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865|回复: 225

[长篇连载] 长篇小说《难忘那酸涩岁月》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1

主题

1252

帖子

781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11
发表于 2019-3-24 10: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世荣 于 2019-7-6 21:31 编辑

   770.gif

QQ图片20190412105138.jpg

长篇小说《难忘那酸涩岁月》第一主人公季欣荣,和共和国同龄的农村孩子。他的成长和他生活的环境的成长就像鱼和水一样息息相关。作者既交叉又平行地描写、讲述主人公与主人公所在的农村生产、生活以及农村学校的成长与变迁。

       前面部分目录:

       01、单门独姓

       02、童年玩伴

       03、老师妈妈

       04、人民公社

       05、大难不死

       06、惊心之旅

       07、孤独的年饭

       08、祖坟冒烟

       09、纸条传情

       10、结拜兄弟

       11、木石姻缘

       12、屈妈季妈

       ……





第一章《单门独姓》1


       余宝的名字是爷爷取的。余宝的爷爷没读过书,不过他知道“余”是剩余,“宝”是宝贝。背驼得几乎成直角的季逸辉六十七岁才抱上孙子。余宝是他这一辈的第一个,能说不是宝贝么。老人四十几岁就腰痛得驼了背,做不得重活。抚养六个儿女,日子过得十分艰辛。他祈祷孙子以后不要像他这么贫穷,要有吃有穿,还要有剩有余。“三朝日”给孙子取了这个名字。余宝后来说他记得两岁多的时候经历的一桩事,没有人相信,都说他吹牛皮。可是他真的记得一个大家叫四嫂的邻居,在送她的儿子田春生去当志愿军的路上流着眼泪问:“不晓得还会回来不?”田春生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她一眼,说:“蠢货!除非我死了就不回来了!”田春生是个混账崽,平时动不动就骂寡妇妈妈的娘。他一把扯掉胸前的大红花,说不去参军了。当然不是他说不去就可以不去的。他后来也没死在朝鲜战场上。后来四嫂说她说那话不是那个意思,她是不知道她儿子会不会通过参军当兵,政府安排他去城里工作,不回来当农民了。

  很多年以后余宝才知道那是一九五零年。他是一九四八年五月出生的,当时只有两岁多。他不知道他怎么就牢牢地记住了那个于他毫无意义的事情。如果说两岁多的时候经历的事情是完全不可能记住的,那只能说田春生参军不是一九五零年而是以后的某年。可是余宝又清清楚楚记得大家唱“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余宝大约是满了四岁才知道,他们一家人是从另一个叫水西殿的地方迁移到西村来的。爷爷告诉他,他们的老家和现在的家是一个乡,叫南冲乡。老家是五村,现在的家是九村,相距五六里路。从五村迁到九村来的不只他们一家。因为五村人多田少,九村田多人少,乡政府把他们迁移过来分田分土分房屋。

  奶奶却说,哪个愿意离开老家呢,是因为爷爷太本分,受他的哥哥、余宝的二爷爷的欺负,才迁移出来的。爷爷不准她这么说。叫余宝不要相信她的话。

  爷爷说,余宝的二爷爷是个治眼病的郎中。二爷爷有一乘黑布轿子。哪怕只有两三里路,他也要穿上长衫坐轿子去看眼病开药方。二爷爷很晚才娶亲,到死都没能看到亲孙子,所以非常喜欢余宝。二爷爷每次出诊之前总要抱抱余宝。如果余宝不在面前,他就叫人到处找,他愿意等。他一抱上余宝,余宝就哗啦啦拉他一身稀屎,次次如此。他本来只有一件长衫,讲排场装门面的。就因为余宝在他身上拉屎,他又缝了一件长衫换洗。余宝的奶奶和妈妈过意不去,就不让二爷爷在出诊之前抱余宝,说:“二爷爷喜欢余宝,等会回来抱吧。”二爷爷说:“你们晓得个屁。我家余宝屁股一响黄金万两哩。”

  奶奶说:“把我们挤出来了,那两间屋就归宇轩了。今年正月我回去看了一下,原来我们楼上的楼板差不多是满的,现在呢,都被他们抽空了。屋后头那片兰竹也归宇轩了。”

  爷爷正要斥责她,妈妈说:“余宝他叔说了,今后我们想回去了,他接我们回去。”

  奶奶说:“都在这里分田分屋了,还搬得回去?搬不回了,死在西村了。”奶奶流眼泪了。

  爷爷说:“我家在那边能分五亩多田吗?有这宽的屋吗?天下农民是一家,住哪里不一样。死在西村就死在西村,到处黄土好埋人。”

  分给余宝家的房屋是一座独立的明三暗五的土砖屋。所谓明三暗五,就是在外面看是三个开间,走进里面有五间。爷爷告诉余宝,他们家住的这座房子,以前是下面花屋里那个地主家的谷仓。屋顶大梁上现在还吊着一个大滑轮,就是吊谷入仓的。

  余宝家前面不到两丈是一座祠堂,叫梓玉公祠,住了七八户人家。余宝家的地面比梓玉公祠的地面高出十九个石砌踏步,可是屋顶并不比梓玉公祠的屋顶高。余宝问爷爷:“为什么门前的石头踏步不是二十个或者十八个那样的双数,而是十九个呢?”爷爷说:“九是个好数字。”余宝偏着脑袋说:“大人不是说结婚都要选双日子吗?单数没有双数好啊。”爷爷高兴地说:“我的孙宝就是灵性!心里会想。不过不是单数就不好。你晓不晓得啊,皇帝老子就喜欢‘九’噢!”

  梓玉公祠西边有一口三四亩的水塘。水塘西边有个和水塘差不多大小的菜园。菜园西边是一座地主庄园,当地人称之为“花屋”。大概是四周的青砖墙壁上面有五颜六色的绘画吧。大家把画叫“花”。把画画叫“画花”。

  其实这座“花屋”的正门上方赫然写着“翼园”两个大字。翼园住了二十来户人家。翼园的西边还有几栋矮小的老土砖房屋。翼园与老土砖屋之间有一口冬暖夏凉的水井。

  这些房屋都是座北朝南。农民叫地名屋名是很有意思的。西村共有一千多人口,余宝家附近这几座房屋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这几座房屋又有叫法。余宝一家人叫翼园和梓玉公祠“下头屋里”。“下头屋里”的人叫余宝家“上头屋里”。叫梓玉公祠“祠堂里”。水井西边的叫“老屋里”。

  余宝跟着奶奶去翼园玩过多次。他百思不解的是宽阔的地坪两边的青砖矮墙上面,竟然画着很多个没穿衣服的男人和女人。男人的鸡鸡和女人的奶子都露在外面,一点都不怕羞。更加奇怪的是,男人和女人屙尿的地方都长了一团头发。他回家问爷爷,爷爷说:“听说那是土地主想学洋玩意,请西洋画匠画的。地主有钱,挖空心思学些外国的丑东西,叫‘壁画’。哪天要告诉乡长,地主的房屋都分给贫雇农了,地主画的‘壁画’应该叫人拿泥巴涂了。”不知是爷爷没告诉乡长,还是乡长忘记叫人拿泥巴涂那些奇怪的‘壁画’了?那些光溜溜的男人和女人还栩栩如生地在墙壁上面嬉笑着。  

  秋去冬来的一天上午,余宝的爷爷奶奶和妈妈都去菜园了,叫他在家里看屋。他正在百无聊赖地等大人回来,门前来了个穿着破烂衣衫的老女人。余宝知道她是叫花子。平时小孩子看到来了讨米的,就跟在后头喊“叫花子!”“叫花子!”有的还扯叫花子的烂衣衫。

  余宝的爷爷多次在夜晚讲述,连续好几年,到了秋收和过年后,他和奶奶带着余宝的爹爹和姑姑们出去讨米逃荒。有一天,爷爷对一个老人说,想拿余宝爹爹捡的一筐狗粪换一个鸡蛋给余宝爹爹吃。有人笑话说“叫花子还想吃鸡蛋”,爷爷说:“今天是我崽满十岁哩。”老人叫邻居莫笑,给了一个鸡蛋,还额外给了一碗米。每次爷爷说起做叫花子的事,奶奶总会伤心流泪。爷爷不哭,好像讲别人家的故事那样平静。爷爷说:叫花子来了,多少散一点。大家都不散一点,叫花子就会饿死。

  余宝听的次数多了,幼小的心灵里对叫花子由厌恶慢慢地转向了怜悯。

  破衣女人对余宝笑:“学生,散个红薯吧。”

  余宝虽然还不是“学生”,不过他知道“学生”的含意。他看一眼堂屋地上的红薯,仰起脸问破衣女人:“你想要红的还是要白的啊?”

  女人竟然笑了:“学生,我随便。”

  余宝想了一下,一只手拿个红的,一只手拿个白的,对女人举起双手。

  女人接过红薯高兴地走了。

  大人回来了。妈妈问余宝:“有人来过没有?”余宝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散红薯给叫花子。妈妈笑了。她倒不是笑儿子行善,她笑儿子傻,给叫花子红薯还问想要什么颜色的。奶奶也笑,说以后来讨米的来了,给一个红薯就够了。叫花子隔三差五来的,不叫他空手就行。爷爷没有责备孙子,还抱着余宝亲一下,说:“爷爷也做过叫花子哦!”  








该用户从未签到

81

主题

1252

帖子

781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11
 楼主| 发表于 2019-3-25 17: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世荣 于 2019-7-7 18:00 编辑

第一章《单门独姓》2


        这一大片房屋的后面也是北边有一座平缓的土山,没有名字,就叫“后头山里”。山上没有石头,只有一层豌豆大小的石子,浮在黄土上面。山不大,大人说,绕着山脚走一圈五里路。山上几乎全是松树。
  人走进树林中,松树的清香一阵阵灌入鼻孔,很好闻的。一阵风刮过,树枝发出唬人的呼啸。最大的树大人双手抱不过来。
  
       余宝和邻居家的孩子在山上捡柴,玩耍。年龄大些的男孩都会爬树。他们爬到树上,把树枝折断丢下来,拖回家去,晒干了就是上等的柴火。不过他们也是有危险的。有小孩子不小心踩断树枝从树上掉下来过。还有就是被不认识的大人捉住,抢了背篓,有时候还剥了衣服。
  
       余宝爷爷说那些抢背篓、剥衣服的男人是公家的人,他们是管理这座山的。余宝是真正的捡柴,捡树上掉下来的松球和枯枝。他也尝试着爬树。他只能爬碗口大小的,还不能爬很高。奶奶不准他爬树,说磨烂衣服倒是小事,从树上掉下来摔了脚手不得了。松树下面有蘑菇,叫菇子。余宝捡回菇子,爷爷分得出哪个能吃哪个不能吃。松树的针叶上面有蜂蜜。余宝经常在矮小的松枝旁边扯下针叶,吮吸根部那粒豆子大的白色的蜂蜜,比砂糖还甜哩。  
  
       这片房屋的前面是平坦的稻田。田垄中有一条两三丈宽的小河。小河缓缓地从太阳落山那边流来,向出太阳的方向流去。流过南冲桥不远,有一座河坝,叫新坝。河水从两丈多高的坝上滚落下去,隔一里多路远都能听到雷鸣般的响声。
  
       余宝的爷爷是驼背。爷爷有一套制作豆腐的家什。爷爷在方圆两三里卖豆腐。用豆子磨浆的叫豆腐。
  
       用米磨浆的叫米豆腐。爷爷总是嘱咐妈妈,磨完豆腐把磨盘洗干净后要赶紧竖起,以便磨盘快点晾干,方便邻居来借磨盘磨麦子高粱什么的。爷爷说,碗筷家家有,磨盘却是稀有物,不要嫌厌人家。
  
       爷爷是个憨厚的老人。他卖豆腐既收现钱,也允许赊帐,还可以用大米或麦子兑换。他喜欢跟熟人讲故事和笑话。经常有人嘲笑他:“三爷,掉了什么宝贝在地上呢?”爷爷就笑:“一地的钱呢。你们直着个懒腰看不见的,我都捡了。”    有时候他离开豆腐担子跟熟人说笑久了,有人就哄他:“三爷快来看,你只顾扯谈,豆腐叫狗吃光了!”爷爷就说:“莫打岔莫打岔!我正在跟他争不清呢。我说曹操八十二万人马下江南,他硬说有八十三万。一万人马还没争清楚呢,哪有心思管几块豆腐。”
  
       有人又说:“三爷,我老是替你担忧呢。你死了哪有那样的弯弯棺材给你睡呢——把你上半身放平了吧,你的脚会翘起;把你的脚摆平了呢,你的上头又会坐起来。”
  
       爷爷嘿嘿一笑,说:“我正打算寻几根弯弯树做一副弯弯棺材呢。”
  
       另一个说:“你也不要寻弯弯树做弯弯棺材。我倒帮你想了个好办法哩。”说到这里停下了,看着爷爷笑。
  
       爷爷装做生气的样子说:“没大没小的,屁话卡住喉咙了?哑巴了?说吧,说得好我死了以后变菩萨保佑你。要是混话乱说,我死了以后变个恶鬼吓你!”
  
       那人说:“办法是这样的:你死了以后,把你向天放到门板上面。再在你身上放一块门板,我站在门板上面用力踩——咂咂的响哩,三爷你怕不怕痛?你喊痛我就踩轻点。哈哈哈!”
  
       爷爷说:“你小子对三爷还有点孝心。三爷先跟你说好,你要等我落气了才踩。要是我还没死落气你就踩,我就要变鬼吓你。”

  爷爷没进学堂读过书。他能认些字,还能写饭碗大的毛笔字。他从前没驼背的时候曾经给私塾当过伙夫,听财主家的孩子念书,跟着学了一些字。说这话的时候他总是嘿嘿地笑,说他没交一文钱学费,也学了文化。余宝小时候分不清字的好坏,到十几岁读初中了还见过爷爷写在水桶和磨槽上面的字,觉得虽然说不上怎么好,可起码字的架子是端正的。
  
       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因为余宝的爹爹是爷爷奶奶的独苗,他又是爹爹妈妈的独苗,所以他也是家里的宝贝。这里说的“独苗”是指男孩。余宝的爹爹有四个姐姐一个妹妹。余宝在爷爷去世之前有一个妹妹,也是爷爷取的名字,叫桃英。妈妈说“一儿一女是枝花,多儿多女是冤家”,不知道这话是从哪本书上面来的?也许是妈妈随意编的吧。爷爷去世的第二年,妈妈又给余宝生了个妹妹。爷爷不在了,家里没有文化人了,爹爹取的名字:建英。
  
       余宝爹爹十八岁跟随他的姐夫余宝的姑父去两百里外的兴化一家染坊当学徒。他一年回家一次。每次见面的时候余宝都不认识他。等到余宝愿意喊爹爹了,想跟他玩了,他又要走了。所以在余宝童年的记忆里基本上没有爹爹的印象。
  
       妈妈是个忙人。一家五亩多田还有菜园,她完全像男人一样劳累,还是应付不过来。比如犁田就得请人力牛力。请人力和牛力有给工钱的,更多的是换工。于是妈妈和奶奶就有了纺不完的棉花。人家给余宝家犁一天田,妈妈和奶奶给人家纺多少棉花,是有公认的规矩的。妈妈这么忙这么辛苦,白天完全没时间管余宝,从天亮到天黑余宝多数时间跟着爷爷,少数时间跟着奶奶。
  
       跟着奶奶得听她没完没了的唠叨。久旱不雨的日子她脸朝天空小声念叨:“天老爷啊,你要救凡人啊!田都开坼了啊!再不落雨,要饿死人了啊!”念着念着就哭了。久雨不晴了,奶奶身子倚靠在门框上面念叨:“天老爷啊,不要落了啊!田里土里都起霉了啊!早禾都倒了,谷子都发芽烂了……”念着念着她又哭起来。有时候奶奶哭余宝也跟着哭。有时候奶奶哭余宝不哭,还看着她笑。
  
       跟着爷爷玩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心境。爷爷不但经常嘿嘿笑,还总是有意想不到的、奇奇怪怪的东西给余宝吃。在爷爷眼里好象除了石头和土不能吃,其他所有的活物都能吃。灌木丛中的野果或叶子,路边的茅草根,水沟里的虾子、泥鳅、田螺甚至虫子,他都吃,也给余宝吃。他从灰土中扒出溜活的土退,用凉茶冲洗一下,张开嘴巴放到舌头上面,让它爬到他喉咙里去。他说吃活土退能治疗跌打损伤。
  
       为这事他经常挨奶奶的骂:“没见过你这样的好吃鬼!饿痨鬼!你乱吃吃死了,六十岁死了是条顺路。把我余宝的肚子吃坏了,看我嚼碎你的老骨头!”奶奶虽然没读过书,可她即使在骂人的时候话语都是有分别的。骂爷爷是“吃死了”,说到孙子就只是“吃坏了肚子”,不带“死”字的。
  
       爷爷嘿嘿一笑,不理奶奶。余宝不怕吃坏肚子。因为他相信爷爷,爷爷是有文化的。而奶奶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
  
       爷爷生病了吃中药或草药都要余宝吃一口。他常说:“我吃只虱子都要给余宝吃只脚。”爷爷张开嘴巴叫余宝看他的牙齿,掉了多半了。他说他吃东西都是用舌头转两下吞下去的。稍微硬点的东西味道都没尝到。
  
       余宝觉得爷爷很可怜。他想了很久,想出了一个办法,说:“爷爷,你以后吃硬东西,我用铁锤子帮你捶碎给你吃。”
  
       爷爷高兴得双手抱住余宝,亲着他的脸说:“哎呀我的乖孙宝,又灵性又孝顺,爷爷没白疼你!”
  
       奶奶敬天敬地敬菩萨。爷爷却大声说:“行时不要菩萨保,菩萨不保背时人。”奶奶就骂他“报应”。每逢阴历初一、十五的早晨和傍晚,奶奶都要洗脸洗手,叫孙子也洗脸洗手。她切几片豆腐,虔诚地端到堂屋里,摆放在神龛下面的方桌上面。点燃三根香插到香炉里。叫孙子学她的样,双手合掌低头作揖。这时候,爷爷就在旁边眯着眼睛笑。或者故意不等香燃完就伸手从碟子里面抓一片豆腐放到嘴里吞了。奶奶就顺手抓起扫把什么的打他的驼背。边打边骂:“饿痨鬼!菩萨还没吃完你就吃!饿痨鬼!”爷爷挨了打还是笑。他就喜欢这样故意惹奶奶生气。
  
       有时候,等到香燃得差不多了,奶奶拿出两双布鞋子,一双是爷爷的,一双是她的。“余宝,快去帮爷爷奶奶晒鞋子。爷爷奶奶的鞋子起霉了。”
  
       余宝提着两双鞋子走出堂屋,到地坪中间把鞋子鞋尖朝堂屋放下。奶奶就眉开眼笑,大声夸赞:“余宝晒得好晒得好!奶奶的好孙宝哟!”
  
       记得奶奶第一次叫余宝帮她晒鞋子,他把鞋尖朝外放下,奶奶脸色很不好,连声叹气,说她快要死了。
  
       妈妈悄悄拉余宝到身边,告诉他:“你把奶奶的鞋子鞋尖向外头,就是走路的样子。要走路了就是要死了的意思。你快去再放一次。你对奶奶说她能活一百岁。”
  
       余宝吓了一跳!他可不愿意奶奶死。他嘟着嘴说:“奶奶又不告诉我怎么摆。”他走过去把鞋子倒转过来,然后来到奶奶身边说:“奶奶,妈妈说你有一百岁。”
  
       奶奶马上笑了,连声说“好孙宝好孙宝!”以后奶奶叫他晒鞋子,他再也不会放错了。他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自豪,他的一个不费力气的动作,就能决定爷爷奶奶的生死哩。所以他每次给爷爷奶奶晒鞋子都很神圣很虔诚的。



2345_image_file_copy_1 (3).jp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37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23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3-25 18: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赐稿逸飞,你先发一个故事梗概和目录,一是方便上报选题,二是方便给你上架长篇小说站和设计封面

    该用户从未签到

    81

    主题

    1252

    帖子

    781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11
     楼主| 发表于 2019-3-25 19: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世荣 于 2019-3-27 13:02 编辑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3-25 18:24
    感谢老师赐稿逸飞,你先发一个故事梗概和目录,一是方便上报选题,二是方便给你上架长篇小说站和设计封面 ...

    好的。我今晚写一下,明天发布。

    该用户从未签到

    81

    主题

    1252

    帖子

    781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11
     楼主| 发表于 2019-3-25 20: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3-25 18:24
    感谢老师赐稿逸飞,你先发一个故事梗概和目录,一是方便上报选题,二是方便给你上架长篇小说站和设计封面 ...

    我已经写好《难忘那酸涩岁月》的故事主线和前面部分的目录,发布在小说正文的前面。封面我想要上个世纪60年代农村房屋与田野、田野中有小河流的景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16:01
  • 签到天数: 8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6]常住居民II

    277

    主题

    4350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20109

    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0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3-25 22: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宝的成长史一定很有料。最好能静下心来,章章节节跟读下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37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23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3-25 23: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世荣 发表于 2019-3-25 20:00
    我已经写好《难忘那酸涩岁月》的故事主线和前面部分的目录,发布在小说正文的前面。封面我想要上个世纪60 ...

    好的,稍等几日出来,你继续更新

    该用户从未签到

    81

    主题

    1252

    帖子

    781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11
     楼主| 发表于 2019-3-26 09: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船还行 发表于 2019-3-25 22:07
    余宝的成长史一定很有料。最好能静下心来,章章节节跟读下去。

    谢谢老船文友认可我的长篇小说!尽力不辜负读者朋友的企盼。

    该用户从未签到

    81

    主题

    1252

    帖子

    781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11
     楼主| 发表于 2019-3-26 20: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世荣 于 2019-7-7 17:51 编辑

    第一章《单门独姓》3

           爷爷、奶奶和妈妈说到许多的事情会有不同的想法。不过有一件事是高度统一的。那就是他们一家人是从外地搬来的,方圆几里再没有姓季的,他家是单门独姓。所以他们一家人千万不能惹事招人怨恨。爷爷是招人喜欢受人尊敬的。余宝看见过好多次,走在路上的男人和女人,主动接过爷爷的豆腐担子,帮他挑上一程。这时候爷爷就连声说“累到你了”。
                  
           余宝爹的名字有个“俊”字。奶奶喊余宝妈妈“俊嫂”。一些年纪大的邻居也这么喊。小孩子喊“俊婶”。有人说如今解放了,新社会了,妇女半边天,应该像男人一样喊自己的名字。于是有人喊余宝妈妈的姓名:屈翠蓉。奶奶嘟哝着说:“自古以来女人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还喊娘家的名字做什么。”有人笑着骂奶奶“老顽固”。
      
           屈翠蓉不识字,话不多,任劳任怨。她不会骂人,不是克制忍耐着不骂,是真不会骂。余宝和妹妹淘气了,她骂得最狠的两句是“没出息的”、“没良心的”。余宝经常看到一些女人拍着手、口水四溅地骂人。他惊恐地设想:要是哪天她这样骂我妈妈,我妈妈不会回骂,那怎么办呢?他就站在互相咒骂的女人中间,研究她们咒骂的话语,怎么骂怎么回,什么话最伤对方的心。哪天真的有谁骂他妈妈了,他就替她回骂。
      
           屈翠蓉布鞋做得好。一些邻居家娶媳妇嫁女就提前请她做新郎鞋。邻居说余宝的妈妈上有公婆下有儿女,丈夫在外面有股“活银水”,是好八字。妈妈还会给女人“绞脸”,也叫“扯面”。就是双手手指张开,把一根细长的麻线绕成两个三角形,粘上草木灰,贴在女人脸上,几个手指拉动两根线一开一合,把脸上的汗毛绞掉,脸就油光水滑了。做这种事情是不要给报酬的。嘻嘻哈哈、快快乐乐之中就做好了。余宝看到一些女人想学着做,可是看似简单的事情她们老是学不来。
      
           余宝的奶奶为人很善良,从来不会做一丁点有损别人的事情。邻居都说她和余宝的妈妈相处胜过母女。奶奶会调制“火药”。其实应该叫烫伤药。“火药”是方便邻居的,不能收钱物的。附近这片房屋住着两百多人。大人孩子烧伤烫伤的事情时有发生。都来余宝家向奶奶讨“火药”。奶奶的“火药”很灵验的。要是不灵验,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来求奶奶了。每当有人来要“火药”了,奶奶要是正在吃饭,就会马上把饭碗放下。奶奶调制“火药”的原材料是保密的。她说到她快要死了就传给余宝妈妈,不传他的姑妈。
      
           奶奶很心疼家里的石磨。她背地里说,别人用一次,自己家里就要少用一次。借磨盘磨粉的人多了,磨盘上面的齿容易磨平。磨平了就要请石匠师傅来加工,叫“洗磨”。不过她不会当着借磨盘的人的面说,只是心里想少借为好。
      
           爷爷就开导她,说:“远亲不如近邻哩。你不也时常向别人借一升米、几角钱吗。天时地利人和,人和最要紧。”

      不过奶奶有时候也得罪人。她看见小孩子打架了,不会装糊涂说没看清楚,硬要实事求是证明谁打了谁。她的证言往往导致小孩的家长吵架。打人一方的孩子和大人都怨她。她还忍不住学舌传话,引发争吵。争吵的双方拉她去对质,土话叫做“对唇舌”。比如她对邻居说,哪个家里煮菜餐餐有油放,菜锅幽青的;哪个家里米坛子拍满的……好在邻居都知道三娘是个本份人,对完唇舌,奶奶也没抵赖,斥责她一两句,过两天又三娘三娘的喊。有的还向她道歉:“三娘啊,我脾气不好莫怪哦,你就是嘴快忍不住,我晓得你心好。”

      人们非常重视过年。家家户户都要打豆腐。家境好些的人家还要蒸糯米甜酒。老话说“蒸酒打豆腐称不得里手”。就是说即使有经验和技术,也不敢说每次蒸酒打豆腐都不出问题。而过年的酒和豆腐是不能出问题的。因为出了问题远不只损失了几升糯米和豆子,是新的一年的坏兆头,一年都要提心吊胆的。所以到了阴历十二月二十五六,余宝的爷爷、奶奶和妈妈都被邻居请去当顾问。
      
           这个时候是余宝和妹妹最兴奋最甜蜜的节日。他们跟一会妈妈又去跟爷爷和奶奶。他们走路都是跳着走,恨不得飞起来。到了年边,大人都比平时大方些。何况余宝家的大人在给他们家帮忙。年底前的几天,喷香的糯米锅巴尽他们吃饱。余宝往往因为贪吃消化不了,睡在床上喉咙里回出难闻的馊气,他也不告诉大人。
      
           蒸糯米甜酒除了要掌握饼药的量,还要把握温度。余宝妈妈的做法是把手伸到衣服里面去探自己肚子的温度。那就是酒坯的温度。
      
           爷爷、奶奶和妈妈给人家蒸酒打豆腐当顾问是没有报酬的。不过他们得到了情感上的回报,结了很好的人缘。

      余宝长到五六岁了。天蒙蒙亮爷爷就把他喊醒来,叫他跟着出去卖豆腐。奶奶不准爷爷喊余宝,说:“你老癫了是吧,晓不晓得‘宁可三岁离娘,不可五更离床’!”爷爷就说:“你晓得个屁!‘早睡早起,三分财喜’!”妈妈倒是帮着爷爷催余宝起床。她知道爷爷是喜欢带孙子在身边。爷爷就喜欢听别人夸他的孙子相貌好又聪明,听一次高兴一次。
      
           爷爷卖完豆腐回到家里,坐一会又带余宝去稻田边或菜园里转。照样见到什么可以吃的就吃,没有吃的就讲白话、鬼话给余宝听。见到别人丢下一只烂得不能用了的箢箕,就像见到了宝贝,不管上面沾着狗粪还是牛粪,捡回去放到菜园里,经雨水冲洗,太阳晒干,然后把篾片拆了,夜里点燃插在墙壁砖缝里,照着教余宝认字。家里有一盏洋油灯,那是照着奶奶和妈妈纺棉花的。篾片用完了接不上,就不认字,改成读书。
      
           所谓读书,就是跟着爷爷念《三字经》或《增广贤文》,还有“子丑寅夘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声音拖得很长,像唱歌。余宝长大了才知道,其实爷爷念不全《三字经》和《增广贤文》,他只记得一小部分,无数次地重复那些句子。比如“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余宝念读的次数多了,竟然能够粗略地理解含意。
      
           读书读累了,爷爷就教余宝别的知识,比如:天上的月亮只能看不能用手指,指了就会被月亮婆婆割耳朵;饭菜是不能浪费的,掉到地上都要捡起吃了,要是不捡起吃了,雷公爷爷会打人的;儿女不孝敬爹妈,小孩子不尊敬大人,雷公爷爷也要打人的;天落雨是神仙在哭;冬天寒冷是因为山上的树在摇风……爷爷是余宝心目中的博士,学问家。直到余宝小学快毕业了,老师教了空气流动产生风,余宝还是情愿相信爷爷说的风是树摇出来的。
      
           爷爷也恐吓余宝,给余宝造成困惑。余宝跟着爷爷走夜路的时候,忽然听到黑暗中一声怪响。他壮起胆子问爷爷是什么声音?爷爷说是鬼。余宝吓得发抖。爷爷说不怕,还牵着余宝的手向发出响声的地方走过去。当然是什么也没有。爷爷说:“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鬼被我们吓跑了。”爷爷问孙子:“余宝你说你的小鸡鸡是做什么用的?”余宝说:“屙尿的。”爷爷笑了,说:“现在是屙尿的。以后长大了是做种的。”余宝就吓懵了。他知道的,所有的种子都是要种在土里的。既然鸡鸡是做种的,那就得割下来,就会流很多的血。于是他睡觉都用手捂着,捂了好几年。
      
           余宝还有一件被困惑得更久的事情,就是他长大了讨了老婆怎么称呼?爷爷想得很远,余宝是季家的香火传人,“余宝”是小名,还得有个正而八经的“大名”才行。年头到年尾吃不上几个鸡蛋的爷爷,却舍得花钱请八字先生给余宝算命。请远在三百里外的堂爷爷给余宝取名字:欣荣。“欣”字是一定要的,余宝是“欣字辈”。余宝是阴历五月初生的。堂爷爷说树木花草一岁一枯荣,余宝出生的月份正是欣欣向荣的时节。
      
           爷爷问孙子:“余宝你说,你长大了讨个老婆怎么喊?喊‘欣嫂’吧,下头屋里有个‘庆欣嫂’;叫‘荣嫂’呢,也有个‘嵘嫂’。虽然字不相同,可是喊出来的音相同也是不行的。晚辈名字的音同了长辈那是‘犯上’,引起邻居吵架。”这事真把余宝难住了。他想不讨老婆就不要喊“某嫂”了。可是爷爷说余宝长大了一定要讨老婆。余宝想到了改名字。可是又实在舍不得堂爷爷取的“荣”字。





    该用户从未签到

    81

    主题

    1252

    帖子

    781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811
     楼主| 发表于 2019-3-27 11: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世荣 于 2019-7-6 09:35 编辑

          第一章《单门独姓》4 下面发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说世界

    小说世界

    订阅| 关注 (17)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38今日 2208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