边装出很难受的表情,说道:“最近公司出了了点问题,资金运转不过来,我都愁死了。”
  “还差多少,弄得你这样叫苦?”
  “我就是一个小小的作业坊,要是有个几万块应急一下,公司就能运转了。”曙耀知道,自己要是说多了,张韵也拿不出。所以就试探性的说几万就够了。
  “这样吧,柯涵刚刚把工资交到我的手里,加上我们的积蓄,你就暂时拿去应急吧。等你资金回笼后还我就行了。”张韵看着曙耀难受的样子感到很不忍心。
  “要是你能帮我度过难关,我一定好好谢谢你。”曙耀心里暗喜,搂住张韵就亲了一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49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楼主 发表于 2019-4-12 20: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郎古村 于 2019-4-30 21:17 编辑

第十二章良言相劝





  玲珑经过一段时间跟雅诗相处,似乎对雅诗也越来越喜欢。此时的雅诗给了玲珑小时候无数的回忆。毕竟玲珑的童年过得并不快乐。

    父母总是宠着弟弟,而玲珑,总觉得自己在家里是多余的人。唯有到了学校后,她才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

    玲珑带着雅诗到市中心的动物园游玩。当二人转到一家三口的虎笼前,雅诗便赖着不愿离开了。只见她默默的望着幼虎,像是在思考什么?这令玲珑感到奇怪。

    “怎么啦雅诗,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或许雅诗太投入了,并没有理会玲珑。依旧望着幼虎发呆。

    “雅诗,告诉姐姐,你在想什么呢?”玲珑轻轻的抚摸着雅诗的秀发问道。

    回过神的雅诗答非所问。“这虎宝宝比我幸福多了。”

    玲珑一惊。“为什么这样说呢?雅诗?”

    “因为虎宝宝可以跟爸爸妈妈在一起,而我却不能。”雅诗幽幽的答道。

    “你爸妈难道不疼你吗?为什么这样想呢?”玲珑不解的问道。

    “这段时间,爸爸的工作那么忙,从来不关心我,还有妈妈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什么?”

    玲珑只好安慰道:“等你爸爸忙完了,他就抽出时间来陪你了,不要多想了,啊!”

    “玲珑姐姐,你说我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我啦?”雅诗突然问道。

    “没有的事,你爸爸这段时间太忙啦,还有你妈妈,说不准也有很多事要做。”

    “姐姐,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但你不能告诉我爸爸,好不好。”

    “什么事那么神秘?还不准让你爸爸知道。”

    “这段时间,我妈妈经常跟一个叔叔打电话。有时候一聊就几个小时。我妈妈是不是准备不要我和爸爸了啦?”

    玲珑心里一惊,这个张韵也太过份了,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柯涵,这个可怜的雅诗!想到此时将雅诗搂在怀里,心疼的说:“你妈妈很可能是跟哪个叔叔谈生意,你可不要想太多。”

    “玲珑姐姐,你帮我劝劝我妈妈,但不要告诉我爸爸。”

    “放心吧,我不告诉你爸爸就是,不过你要告诉我为什么?”

    “我怕我爸爸知道后会很生气,就会跟妈妈离婚,我不想失去爸爸,也不想失去妈妈。”

    玲珑心里震撼不已。她想不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竟如此懂事,如此成熟。“放心吧,姐姐依你说的去做,好啦,我们回家吧,说不准你爸爸已经忙完啦。”玲珑见天色不早了,便对雅诗说道。

    “回家喽,别忘了不要告诉我爸爸哦。”雅诗的语气听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但是玲珑知道,雅诗心里也挺苦涩的。

    “姐姐答应你便是了,回家喽。”

    送雅诗回家后,她发现张韵不在。柯涵正忙着做饭,望着这个忙碌的男人,玲珑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她说要帮忙时,却被柯涵阻止。

    “你去帮我陪雅诗吧,我马上就快做好了。”对玲珑,柯涵把她当妹妹使唤。

    玲珑望了柯涵一阵,见柯涵没有关注自己,心里有点失落。只是默默的回到雅诗的房间,见雅诗正在用彩笔作画。出自好奇,便轻轻的问道:“雅诗,在画什么呢,画得这么认真?”

    雅诗抬头望了望玲珑,微笑的回答:“我在画我们全家福。”

    玲珑一乐,走近一看,果然雅诗在涂画着三个人。虽然在玲珑的眼中不成画面,但是画中的人物就知道是她和父母。

    “玲珑姐姐,你看我画得象吗?”雅诗抬头望着玲珑问道。

    玲珑笑道:“很象,我们雅诗长大后定能当画家。”

    小孩子都爱夸奖,雅诗心里特乐:“如果以后我当了画家,我一定会挣很多钱,要买一栋漂亮的房子给爸爸妈妈。”

    “真的,雅诗那么孝顺,那准备给姐姐买什么呢?”

    雅诗闪着一闪着一双大眼睛,想了一会,“我还没想好,我也不知道你希望是什么?”

    这一大一小天南地北的聊得十分亲密。似乎都忘了时间。直到柯涵叫吃饭才牵手走出房间。

    三人吃饭时,只是父女俩聊关于学习方面的事,倒是玲珑一直在沉默,她知道自己也插不上话。她只是心里感到有些不解。张韵到底在忙些什么?而柯涵也不管不问。难道她和曙耀真的在一起?曙耀真的令她难以自拔吗?她想了解情况。

    饭后告别了柯涵父女俩,便准备回家。路上,玲珑就改变了注意。她拔通了张韵的电话,约了二人第二天在梦怡阁见面,说要好好谈谈。

    第二天,天气甚好。

    下班后,玲珑的脑海里特别的乱,心里也特矛盾。说真的,她的心里盼着柯涵和张韵离婚。却又不愿意看到三口之家散了。特别不希望张韵被自己的初恋情人所骗。总之,连玲珑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玲珑匆匆忙忙来到梦怡阁,正好碰到曙耀从梦怡阁出来。玲珑心里并不想让这个负心的男人看到自己。所以,直到曙耀打车离开后,玲珑才进入梦怡阁。

    玲珑见张韵正朝着自己的方向微笑。见张韵的穿着,也发现对方一定是花了不少的心思。想自己以前和男友约会时,还不是一样。玲珑报以微笑向张韵走了过去。

    “韵姐,你打扮好漂亮哦,想必在跟那个要好的朋友在约会吧?”玲珑有意无意的笑着问道。

    张韵的脸微微一变:“嗯,是的,见了老朋友,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玲珑刚坐下,叫了服务员要了一杯咖啡。便开门见山道。

    “韵姐,你知道你在玩火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韵冷冷的问道。

    “我想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也不必我在多说。”玲珑好象也没有顾忌。

    “柯涵叫你来的吗?”

    “不,我自己来的,不关他的事。”

    “为什么?”

    “一、为了雅诗;二、为了我的良心;三、为了挽救你。”

    “你到底是想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的事雅诗已经有所察觉。你不要认为她只是个小孩子。”

    “你说什么?雅诗知道?”

    “的确,我也是刚从你家里出来。”

    “她怎么知道?”

    “你回去问她吧?另外告诉你,曙耀是个大骗子?”

    “你认识曙耀?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交往?”

    “这样说吧,为了你的女儿,也为了柯涵,你和曙耀断了吧,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不过我倒想知道你是曙耀的什么人?”

    “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被他抛弃的第一个女朋友。而你是第几任,那我就不清楚了。”

    “我不信,曙耀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一定是你认错人了。”

    “信不信由你,想必曙耀从你那拿了不少钱了吧。”

    张韵更是大吃一惊,脸色一变;“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你调查我?”

    张韵的话令玲珑十分气愤。“韵姐,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调查你,我吃饱着撑着没事做?”

    “那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就曙耀我还不清楚吗?无所事事,游手好闲,酗酒赌博,四处嫖女人,整天花天酒地……。”

    张韵浑身打起颤抖,听到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压在头顶,整个人都吓傻了。倒是她的反映,更令玲珑吃惊:“韵姐,你怎么啦。”

    “你骗我的对不对,告诉我你是在跟我说笑的对不对?”

    “你清醒一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会的,你一定在骗我。一定是你忌妒我才这样说的。”张韵自言自语。根本听不进玲珑所的话。反而说出令玲珑很难堪的话。气得玲珑起身便离开了梦怡。“算我多事。”甩了一眼张韵便拎包就走。

    自从和玲珑谈话后,张韵的心就从没有平静过。她一直在惊吓中煎熬。她不敢面对柯涵和女儿的眼睛。一连几天,她都没有出去,每天按时去接送雅诗,做好饭菜等柯涵回家一起用餐,仿佛以前的张韵又回来了。

    竟管如此,张韵心里依然不能平静不下来。每次接曙耀的电话时,她的心里都特别乱,特别的挣扎。每当曙耀约她出去时,总是找各种借口理由推辞。虽然她很想知道柯涵和玲珑说的话是假的。但她却没有勇气开口询问。

    天气特别的不好,天上乌云密布,眼看一场暴风雨将要来临了。张韵没等到下课时间就前往南山小学去接女儿。没想到在那里发现了玲珑。这令她特别的奇怪。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玲珑见是张韵,不由冷冷的回应:“怕你没空,所以准备来接雅诗。我又不是第一次来接她了。”

    张韵也不作答,也不回腔了。张韵的沉默倒让玲珑不自在。“你跟我过来,我有几样东西给你,对你可能有用,至于你看不看,那是你的自由。”

    张韵也不作答。只是不由自主的跟在玲珑身后。虽然自己并不知道玲珑想给她是什么东西。她相信,这个女孩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玲珑拿出一叠报纸和几本杂志。心里不由的纳闷,便问:“你所说的就是报纸和杂志?报刊到处都有的卖,再说我也不会穷得连报纸也买不起。”

    “张韵姐,我报纸与杂志都是三年前的,只不过现在去买,太麻烦了。这里面有关于曙耀的事迹报道。”玲珑笑着说。

    “关于曙耀?他有什么新闻,并且还上报纸?”张韵心里大吃一惊。

    “不错,曙耀曾是我的未婚夫。因为贪图钱而与另处一个比大八岁的女富商结婚。后来因沉迷赌博被女富商抛弃。只是他靠着自己的外表游戏在几个女人之间。无所事事,被人揭穿后,以欺诈罪入狱六个月。这杂志上刊有当年关于曙耀犯罪的专访,你拿去看看吧。”

    玲珑的话令张韵心里非常的沉重。接过报纸,果然是以前的旧报纸,并且有一个版面专门报道曙耀的。张韵的心里一下子曚了。

    “你带回家看吧。雅诗也快放学了,天马上就要下雨了。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那我回去了。”

    “谢谢你玲珑姑娘。”

    “不用谢我,你珍惜雅诗,也珍惜柯涵。他是个好男人。”说完就开车离开了南山小学。

    望着玲珑的车远去后,张韵心里特别凌乱。连雅诗走近身后都不知道。

    “妈妈,你在想什么呢?天快下雨了,我们赶紧回家吧。”

    “嗯,我们回家,上车吧。”张韵回过神让女儿上车后,载着女儿开往回家的路。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49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21:3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郎古村 于 2019-4-30 21:34 编辑

      第九章   玲珑的幻境

     曾经有人问到,女人在什么情况下变得最笨?张韵可以告诉你,恋爱中的女人会笨到不可理喻。

    在旁人眼中,张韵是一位聪明过人的女人。遇到什么事情从来不会轻而易举的上当受骗。所以,张韵是周围人群眼中的聪明代名词。也正如此,张韵向来非常自豪。

    从认识曙耀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认为曙耀是真心的。所以对于曙耀的每句话,还是曙耀所求的事她都是深信不疑。由于柯涵的忍让,令张韵越觉得曙耀比柯涵更适合自己,只有曙耀才能给自己幸福的人。

    重复的日子让幸福在张韵的心里逐渐变了味。柯涵依然沉溺于他的工作之中。自从雅诗回到学校后,留给张韵的时间更为充裕,但也更无聊。

    像以往一样,收拾了家务后。张韵便坐发上看一会儿电视,甚感无味。这一段时间,曙耀的电话来得很勤,甜言蜜语后,总是问事情进展的怎么样。

    这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掉进了一张难以自拔的网。

    “宝贝,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柯涵不答应。”

    “为什么?”

    “雅诗还小,她还是个孩子,我也同意他的想法。”张韵说起孩子,她的心里有些动摇了。

    “这是他的缓兵之计,他不过是想拴住我们的幸福而已。”曙耀的声音有些激动。他可能有些着急了。“只要你们离婚,我们就可以结婚了。开始我们的幸福生活。”

    “阿耀,你不要逼我。孩子还小,她怎么能够承受这么大的刺激。从另一个角度想,我是一个母亲,怎么能那么残忍呢?”

    “张韵,我以为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柯涵就是看在你爱雅诗的情况下才用雅诗困住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开导你。”

    “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等雅诗长大懂事后……”不料曙耀却打断了她的话。

    “等等,你要我跟你偷偷摸摸等雅诗长大?那我成了什么人了?算了,跟你白费力说了那么多。”

    “那你说怎么办?你不要忘了,柯涵也是个什么都干的出来的人。要不是为了雅诗,你想到我们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吗?”

    “为了幸福,我们不择手段,把雅诗干掉。”电话里传来曙耀恶狠狠地声音。

    “阿耀,你这个畜牲,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还是不是人?”呆了一阵子张韵回过神来,对着电话骂了起来。“你这个王八蛋,你要是有这种恶毒的想法,我们就此作罢。”言毕,恼怒的将电话一挂,张韵做梦也想不到曙耀会说出这种话来。

    张韵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不由想起与曙耀呆在一块的那些日子。在她的记忆里,曙耀不仅人长得英俊,性格温柔且善良人意。是一个没有缺点的男人。所以,张韵的出轨,除了曙耀的外表,更因为他戏也演得逼真。如今为了所谓的幸福,他不惜用一条生命作代价,并且还是她最疼爱的女儿。曙耀太令她失望了。他那原本令她着迷的形象已大打折扣。

    “姐,在想什么呢?我叫你半天也没回映,跟姐夫吵架了?”妹妹张静声音惊醒了她。

    “妹,什么时候到的,就你一个人吗?”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的情况不对头。”

    “没有,闷得慌,注意力也不能集中。”张韵也不想把自己出轨的事告诉妹妹,况且这也是件不光彩的事。

    “你脸色好像不太对劲,是不是跟姐夫吵架了,说出来,我是你妹妹,怕什么?”

    “你不要胡乱猜疑,你看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闷的慌。你坐会儿,我去准备给你做点吃的。”

    “我不饿,我今天来的目的是由于最近手头有点紧,想跟你借点周转一下,你方便吗?”

    “这……你想要多少?”听说要借钱,张韵心里有点慌了。因为曙耀前阵子借了五万还没还呢。

    “你看现在都换季了,我去进点冬季的衣服,我估算了一下,大约两三万吧。不过,我上次还欠档主的钱也没还。五万行吗?”

    “五万……可是……。”张韵心里更是一惊。柯涵上个月从银行取出来的五万全被曙耀借走了,连柯涵都不知道,现在哪有那么多。

    “姐你怎么啦,我是先问了姐夫才过来的。你不会……"

    “啊!”张静的话更令张韵惊慌失措。“可是钱现在不在我身上。”

    “怎么啦?姐,你到底说出来嘛。”

    “钱让我一个朋友借走了,还没有还回来。’

    “这……这可怎么办?我都把衣服摆上摊了,要是……哎,算了,我自己想办法。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张静正准备离开,柯涵电话就来了。

    “喂,姐夫。……我在你家里。啊……我姐……她把钱借出去了……没事,我自己想办法吧……到梦怡阁去……好,把我姐也叫上。好的,姐夫……

    挂上电话,张静转身去跟张韵说:“姐,姐夫要我们现在去梦怡阁,你去准备一下吧。”

    “我不想去,你去吧。”

    “那怎么行,那姐夫问起来我怎么说,去吧姐。”张静抓住张韵的手,装着小孩样在撒娇。“就当给我个面子吧。”

    “你呀,我去准备一下,真拿你没办法。”

    张韵怀着忐忑的心情和张静一起来到梦怡。柯涵早在那时等候。事实上张静并不知道张韵和柯涵之间的感情危机。这表明张韵和柯涵将戏演得是多么逼真了。

    几人点了几样小菜,便围在一起拉起了家常。顾着说话,扯到了张静借钱的事。本来张韵就担心这事,但现在她根本就不知好何交待。

    “小静,她说你手头现在比较紧,到底怎么回事?”柯涵对着低头吃饭的张静问道。

    “是这样的,现在不是换季了么,我昨天刚到浙江进了一批冬装,说好这两天付款,我的积蓄因房子装修全垫上了。所以就想起你来了。”

    “韵,上个月我不是给你五万了吗,现在刚好给你妹妹应急。”柯涵望着张韵说道。

    张韵心里很是吃惊,出于本能,她不由撒了个谎:“我同学吴丽上个礼拜把钱借走了,我并不知道小静今天会用得着。”

    “这大的事也不跟我商量一下,现在小静怎么办,不就正缺钱吗?”柯涵有点抱怨。

    “算了姐夫,这事也不能全怪姐。没事,我会想办法的。只是事情碰巧而已。”张静说道。

    “这样吧,我马上跟同事借一借,五万数目也不算很多,应该可以借得到。”柯涵安慰道。说完就拿出手机拔了一个号码。

    “找谁呀?方便吗?”张静问道。

    “我一个同事,上午我看到她提了一笔款,我问问她。”柯涵笑着道。随后对着张静作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喂,玲珑吗,我柯涵啊。这样的,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你帮忙。……我一个朋友现在手头有点紧,刚好我手头也一样,你方便吗?借五万块应急一下……嗯,嗯,急用,就现在……好的,我就在梦怡阁等你。好的……一会见!”

    “能行吗,姐夫。”

    “你放心好了,我本来想跟老郑借,由于怕麻烦他就算了。我们吃饭吧。”

    尽管柯涵并没有质问张韵,也没有露出任何不高兴的表情,但张韵心里却感到愧疚不已……

    玲珑接到柯涵的电话,心里不由高兴起来,虽然对方仅仅是借钱求助于她,但在她的心里在,只要能陪在柯涵身边,玲珑就感到特别的满足。

    站在镜子前化了一个淡妆后,她对镜子中的自己给了一个飞吻,然后带上上午所提出来的钱,便前往梦怡阁而去。她一路幻想,幻想他们见面的场景……

    柯涵或许捧着一束鲜花,早早就等着车门口守候,微笑着等到自己的到来;或许柯涵正在布置一个烛光晚餐,淡淡的灯光中显出无限的浪漫,而自己就是烛光晚餐的女主角……

    由于思想的不集中,在一个拐弯处时,玲珑差点出事。吓得玲珑一身冷汗。爱情,有时就是自杀未遂的凶手。

    玲珑总算赶到梦怡阁。没有想到的是,她见到的是并非柯涵一个人,他的手中也没有手捧鲜花。更令她吃惊的是,张韵也在现场,玲珑心里感到很失望。越是如此,她对柯涵的爱便越深。

    “这是你要的,六万,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柯涵有些惊愕:“玲珑,有急事么?先吃点东西吧。”

    “哦,不用了,我还有个约会。”玲珑不敢直视柯涵。她害怕自己的泪水不争气,故而匆忙离去。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49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楼主 发表于 2019-4-13 21: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夜郎古村 于 2019-4-30 21:49 编辑

第十四章张韵脱险


  三人各自一家的人聚在一起用餐感觉有点怪异。在邱志看来。在这个空间里,他显得自己什么都不是。面对雅诗,他显得是那么的陌生,而玲珑呢?一个普通的朋友?这不是他所希望的结果。然而,似乎雅诗也在分享玲珑的爱。这样让邱志很纠结。还好,现在邱志比以往好多了,至少现在可以和玲珑在一起吃饭。曾年少的时候暗恋过玲珑,但当时玲珑的心里却一直被曙耀占据着,连机会也不曾给他。

    “邱志,想什么呢?”望着发呆的邱志,玲珑问道。“是不是饭菜不合你的味口,还是?”

    “哦,不是,我在想以前的事情。”

    “都忘了吧,我们现在应该把以前的全部都忘了。”玲珑似乎也陷入深思。“你怎么在这里工作,什么时候到的?”

    “如果说是为了你,你相信吗?”

    玲珑心里微微一震。邱志暗恋自己她是知道的,但毕竟是学生时代的事情了。现在时间都已经过了十来个年头,就是伤疤也已经痊愈了吧。而邱志对自己的深情,却从未改变过。不过,这可能是真的吗?毕竟自己多年来也从未打听过关于邱志的消息,偶尔同学提起邱志,玲珑也不曾留意过。

    吃完饭的雅诗见两人各怀心事,都在想事情。心里想:他们都怎么啦,算了。你们想吧,我回房了。雅诗一个人悄悄的溜回了房间。

    雅诗刚准备拿出书本,雅诗看见书桌上的字条。雅诗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宝贝,妈妈可能晚点回家。你学会照顾自己,妈妈去梦怡阁见一个人。”

    “见人?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家。”雅诗拿着纸条,走出房间,把纸条递给了玲珑:“姐姐,我妈妈说去梦怡阁见一个人,怎么现在还不回家呢,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呀?”

    和邱志聊得正起劲的玲珑接过纸条一看,心里一惊,暗想这张韵怎么回事?定是找曙耀去了。看来自己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便转身对雅诗道:“雅诗,姐姐和邱叔叔去接你妈妈,你一个人在家害怕吗?”

    “我跟你们一起去好吗?”一听去接妈妈,雅诗很兴奋。

    “要不雅诗跟我们一起去吧,一个小孩子在家里也不安全。”邱志终于插了一句话。

    “现在都要面临期考了,你还是在家复习功课。再说,我们去一会就回来了。”其实玲珑担心的是不想雅诗看见她的妈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怕张韵给雅诗留下阴影。

    “那好吧,你跟叔叔要快点回来哦。”

    “那要记住,我们出去后,有人来按门铃不要开门知道吗?特别是你不认识的人,知道吗?”

    “知道啦姐姐,除了爸爸和妈妈,还有我认识的人。其它人我都不开门。”

    “雅诗真乖。邱志,我们走吧。“玲珑接着和邱志就动身去梦怡阁。看来玲珑很担心张韵,让邱志很纳闷。

    刚坐上车,邱志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玲珑,那小孩子跟着我们一起不是更安全吗?为什么不让她跟着我们去接她妈妈?”

    “这不行,你知道她妈妈去见谁么?”

    “见谁?难道去偷情不成?”

    “我想差不多。不过得到证实后才能下结论。”玲珑答道。

    “哎,我说玲珑,你说话我听得糊里糊涂的。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算了,这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不知道更好。”

    “你这是什么话?她到底去那里见谁?你怎么那么关心她呀?”

    “我猜想她去见的人一定是曙耀,她是不是有病啦?我就弄不明白,不说••••••。”

    “什么?你等会?玲珑,你说那个女孩的妈妈去见曙耀?这哪门子的事?”

    “谁知道张韵吃了什么药。你快点开车。看看情况是不是真的?”

    “那你可要坐稳了。”邱志也不多问了,赶紧加大的油门,往梦怡阁疾驶而去。

    二人来到梦怡阁时,已是晚上最热闹的时段。街市上车海马龙。灯光将这座年轻的都市打扮得多姿多彩。

    玲珑,邱志两人停好了车。便直奔梦怡阁的前台而去。玲珑在前,邱志随后。

    “请问张韵开的是哪间客房?我有急事找她。”

    “张韵?今天没有用这个名字登记的客户。你是不是记错了。”服务员的服务倒也算得上是热情。毕竟微笑就是服务的招牌。即使心里不快,但也不能拒绝对方的微笑。

    “那你帮我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曙耀的名字在你们这登记过?并且告诉我们他们住哪间房?”玲珑着急地问道。

    一听是曙耀的名字,另一个服务员开口插上了话:“这个客人在315房间。我刚刚给他们送水果上去了。”

    “他们?是不是有一个漂亮的少妇?”玲珑问道。

    “对,他们好象在里面争吵了很多久。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服务员说道。

    “谢谢你。邱志,我们赶紧上去。”玲珑拉起邱志就走。回头对服务员问道:“315房间是吧,你能不能帮忙把我们带上去好吗?那少妇是我姐?”

    “行,好吧,你们跟我来吧。”那服务员很热情就跑到前面带路。领着二人前去,直奔楼上。

    很快就到了315房间的门外,玲珑对那个服务员说道:“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

    那服务员微笑道:“不用客气。”说完就离开了。

    玲珑并没有冲进去,二个聆听了一阵。果然,里面的人还在争吵。只是酒店里的隔音效果太好了,并没有把争吵的声音传到外面来。邱志问道:“在里面吗?那就进去吧?”

    玲珑点了点了头,敲了几下门。

    开门的人只见是玲珑时,脸色不由一变:“是你?”

    邱志把玲珑拉到身后,自己拦在曙耀的前面,“还有我呢,老同学。”

    开门的人正是曙耀。见玲珑和邱志,曙耀大吃一惊:“你们俩怎么都在这?”

    “曙耀,不知道你现在的女人是谁?是哪位富婆?”玲珑故意问道;“欢迎我们进去吗?”

    曙耀心里虽然不乐意,怕玲珑破坏自己的好事。所以挡在门口。“这好象不关你们的事吧?”

    “没错,确实不关我的事,便邱志就不一样了,因为他是警察,所以抓坏人是他的职责。”玲珑把邱志拉到前面。

    “玲珑,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也不能这样做是吧。我用我的人格担保,我没做犯法的事。”

    “曙耀,你这种人也有人格可讲?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让我进去,我有事找张韵。”说着就往里蹭。因为有邱志在身边。

    一听找张韵,曙耀更是慌神。更是不乐意让玲珑进去。

    然而他的反映更是告诉了邱志,张韵就在这房间里。邱志抓了抓曙耀的衣领,用力往外一扯。曙耀哪经得住邱志的蛮力,住门边一个呛踉,眼见不能阻挡,爬起来两腿一蹬,蹭的一下就往门外跑。

    玲珑和邱志往房间里瞧。果然看见张韵。此时的她两手已经被反绑,嘴里还用一双臭袜子塞得满满一嘴,头发散乱,脸上还留有几条印痕,想必也是刚被挨打残留下的吧。而眼里还含着泪光,显得甚为狼狈,玲珑见此大惊,赶紧给张韵松了绑,回头问邱志:“曙耀呢?抓住他没有?”

    “被他给跑了,她没事吧?”

    “应该没有什么事吧,只是一点皮外伤。”玲珑拔掉张韵嘴里的臭袜子。焦急的问:“韵姐,你怎么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能是心里受到惊吓,加上悲愤,张韵一下子昏迷过去了。吓得玲珑也乱了方寸。望着邱志问道:“怎么办,带她回家吗?”

    “先送她上医院吧。到医院后再作打算。”邱志倒是很镇静。毕竟是一名警察,遇事临危不乱。

    “好,你背着她上车,我们赶紧吧。”

    二人背着张韵,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一路小跑将张韵背上车。便直径向市人民医院赶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0:34
  • 签到天数: 6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

    主题

    597

    帖子

    1594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594
    QQ
    发表于 2019-4-1 21: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看朋友的名字可能跟贵州有些渊源,原谅我的主观猜测。欢迎您,来这里咱就是一家人!
    用作品说话,才是一个作家应该有的追求;而一个编辑,在评说别人作品的时候,他自己的作品才是他最后的底气。

    你的故事是你隐形的翅膀,只要你的故事足够有力度,我们会把你擎到更高的天空。
    [/co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0:34
  • 签到天数: 6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

    主题

    597

    帖子

    1594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594
    QQ
    发表于 2019-4-1 21: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姻题材,里面有很多纠葛,有很多情感和人性的考验,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内容,让我们一起期待。
    用作品说话,才是一个作家应该有的追求;而一个编辑,在评说别人作品的时候,他自己的作品才是他最后的底气。

    你的故事是你隐形的翅膀,只要你的故事足够有力度,我们会把你擎到更高的天空。
    [/co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49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22: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湘西人,跟贵州交界处的新晃是我的家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7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5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4-1 22: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堂一笑 发表于 2019-4-1 21:47
    欢迎新朋友,看朋友的名字可能跟贵州有些渊源,原谅我的主观猜测。欢迎您,来这里咱就是一家人! ...

    他是湖南新晃的,和贵州接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7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5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4-1 22: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郎古村 发表于 2019-4-1 22:24
    我湘西人,跟贵州交界处的新晃是我的家乡!

    欢迎老乡赐稿逸飞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7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5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4-1 22: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代入感很强,层层递进,继续期待精彩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0:34
  • 签到天数: 6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

    主题

    597

    帖子

    1594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594
    QQ
    发表于 2019-4-1 23:2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4-1 22:26
    他是湖南新晃的,和贵州接邻

    原来如此,远亲不如近邻,是一家人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90

    主题

    4184

    帖子

    9660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9660
    发表于 2019-4-2 07: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夜郎老师入驻小说版,愿老师在这里玩得开心。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90

    主题

    4184

    帖子

    9660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9660
    发表于 2019-4-2 07: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很美,讲述女孩儿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