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398|回复: 107

[言情小说] 玲珑姐姐(连载一、二、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49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发表于 2019-4-1 21: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榆木 于 2019-5-1 17:42 编辑

      【编者按】雅诗是这篇小说的灵魂,是她主宰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夜郎古村老师的这篇《玲珑姐姐》是个很不错的中篇,无论语言还是构架,无论故事演义还是逻辑推理,无论人物塑造刻画还是描写手法运用,都表现出了较高的水平,特别是小说故事情节的把控能力较强,故事发展自然流畅,基本上没有生搬硬造的生涩之感。玲珑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貌似荒唐却也在情理之中。在妻子出轨,家庭关系出现裂痕时,为了不给年幼的女儿在心灵上留下阴影造成创伤,柯涵以极大的意志力控制了情感的失控,不动声色地维持着一个貌似夫妻恩爱的假象,把痛苦的煎熬严密地封存在心灵深处。在玲珑对自己产生爱慕时,柯涵明智地拒绝了玲珑的求爱,展示出一个正直男人的优秀品德。玲珑贤惠善良,虽深爱柯涵但却始终没有超越道德底线,整篇小说表现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玲珑的大学同学邱志深深地受着她,但玲珑却深深地受着柯涵,三者之间形成难以协调的恋爱矛盾,但作者妙笔生花,极其妥善地处理了这些错综复杂的多重矛盾关系,而且在处理矛盾时逻辑严谨,思维合理,表现自然,顺理成章,基本上没有破绽可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有张有弛,张弛有度,足见作者深厚之功力。一篇很有阅读价值的好小说,推荐共享。(编辑:老榆木)

    第一章造访

  望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孩,玲珑原想放弃对柯涵的追逐,尽管他曾给予的激情仍在荡击她曾经枯死的心。是柯涵给予玲珑人生的希望。可是柯雅诗是无辜的,她原本应该享有幸福快乐的童年。如今,玲珑却掌控她童年的命运。
  爱也许就是一场自私的追逐。或许柯涵的的魅力过于完美。他的英俊、他的善良、他的沉稳,一直都是玲珑所追求的东西。在玲珑的心里柯涵不仅是一位尊敬的上司,也可以说是一个长辈。可是玲珑还认为他可以成为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但这似乎又不显得可能。柯涵已是有了家室的人。有一位值得柯涵一辈子骄傲聪明的女儿。尽管他的婚姻算不上幸福,可是为了柯雅诗的成长,他们仍像恩爱两口子一样幸福的生活。
  有人说人生就像一潭死水。浑浊没有生机,而生活在死水里的人们就像一群麻木的鱼。又有许多人这们认为,婚姻就像一张网,本身而且言,鱼本来就是好自由的,一旦冲破了网,鱼自然就得到了自由。这证明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事实上生活中也是如此。人们每天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到最后还是工作。每一个人由于工作的不同。但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生计。
  柯涵无疑比一些人活的精彩。他工作出色,人缘颇佳。深得许多人的追宠。在亲人眼中,他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孝子;在女儿眼中,他是一位称职的父亲;在同事眼中,他是一位对工作负责的同事;在玲珑眼中,他是一个浑身充满活力的男人,可以给予玲珑一切的唯一男人。
  站在门前,玲珑犹豫了好一阵。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柯雅诗在做作业,一个女人在屋里忙碌着。只是若大的房间里总缺少着什么。柯涵好像不在家。毕竟自己站的那么远,她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原来强烈想看到柯涵的期望,似乎被冲淡了。然而玲珑的犹豫却让屋内的女孩看到了。柯雅诗望着屋外的不速之客,似乎起了好奇之心。便放下手中的笔,望了望厨房内的母亲。见母亲仍在忙后,才悄悄来到屋外来。
  玲珑却一直来回度步,心里一直在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在这里,没有她丝毫可以容下的地方,哪怕是她的名字。柯涵是屋内女人的丈夫,是可爱女孩的父亲。但不是她玲珑有丁点的亲密的人。充其量是一个工作常碰面的上司,也可以说是较为合缘的异性朋友而已。
  “这位姐姐,你在这里干吗,找人吗?”一个天真的声音在身边响起。玲珑猛然一惊,但她一瞬间就恢复了镇静。
  “小妹妹,姐姐是在等一个人。”玲珑并不在说谎。她在等一个人,就是雅诗的父亲,柯涵。
  “他是谁?是住这个院子的吗?”雅诗眨了眨她那双清澈如水的大眼睛。
  玲珑心里在暗乐,她想说我在找你爸爸。早在柯涵办公室里,她就看到柯涵随身带的全家福照片。只是这时候她只能装成陌生的客人,在问路的样子。
  “他是柯涵,我是他同事。公司有急事必须要找到他。”
  “柯涵是我爸爸,你可以打他电话呀。”小孩子向来没有顾忌那么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他手机关机了,所以,我只好找到这里来。只不过我不知道他住哪儿?”玲珑说谎向来就很擅长,跟有家室之人交往,多少也可以目染一些。尽管柯涵很少说谎。
  “奇怪了,我爸爸并没有回家呀。”雅诗自语道。随后抬头对玲珑说道:“姐姐,您请进屋吧,我去问一下我妈妈,或许她知道。”说完就拉着玲珑的手进屋了。
  玲珑顺其自然的进了屋,仔细打量这屋子。常听柯涵说过这屋里的故事。在这里并不宽敞,并且极为普通的房子里,竟然使柯涵如此眷恋,按他现在的身价,他完全有能力住宽敞的别墅。但这一家人没有。用他们的话说。家,无非就是一个温暖的港湾,不需要装饰,只需要爱就够了。这是柯涵很经典的话。但在玲珑的心里,好像有一种嘲讽的味道。外表看似完美的家,但里面其实早已空虚了。柯涵除了女儿,但心里却没有妻子的位置。而张韵——柯涵老婆的心里,同样除了雅诗,也没有他柯涵的位置。他们只是为了可爱的雅诗。二人一起演绎了一出恩爱的戏。受骗不仅是是女儿,还有他们的亲朋好友,当然,除了玲珑。
  “请问你是哪位,找柯涵有事吗?”就在玲珑的幻想时,张韵早以被女儿领到玲珑跟前。毕竟,作为家庭主妇,也作为柯涵的夫人,张韵的脸上露出几许胡疑,也有几许冷漠。
  玲珑来访原本就像来示威一样,但站在母女跟前,她原先的傲气在无形中消失了,特别在雅诗的面前。
  “想必您就是柯嫂子吧,我是柯涵的同事。今天公司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领导让我来找他。因为他手机一直关着,所以我就找到这来了。”玲珑说谎的本领显得很有心得。女人嘛,都是说谎的高手,特别是出轨的女人。
  “柯涵并没有回家呀,今天不是礼拜天吗?公司有会要开?”张韵显得有些怀疑,盯着玲珑问道。
  玲珑心里倒是一惊:难道张韵早已知道自己的目的?不过玲珑也不是省油的灯。“是这样的,公司今天突然来了外商,为了引资,所以取消了今天的休假。”这个谎应该可以矇混过去。既重要,又合理。似乎张韵算是相信了她。
  “老外真会抓时间,不过今天很遗憾,柯涵并没有回家。”
  “那我就回公司复命了,要是他回来,请让他打个电话给我,再见。”呆在这里甚是感尴尬,玲珑有了撤出这里的想法。
  “我饭都做好啦,要不一块吃饭吧,说不准他马上就回家了。”张韵装出热情挽留的样子。
  “不了,我还有事急于处理,打搅了。”说完就离开了那屋。
  望着玲珑远去的背影,张韵心里暗哼一声。回头对女儿道:“宝贝,作业做完了吗?准备吃饭吧?”
  “妈妈,等等爸爸吧?”雅诗像是在征求母亲的意见。
  “那好吧,我先去把你爸的房间收拾一下人,你忙你的吧。要是你爸爸还不回家,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开吃了。”抚摸了女儿聪明的脑袋。张韵慈爱微笑了一下,就直径去了柯涵的房间。演戏,演得逼真,也算是天赋。
  张韵来到房间站到书桌前,目不转睛地望着挂在床前的全家福。不由的想起一家人快乐的许多事来。尤其是与柯涵和雅诗在一起的事。柯涵的曾经令她陶醉的情话仍在耳边想起。
  “给我一个机会,这一生,我把幸福交给了你。嫁给我吧。”这是柯涵向她求婚说的。让张韵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发对方。一辈子就托付了一句情话就足够了。
  

  第二章无果

  “或许一切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的一生就足够了。
  “很感谢上天给我拥有你的机会,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一辈子去好好爱你。”
  “我爱我的家。爸爸是天上的太阳,妈妈是天上的月亮,而我就是他们怀里的小星星。”女儿雅诗天真无邪的声音在脑海里浮现。
  “爸爸说,他是妈妈永远的依靠;妈妈说,我是她永远的花朵;我要说,爸爸是快乐的源泉,妈妈是幸福的甘露。”
  “••••••”
  想起那么多感人的往事,张韵的泪水不争气的坠落,更感到伤心不已。为了女儿,自己和柯涵在众人面前演出逼真的亲情戏。白天看似甜甜蜜蜜,但已经貌离神合;晚上虽然同床共枕,却已同床异梦。外人眼中,他们完美的爱情,其实早已千疮百孔。要不是自己的冲动出轨,事情有何不至于变成如此的地步。或许柯涵也不会对自己如此冷漠。要不是因为聪明伶俐的女儿雅诗,这个家早就散了。
  如今这样的局面,都是张韵一手造成的。她能有生命指望呢?希望柯涵的原谅?她也做不到。想当初只因为鱼曙耀共舞一曲,听从他所谓的自由言论,自己就蜕变成柯涵眼中的蛀虫。而今,当自己备受煎熬的时候,曙耀却在人间蒸发了。想到此,悔恨的眼泪不由溢眶而出。
  “妈妈,爸爸回来了。”就在张韵胡思乱想的时候,雅诗的声音令她大吃一惊。赶紧檫干泪水,将凌乱的被子整好后,便微笑着走出房间,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脆弱。
  “回来了,累坏了吧,赶紧吃饭吧。”张韵对柯涵微微一笑,其实,她心里却在哭。
  饭桌上虽谈不上山珍海味,但也算得上丰盛。张韵习惯性给柯涵满上一杯酒,然后把剩余的酒收好。这种习惯从他们结婚至今,从没有改变过。雅诗很懂事,先给妈妈挑了一块蛋蒸鱼块,在把唯一的鱼头送进柯涵的碗里,多么温馨的画面啊!
  “爸爸你到哪里去啦?刚才有位姐姐找过你”雅诗吃完饭,就说起玲珑来找他的事。话没说完张韵便接过话说道:“你们单位有外商来考察。单位里正等着你回去呢。”
  “没有事,谁说的?”柯涵一脸惊讶的说。
  “一位姐姐刚刚还找到家里来呢。”雅诗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找我应该打我电话呀。”
  “算了,雅诗去做作业吧!”
  “奥。”雅诗胡疑的看了父母一眼,嘟着嘴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二人不约而同望着女儿的背影。许久,柯涵才回头,不冷不热的问:“刚才有人找我?”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女儿不会说谎吧。”张韵回答的并不算热情。“你怎么整天关机?怕我骚扰你?”
  “张韵说话注意点分寸,注意点影响。”柯涵虽然心里有气,但他终究没有发作。“你看,我是否关机?”说完掏出手机往张韵面前一丢。
  张韵看也不看,鼻子哼一声。“那我问你,为何回音是无法接通?”
  听张韵一说,柯涵抓起手机一看,连按几下,就是开不了机,原来手机没电了。“手机没电了,我就纳闷了,今天这么就没人打电话给我?”
  “柯涵不要唱戏了。我们离婚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张韵终究还是提了出来,犯错至今,她一直都不敢提,错是她犯的,她怕一无所有。而今天她也不知道从那来的勇气。她也深信柯涵会答应的。“财产,什么我都不要。”
  话未说完,就被柯涵打断了。“张韵,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提离婚两个字,尤其在宝贝女儿面前。”
  张韵心里一震,一脸愕然的问道“为什么?”
  “为了雅诗,为了我们宝贝女儿雅诗。我不想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你想,要是我们离婚,那对她的伤害有多大?只要我们在她面前维持下去,至于你想怎么样我不干涉你。但不要过分。就算白天我们貌离神合。晚上同床异梦。只要雅诗仍然认你是她最尊敬的妈妈,我是她最爱的爸爸就够了。我话说至此,你好自为之。我回单位一下。女儿问起来,你直说就是啦。”柯涵站起来瞪了张韵一眼,随手抓起公文包,轻轻打开门走了。
  “把手机电池带上。”张韵想到柯涵的手机没电了,拿着之前充满电的手机电池追了上去。
  张韵追上柯涵,说道:“我们能好好谈谈吗?”
  柯涵转过身,盯着张韵答道:“家里不方便,我们到后山的桥上说吧。”说完就走在前面。张韵心里虽然紧张。但是还是跟在柯涵的后面。
  很快,两人来到五河桥上。柯涵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回头望着张韵面无表情的问道:“说吧,你有什么话就说,我听着。”
  张韵不敢看着柯涵,低着头充满愧疚的说道:“我知道这事至始至终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我提出离婚,就是希望你能够找个好姑娘。这样对你不好吗?”
  柯涵冷哼一声:“你抬头看着我说,你觉得你说的还像是一个孩子母亲说的话吗?退一步讲,就算我同意离婚,你想过孩子吗?你想过这样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吗?再者,孩子跟着你,你应该还会结婚吧。你能保证那个男人对孩子好吗?要是孩子跟着我,我也不能保证孩子的后妈会对她好。我们做人不要这么自私,多替替孩子想想,行吗?”
  柯涵的话让张韵感到特别的内疚,柯涵说得对,要是他们离婚了,伤害最大的还是雅诗。她无话可说了。
  “好了,我得回单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赶紧回去吧,要是孩子见不着我们,她又着急了。”柯涵也不责备张韵,只是望着张韵一眼,起身走了。
  张韵望着柯涵的身影,她的眼中一阵迷茫,只是发出一声长叹——唉!


  第三章酒后迷情

  由于张韵的出轨,让柯涵的心受到很大的刺激。离婚的念头也不止一次在脑海闪过。但想到女儿雅诗,他的心里不由感到战栗,女儿总是无辜的呀,他本应该拥有自己快乐的童年。如果他和张韵一旦离婚,女儿能快乐么?
  坐在临窗的饭桌前,柯涵不时的望着窗外。他在想,要是那天自己晚点回家,自己一下就不会看到那一幕。人难免会犯错,自己应不应该原谅妻子呢?这个家,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撑起的呀。然而,当想起那恶心的那一幕时,心里就冒起怒火。柯涵又满上酒杯,一点犹豫都没有,一饮而尽。然后两眼迷离的望着窗外。本来他的身体就不是很好,加上酒jing的刺激,一连数月的自残,柯涵消瘦了许多。
  还好,周围的食客还少,没有人关心这个憔悴的男人。倒是上酒的服务员不时的望着柯涵。不时的摇头,想必她是第一次看男人买醉。她的表情像是怜悯,又像是不屑。窗外仍是车来车往,霓虹灯摇曳。嘈杂的音乐在城市里沸腾。而心情不佳的柯涵一杯连着一杯得猛灌。
  没有人关注这个落寞的男人,不过柯涵也已经习惯了。以往玲珑还常常陪着她。而此刻就他柯涵一个人在无助的与酒为舞。心里刚刚想到玲珑时,玲珑的电话就来了。
  “我.....柯涵......啊,柯涵......柯涵没有喝醉••••••醉不了••••••我••••••我在我们经常••••••经常喝酒的梦••••••梦什么的••••••我还在喝,还在喝,喝不醉。”柯涵说着酒话,手机放在耳边也忘了收回来,好像他的手和他的大脑失去了联系一样。而另一只手却摇晃着酒瓶往酒杯里倒酒。由于抖地厉害,酒全溅餐桌上。服务员看不过去,忙跑到柯涵的身边。关心的说道:“先生,您喝醉了,少喝点吧。”
  “我没醉,还没醉。我要继续喝。”柯涵嘴里没醉,心里却醉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可以一个人慢慢喝。”
  服务员望着柯涵,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劝。犹豫少许,摇摇头离开了。
  玲珑挂了电话,锁上门就开车直往“怡心阁”的方向而去。他怕柯涵一个人买醉无人照料。原想打个电话给张韵的。但最终放弃。
  当她赶到“怡馨阁”时柯涵还在喝,仿佛不把自己灌醉不罢休。玲珑坐在柯涵前面,微微一笑:“想喝酒的话为什么不叫我?”
  柯涵抬头看了一阵,声音仿佛出舌头上溜出来一样:“一个人喝醉就够了,何必大家都醉。”看来,柯涵心里还挺清醒。
  “你为何自虐自己,你这样下去,岂不是毁了你自己。”
  “你不懂,你••••••你不懂。你不••••••”话没说完,却一头倒在饭桌上,这下想必真醉了。
  “玲珑一惊,急忙叫了一个服务员。”“帮帮忙,我们把他弄到我车上。我马上买单。”
  那服务员急忙奔了过来,两个女人一边架着一支胳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柯涵扶到车上。玲珑掏出一张百元面鈔,递给服务员:“够了吗?”
  “他一个人够了,还剩一点。”
  “谢谢你也不用找了。”安顿了柯涵后,玲珑上车便离开了。
  车内,玲珑小心翼翼的开着自己的车,柯涵则醉得像一滩稀泥,人事不知。玲珑对车外的风景跟以往毫无兴致。路上停停走走,公路的堵塞已是家常便饭,也不知何故,玲珑的心情特别的坏。转到一个弯就可以到自己的别租房了,偏偏这时亮了红灯。
  “该死的红灯。”玲珑暗骂了一句。
  回头望了一下柯涵,他那原本英俊的脸如今显得苍老的许多,苍老的让玲珑感到怜惜。脑海里不由闪过二人相识到今的许多故事。
  记得玲珑刚到单位的那一天。到车站接她的就是柯涵。当时的柯涵一脸的帅气,身上展示出他的干练,稳重。给玲珑的第一印象特别的好,就像来电的那种感觉。
  上了柯涵的车,二人无拘无束聊了一大堆,感觉挺投缘的。当柯涵告诉玲珑自己成家时玲珑感到有一种失落感。好男人都是别人的男人。
  “你很爱你的家吗?”可能是无聊吧,玲珑像开玩笑一样问道。
  “那当然,有了家,人才有成就感,事业上有时不顺时回到家,就会感到压力全没了。特别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起可爱的女儿,心情也变的开心起来。”
  “挺羡慕你有一个让你如此眷恋的家。”
  “怎么你也想成家了?”
  “听你说得那般好这般好,不想才怪。”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旦选错了人,那又另当别论,毫无幸福可言。”柯涵又唱起反调。“我们有个同学,现在结了婚,两口子天天吵架,闹得家里鸡犬不宁,烦都烦死了,哪来的幸福?”
  “你是说你选对了人喽?”
  “那是,凭我的眼光。”夸了柯涵的一句话,他便自吹了起来••••••想到此玲珑心里有些不屑,暗道;“你的眼光?就因为你的眼光,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由于过于专注,已忘了自己是在公路上,当后面的喇叭一阵一阵的传到耳朵时,才令玲珑回过神来。心里不由一阵尴尬。一转过弯时,把车停在旁边的停车场里,一个人静静地靠在车里,不想下车。因为柯涵在车上,很令玲珑为难。进屋吧,怕柯涵误会不能接受,但又不想告诉他家人,她心里不甘。想了好一阵,于是自己干脆也不下车,迷迷糊糊就在车里睡着了••••••
  柯涵觉得头痛得厉害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车上,车内还荡着浓浓的酒味。才猛的想起昨天自己一个人在怡馨阁喝酒的事来。柯涵用双手拍了几下自己的后脑壳,然后才仔细看了一下车内。
  玲珑也在,她头正压着方向盘。还均匀的打着呼噜,睡得正香呢。因为车窗关得严严的,车里显得很闷。柯涵打开了车门,呼吸了一阵新鲜的空气。人才渐渐清醒过来。
  “玲珑,玲珑,你快醒醒,快上班了。”柯涵轻轻地叫着熟睡的玲珑。
  玲珑似醒非醒的,嘴里应道:“再睡会,早着呢。”连眼也懒得睁开。
  “这个小妮子,看我怎么整你。”柯涵暗道。用手轻轻的捏玲珑的鼻子。
  玲珑感到呼吸困难,鼻子紧紧仿佛喘不过气来一下子就醒了。睁开眼睛看见是柯涵在使坏。心里不怒反而荡起一阵甜蜜。娇羞的问道:“你醒了?”
  “你这个小傻瓜,一夜没睡好吧。我们上班去吧。”
  “把车门关上吧,我开车。”玲珑羞涩一笑。“哎哟,脖子疼!”
  “怎么了?”
  “脖子好疼,你帮我揉揉。”
  “你这个傻瓜,你把我留在车里就行了,干嘛受这份罪?”柯涵一边给玲珑按摩头部,一边对说说。其实他心里特别感动,他只是不愿意显露出来。
  “人家担心你嘛,你知不知道你昨晚醉成什么样子?你不是身体不好呢吗?还要喝成那样?”玲珑望着柯涵十分关心。
  “好吧,开车吧。昨晚的事,谢谢你。”柯涵不敢看玲珑。“我们上班吧,真的要迟到了。”
  “好吧,我不说了不说了。”玲珑怕柯涵生气,她真的不想破坏他们之间现在的关系。深情的望了柯涵一眼,才启动了车子。


  第四章掉入陷阱

  自从当上了家庭主妇,张韵才发现自己的生活节奏全部改变了。每天为了雅诗忙得团团转,自己从柯涵妻子的角se现在变成了雅诗的保姆。柯涵以往那些动听的甜言蜜语在逐渐的消失了。倒是他见到女儿雅诗时,才露出他柔情的一面。
  柯涵很恋家,自从他们两个人结婚自今,柯涵每天都按时回家。就是临时有事,他也要打电话先告诉自己。对柯涵的这点,张韵是特别满意的。特别是有了宝贝雅诗以后,柯涵连应酬都推掉了。仿佛这个世界上,除了女儿雅诗,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哪怕是他的老婆——张韵她自己。
  随着女儿的长大两口子费了很大的心思,投了很大的精力。女儿聪明伶俐,深得二人的宠爱。但是更令张韵不满的是,柯涵对性生活也失去了兴致。一开始她怀疑柯涵外面有了女人,但观察了那么久,自己却什么也没发现,这令张韵感到有些不解。柯涵的转变令张韵不知所措。她不知道睡在同一张床上的丈夫是否仍爱自己。
  丈夫上班后,女儿也被送到学校上课了,空荡荡的家就只剩下张韵一个人。守候的日子简直就在煎熬。因为柯涵的转变,才有了张韵的出轨。
  习惯性地忙完家务后,张韵要么坐在沙发看一会电视或者打一个盹,或随手翻阅不知看了多少遍的杂志。人毕竟是人,人的思想发达,所以心里的欲望就容易膨胀。半年过去了,曙耀好像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旦脑海里闪现曙耀的身影时,她就自然反应的有些恶心。认为对方只是骗人感情的骗子。
  “这样下去不行,照这样下去自己会疯掉的。”张韵自言自语道。这里哪里像家啊,简直在蹲地狱。这里除了女儿那张天真的脸还令张韵感到安慰外,还有什么值得她这样耗下来?张韵的脑海里又想到离婚的念头。但又想到柯涵那恐怖的脸se,张韵又感到全身发凉。这个时候,电话来了。
  张韵一愣,心里暗骂:“哪个死鬼,又有什么事?”怒冲冲的提起电话,连语气也不友善。“谁?”
  “张韵,我是曙耀。”电话里的声音令张韵一阵战栗。激动得连声音也变了。这声音可是她魂牵梦绕的啊。“你这个挨千刀的,这么久你死哪去了?”嘴里骂着但眼泪却不争气的倾泻而下。
  “怎么啦,你方便吗?我想见你?”
  “见我?怎么现在想见我,想当初。。。。。。”本来张韵向对方倾诉冤屈的,但她面对的是一个情场高手。
  “我知道你受委屈,我们见面说好吗?老地方,我等你。”不由分说就挂了。
  曙耀的突然出现令张韵惊慌不已,她并不是怕事情的影响,而是她毫无准备。原以为自己为了女儿可以把他忘记。但事实上自己并不能忘记曙耀。
  张韵在房间来回的走着,她的脑海一片空白,她根本就不知道应不应该去见这个人。想起两人激情的岁月,又想起女儿的天真笑脸。但她还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一个人一旦做错事情的开始,那么就容易错下去。同样道理,一个人如果爱错了一个人,那么他就将面临痛苦一辈子的代价。
  匆忙化了妆,张韵满怀希望的前往。毕竟,现在的曙耀,是她感情空虚的寄托。在出门的之前,她没有忘记留张纸条放在餐桌上。正是这个习惯,才让有了她死里逃生的机会。这时后话。
  “梦怡阁”宾馆白天的生意并不是特好。位子基本上是空着的。
  曙耀身着一套休闲服已在门外守候了多时。曙耀长着一张英俊的面孔,很有个性的发型让他年轻了不少。加上他独特忧郁表情,着实令人怜惜,特别是像张韵这种女人。
  见在门口等候自己的曙耀,张韵心里特别感动。原本心里对曙耀有所不满,当看到曙耀微笑着对自己招手时。所有的不满都一扫而空了。张韵满怀兴奋的扑到曙耀的怀里。
  没有多余的言语,一阵长吻就足以表达一切了。“服务生都在看着呢。”曙耀在张韵的耳边小声道:“我已经在楼上开好了房间。”
  张韵深情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眼里竟含着泪光。“这段时间你都跑哪里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你也太狠心了你。”
  曙耀混在女人堆里,多少有他的过人之处。特别是他的表演。他抓住张韵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摸摸我这里,自从上次被柯涵碰见后,我一直内疚不已。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不该破坏你的家庭。所以,我主动悄悄地退出,我把痛苦一个人吞进肚子里。可是,我还是做不到,你的影子一直在我脑子里出现。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明知道自己是错误的,但是••••••”
  “真是这样吗?那你也该给我来个电话呀?”张韵对曙耀的话深信不疑。她哪知道,他是怕柯涵的报复而不敢露面。再者,当时曙耀和另一女人打的火热,又怎么会想起她?如今,口袋里钱没啦。不找你有钱的张韵找谁呀。瞧她那感动的样子,别人把她卖了,她还给别人数钞票呢。
  “宝贝,我之所以不打你电话,我是怕你们两口子之间闹起来。我倒无所谓。但你不一样。我怎么能亲手毁了你呢。万一闹出你什么出轨婚变。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宽恕自己,你知道吗?”
  “那你现在怎么办,你有什么打算?”
  “我都想好啦,只要我的公司运转起来,我就静下心来管理自己的公司。唉不过,算了••••••”
  “怎么啦?遇上什么让你为难的事了?”
  “回房里跟你说,现在也不方便。走吧。”搂着张韵的腰直向另一个大门而去,就像一对度假的恋人。
  张韵跟着曙耀来到房间,两人就迫不及待的**一番。激情过后,张韵穿好衣服便问:“你刚才叹什么气,能跟我说说吗?”
  曙耀见时机已到,边装出很难受的表情,说道:“最近公司出了了点问题,资金运转不过来,我都愁死了。”
  “还差多少,弄得你这样叫苦?”
  “我就是一个小小的作业坊,要是有个几万块应急一下,公司就能运转了。”曙耀知道,自己要是说多了,张韵也拿不出。所以就试探性的说几万就够了。
  “这样吧,柯涵刚刚把工资交到我的手里,加上我们的积蓄,你就暂时拿去应急吧。等你资金回笼后还我就行了。”张韵看着曙耀难受的样子感到很不忍心。
  “要是你能帮我度过难关,我一定好好谢谢你。”曙耀心里暗喜,搂住张韵就亲了一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0:34
  • 签到天数: 6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

    主题

    596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发表于 2019-4-1 21: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看朋友的名字可能跟贵州有些渊源,原谅我的主观猜测。欢迎您,来这里咱就是一家人!
    用作品说话,才是一个作家应该有的追求;而一个编辑,在评说别人作品的时候,他自己的作品才是他最后的底气。

    你的故事是你隐形的翅膀,只要你的故事足够有力度,我们会把你擎到更高的天空。
    [/co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0:34
  • 签到天数: 6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

    主题

    596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发表于 2019-4-1 21: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婚姻题材,里面有很多纠葛,有很多情感和人性的考验,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内容,让我们一起期待。
    用作品说话,才是一个作家应该有的追求;而一个编辑,在评说别人作品的时候,他自己的作品才是他最后的底气。

    你的故事是你隐形的翅膀,只要你的故事足够有力度,我们会把你擎到更高的天空。
    [/co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49

    帖子

    19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1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22: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湘西人,跟贵州交界处的新晃是我的家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9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460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4-1 22: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堂一笑 发表于 2019-4-1 21:47
    欢迎新朋友,看朋友的名字可能跟贵州有些渊源,原谅我的主观猜测。欢迎您,来这里咱就是一家人! ...

    他是湖南新晃的,和贵州接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9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460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4-1 22: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郎古村 发表于 2019-4-1 22:24
    我湘西人,跟贵州交界处的新晃是我的家乡!

    欢迎老乡赐稿逸飞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9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460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4-1 22: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代入感很强,层层递进,继续期待精彩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0:34
  • 签到天数: 6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18

    主题

    596

    帖子

    16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6
    QQ
    发表于 2019-4-1 23:2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4-1 22:26
    他是湖南新晃的,和贵州接邻

    原来如此,远亲不如近邻,是一家人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49

    主题

    7163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7258
    发表于 2019-4-2 07: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夜郎老师入驻小说版,愿老师在这里玩得开心。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49

    主题

    7163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7258
    发表于 2019-4-2 07:0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很美,讲述女孩儿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订阅| 关注 (16)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5今日 1293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