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查看: 432|回复: 111

[版务] 【故事会】火车上的故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发表于 2019-2-28 09: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塘中水仙 于 2019-2-28 13:52 编辑

火车上的故事
    作者:侯桂珍

       作为父母的小女儿被宠到任性,到快三十岁出嫁时第一次回娘家,父母将如火如荼的生意暂放一边,在我返回时,二人坐火车一起去送我。

       当火车行驶到一个叫“禹村”的火车站,火车停下,有下车的旅客,也有上车的旅客。顷刻间,我看见刚刚还在和母亲与我谈笑的父亲,忽然脸色一沉,眼角与腮边的肉似乎有些痉挛,显出从未有过的痛苦和凝重,即使他在家给我多次讲过因家庭变故我爷爷早逝,致使正上私塾才十一周岁的他不得不离开学校,去社会上混生活来养活我奶奶时,也没有过这样的神情。

      只听父亲说:“恁娘俩看见那里了吗?窑口,对,就是这里……”父亲说着又环顾了一下这个站台。

      我和母亲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透过车窗玻璃向远处望,那里显然是一座煤矿的井口,显得白赤赤的有点老旧。

       父亲继续说:“本来,我不想再提这事,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要不是来送闺女,我一辈子也不会再来这里了。其实火车一往这开,我心里早就打起了鼓……转眼就几十年了啊!”

       1942年秋,父亲只有十三半,抗战进入白热化阶段,老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那年秋天格外寒冷,仿佛冬天已提前到来,长在地里的胡萝卜没有刨出来,冻在了地里。到处去打短工,干一天一斤花生饼的报酬都没人用。

       一天,父亲和岳老二在集上转悠,正碰上商会里的地保岳传庆,他对父亲说:“大兄弟,我给你找个活儿干吧?去装车,不远,往南十来里路,过去磁窑镇就是。不管你干三个月还是两个月,只要去了顶个名,接着就能领到一百五十斤谷子,还有一百五十斤谷子,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再去领。还有只要报上名,到了区里接着就能吃上疙瘩咸菜、白面馒头和锅饼。”父亲和岳老二一听,觉得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于是就去商会报了名。我奶奶我父亲、岳老二和他母亲就各自领了一百五十斤谷子放到家里。

       那时整个泰安划分为八个区。父亲和岳老二先到了我们镇上的宽家胡同一个叫大车门的地方,在那里呆了十多天等人集合,总共来了一百二十多人。然后坐火车去了泰城育英中学,凡是从我们镇上去的人都归在第八区,全县有好几百人。天天不用干活,到了饭时,就供给白面馒头或锅饼,配着疙瘩咸菜吃,开水管个够!吃起来那个香!简直就和神仙生活样!这对当时正贪玩调皮的父亲来说充满了无比的诱惑。

       又等了一星期后那天上午九点多钟,一集合就给戴上“劳工协会”的袖章,又每人发了一斤锅饼,还有咸菜,前边有人带着,后面有人跟着,两边有人看着,都是些日本人,端着枪,上了刺刀,顶上火,向火车站走去。等长长的队伍陆续进到大闷罐火车里去,门口立刻就用铁条给拧上了。父亲当时就想,坏了,凶多吉少!不知道被拉到哪里去?还能不能活着回来?那年秋天不仅父亲不谙世事,岳二大爷也不过才十七岁。

      大闷罐车一路没停,直到太阳偏西大家才下了车,有许多日本人在那里看着,还有二鬼子,面前就是这煤矿。劳工们按命令浑身脱得一丝不挂,查体,包括听内脏、看眼睛、量身高、称体重,由日本女子给查。同时把衣服放大蒸笼里给蒸了,怕有传染病。很快衣服未干,潮乎乎地穿上了身。接着就去吃了这一天当中的第二顿饭,也是这一天中最后一顿饭。一个大窝窝头像小盆子,橡子面的,黑不黑,黄不黄的,不知是苦还是酸,根本就拿不到嘴上去,但还是得咬着牙往下咽。

       此刻天色已晚。刚吃完饭就有人喊“集合”,于是编号,十人一个房间,在成排的红瓦房里住下。父亲在他那个房间里年龄最小。当时父亲带了一件奶奶给他缝制的大襟大棉袄,左侧一溜核桃疙瘩的扣子,下摆到小腿肚子处,相当于后来的棉大衣。父亲每出门必把它带在身边,冷时穿在身,晚上休息时一半铺在身下,一半折过来盖在身上,又像是他的护身符。房子外面是端枪的日本人,不远处是大狼狗,大家都被看上了,哪里都不许去!

       这时同房间一老者看着这阵势说:“看来,这活儿不好干……”

       第二天在院子里像犯人放风那样逛游时,我们镇上一个叫秦大胜的人敞着怀,带着双匣子枪,四十多岁,戴着礼帽,上身里面是白衬衣,外面是青便褂,下身青便裤扎着裤角,青布鞋白袜子。他看见我父亲他们就说:“嗨,你们怎么来了?日本人拿中国人根本不当人!喏,看见北边那个高架子了吗?窑口!头一天下去一兜子十二个人,第二天能上来七八个就不错了。弄不好一个也上不来的时候也有的是,只要下去就是白白送死!”

       父亲忙问那个比我爷爷小不了多少的人:“那怎么办呢?”

       那人说:“也不要紧,你们在这里还得歇一个星期才下井。晚上你们去找我,他们咱管不了,咱兄弟们不能拽到这里!”到宿舍一说大家都害怕。

       同屋一个姓杜的人挺壮实,高个儿,会武术,走路轻飘飘的没动静,曾经给“道尹”(约相当于现在的地委书记)跟过班。后来回家卖长命书,混不下去了,才上这里来。姓杜的人问我父亲:“小兄弟,咱家是哪里?”

      父亲答:“汶口。”

      姓杜的又问:“汶口哪里?”

    “汶口街上。”

      “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小小年纪就出来干这个!”

    “就我娘一个人。得混饭吃呀!”

      姓杜的继续说:“咱怎么也不能拽到这里!不说别的,光这一个星期就把咱都给饿坏了。”

      半夜里,姓杜的人让四五个年龄大些的人解下扎大裆裤的腰带,一根腰带就有一人多高。又找到根长烟袋,他说:“我就起这个作用,把你们一个个都拔上去,上去了我就管不了了。是死是活,到底能不能出去?那就看大家的造化了。你们是汶口镇上的,我是镇北南柳的,隔着十多里地,咱做个朋友!”随和大家挨个儿握了握手。又说:“这样,数这个小兄弟小,到时候咱先让他上去……”

      父亲急忙插嘴说:“还有这个岳二哥,俺一堆儿来的!”

      姓杜的继续说:“到时候大家别着慌,听我安排,我得想办法把咱这些人都拔上去!”大家屏声静气,做着临行前的思想准备。

      到了深夜,我们镇上的秦大胜也找了一根长烟袋,和姓杜的人悄悄带着大家走向第一道铁蒺藜,他们用长烟袋一别,铁蒺藜上就有了可以钻过人去的空隙。总共有三道这样的铁蒺藜,一道电网,外面还有两道深深的交通沟。三道铁蒺藜是在木桩子上挂着,两边还有斜坡;电网在一堵高高的墙上,外面没有斜坡,是直上直下的,下面到底有多深,谁也不知道,这就是第一道交通沟了。爬有电网的墙的时候,秦大胜和姓杜的人将长烟袋别在墙上,让大家踩着过。父亲过第一道交通沟时,两腿一屈,两眼一闭,心想:“反正就这么着了,是人不死,是财不散,是北瓜结不了葫芦瓢儿,豁出去了!”

      沟那边,姓杜的人已先过去了,将父亲拔上去,后面就不停地有人跳下来。这一跳不要紧,就像往开水锅里下水饺,“噗噗通通”的声响很快惊动了院里的大狼狗。狗一咬,探照灯就照了过来,架在高处的机关枪也就“哒哒哒”地响起来。这下大家着了慌,开始乱爬,父亲也到底不知道是怎么过了第二道交通沟,好在岳老二紧紧跟了过来。于是两人牵起了手,上了交通沟不远就是高粱玉米地,他俩不敢走大路,光钻庄稼地。后来鞋子也跑掉了,迷了路。好像刚刚路过的地方,转眼又回到了那里。

      直到第二天傍晚,他俩才来到一个叫四岭的小地方,看见一个饭铺子,忽然觉得肚子饿了,才想起来已经是一天多没吃没喝了。

      饭铺子正要关门,一位老者还是接待了他俩。老者和蔼,一看就知是个大善人。

     他问:“你俩这是从哪里来?”父亲告诉他是从禹村煤矿刚刚逃出来的。

      老者一下瞪大了眼睛道:“嗨,你俩可真是大命的!这是上辈子行好行下的,一定是老爷奶奶烧了高香!要是叫日本人给抓回去,那——没个活!不是直接活埋,就是‘放天花’!知道放天花吧?就是土埋到胸口了,人身上的血一直往上涌,他们就用刺刀朝着当头顶就是一下子,血就直直地往天上刺……”

      老者这一说,父亲和岳老二刚刚稍稍平息下来的内心,陡然间又紧张了起来。不过好在总是躲过了这一劫。

       大口小口地吃完了饭,一摸身上还没钱!父亲和岳老二一下傻了眼。老者就问:“咱家是哪里?”父亲告诉了他。老者说:“恁看,我这买卖也不大,生意也不好做……这样吧,恁商量商量,要实在没别的办法,就把你这大袄留下。”

       父亲正想着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了,但是看着奶奶为他一针一线缝制起来的大袄又有些不舍。那老者看出父亲的心思,说:“你放心,你们镇上有给我来送货的……郑广田你认识吧?”

      父亲答:“认识。”老者说:“到时候叫他给你捎回去。这样吧我给你个执照。”

      说着老者回身拿了毛笔来,在一片瓦碴上刷刷两下写下一个永久的“永”字,然后轻轻地一颠一摔,“啪!”一个字不偏不倚,正好摔出两半来。他递给我父亲一半,自己留一半。对我父亲说:“咱说话算话,也有这半个字证明,老郑也行,或者其他什么人,咱是只认字不认人。只要到时候把钱捎了来,拿回这半个字对上号,大袄一准给你捎回去!”

       父亲拿着半个“永”字和岳老二连夜继续赶路。又是一天过去,太阳将落山还未落山之际,二人总算是回到镇子上。父亲正好从郑家大门口经过,就顺便将那半个字给了郑老大,当时父亲叫了大爷,说明情况,并准备回家去把钱拿来。老郑正在往大把车子上装要送的货:青菜、白酒、酱油醋(山西人造的)、粮食,甚至还有成沓的麻袋。

       和岳老二分手后,父亲回到家,奶奶已把眼睛哭成了铃铛,就要看不清东西了。原来父亲刚走,就有知道消息的邻居开始埋怨我奶奶了:“嗨,你真舍得!就这么一个孩子!才十三四,叫他去干那种活!要真是有个好歹的,你就䞍着后悔去吧!”奶奶就哭了又哭,哭了又哭,她除了哭没别的办法。才半月时间简直就是十五年!好在父亲有惊有险却保住了性命,又回到她身边。

       第二天,岳老二的母亲就来约我奶奶去商会想将那一百五十斤谷子领回来,不知是谁早已代领了。此后多年间父亲一直在打听那两个救命恩人,想当面致谢,终是无果,不知是死是活……

(注:字数,3988,部分段落曾于去年发在中财论坛网站,微信号:d13563494160)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9: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榆木 发表于 2019-2-28 17:33
非常细致的一篇文章,感觉让人身临其境,文章深刻揭露了日本侵略者的残无人道。
附议精华
...

一个人早年的经历,一定不会轻易地随着时光的流逝而烟消云散,它会留在心灵深处,它会影响自己日后的思想行为。父亲一生具有豪侠仗义之情,爱打抱不平,即使后来哥哥弟弟从自身安全角度一再反对他,他依然如故。这或许延续了老爷爷的武侠精神?也不知是否与这两个救命恩人的行为有关?人生遗憾太多,知恩不能报,便是其中的一种!
感谢大哥厚爱!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4: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绿袖子 发表于 2019-2-28 13:45
可能是父亲亲身经历过吧,仙写得很顺手,有身临其境之感,读者亦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故更是惊心。 ...

谢谢用心点评!是父亲真实的生活经历!这次在火车上的讲述,父亲之后很少提及,可能是这件事给他的那种幼小心灵打击太大吧!他后来只是轻描淡写,却始终不忘那两位救命恩人,说:“要不是人家救我,咱这家子人早就完了,你奶奶也不知道落个什么下场呢?可是咱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人家!”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09: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回大唐 发表于 2019-2-28 09:23
太感人了!            日本鬼子太恶毒了。等咱中国称雄世界了,将日本鬼子来个一窝端! ...

问好唐唐!感谢光顾留墨支持!落后就要挨打,中国人又是善良的。现在我们国家强大了,不管是谁,不会再轻易来欺负我们了!为我们国家今天的发展而骄傲和自豪!尽管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相信我们的国家一定会越来越好!大家一起努力哦!!!

点评

要不,就叫我大唐,大唐是大智若愚的意思  发表于 2019-2-28 10:43
内蒙古就将傻瓜称成糖货  发表于 2019-2-28 10:38
别叫我唐唐,唐唐与糖糖同音,糖糖与一默先生家乡的甜甜是一个意思,两糖加起来是傻得不得了的意思  发表于 2019-2-28 10:36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09: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终于找到地方了!昨晚发在“逸飞选稿”版块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5 09:26
  • 签到天数: 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28

    主题

    2520

    帖子

    6431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6431
    发表于 2019-2-28 09: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感人了!            日本鬼子太恶毒了。等咱中国称雄世界了,将日本鬼子来个一窝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09: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短版的各位亲们!初来乍到的,多多提意见或建议。谢谢啦!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22

    主题

    4193

    帖子

    8784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8784
    发表于 2019-2-28 09: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意境的作品奥,期待榜上有名,顺利上刊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7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15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2-28 10: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难忘的回忆,那个年代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0: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悍雨啸风 发表于 2019-2-28 09:52
    好有意境的作品奥,期待榜上有名,顺利上刊

    谢谢悍雨老师的鼓励!问好!!!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9

    主题

    7114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6761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0: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2-28 10:20
    一段难忘的回忆,那个年代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是的,只是活下来就很难!问好一默!谢谢光顾留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5 09:26
  • 签到天数: 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28

    主题

    2520

    帖子

    6431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6431
    发表于 2019-2-28 10: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对人的称呼一定要改!要记住,南方人忌叫“甜”,西人、内蒙人、东三人忌叫“糖”或与“糖”同音的字,若一定要加糖,那就必须再加“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