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8733|回复: 7

[小说] 【逸飞极品】海量神力(小说)/作者:高研

  [复制链接]
来自- 陕西渭南
来自- 陕西渭南

该用户从未签到

90

主题

253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0833
发表于 2023-6-4 20: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陕西渭南
本帖最后由 明月心心儿 于 2023-6-4 20:34 编辑

   


       【极品推荐语】高研老师又一农村题材的力作佳品《海量神力》,以平凡的视角,独特的风格,朴实自然而又富有特色的语言,以父子俩酒量大、力气大的传奇故事为主线,描写了晓姑丈、晓姑妈和小龙一家人勤劳俭朴、善良淳厚的品德,那个年代简单艰苦、快乐温馨的农村生活,赞美了高圩人大气豪迈、情感丰富的民风。勾起我对儿时生活很多美好难忘的回忆,期盼富裕、幸福、美丽的乡村建设愿景能早日实现!(海岩)

  海量神力
作者:高研

        海量神力(一)
  说高圩人酒量厉害力大过人,其实和别处差不了多少,当然,也有少数海量神力的代表人物,否则炒不出如此大的名声来,叫高圩人显得特别大气和豪迈。
  高圩人酒量大是不假,但强调的是好酒不贪杯,不犯“喝好不喝倒”的天条,要是哪个喝得没有离席就要趴下,或摇摇晃晃的划着八字走路,说着儿子不认识老子的胡话,人是瞧不起的,冲着骂你一句,鸟毛灰,丢人现眼!八辈子没有喝过酒啊?保你直翻白眼儿,非气死不行。
  圩子里有平时基本不沾酒,偏偏是大家公认酒品最好,同时也是酒量和力气最大的两个人,指的是船老大晓姑丈王三和儿子高小龙父子俩。人们知道他们酒量很大,但不知道究竟能喝多少,连他们爷儿俩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他们喝酒,就像喝有点儿酒味的凉白开,感觉不到多少刺激,不懂醉酒是什么难受的滋味。平时不喝,一是喝少了太没意思,过不了瘾,二也是舍不得放开喝,哪有那么多钱来买痛快?
  一般在人家的酒席上,他俩喝得从容,与一般人无异地和宾客们推杯换盏,绝不肯多喝;从不和人斗酒,也没人敢与他父子俩叫板,大家都知道他俩是好酒量。主人在席间敬酒时,都要另倒一大海碗酒,挤眉弄眼地笑着说,王老大,还有小龙,喝碗开水润润喉咙,清清嗓子,哈。人们心照不宣,他们说着谢谢、谢谢,多数时候也就半推半就地喝了,当然是迎来一片喝彩的掌声。
  在自己家里,每年起码也要喝两次管够的酒,一次是壮猪出栏,一次是大年三十,那应该说是海喝。父子俩边喝边倾心交谈,说说家庭建设的愿景,聊聊为人处世的门槛经,相互碰碰碗边子,来呀,好的,干!一碗酒一般分两口或三口喝了,烈酒的醇香四溢,那个飘飘欲仙的感觉的美妙,说得出吗?都在酒里啦!
  王三说:“我儿子就是好!”
  小龙答:“谢谢爸妈的养育之恩!”
  说着喝着还不时放声傻笑。直到在一边炒菜,伺候着他爷儿俩喝酒的晓姑妈出面干预,笑着说差不多了,已经高啦,爷儿俩也记不清谁干了几海碗酒,晓姑妈叫他俩上-床睡一会儿,他们就蒙头呼呼大睡,可醒来后该干嘛干嘛,就像没有喝过酒一样。家人嘴紧,别人怎么也探不到底,有不识趣者厚着脸皮向别人打听他父子俩到底有多大的酒量,只要悄悄地问他一下,“你准备了几斤好酒请人家喝呀?”打听者立马闭嘴,只能尴尬地笑笑。
  旧时代女人地位低,只有姓没有名,晓姑妈是高家独生女,就叫高小姑娘。登记户口造册时,为和别的小姑娘区分开,村干部就把她的“小”改写成“晓”,便叫高晓姑娘了。高不成低不就,晓姑娘三十多岁也没嫁人,高家的小娃们就开始叫她晓姑妈。时间长了,娃们叫顺口了,其他姓氏的娃也叫她晓姑妈。到此还不算,大人们依着孩子的口吻也跟着叫晓姑妈,不分老少,她俨然成了圩子里集体的姑妈。
  晓姑丈本是沙土地区王家甸的人,在家排行老三,原来人们都叫他王三。父母早亡,兄嫂心黑不管其死活,他被迫无奈出门沿路给人家找帮工做,混不上活儿就要乞讨。善良的高圩人收留了他,十几岁的王三在高家酒坊打下手,轻重不问,什么活儿都干,顺带学会了酿酒的技艺,练大了惊人的酒量。出酒时,多少人没喝就被熏醉了,叫王三尝尝,他怎么尝也没事。后来酒坊不开了,王三又跟人去学行船。俗话说,谈到苦,行船、打铁、磨豆腐,行船排在首位。王三舍得吃苦,脑子又好用,不几年,便练就了搏风击浪的上乘水上功夫。船主聘请他做了船老大后,原来像个瘪三一样的王三出现了华丽转身,人们见了都要恭敬地叫他一声王老大了。
  在好心的人们反复凑合下,王三和高晓姑娘这对超大龄的剩男剩女,扭扭捏捏红着脸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圩子里人集资为他俩风风光光大操大办了一把,两个苦命的人儿终于品尝到了成家的滋味。两人婚后琴瑟和谐甜蜜无限,他们深深感谢族人和乡邻们为人的美好,脸上整天都挂着笑容,直让人发出“只羡鸳鸯不羡仙,青丝白发度何年”的感慨。人们叫晓姑妈还是晓姑妈,对王三就不再叫王三了,也不叫王老大,改口叫他晓姑丈。不光高圩人这样叫,周遭远近好些圩子村子的人都跟着叫晓姑妈晓姑丈。这对姑妈姑丈是公共的,成了圩子里的品牌,人们去高圩都不说去高圩,而说到姑妈或姑丈圩子里去。
  令人沮丧的是,晓姑妈的肚子多少年也不见动静,有人说晓姑妈是木身子,生不出娃,有人说怕是晓姑丈不灵,究竟是什么原因,那时谁还说得清楚?相依为命多年没有生育一儿半女,成了两口子的一块心病。儿子小龙不是他俩亲生,是晓姑丈的大侄子投奔他来成了他儿子的。
  晓姑丈的哥哥王大,不光无心照顾弟弟王三,居然在大困难时期不思妻儿,犯浑吃喝piaodu,在外边和花心女人鬼混,得病无钱医治去世。王大媳妇儿在郁闷生气和饥饿疾病的几重打击下死去,儿子小龙无依无靠了,二叔二婶又不肯收留他。
  小龙听说三叔行船在高圩已成了家但没有儿女,在知情人的指点下,他摸着来找到了自己并没见过的三叔三婶。见面一聊,晓姑丈不要多想,从那长相走姿和说话的语气,一眼就看出小龙是自家的侄子。他很为难,看看晓姑妈,意思是咋弄?晓姑妈听听王大非人的德行,看看小龙孤苦伶仃的熊样,心想还能咋弄?多个人多张嘴,加个人加瓢水,没有上门菩萨不烧香的道理,丈夫的侄子能推到门外去还是怎么说?不要说自己没有孩子,就是有也不能随便往外推的。想想王三当年也才十几岁,流落到圩子里来时无家可归的那种惨况,心中就万分不忍,但她没有立即表态。
  晓姑妈找到房族里有威望的长辈和村干部们商量怎么办,因为收留的话,还要牵涉到把小龙的户口从王家甸迁来落户,一定要把事情做扎实了。虽然有个别企图自己儿女将来能得到晓姑妈财产继承权的近房兄弟有意见,但多数人都同意他们领养王三的侄儿,并提出小龙不再叫他们三叔和三婶,立即改口对晓姑丈晓姑妈称爸和妈,户口迁来时,跟晓姑妈的姓,叫高小龙。其实,人们都拿捏准了晓姑妈的心思。
  晓姑妈回家一说,小龙立马舒展开了苦瓜子脸,请叔叔、婶婶坐好,然后跪在他们面前,扭捏着改口叫了爸和妈,含泪动情地说,你们收留了我,就给了我一条活路,我做儿子的哪怕苦折了骨头累断了筋,也要服侍你们到老。
  晓姑妈晓姑丈流着眼泪叫小龙起来,说,儿子,我们的日子也过得蛮紧,你要是不怕穷受累,今后就和我们一起熬吧,啊。小龙跪着不肯起来,抹一把泪说,我跟着你们一起过。大小队很快就开出了户口迁移接受证,三个苦命人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正常家庭。
  人们熬过寒冬,当知道珍惜春天的阳光,经历过苦难和不幸的人,才倍感亲情的温暖。晓姑妈变卖首饰为小龙添置衣服,自己吃不饱也要保证小龙正在发育成人时期的吃饭需求。小龙不善言辞,但脑瓜子灵活好用,见到圩子里的人红着脸也要叫一声的,人们接纳了小龙,喜欢上了小龙。小龙在集体干活不偷懒,回到家手脚不停,丢了扒儿就动扫把,似乎停下来就会骨头痒痒和疼。他闲下来也不想玩,用梳子给猪抓痒痒,听猪舒服的哼哼声,以为猪哼哼趴着睡下就能装膘快长,一能响应国家号召增加外销,二能卖到好价钱减轻爸妈负担,毕竟自己渐渐大了,也要考虑人大了以后的事呗。
  人们说小龙虽不是晓姑丈亲生,还就真像晓姑丈的亲儿子,一是酒量大,二是力气大。特别是小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能挑多重东西能喝多少酒。一次去江心沙滩积肥捉蟛蜞斫草,船到东港边,他把一捆一捆的草和蟛蜞并成一担,船老大晓姑丈怎么也不肯儿子挑,吼着喊这要伤人。一般的扁担不用说肯定会咯崩一声断掉,小龙拿起船上的一根扛棒说试试看,挑不起身就分两担挑。结果挑起来带点趔趄三声两号的走了二里多路,到了集体晒场上,分三秤称了加起来五百〇二斤。这可吓死了晓姑妈和晓姑丈,心疼还不满二十岁的宝贝儿子挑伤了身子,小龙憨笑着说没事的。这也惊动了邻里,高圩人为他们中间出了一个大力士而奔走相告欢欣不已。
  人怕出名猪怕壮。小龙神力的名声传出去以后,沿江的几个公社都有人不服气。在司马港水利工程大会战的工地上,工间休息时,有几个邻居公社的棒小伙子,晃啊晃地走来向小龙挑战,说要试一下身手。小龙对来者拱手施礼,一口回绝,说自己力气并没有多大,并说来此是挑泥挣工分而不会比什么武的。前来叫阵的几个肌肉男哪里肯承认?以为小龙胆小怕事,什么徒有虚名缩头乌龟等等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的话都说出了口。他们哪里知道,小龙压根儿就没有把他们几个当回事,说破天就是几根长得粗壮点的葱呗,随便哪个上来,一搭手就可能抓起来掼倒在地上。但他很害怕,不是怕搞不过他们中哪一个,而是怕打伤甚至打死他们中的哪一个,要不要坐牢吃官司也未可知,更害怕在家走路都怕踩死蚂蚁的妈妈,听说儿子在外边和人逞强打架心里要急坏呀。
  记得到圩子里不长时间,为培养持家能力练练本事,爸妈叫小龙提着篮子独自去街上卖鸡蛋,吩咐卖掉后买一个肉包子吃,完事后就早点回家。哪里知道刚到街口还没到市场,就被差不多大的几个孩子拦住,有两个孩子个子比他还高点,说要给他们每人一只鸡蛋。小龙说,卖一角钱一个,你们要,就一个给九分。几个人哂笑着说没钱,小乡下佬儿倒会做生意呢,呵呵。围着不肯走,气人的是还有几个大人站在一边,抱着手抖着腿看笑话,小龙并不知道其中有两人还是那帮孩子中间两位的家长,在欣赏着自己的娃怎么欺负乡下的娃。小龙叫他们让开,他们不肯让不算,伸手就到篮子里拿鸡蛋。那些孩子哪里晓得小龙的厉害,小龙把鸡蛋篮子往地上一放,吼一声:“拿呀!把我的鸡蛋放进篮子,不放,我就不客气了!”两个小个子拿了一只鸡蛋溜了,两个大点的孩子觉得也拿一只有点丢面子,弯腰想多拿一只。这时,小龙怒火中烧,老子第一次上街来做买卖,就触我的霉头?没有再多想,上去就是拳打脚踢加肘击,打得两个大点的孩子直喊救命,从地上爬起来再和小龙厮打。
  按理说,那两个家长应该立即劝架拉开,令人心头喷火的是,两人分别抓住小龙的一只手,让他们的儿子好修理小龙,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儿子吃了亏,一边拉着小龙,嘴里絮絮叨叨地说,这个小乡下佬儿倒厉害呢!叫那两个拉偏架的家长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他们会在突然之间松了手,他们的背上都吃了实实在在的一掌,两人回头一看,一个彪形大汉左右开弓,又给每人一个大嘴巴子。他们被打懵了,哪里知道打他俩的大汉是暗中保护儿子的船老大晓姑丈。这时,晓姑丈还不饶他们,两手分别抓住两人的衣领,拳峰分别抵住他们的喉咙,吼着训斥问他俩说“你们还是不是人?!”
  “他……他在打我的儿子……你看到了吧?”两人抖抖索索的说。
  “是你的儿子?”
  “是……如假包换,嗯……你放下!”
  “好!”晓姑丈提起他俩的双脚半离地,停下来继续训斥,“不提儿子,倒也罢了,说是你的儿子,我偏要打死你们两个混蛋!”说着像抓着两个草把人儿一样对撞,撞得额头肿起了包,眼泪鼻涕和撞出的血混在一起搞成了两个大花脸。晓姑丈一边打,一边招呼着小龙说:“儿子不要怕,也不要再动手了,爸要教训的是他们这两个混账老子!”
  小龙不打了,那两个小家伙不敢和小龙再扯,也不敢上来帮他们挨打的老爸,看着自己的老子被打被教训的那个抖抖索索的怂样,无可奈何。围过来的人们看呆了,有叫好的,也有议论这两个好吃懒做惹是生非的婊子养的,是要被强人教训教训,哪有纵容儿子抢人家东西的道理?两个人吃的屎,儿子抢东西被人家打了,居然还要跳出来拉偏架,他俩不挨打还有谁呀?
      海量神力(二)
  这边打得热闹,一片叫好,那边早有人报警,两个警察到场了。
  “哈哈,王老大,是谁惹你了?你还到这里把人家打了?”张警官认识晓姑丈,来就调侃着说。以前处理过和晓姑丈有关的多起案子,了解他为人厚道豪爽,不踏准了理不会随便动手打人,也知道他功夫了得,论起打架,方圆几十里很难有他的敌手。
  “哦哟,张警官,我没有打人,我是来救我儿子的!说到我为什么动手,请你们问问这两位先生,好不好啊?”晓姑丈尽力压着火气回答说
  案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很快就弄清楚了。到医院去做了一番检查后,结论出来了,好在孩子们斗殴之间没有受到多大实质性伤害,两位纵容孩子抢蛋继而还拉偏架的家长,在遭到报复性的打击中,可能受到点内伤,需要继续观察和进行一段时间的疗养。
  面对这个情况,还能怎么办?警察可能出于从团结的愿望出发,也为了息事宁人,处理意见是:除赔偿一篮子鸡蛋的损失外,护着孩子的两个家长拉偏架表现明显有错,晓姑丈出手保护孩子情有可原,但出手偏重属于防卫过当,各自教育自己的孩子,相互赔礼道歉,保证此类事件以后不再发生。
  两个挨了打的家长显得街上人那种特有的智慧和大度,承认纵子有错,也是一时糊涂,还拉了偏架,表示服从警官的处理意见,也当面向晓姑丈赔礼道歉。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晓姑丈表示不服,说:“一是鸡蛋赔不赔是小事,我儿子以后还敢不敢上街?把我儿子的胆吓坏了变小了,谁负责任?二是我出手不重,只是出口气,教训教训他们怎么做人的,我出手重了的话,他俩还爬得起来,还能坐到这里来谈吗?第三一点,就是我的防卫没有过当,是他们两个一人抓住我儿子的一只手,让他们的儿子打我的儿子,只要有点血性的男人,哪个都要和他们拼命的,是不是?他们摆出什么街上人的威风,纵容孩子抢乡下人的鸡蛋,几家父子配合起来打我儿子,这是人做的事吗?天理难容!再说,在我把他俩搞服了的时候,我儿子正来劲要打他们的儿子,我呵斥我儿子不动手的,警官问他俩是不是?好在我身块大也有点儿力气,像他们一样的嘴凶人怂,不要被他们打死?怎么能说我防卫过当?这两个家长纵子抢jie共同行凶,明显就是犯罪!我知会他们,不接受教训,再如此下去的话,迟早不去牢改,也会被人打死的!我不会向他们赔礼道歉!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是不是出手不够重还没有打服?”
  一番有理有据的话,说得那两位家长只能忍着痛羞愧地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出,说得调解的警官都背脊上冷汗直冒,因为明显有着庇护的嫌疑,还什么相互赔礼道歉的一说?虽然晓姑丈出手偏重,那两个家长受了暗伤也不是假的,但纵子抢jie再配合打人情节过于恶劣也绝对是事实。可两位警官不想让事态扩大,坚持接受教训相互赔礼道歉的调解意见,只是要求肇事者把鸡蛋按照三倍价钱做了赔偿,认定受伤情况也不算过重,各自负责不再追究。晓姑丈经历过五湖四海,当然知道见好就收啦,好在对那两个家伙出掌没有用全力,想想也有点后怕,也就装着勉强的态度在调解书上签了字。
  晚上回家后,晓姑丈叫小龙跪在高家祖宗牌位前反省思过。他没有打骂儿子,首先肯定了儿子的勇敢,一身是胆不是冻怂,是老王家的骨血,更像高家的子孙;其次,细细破解给儿子听,遇事不能慌,像今天遇到有人捣蛋抢鸡蛋的事,只要大声呼喊“有人抢鸡蛋啦”,“抓贼抓小偷儿就行了”,啊。小龙听了点点头,晓姑丈叫他起来坐到他身边,动情地说:“儿子啊,爸行了半辈子船,风里来浪里去,打过无数次架,得到的认识是什么?拳脚无情,能不打的尽量不打,不到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不出手,绝对不能打无厘头的架!今天不是那两个不算人的家长揪住你让他们孩子打你,我也不会出手打他们,我现在想想都后怕,那两个家长差点儿要被我打死的,不管有理无理,打死人要赔命,你又成了孤儿啊!不过,为了救儿子,我舍得赔这条老命。”
  “爸……”小龙叫了一声就泣不成声,双目竞相流泪地说,“爸,我记住了。”
  “你记住什么啦?”晓姑丈说着也止不住眼泪往下流。
  “是爸和妈收留养育了我,教会我做人做家的本事,我会记住不打无厘头的架,不到万不得已不出手。”
  “好,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就像有钱不乱花钱,钱要用在刀口上一样,功夫还是要练的,只要不轻易和人交手就行。”
  小龙抹抹眼泪说:“爸,我记在心里了。”
  这个在春风沉醉的晚上的父子对话,像钢印一样的刻在小龙的心上,早晚工余时间,小龙太极照打石锁照练,就是不发脾气,不和人交手,晓姑丈一直说,人的能耐大脾气才小。这里有一个讲来叫人哭笑不得的插曲,长得比较媚气的堂妹高小芳,和小龙是青梅竹马,暗恋小龙多年,渐渐大了,人们看得出他们眉来眼去的,特别是小芳眼睛放出的电光极具对青年男子的杀伤力。从上海来插队的知青小宋,一眼就被俘获了,死命的追求小芳,不让小芳和小龙去看广场电影,约去镇上电影院看,说那浪漫;从上海带回女孩儿喜欢的一些用品。
  爱情的首要特点就是其排他性,而小芳在小龙和小宋之间横跳,这就是很要命的事。晓姑丈晓姑妈一直很喜欢小芳,样子好看,又很能干,但知道她和那知青玩暧昧,就很反感了。他们问小龙怎么说,小龙很为难,只能说她爱谁就谁呗,是什么宝货啊?其实这不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他觉得自己不要小鸡肚肠,爱人家就要尊重人家的选择,小芳真爱自己就不会离开自己,如果不爱自己,强扭的瓜也不甜,有什么好呢?再说小芳又没有什么过格的行为,和小宋也就是异性朋友呗。可小宋不是这样想的,他觉得爱情可以通过公平竞争获得。当他知道小芳和小龙的关系时,对小芳说,只要你和小龙没有领证,我就有机会;即使领证结了婚,你真爱我的话,也可以离婚和我走一起呗,因为我爱你呀。小芳俨然成了香饽饽,她既梦想着以后可能成为浪漫的都市人,可又丢不下小龙诸多的好,似乎在享受着迷茫中的幸福。她撒着娇对小宋说,你不要多想哟,我和你只是像朋友一样来往玩玩,不是谈婚论嫁的;你知不知道,小龙多大力气,让他火了不要捏碎了你的小胳膊细腿儿?
  小芳这句玩笑话强烈地刺激了小宋,他哼哼冷笑一声,自恃小时候在公园角落里跟师傅学过武术套路,十分自信地说:“人和人各有各的巧劲不同,挑沟泥担大粪我不一定搞得过他,但摔跤格斗他肯定搞不过我的,啊。”小芳听了只是掩嘴而笑,也不加可否,心里想着,这家伙又吹牛了,小龙这个大力士也是你喝的一杯酒?
  问题来了,小宋误以为拿下小龙,小芳就可以到手了。几次向小龙挑战,小龙都懒得应答他,对他和小芳走得过近已经很不开心了。一次,劳动休息时,又有人挑事叫两人搞一跤试试,就怕没热闹看。小宋笑着说小龙不给他面子,没有想到的是,小龙答应得很爽快,笑着说行,我给你面子,你可要给我里子哟。知情人懂,晓姑丈晓姑妈家规厉害,不允许小龙和人搞打,大家都知道小龙力大过人,答应比试,是因为心中有火气,小宋恐怕要吃苦头了。按照圩子里的传统规矩,双方抓好对方的衣服,裁判宣布“开”后方可发力,一方身体除双脚以外的第三点接触地面即判负。小龙知道小宋骄横得很,想着使绊子借力打力的花头儿经,想赢自己一把,在众人特别是小芳面前显摆能耐,叫自己丢人,哼,你想得美,老子偏不给你面子,让你出出丑,好不?
  “开!”裁判一声令下,小宋果不其然使起了绊子,可小龙两腿像生了根一般踢不动,小宋心里暗暗叫苦,两手也发不出力,小龙就如一棵大树叫他摇撼不了。突然,小龙“嗨”的一声,把小宋斜拉着转了半圈后举过了头顶。人们啊……的一片呐喊叫好,有的喊输了,放下,有的吵着把他摔倒在地上,有人咕噜着说,就是嘴狠,哪儿到哪儿,比个屁啊!这时最紧张的是小芳,她是始作俑者,说小龙力气大,小宋不服气才屡屡挑逗提出比武的。她多么希望两人战成平手才好,哪里想到小宋是银样镴枪头,像草把人儿样的这么不堪一击?山呼海啸声中,只见小龙举着小宋朝河边奔去,“彭通”一声,小宋被扔到河中间砸出一人多高的水花。
  没有了呼声,只是一片唏嘘。几个人跳下去救人,小宋已经浮出水面游过来上岸了,摇摇头,甩甩长发上的水珠,笑着说,“小龙确实厉害,搞不过他”,还补上一句,“是小龙违规抢先发力的……”,不等他说完,众人就不想听了,发出一片嘘声,嘲弄他。
  有人问小龙为什么要把人扔进河里,小龙眨眨眼睛,作出的回答很精彩,不能不叫人对其刮目相看。他说:“诶呀,比赛是友谊第一,输赢是小事,小宋是我和小芳的好朋友,我能忍心把他摔在地上不死也是重伤吗?扔到水里又安全又能顺带洗个澡,不要太好哟!”
  这次比武也可以看成是小龙的爱情保卫战,此后不久,小宋也可能自感无趣,借故通过关系又回了城,返城后还给小龙小芳寄来了一套情侣装以表祝福,圩子里人还说小宋也算个重情重义的人。
  小龙早已是货真价实的高圩人了,脾性耿直,嘴狠心软,暗里吃亏倒能隐忍,就是人前丢不起面子。像那小宋,要不是当面羞辱,要不是小芳在场,他也不可能应战把人家扔进河里出一个大丑。如今在水利工地上,有人来挑战,纯属无聊,小龙岂肯随便应战?小龙在民工中算比较年轻的一个,还没结婚,高圩人知道小伙子力气比他爸晓姑丈还要大,哪里怕那几个愣头?他们理解小龙不答应和人比武,因为这个武比得没有任何意义,要是怂恿小龙和人家动手,要是哪一方受了伤由谁来负责?又怎么向晓姑丈晓姑妈交待?于是纷纷劝挑战者退回,可人家硬是不肯。
  晓姑妈的堂侄儿高建国比小龙小几岁,在县城念高中,在校是个运动健将,有的是力气,血气方刚,浑身是胆,也懂三脚猫的功夫。正好放寒假,他要挣大工分,第一次跟大人们出河工,家里人怎么也拦不住。他看到来者气势汹汹,心里憋气眼中冒火,走上前说,我哥今天不舒服,我在这里!谁能先把我撂倒,再谈找我哥挑战的事!
  一个小伙子呵斥道,去去去,你算老几?
  建国愤怒着正准备冲上去摔倒那个冲头,大队民工领队高宇凌来了,“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的打起官腔来,以为有人要寻衅打架赶过来处理问题。听说事情的原委后反倒高兴起来了,他喜欢热闹,更喜欢出风头,心里边算盘珠子啪啦啪啦迅速拨拉开了,要是来挑战的人一个个被掼得四仰八叉嘴啃烂泥,便长了高圩人的威风,自己作为大队主任也脸上有光;要是小龙和建国他们输了,也好教训教训他们,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年轻人不要逞能呗!无论输赢,他都是乐观其成的赢家。他想着这些小主意立在那里笑,也不用三七开的普通话打官腔了。
  滴打……滴打……滴滴滴滴……军号一响,休息时间结束了,前来挑战的小伙子们觉得白跑一趟心里不爽,指着建国和小龙说,收工后你们别走,咱兄弟们再来访友!那前边说冲话的哥们儿还补上一句,溜走的就是龟子儿!这下更刺激了骄傲的高圩人。有人问什么叫访友,有人回答就是以武会友呗,那几个家伙一定要拔拔我们的长眉毛。
  世上就是有人不怕事大。收工时,那几个先前叫阵的小伙儿真的又来了。太阳快要落山时分,工地上聚集了无数来看热闹的人,看高圩人敢不敢应战。
      海量神力(三)
  聪明的高圩人早为那些好斗的红毛公鸡们准备好了叫他们服气的家伙了,以确保他们昂着头来低着头去。只见那几个小伙子又晃啊晃的眼睛瞟着天上走了过来,提出要和小龙摔跤比试着玩玩。人被激怒了以后是很难理智的,小龙真想一试身手,挑一个最厉害的对手,把他高高举起重重摔在地上,虽然之前宇凌等人已做了安排。
  “小龙别急,听叔叔的,大家都听我说!”宇凌高声大喊。
  这次主持比武是宇凌工作做得最漂亮的一次,最好地展示了高圩人的实力和风度。他压制住小龙、建国等一帮小伙子们的愤怒,对来要比武的人说:“几位小兄弟,不急的,啊!你们也听我说几句,以武会友,古来就有,你们几位肯定是力大无穷功夫了得,否则,也不敢来找我们小龙切磋,我们高圩人讲究的是人际和睦不兴交手”
  一个小伙子抢着上来说:“高主任,我们不是来打架,是以武会友的!”
  宇凌说:“好,古人比武也分文比和武比,我们高圩人武功不高,只有点蛮力,今天来个文比行不行?”
  一小伙子急问:“怎么文比?”
  宇凌说:“不知几个小伙子跟你们长辈学的哪路拳术,我们高圩大队有一个圩子叫杨家湾,可能你们也听说过,我们练的都是杨家湾的杨氏太极拳,讲究的是天地人和,内功健身,不与人争强斗狠,因为拳脚无情,打破脑袋拧断胳膊掰折了腿脚也很难说;就是摔跤,闪腰扭伤也很难避免,是不是?你们几个既来了,不比是不给你们面子,也好像我们就有多么胆小怕事,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啊。我们说的文比,就比比力气大小,比比社会主义劳动的积极性和贡献,不伤和气不伤人,怎么样?”
  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只得点点头,总不能不比划两下就走人吧。
  宇凌高声说:“拿两只箩筐来,装上泥,小的装满一百五十斤,大的装满二百斤,从河底搬到岸上,啊!”他朝来的几个年轻人说:“小伙子,你们是挑大的,还是小的?”
  “哼,我们当然挑大的!”一个小伙子立即应答。
  宇凌说:“那好,下去装泥!”
  泥很快装好了。只见一个小伙子跳下去,两手抓住箩筐,并了口气端起来,涨红着脸慢慢的一步一趔趄的挪到了岸上,一片喝彩的声音。
  “下面就看高小龙的啦!”人们吼叫着,呼喊着。只见小龙紧紧裤腰带抓起小箩筐往河底一跳,人们以为小龙要端小箩筐认怂而发出一片唏嘘。只听小龙大吼一声,“把那只大的也撂下来!”
  河底的人接到箩筐装了和前边一样多的土。嗷……人们山呼海啸般的呐喊,等着看小龙的表演。
  一河两岸的人瞪着眼睛,只见小龙轻轻端起小箩筐,人群中发出一片惊呼,想着能这样丢人吗?可出乎众人预料的是,小龙把小箩筐轻轻放在大箩筐上,然后深深的吸一口气,弯下腰来,抓住下边大箩筐的两个把子,“嗨!”的一声吼,端起了身。
  人群沸腾了,拼着命的呐喊加油!在一片呐喊加油声中,小龙也是涨红了脸一步一趔趄的挪到了岸上。人们疯了,拖出长长的舌头,天呐,三百五十多斤啊,乖乖隆的咚!人们把小龙高高地抛向空中再稳稳地接住,再抛再接,以此来祝贺自己英雄的壮举。
  前来挑战的几个小伙子拱手抱拳,说着佩服佩服,领教领教,低着头径直走去,觉得真的有点难为情了,暗地里想着,人要是被这个家伙抓到手,骨头不要被捏碎?
  宇凌似乎享受到了做教练和指导的荣光,咧嘴笑着说:“小龙,你给高圩人长了脸,叔晚上请你喝酒,啊。”
  “谢谢叔,小龙我不会喝酒。”
  “嗨,我高家子孙没有不喝酒的,啊。”
  自此,高小龙的名字迅速传遍了几个公社,江北传到方圆百里,江南人都听说了江北有个高小龙,说是神力无比。也传得过于邪乎,有人说他伸出指头能在磨刀石上戳一个洞,用绳子穿起来掛在腰间,砍芦柴随时拿下来磨刀用;有人说他发脾气时一拳打瘫过一条发疯顶人的水牛;甚至有人说他被特招到国家拳击队训练去了,要参加国际比赛和美国拳王比试高下。其实当时因为某些领导人认为拳击运动野蛮,国家并没有组建拳击队,都是人们闲着添油加醋想象附会演绎出来的故事。
  还有人说他一顿吃掉了一只煮烂了的猪头,谁信呢?不过,小龙一次能喝几斤白酒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比武那天晚上,宇凌叫过去喝了多少酒无人知晓,小龙第二天照常出工,宇凌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的,他只知道小龙喝得不少,但忘记了小龙到底喝了多少。
  晓姑丈的酒量在圩子里公认独大,人们也知道小龙能喝点酒,但平时不喝,对外传出他们喝酒海量的是供销社的王主任。
  晓姑丈晓姑妈和儿子小龙都是一钱如命做家的人,小龙大了,老两口总想着积攒点钱翻盖房子为他成家生娃,故而平时省吃俭用。前文有过交待,一年起码要放开量痛快喝两次的,一次是大年三十,一次是壮猪出栏,当然也不绝对,因为运气好的话,一年内可能有几次壮猪出栏,但谁也不知他们能喝多少。
  一次卖两只壮猪,晓姑丈推车,小龙用绳子前边背车,到街上猪业公司出售后,晓姑丈把钞票揣进搭包儿,车辫子往肩上一甩说:“小龙,跟爸去喝点儿酒!”
  “哎。”小龙答应着,接过他爸手里推着的车子,想着让爸也甩着手轻轻松松的走一回吧。爸太辛苦了,他年少时成了孤儿又被他哥嫂,就是自己的生父母抛弃而在外流浪,大点后帮人行船风里来浪里去受苦,和妈搭伙吃饭后也是紧巴巴的。自己成了孤儿无路可走来投奔叔叔,叔叔就是亲爸呀!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爸从来不肯闲着,来一担草去一担泥的,从不舍得自己吃穿。妈也特好,别人看不出自己不是妈亲生的。妈心细,尽力照顾爸和自己。可妈身子单薄,不吃重,有时还发点小脾气,爸又要哄着她,尽量把活儿揽在自己身上。小龙推着车子想着如烟往事,看着老爸身板虽还算硬朗,但腰背已略略有些躬弯的意思,毕竟年岁不饶人啊。他想着心里酸酸的,酸里边裹挟着生活的温馨和甜蜜,有这样的爸妈,是自己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小龙念着爸妈的好,不觉间跟着老爷子来到供销社门口,他把车放到门外,用绳子捆好脱下的衣服等零碎杂物,绑在车上。晓姑丈招呼着儿子赶紧跟上,自己径直走到烟酒柜台前,挺胸抬头气宇轩昂走过去的。见两个女营业员在窃窃私语,就瓮声瓮气的问:“姑娘,有散装白酒吗?粮食酒,六十度的,啊!”
  “有有有,有的,要多少”?姑娘的声音很甜,满脸堆着笑回答。
  晓姑丈心里那叫一个爽,他一边看着儿子往这里走,一边嗯嗯嗯的说:“好的,姑娘,请拿几个大碗,先来四斤。”
  “啊?”姑娘那张好看的竖型脸惊异得拉成了横型,拖出舌头说,“什么呀,先来四斤?”
  “是啊,先来四斤。”
  “要点饼干还是什么茶食搭搭酒的吗?”
  “先喝了再说,你这姑娘,怕不给钱,我赖你账还是咋的?快把酒打来。”晓姑丈说着拍拍腰间说,“刚卖两头壮猪,喝酒的钱?有!”
  小龙扯扯晓姑丈衣服的下摆,轻轻的喊一声“爸”,意思是买酒就买酒,不要多说什么甩话惹人家笑。
  晓姑丈不理会儿子:“哼,你不喝?”
  说话间,两个姑娘每人端来两大青花瓷碗酒,每碗装满正好一斤,想送到柜台外边侧一点靠墙专供客人小酌的方桌上去。晓姑丈招招手,示意就放在柜台上,他接过一个姑娘手里的一碗酒,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凑到嘴边啜了一口,呼出一口气,接着呼噜呼噜喝,再接着仰起脖子像倒水一样的全部下了肚。闭起眼睛,张开嘴巴,长长的呼出一口酒气,睁开眼说:“嗯……不错,真正的荞麦烧啊。”
  柜台内外溢满了烈酒的香气,两个姑娘看着他们父子俩,窃笑。
  一个姑娘对小龙说:“你爸喝了一碗啦,你还不喝的?”
  小龙见他爸喝酒的样子难看,有点难为情,红着脸说:“不急的,我也不大会喝酒。”
  晓姑丈粗着嗓子说:“儿子,喝,这酒不丑,快喝!”
  两个姑娘也催促说:“快喝呀。”
  “好的,我来喝。”小龙端起酒碗轻轻凑到嘴边,啜了一口,然后闷下头,虽没有发出声响,但很快就喝得一滴不剩了。
  晓姑丈端起另一碗翘翘下巴示意儿子端碗。小龙也端起酒碗说“爸来”,说着爷儿俩叮当一下轻轻碰了碗边,如同沙漠里饥渴的人碰到清泉一样,咕嘟咕嘟的很快就把第二碗酒干了。放下碗,父子俩相互看看,什么也不说,被那荞麦烧的浓香深深陶醉了,脸上没有明显的颜色变化,但从神态看,显然是满意的。
  两个营业员转过头去拖出长长的舌头,相互对视着笑笑,一个担心地低声说:“还没给钱呢,老头儿,怎么弄?要不要来点搭酒的什么东西?”
  “再来四斤”。晓姑丈喷着酒气说。
  “什么呀?还喝?”一个营业员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显然,她们不敢再打酒给他们了,闹出人命来是不得了的事啊!
  “担什么心?老爷子我今天刚卖壮猪的,不要怕!”晓姑丈显然有点醉意了。
  小龙最不想他爸在公开场合说些不着调的话,对营业员说:“对不起,我们的酒差不多了,我来结账,啊!”
  “什么东西?狗日的吧,有你多话的?”晓姑丈骂了小龙后又对营业员说:“拿钱买东西,天经地义!我赖你一分钱的?叫你们主任来,我要找你们主任!”
  动静一大,人就多了,有其它柜台的营业员来帮腔的,也有别的顾客在一边指手画脚的,街面行走的人也驻足观望。有人认识高小龙,传出大力士到这里来打架闹事了,似乎场面不好控制一样。这里晓姑丈要见主任,那里早有人去报告,把王主任叫来了。
  “哈哈哈……”王主任来了解情况后笑了,走向晓姑丈打招呼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还是老本家,啊。”转过身来对围观的众人说,“拿钱买点酒喝,有什么西洋景好看的?谁来买,我们都卖!”
  这下工作人员就很快把人群驱散了。
  王主任是化解矛盾的高手,他知道老王父子俩每人喝了二斤白酒已超乎寻常,不再给他喝不承认,再喝又可能要出问题;但在看他来,那父子俩若无其事,心里暗生惊奇,甚至怀疑他的营业员是不是掺了水给人家喝的,可又不像,这就有点古怪了。他皱皱眉头,又笑了,对晓姑丈说:“本家,你到我办公室去聊几句,好不好啊?”
  晓姑丈自以为也是算见过世面的人,但没有被哪个头头叫到什么办公室去过。他迟疑了一下,想着拿钱买酒喝又不是偷盗犯罪,怕什么呢?于是吩咐小龙在外边看东西等他,就跟着王主任走到了后边的办公室。
  主任给他拿烟倒茶,待如上宾,叫晓姑丈老不好意思的。话题自然是关于酒了,主任兴趣很浓,问今天的酒口味如何,营业员态度怎样,平时喜欢喝什么酒,能喝多少酒等等。晓姑丈见这个本家主任态度如此真诚客气,就把自己以及儿子的苦难经历,与自己和儿子不知道能喝多少酒从没醉倒过,平时舍不得喝,一年只喝两次酒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倒了出来。主任像听传奇故事一样入迷,不断点头,不断慨叹,还和他讲了烈酒过量会伤肝的道理,晓姑丈一个劲的点头,承认主任说得不错。
  临别时,王主任说,咱们认了本家就交个朋友,今天的酒我请客,不要你付钱,晓姑丈怎么说也不肯。
  王主任说:“老哥你不要不给面子,以后我到圩子里去,你可要请我喝酒的哟。”
  “好的,好的,只要本家主任肯赏光,我总不能叫你背着锅子下乡哎。”
  送到大门口,王主任叫服务员灌了一坛子十斤荞麦烧酒,叫他每天晚上喝二两睡,可以助眠,说酒这个东西,少喝养神,多喝伤身。
  晓姑丈叫小龙拜见了叔叔,王主任吩咐小龙要照顾好老爷子,小龙点头答应了,王主任笑着说自己又多了一个大力士的侄儿。
  从此,晓姑丈和小龙父子俩神力和海量的美名就传得更加神乎其神了。
  小龙结婚不久,就做起了生产队长,几年后又硬被大家选上了村委会主任,因为力气大酒量大为人正办事稳重,特别是坚持喝好不喝倒的原则不动摇,在搞好农业生产的同时,大力发展工商副业多种经营,带领农民致富很见成效,撤乡建镇时被推上了镇长的位置。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回复 来自- 陕西渭南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陕西渭南

来自- 中国
来自- 中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7:18
  • 签到天数: 5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483

    主题

    5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版务部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331067

    优秀管理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0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3-6-4 21:40: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棒棒哒!

    点评

    谢谢清秋部长的表扬,向您致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6-5 16:08
    回复 来自- 中国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中国

    来自- 中国
    来自- 中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691

    主题

    4万

    帖子

    1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6485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23-6-4 21: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以平凡的视角,独特的风格,朴实自然而又富有特色的语言,以父子俩酒量大、力气大的传奇故事为主线,描写了晓姑丈、晓姑妈和小龙一家人勤劳俭朴、善良淳厚的品德,那个年代简单艰苦、快乐温馨的农村生活,赞美了高圩人大气豪迈、情感丰富的民风。----欣赏极品

    点评

    谢谢先生的赏读和肯定,向您致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6-5 16:09
    回复 支持 反对 来自- 中国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中国

    来自- 江苏
    来自- 江苏

    该用户从未签到

    41

    主题

    1670

    帖子

    2万

    积分

    右首版

    Rank: 6Rank: 6

    积分
    20783
    发表于 2023-6-5 16: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江苏

    谢谢清秋部长的表扬,向您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来自- 江苏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江苏

    来自- 江苏
    来自- 江苏

    该用户从未签到

    41

    主题

    1670

    帖子

    2万

    积分

    右首版

    Rank: 6Rank: 6

    积分
    20783
    发表于 2023-6-5 16: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江苏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23-6-4 21:42
    ,以平凡的视角,独特的风格,朴实自然而又富有特色的语言,以父子俩酒量大、力气大的传奇故事为主线,描写 ...

    谢谢先生的赏读和肯定,向您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来自- 江苏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江苏

    来自- 中国
    来自- 中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7:18
  • 签到天数: 5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483

    主题

    5万

    帖子

    33万

    积分

    版务部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331067

    优秀管理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0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3-6-5 16:41: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高研 发表于 2023-6-5 16:08
    谢谢清秋部长的表扬,向您致敬!

    敬佩至极!

    点评

    部长先生,这是要折煞高研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6-5 20:54
    回复 支持 反对 来自- 中国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中国

    来自- 江苏
    来自- 江苏

    该用户从未签到

    41

    主题

    1670

    帖子

    2万

    积分

    右首版

    Rank: 6Rank: 6

    积分
    20783
    发表于 2023-6-5 20: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江苏

    部长先生,这是要折煞高研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来自- 江苏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江苏

    来自- 陕西宝鸡
    来自- 陕西宝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362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副总编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2988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23-7-4 09: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陕西宝鸡
    好听的语言都叫大家说了,我只能由衷地表示,这片推荐文实属佳作一篇,值得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来自- 陕西宝鸡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自- 陕西宝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逸飞极品

    逸飞极品

    订阅| 关注 (9)

    精炼雕饰,自由潇洒;点染涤荡,铺采摛文;意促爽劲,节短韵长。起于青萍之末,穷于鼓刀之屠,达于煮字之客。
    0今日 80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