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3513|回复: 69

[乡土小说] 坚守的心(中篇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8:28
  • 签到天数: 43 天

    连续签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74

    主题

    4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227

    6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2:1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榆木 于 2019-12-14 20:19 编辑

           【小说导读】这是一篇关于人性思考的小说。俗话说落叶归根,在外飘零了一辈子,人没了后,都希望埋葬在故乡的土地上,因为那里是自己出生的地方,是自己的根。在那里,埋葬着自己的父母,埋葬着自己的祖宗,生是故乡人,死是故乡鬼,这是无可厚非的。然而,乔守根死后,儿子乔俊峰捧着父亲的骨灰回归故里后,却遭到乡亲们特别是家人的抵制,不允许他进入乔家的祖坟,这是为什么?乔守根做出了甚么对不起家乡,对不起家人的事?因何遭到如此的愤恨,被乡里被家人无情地拒之门外?要想了解事实真相,就请各位随老榆木一道,走进逸飞小说世界,走进唯梦老师的小说《坚守的心》,去一探究竟吧。(编辑:老榆木)


            【一】
       
      “我爸临死前对我说,必须把他的骨灰送回老家,安葬在乔家的祖坟,他的根在故土,得认祖归宗,不然他死不瞑目。”乔俊峰站在杨春柳家门口,手里抱着一个用黑布包起来的四方盒子,周围站满了闻讯来看热闹的乡邻。
      “他死了,他咋就死了?”杨春柳怔怔地看着乔俊峰胸口的盒子,喃喃地问,有点不相信乔守根真的死了。她没有流泪,可能是这些年来,她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她上前轻轻地掀开黑布,一个古色古香的楠木骨灰盒赫然映入眼帘,一张黑白照片上果然是乔守根,正目不转睛毫无愧疚的看着她。
      “你走吧,别死赖我家,他死不死跟我们家有啥关系?我们不认识他,他活着的时候都从来没有管过我们的死活,我们也没有义务去关心他的后事。”乔建峰上前推了推俊峰,冷冷地对他说。
      “阿姨,求求您了,就满足我爸的遗愿吧,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还是我妈告诉了我一些她和爸之间的事,要我送爸的骨灰来找您就可以了,这场车祸,我妈的腿也没了,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没人照顾。”乔俊峰没理建峰,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杨春柳说。
      此刻的杨春柳,用手抚摸着骨灰盒上那张照片,万般酸楚涌上心头,二十多年来的爱恨纠结,乔守根却用一个死来给她勾销。按法律来说,箱子底下那本红皮的结婚证,证明了她是乔守根明媒正娶的老婆,她有义务有责任处理他死后的一切事物。但从道德和良心来说,乔守根这么些年来背弃了他们的婚姻,从来没有尽过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她是可以置之不理的。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等待着她的最后决定。她回头看看儿子建峰,建峰涨红着脸,正怒气冲冲的瞪着她,那意思明显的不得了,不许多管闲事。
      “孩子,你去找找乔家的二叔伯家吧,让他们帮你处理他的后事,他们,毕竟是亲兄弟。”杨春柳迟疑了片刻,用愧疚的语气说完这句话,然后转身进屋了。
      这时,二叔伯乔守家的儿子,乔建林从人群里站了出来,大声喊叫说:“得了吧,亲兄弟又咋样?这么多年来,他只顾在外逍遥快活,认过父母兄弟吗?他亲爹亲妈死的时候,他有回来管过吗?你是他合法的老婆,建峰和建琼还是他的亲骨肉呢,他有理会过吗?这事,我们家可不管,你自己看着办。走了,走了,大家伙都散了,这是人家的家事,跟我们都无关。回家吃饭去,这破天,太冷了。”
      “你也给我滚吧,滚回你自己的家,这种没心的人死了活该,骨灰没地方埋,洒大马路丢河里都算便宜了他。”乔建峰恨恨地瞪了俊峰一眼,也转身进屋,“哐当”一声关上了门。人群陆陆续续地散去了,只留下乔俊峰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喂,你就是小俊峰吧?这么多年没见,长成大小伙了。我说,你去那边大榆树下坐坐,我去帮你说说。”余思成从地里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听到了隔壁乔建林的大嗓门传来,好像在警告老婆:“我可说好了,乔守根死不死跟我们家没关系,人家送回来的骨灰是找的杨春柳,你们可别去给我多管闲事,不然别怪老子给你难堪。”一听到杨春柳,余思成的神经马上就紧张起来,春柳家出事了?
      他赶紧锁上门,奔杨春柳家而来。路上,遇见刚才看热闹的其他人,才从他们的嘴里知道了春柳家发生了什么事。老远,他就看到乔俊峰傻呆呆地杵在紧紧关闭的门前。他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走上前去,让一莫愁展的俊峰去一边等着,然后他叩响了春柳家的大门,建峰出来给他开了门,他回头望望大榆树下的俊峰,随后走了进去。
      
      【二】
      
      一个多小时后,门开了,余思成和建峰抬了一张八仙桌出来,摆放在门口,杨春柳也出来了,径直走到了大榆树下,俊峰赶紧站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她说:“阿姨,我……”
      “什么都别说了,你过来吧,把你爸的骨灰放在那张桌子上,其他事我们稍后在商量。”杨春柳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让俊峰感到有点诧异,但一听她的话头,似乎有了希望,他点点头,赶紧跟在杨春柳身后,来到桌子面前,毕恭毕敬地把乔守根的骨灰放在桌子的正中央,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来用感激的眼神看看余思成和杨春柳,低下头一言不发的站到了一旁,等待杨春柳发话。
      “饿坏了吧?先进屋喝口水,建峰,你去做饭,思成你也留下吃饭吧。”杨春柳用慈爱的眼神看了俊峰一眼,这孩子,他可能已经忘了我们了,可他知道吗?我心里还一直在记挂你呢。
      “好咧,我也还没来得及做饭,又省了一顿。建峰,要我帮忙不?”余思成笑呵呵的回答说。
      “不用了,我做饭去。”建林又狠狠地瞪了一眼俊峰,然后进厨房去了。
      杨春柳和余思成陪着俊峰,问起来乔守根的死。俊峰抹着眼泪说:“那天早上,我妈起来晚了,怕上班迟到,就让我爸先送她去厂里,路上转弯的时间,一辆大货车转弯太急,我爸也骑得太快,撞了个正着,我爸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了,我妈的腿也残了。我爸临死前,拼尽最后一口气,要我送他回家来。”
      “你们,你们这些年来,生活得还好吗?”春柳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了俊峰。这么些年来,乔守根从来没有和家人联系,包括自己的父母,如同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而现在突然就冒出了他的儿子,还有他的死讯,让她难以接受。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反正我懂事以来,就一直随爸妈在漂泊,搬家是常事,这里几年,那里几年,混到了长大。”
      “唉,俊峰啊,你受苦了。当年你走的时候,才三岁多,已经把这里忘得干干净净的了吧?”春柳叹了口气。
      “吃饭啦”,建峰开始把饭端了上来,一人一大碗面条,轮到俊峰时,他把碗重重地放在他的面前,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建峰,别这样对俊峰,这不是他的错。小时候你可最疼他呢,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弟弟呢。”春柳看到建峰对俊峰的态度,忍不住提醒说。建峰没说话,端了饭蹲一边吃去了。
      “呵呵,先吃饭,吃完了再说。”看样子余思成也饿急了,端起碗来狼吞虎咽,几分钟就把一碗面条给吃完了。“吃慢点,别噎着了。”春柳赶紧把自己碗里的又倒给他一半,余思成也不客气,憨厚的对她笑笑,继续吃了起来。
      “阿姨,听你的话音,我以前也在这里出生的?”俊峰拔弄着碗里的面条,心里在思考着问题,刚才听到从来没见过面的余思成知道他叫俊峰,现在又听到春柳这样的话,他实在忍不住,就抬头疑惑的问道。
      “你没在这里出生,但你春柳妈妈可养了你三年呢,为了你,她可受够了苦。”余思成搭话说。
      “看见你们对我爸都恨之入骨,你们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我长大了,有权利知道关于我家的事情。”乔俊峰恳求地看向杨春柳。
      “好吧,这么些年来,我都是把泪往肚子里咽,为了乔守根这个王八蛋,被人欺负,被人孤立,被人瞧不起,等了他半辈子,忍辱负重的活到现在。他死了,我的希望也没了,是时候把心里的苦水倒倒了。”杨春柳的眼泪终于流下来,她的眼睛看向屋外八仙桌上乔守根的骨灰盒,缓缓地说起来二十年前的旧事。

            【三】
      二十多年前,十八岁的杨春柳,在乡里赶集时,看到有黄梅戏班子唱大戏,凑热闹挤进了人群里,三个多小时,她被那个演梁山伯贾宝玉的演员吸引住了。久久不舍得离去。她故作好奇的向旁边人打听,知道了他是邻乡乔家湾的乔守根,县剧团的演员,二十好几了还没找对象。或许是对他一见钟情吧,乔守根的影子日夜都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令她念念不忘。
      在乡下,谁家里有了十八九岁待嫁的大姑娘,那媒人可踏破了门槛。杨春柳家也一样。杨春柳个子不高,一米五多一点,那圆圆的脸蛋长得可漂亮,白白净净的面如桃花,特别是那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如一汪泉水,遮盖了身高的缺陷,和同村的姑娘们比起来,她是最漂亮的,自然,很多村里未婚的男孩子都钟情于她,可她就是谁也没瞧上。
      一日,村里专门给人做媒的张大妈又登门了,给她介绍的是邻乡乔家湾的一个人家。那小伙子初中毕业,在建筑队做大工,几十元钱一天,也算是很能干的了。张大妈来的时候,正巧春柳的爸妈在地里干活还没回来,春柳是提前回家来做午饭的。张大妈就当着她的面提了这事。一听乔家湾,乔守根的影子马上就浮现在春柳脑子里,她就直言对张大妈说,她谁也不喜欢,就喜欢那个唱戏的乔守根。于是,张大妈就又跑了一趟,到乔家去打探口风。
      乔家二老一听有姑娘看上了他们家的老大守根,高兴得不得了,乔家穷,家底薄,守根虽然去了县剧团,成天下乡到处演出,一个月也赚不了几个工资。加之,唱戏的历来就被人瞧不起,别看守根一表人才,但人家一听是唱戏的,这相亲的事还没开头就黄了。现在,张大妈一提,他们马上就答应了,要守根回来相亲。
      乔守根和杨春柳的相亲没出现意外,一见面就确定了关系。杨家父母看到长得像奶油书生的乔守根,觉得这人不可靠,可女儿铁了心的要嫁给乔守根,只好勉强同意了。那年冬天,他们领证结婚了。婚后没多久,父母就和他们分家了。乔守根继续回到剧团,隔三差五的回家来看看,春柳就一个人在家,地里家里的忙得毫无怨言。后来,有了女儿建琼,乔家父母劝告儿子,家里有儿有女的,别去唱戏了,就在家好好种庄稼养活一家人。乔守根习惯了唱戏的生活,地里的庄稼活他干不了,怕累。春柳特爱守根,也支持他继续唱戏,乔家二老有点生气儿子媳妇不听他们的话,不愿意帮她带孩子,自然,地里家里的活,还有孩子的照顾,春柳就更加累了。
      又隔了两年,生下儿子建峰,春柳的体型发生了变化,身体变胖了不说,脸色还长了很多黑色的蝴蝶斑点,人一下子仿佛变丑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守根很少回家来了,甚至几个月才回家来一次。春柳问他时,他说剧团靠在本县演出的那点资费,发不出工资,他们经常到外县其他地方去演出,才把剧团给维持下来。春柳理解他,没问他要钱,两个孩子和家里的开资,全靠她养鸡养鸭变卖钱来贴补家用,但她没觉得苦累,嫁给了守根,她心里一直感到幸福。
      春柳以为,只要她喜欢守根,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她也愿意。她从来没有料到,平静的生活会被打乱,守根会背叛她。
      酷夏的一天晚上,天气闷闷地快要下雨的样子,春柳把四岁多的建琼抱上椅子坐好,把饭碗摆在她面前,让她自己吃,然后给两岁多的建峰喂饭,婆婆急匆匆地敲开她家门,把一个东西往她怀里一塞,然后把一个大包裹往桌子上一放,黑着脸对她说:“你个没出息的,早就说不要守根去唱戏了,你不听,还支持他去,现在这后果你自己看着办。”春柳被突如其来的话弄得莫名其妙,她看清楚了,婆婆塞在她怀里的不是东西,居然是一个看起来才两个多月大的婴儿。
      “这,这怎么回事呀?这是谁家的孩子?”她很诧异,面带疑惑的问婆婆。
      “谁家的你还用来问我?今天中午,守根抱着这孩子回家,说他们剧团要到外省演出去,不能带孩子一起去,要我帮忙照顾一段时间,把他往我家里一放,没说清楚就匆匆地走了。我说,你这女人是咋做的,你男人一年半载不回家,你也不问问情况。现在和别的女人把孩子都生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没用的东西。”婆婆气哼哼地骂她。春柳惊呆了,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相信守根,可怀里的孩子……?她感到手脚冰凉,意识麻木,唯一的反映就是喃喃地反复念叨:“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这孩子我可不管了,把他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我老胳膊老腿的,你弟守家的建林我都照顾不过来,那还有精力养奶娃?你要是不管,自己找守根去。”婆婆说完转身自顾自地就走了。两岁多的建峰自己端碗,不小心把碗打翻了,手被饭汤烫着了,痛得大哭起来。建峰的哭声把她惊醒过来,她赶紧把手里的孩子往桌子上一放,拿湿毛巾给建峰擦手,用嘴使劲地吹吹,哄得不哭了。她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一眼又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婴儿。她又气又恨,抱起婴儿走到屋外,放在门外面的地上关上了门。

      【四】

      “哇,哇哇……”黑夜里,那孩子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被丢弃的命运,大声哭了起来,那声音洪亮得传出去老远。“轰”的一声炸雷从天边响起,“妈妈。我怕。”建琼和建峰都跑过来挤进她的怀里,看着面前的一双儿女,想到婆婆刚才的话,听到屋外面婴儿的啼哭,她的心乱了,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搂着两个孩子嚎啕大哭。
      下雨了,风夹带雨打在玻璃窗户上的声音很急,门外婴儿的哭声没停,还传来了好几声狗叫声。春柳突然清醒过来,她把怀里的两个孩子往旁边一推,赶紧开门跑了出来,幸好她反映及时,大雨里,几只狗正守在她家门口,对着啼哭的婴儿殷殷嚎叫呢。她赶紧抱起那个已经被雨淋湿的孩子,进得屋来,把孩子往桌子上一放,打开那个大包裹,看到都是孩子的衣服,她随便拿出了一件,脱下孩子身上的湿衣服,把干的给换上,才看到,这是一个男孩。那孩子似乎也感到了安全,停止了哭,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她,居然咧开嘴对她笑了。
      乔守根怎么对不起她,可这刚出生的孩子是无辜的,孩子的笑让杨春柳的心软了。家里没钱买奶粉,她就泡了一点大米,然后捣成米糊,用微火熬成米粥在加了一点白糖来喂他。她想去找乔守根问个清楚,希望这不是真的,他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了,她还是不相信他会抛下自己的骨肉跟其他女人私奔。她背一个抱一个,手里还牵一个的来到县城剧场打听,守门的老头告诉她剧场空了一年多了,剧团早就被人承包,现在他也不知道他们跑那个地方演出去了,反正是谁请就去,不管远近。
      她去找过守根的爸妈,或许是怕她把孩子丢下,公公婆婆连门也没让她进,还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窝囊废。老二乔守家一下子把她推开了好远,说:“我爸我妈老了,我哥也从来没有管过他们,一直都是分家门立家户的,那还管得了你们小两口的家务事,孩子现在给你了,就是你的事,养不养跟我们没关系,你找守根去。”
      她绝望了,村里人知道真相后,都在暗地里嘲笑她,赔了老公给人家,还帮忙给养野种。她心软,这可怜的孩子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刚生下来就被自己的爸妈丢弃不管,她怎能忍心把他也丢弃不管,任他生死由命?找不到守根的踪迹,乔家的人也坐视不管,她只能咬咬牙,一个人带着年幼的三个孩子,艰难的生活着。她给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叫俊峰。
      在心灵打击和强体力透支下,她消瘦了很多。娘家父母看到女儿如此的受苦受罪,心疼不已,劝她把那个野种送人,可她不肯,看到孩子一天天长大,看见他对她们笑的样子,她实在舍不得。毕竟,她爱过守根,这也是他的骨肉,她就要养着他,用她的包容和善良等守根回心转意,让他后悔自己的行为,回来跟她忏悔所做的错事。


              【五】
      腊月了,守根还是没有一点音讯。春柳家距婆婆的家还有一段距离,地里没有什么活干,于是,她隔三差五的就抱着小俊峰去打听消息。可只要看见她是抱着孩子来的,公公婆婆看到她就像看到瘟神一样,不让她进门,怕她把孩子又丢给他们。总是三言两语就把她打发走了。跑得次数多了,婆婆看见她就来气了,开始翻脸不认人,骂骂咧咧的说她,守根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帮他成家立业了,他们也就没有义务管他的家务事,留不住男人的心,是春柳自己没本事,他们老了,没本事来照顾孙子辈的,自家的孩子自家养,没本事养随你处置,守根回来要孩子跟我们老人没关系。
      春柳让五岁的建琼带弟弟去奶奶家玩,自己带着俊峰又跑到县剧团打听,居然连个守门的也没有了,剧团改成了农贸市场,时常门口杂货店的老板说,剧团早就垮台了,那些唱戏的都自己谋生路去了。没听到他们离开后去了哪里。她抱着小俊峰,呆呆地在农贸市场门口站了好久,突然感觉怀里一松,一个不认识的中年女人从她怀里抢过小俊峰又哭又亲的,吓得俊峰哇哇大哭。她吓了一大跳,赶紧伸手去抱俊峰,可那女人把孩子抱得紧紧的,边躲她边又哭又叫的说:“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春柳慌了,她着急地对那个女人说:“大姐,你好好看清楚,这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那女人抬头,用恐惧又愤怒的声音对她说:“求求你了,把我的儿子还给我,还给我……“春柳走进一步她就后退一步,让她进不来身。这时,杂货店的老板出来看到这情况,他对春柳说:“这女人是个疯子,听说十几年前,她带着刚满周岁的儿子来看戏,就在这门口被人给抢跑了,后来没找到,她也疯了。这十几年来,风雨无阻的她都守在这里等他儿子回来,这里的人都知道。”
      春柳也急了,看到才六个月的小俊峰哭得脸通红,她央求杂货店老板:”求你帮帮我,别让她把我孩子给吓着了。“店老板点点头,对她使了一个眼神,悄悄地站到那个女人的身后,春柳会神了,她在那个疯女人的前面,继续求她把孩子还给她。那女人只顾躲着春柳,没注意到身后有人。店老板趁她不注意,闪到她的侧边,一把从她手里把小俊峰抢了过来,春柳见状,把那疯女人使劲推倒在地,从那个男人手里接过孩子就跑,疯女人爬了起来,又哭又叫的在后面追。
      春柳左拐右拐的也没甩掉疯女人,她只好使劲的跑向早上停车的地方,希望有车能赶快带她离开。正巧,回家的那辆手扶拖拉机摇响刚开,开车的乔辉还在大声喊:“去乔家湾,杨集的赶紧上车了哈。”她一只手抱着俊峰,另一只手一把抓住车沿,已经上车的人拉了她一把才坐上去,刚坐稳,拖拉机就“突突”的开走了。
      被追得浑身是汗的春柳终于松了一口气。小俊峰已经不哭了,看着她甜甜地笑。春柳在他小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才回头一看,那个疯女人还在后面哭喊着追赶,只是,不一会儿,她的身影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在公路的拐弯处消失了。

      【六】

      坐车上被冷风一吹,浑身的汗变得冰凉了,春柳感到阵阵发冷。她紧紧地把俊峰抱在怀里,看他熟睡的小脸红彤彤的,在睡梦里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她心里感到酸酸的,眼睛涩涩的想流泪。她怕其他人发现,就俯下头,自己的脸靠在小俊峰的脸上,直到下车。
      下车后,她先到婆婆家接建琼和建峰,却见婆婆家大门紧闭,她敲敲门,是守家出来开门,他把身体堵在门上,没好气的问她:“你又来干嘛?”
      “我是来接建琼和建峰回家的。”春柳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不受欢迎,说话都特小心翼翼。“不在这,今天根本就没来。”守家说完,也不等春柳说话,就把大门给关上了。
      一听两个孩子今天没来,春柳急了,她去县城耽搁到这会才回来,这冬天的天气短,天也快黑了,孩子饿了一天,会去哪儿呢?她三步并两步地往家跑,还没跑到家门,就老远听到两个孩子哭着在叫“妈妈”,她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了。建琼和建峰一左一右的坐在自家门口,伤心地哭。一看到春柳,马上跑过来,一人抱一条腿,哭着说:“妈妈,我饿。”春柳再也没忍住眼泪,蹲下去母子几人抱成一团,伤心地哭了一会,才打开门进屋。她把俊峰放在床上,让建琼逗他玩,然后才赶紧去灶房做饭。
      等孩子吃饭后,她收拾好锅碗,喂好猪羊,给两个孩子洗手洗脸按进被窝里,才想起问大一点的建琼:“今天妈妈不是要你带弟弟去奶奶家吃饭吗,你怎么没去?”建琼和建峰都争着说:“我们去了,二叔不让我们在他们家玩,把我们赶出来了。”
      “那你们就一直坐门口等妈妈?”
      “嗯,我们不敢跑,怕妈妈回来了找不到我们。”孩子的话让春柳再一次的泪水湿了眼眶,她真没想到,这乔守根的家人会这么的冷漠无情,就算我杨春柳无能,没有管住丈夫,被你们瞧不起,但守根是你们的儿子和兄弟,错也不在我,建琼和建峰也是乔家的亲孙子啊,咋就这么的没有一点怜悯心呢?她心里五味俱全的边思量边哄孩子们睡着了,才感觉头晕浑身没劲。摸摸自己的头,有点发烧,明白是今天的一热一冷,把自己弄感冒了。
      睡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春柳被俊峰的哭声给惊醒了。她赶紧开灯坐起来,给他换尿布,可俊峰还是哭过不停。她赶紧穿衣起来,去灶房把熬了一碗米糊喂他。可俊峰哼呀哼呀的就不吃,就是一直哭。她想,可能是白天的那个疯女人把孩子给吓着了,于是把俊峰抱在怀里,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哄,小声地自喊自答的给他喊魂:‘俊峰回来啦,回来了……“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俊峰可能哭累了,迷糊的睡着了。春柳轻轻地把他放进被窝,手刚松开,他马上就醒了,又开始哭了起来,孩子的哭声在这大半夜的传出来好远。


             【七】
      孩子不停息的哭声,让春柳心烦意乱。想到自己选择的婚姻,回想从结婚到开始,守根一直对她的不冷不热,没有夫妻之间的恩爱激情,没有对家的眷恋。她在回忆里寻找守根背叛家庭的原因。可思前思后也没有找到问题所在。头疼欲裂,加之自己也浑身乏力,也就忍不住看着哭得小脸通红的俊峰一起哭。
      建琼和建峰也被俊峰的哭声吵醒了,建峰怯怯地看着妈妈不说话,只有建琼爬起来,看到妈妈也在哭,很乖巧的从被窝的那头爬到这头,小手给妈妈擦泪,说:“妈妈不哭,我们错了,以后会听乖乖你话的。”然后,又用手摸摸俊峰的脸说:“弟弟听话,不哭了,你把妈妈都气哭了。妈妈,俊峰的脸好烫哦。”一听女儿的话,春柳赶紧摊手摸摸俊峰,果真很烫,怪不得怎么哄都不管用,孩子还小,又不会说话,发高烧心里难受当然哭不停。
      她内疚得爬起来给俊峰穿好衣服,对建琼说:“弟弟发高烧了,妈妈马上带他去打针,你带建峰在家好好睡觉,别害怕,妈妈把门给你们锁上,谁来也不要开门。”建琼很懂事的点点头,又爬到建峰的那一边躺下。春柳给他们关上了灯,抱着俊峰出门走进了黑夜里。
      村里卫生所的赤足医生余思成,三十多岁,老婆前几年得癌症死了,一个儿子在上小学,有自己的爸妈给照看着打理生活。会看病也是一门技术,所以,当有人给他提亲劝他再婚时,他总是眼光很高,到至今也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但他人缘好,喜欢开玩笑,农闲的时候,不管有病没病,村里人都喜欢去卫生所坐坐,吹吹牛,打打牌混日子,关于守根和春柳的故事,当然也是他们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这晚,余思成和几个平时经常在一起玩牌的人,打牌玩到十二点多了,等那些人走后,这天寒地冻的深夜,他也懒得回家睡觉了,就在卫生所的单人床上将就躺下。睡得正香,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他嘟囔着起来开门,看到是春柳抱着孩子站在门外。“是你啦,这深更半夜的,送上门来,是想哥了是不?”
      “思成,孩子发高烧哭个不停,你赶紧给看看吧。”春柳顾不得他的玩笑话,着急地对他说。进得门来,她感到一阵子眩晕,差点倒下,余思成关好门转身过来,正好看到她摇晃的身子,赶紧一把扶住她到床边坐下。伸手摸摸春柳的头,也很烫。“我说,你也发高烧,是不是把感冒传染给孩子了?”余思成说着,就拿出体温计给她们量好体温,
      “哟,都烧到三十九度多了,得挂水呢。”他用征求的眼神看着春柳。
      “我没关系的,能挺住,你给俊峰医吧,孩子小,别烧坏了。”
      “又是心疼钱了吧?要是挺不住,你家这三个小不点谁来照顾?听我的,大人小孩都要挂水才好得快,钱嘛,先给你记账,等有了你在给我吧。”说完,余思成很麻利地拿出几种药,兑配好后,要春柳抱俊峰坐到他的床上,然后给挂好水,自己坐椅子上翻看医书,时不时的和春柳闲聊几句。但他闭口不问春柳和守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春柳和他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在这个寒夜里,他就这样陪护春柳母子到天亮。

      【八】


      天亮了,一个村民一大早的来拿药,进门看到春柳躺在余思成的床上睡着了。他会意的笑笑,拿好药挤眉眨眼地走回家吃早饭了。
      等春柳醒来的时候,感觉好多了,俊峰也不哭了,甜甜地酣睡着。她看到余思成还坐在椅子上没回家,赶紧下床抱起俊峰,有些歉意的对他说:“真不好意思,占了你的床也没让你睡好觉,你算算多少药钱,给我记账吧,然后赶紧回家吃早饭吧,我走了,建琼和建峰还在家等着我做饭呢。”转身开门就走。余思成站在门口喊她:“等等,还得给你开点药拿回家按时吃,这几天少出门吹风,多在家休息,如果感觉还不行,就赶紧再来看看哦。”春柳点点头,拿好药就匆匆回家了。
      春柳回家后一天都没出门,晚上吃饭的时候,余思成挎着医药箱来到了她家,说是不放心再来给检查检查。春柳很感激,等检查完了,非得要他留下来吃完饭再走。余思成也就没有拒绝,吃好饭,陪她们说了一会话,才起身告辞回家去。
      第二天中午,余思成又来了,还买了一些糖果和奶粉给送了过来。春柳死活不收,余思成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到你一个女人家,带三个这么小的孩子,地里家里的忙,生活得也很不容易,这糖给建琼和建峰吃,奶粉嘛,就是给俊峰的,这孩子天天喝米糊糊,体质差要补充营养,收下吧,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那不成,药钱我还没有给你,哪能让你破费,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还以为我杨春柳贪小便宜呢。”
      “妈妈,我想吃糖。”建峰站在一边咽口水,建琼也在用舌头舔嘴皮。余思成从袋子里抓出几颗给建峰,又拿出几颗蹲下身问建琼:“想吃糖吗?“建琼抬头看看春柳,对余思成点点头。余思成把糖放进建琼的衣兜里,回头对春柳说:“我这辈子没女儿,不过很喜欢建琼的,想让她做我的干女儿,如何?”春柳很诧异,她对余思成说:“我家穷徒四壁,孤儿寡母的,你不怕以后麻烦你?”
      “这有啥好怕的?我多了一个女儿还赚了呢。建琼,叫干爸。”建琼看看妈妈脸色,春柳没说话但点点头,于是就甜甜地喊了一声:“干爸。”
      “我也要喊干爸,干爸,干爸。”建峰看见有糖吃,也拉住余思成的胳膊喜滋滋的喊起来,看到两个孩子天真无邪的样子,“哎”余思成乐呵呵的答应着。
      春柳重感冒好了才出门,她知道,乔守根的父母兄弟根本不待见她和孩子,于是在忙的时候,就把建琼和建峰送到余思成的卫生所,请他帮忙照看,自己把俊峰用被单绑背上干活。随后的日子里她发现,只要她出了门,遇见她的村里人对她比以前热情了很多,嘻嘻哈哈的给她打招呼后,总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她,或者交头接耳的说话,看到她马上就不说了。让她莫名其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直到大年三十的下午,她按照老风俗,带上孩子去给乔家的列祖列宗上坟烧香磕头,遇见乔家的二老和守根的弟弟守家也在烧香,她上前去叫了一声“爸妈”,乔家二老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没理她,建琼和建峰也怯怯地喊了一声“爷爷奶奶”,守根妈板着脸说:“别叫别叫,我们还想多活两年呢,你爷爷奶奶姓余,上他家坟头叫去。”然后冲春柳“呸”的吐一口唾沫就走了。
      从她身边经过时,守家瞥了她一眼,轻轻地骂了一声:“骚货,我哥不回来,还知道找野男人了。”春柳呆在原地,才感觉到真正的心痛是什么味道。


      【九】

      上坟过后,建琼带建峰出去和小伙伴玩去了,春柳回到家,虚脱了一般的躺在床上,回想起刚才乔家父母和兄弟对自己的态度,回想起自己这几年所遭受的变故,泪水无声的打湿了枕巾。
      在春柳的心里,很感激余思成。在乔家湾这个地方,在守根抛家弃子后,在乔家人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她时,几乎没有人出来为她说句公道话,搭一把手,除了嘲笑就是讥讽,让她在世俗的眼光里,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做人做事。余思成是唯一一个雪中送炭的人。她暗下决心,不管外面的流言蜚语怎么看待他们,她杨春柳不会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坏女人。
      天黑了,陆陆续续的鞭炮声在村庄的四处响了起来,两个孩子也回家来了,她不得不打起精神起来做晚饭,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她,生活还得继续,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三个孩子坚强的活着。余思成来了,送来了过年的肉食,还给三个孩子买了新衣服。建琼和建峰高兴得蹦起来,拿起来就要往自己身上穿,俊峰看到他,也咧开嘴对他笑,伸出手要他抱抱。
      春柳留他吃了年夜饭,把今天下午的上坟时乔家人说的话告诉了他。余思成没有感到诧异,只淡淡地对她说:“乔守根是他们的亲人,不管他做错什么,血缘关系也会让他们选择原谅。你呢,不过是一个百家门上嫁过来的女人,所以呢,一事不如意,就万事不顺心。不是我故意说乔家坏话,当初你们家就没有先了解了解乔家在这地方的情况,没了解一下他们的为人处事?乔守根的父母就是不孝子,你婆婆当年可不是一个省油的主,经常和公公婆婆骂架,有时候为了一点小事,甚至打得头破血流,先后把两个老人给气死了。这就是他家守根为啥迟迟找不到媳妇的原因,名声不好,谁愿意让自家的闺女来受罪呢。不过,对你还好,虽然不管不顾,但还没有打你,算你好运。”说完呵呵的笑了起来。
      春柳从嫁过来,一直不知道这些乔家人的家事,当初就因为一眼看中了乔守根,不顾父母的反对,就一心一意的想嫁给他,她也没料到,她嫁过来的命运会是这样,也不敢对娘家人诉苦,自己选择的路,再苦也得自己走下去。余思成问了她以后的打算,她说:“我也不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黄荆疙瘩就坐地守,当初是我自愿嫁的,乔守根不仁,我不能无义。为了这几个孩子,我也得守下去啊,这是我自己选的路,也是我的命该如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痴心女人负心汉,唉,你呀,不说了。不管别人怎么说,好好过自己的日子,那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人,就等着看你被打垮的笑话呢。我才不怕他们说,为人不做亏心事,还怕有鬼来敲门吗?你也别怕,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们愿意咋说就咋说去吧,吃自家的饭过自家的日子,好好把孩子养大才是正事。”
      那晚,春柳失眠了,她反复思量余思成的话,觉得他的话很对,也就不在纠结了。第二天起来,她让建琼和建峰去给爷爷奶奶拜年,不管他们接不接受,她做到一个为人媳妇的义务就好。然后又带了孩子们回来娘家拜年,接受父母啰嗦的劝告后,回家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十】

      从婆婆三年前像烫手山芋似的,一甩手把俊峰扔给她不再过问后,四季轮回周而复转,在春柳精心的照顾和娘家人的帮衬下,一晃眼俊峰已经三岁多了。特别招人喜爱,小嘴很甜,成天妈妈妈妈的叫,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做点家务也懂得帮忙了,虽然帮的都是倒忙,生活虽苦,但春柳心里还是喜滋滋的,三个孩子渐渐地长大,成了她劳累过后的精神支柱,余思成一如既往的援手,让她觉得日子并不是那么苦累。
      命运或许就见不得人过得舒心。在你刚感到顺心的时候,就突如其来的又把你推进苦难深渊。杨春柳曾经无数次的在夜里幻想,守根回来了,赚了很多的钱,告诉她俊峰是他捡来的孩子,他们把三间旧屋改建成了新的楼房,从此,日子过得滋滋润润的,让村里人羡慕,他们也不再被人瞧不起,和左邻右舍都恢复了和谐的关系。但幻想毕竟是幻想,其他的事情都没实现,但守根却真的回来了。
      这天中午,在地里干活的春柳刚回到家,又累又渴的准备做午饭,守家突然来了,通知她马上带俊峰去婆婆家里一趟,其他什么都没说就转身走了。春柳感到有点忐忑不安,从三年前守根突然消失后,她就一直被乔家人拒之门外,而今天,到底有什么事,还劳驾乔家老二守家亲自来请她去?
      她没顾得上做饭,抱起俊峰匆匆地来到婆婆家,门大大开着,她犹豫了一下,才径直走了进去。在堂屋里,她意外的看到,公公婆婆坐在八仙桌的上位,左边的位置居然坐着守根,守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和当地妇女比起来,穿着还算洋气,描眉画红的脸蛋,看起来是比春柳漂亮很多,守家正在给他们倒茶,看见她进来后,那女人站了起来,很激动的神色看着她抱在怀里的俊峰,刚要开口说话,被守根一拉她的衣袖,好像是事先商量好似的,那女人马上很自觉地坐下了,但矛盾的眼光一直看着俊峰,让春柳心里发毛。
      “来了,坐下吧,有话对你说。”婆婆面无表情的对她说。她答应了一声,刚要在守根的对面坐下来,守家抢先一步坐了下来,一指下位对她说:“你坐那位置去。”春柳没说话,看看守根,无声的坐了下来,俊峰怕见生人,躲在她的怀里偷看这些不认识的人。
      公公使劲地抽闷眼,大家都不说话,也许是不知道从何说起。过了一会,婆婆开了口:“今天找你来呢,是因为守根回来了,他回来的原因呢,是……是想把你们之间的事情处理了,还有呢,就是要把俊峰带走,这事呢……唉,我们老了,也做不了你们的主,你们自己表态吧。”
      春柳如五雷轰顶,她做梦也没想到,守根回来是要抱走她养育了三年多的俊峰,这不是想要了她的命吗?
      “不可能,俊峰是我养大的,凭什么把他给你?”她激动地站了起来,紧紧地把俊峰抱在怀里。
      “孩子是我生的,我们为什么没有权利带走?”那女人站了起来,伸手就想过来抱俊峰。春柳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大声吼了一声:“你敢,谁要想把俊峰给我带走,我就跟谁拼命,不信你试试。”


           【十一】
      “都给我坐下,好说好商量。”一直不说话的公公愤怒地一拍桌子,把几人都给镇住了。于是,都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公公在桌子的边沿敲敲烟斗,黑着脸看着守根说:“守根,你先说,当初你为什么离家走,现在又为了什么回来?你和这个女人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几年来,我们也想知道,你和春柳之间到底发生什么,居然连自己的父母兄弟和儿女都不要。”
      “好吧,我说,“乔守根看了一眼杨春柳,又看看自己的父母,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很平静的说道:“你们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好,我告诉你们。当初,是你们逼着我去相亲,说什么家底穷没钱给我说媳妇,有人主动要嫁给我,将就娶回来,能传宗接代就算我完成任务了。我对杨春柳根本就没有感情。在还没有相亲之前,我和肖红是一个剧团的,早就认识并相爱了,可因为我是乡下人,家里又穷,她父母坚决不同意我们交往。为了满足你们二老的愿望,我委屈自己娶了杨春柳,但我就是忘不了肖红。剧团跨省演出,又一次给了我和肖红重新开始的机会,在外面的日子,我们住一起了,后来她怀孕了,生下了这孩子。”
      他用手指指俊峰,接着说:“我们两人都没有攒下钱,没有时间和能力养孩子。我想,你们是我的父母,这孩子也是你们的亲孙子,就和肖红商量,把他送回来让你们帮忙给照管一下。等他大一点了,肖红的父母看在孩子的份上,就会答应我们的婚事。那时候,我就和杨春柳离婚娶肖红。当时,剧团马上又要搬迁到其他省去演出了,出发的时间紧,我把孩子抱回来就匆匆忙忙地回去赶火车了。我也没想到,你们居然狠心的撒手不管,还把他送给她去养,这能怪我不回来认你们吗?”
      “你说什么?你既然喜欢了她,干嘛还要答应娶我?你这个混蛋,这些年我那点对不起你了?家里家外的事,你说咋样就咋样,我有反对过你吗?俊峰是你亲生的,你有养过他吗?建琼和建峰也是你亲生的,你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了吗?为了俊峰,我受了多少气多少苦多少累,你知道吗?凭什么你想不管就不管,想要就要?”几年的谜底终于从守根的嘴里说了出来,春柳气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手指着守根,又哭又骂了起来。
      守根并不理会她的哭闹,继续说:“剧团散伙了,我和肖红在外省另外找了一份工作,现在手里有了一点积蓄,所以,回来办理和杨春柳的离婚手续,然后把孩子带走,我们就各不相欠了。”
      “想离婚,门都没有。”春柳声泪俱下。那时的乡下,从来没有离婚的。只要嫁给这家了,生是这家的人,死是这家的鬼,不敢有半点的非份之想。有的女人在婆家三天两头的挨打受骂,有的实在受不了,想不开去跳河喝农药上吊寻死,从来不敢有离婚的念头。这离婚,就如过去的休妻,这个女人再好,只要是被男人给休了,名声就臭了。
      “反正我已经下定决心离婚,你闹也没用。这三年多来的养育,我和肖红会算成钱来补偿你,但这孩子,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建琼和建峰就留给你了,房子和家里的一切东西也留给你,我就不要了。”
      屋子里一阵沉默,只有杨春柳绝望的哭泣传出院子,让门口那些闻讯跑来,隔着门缝看热闹的村民嘘叹不已。

      【十二】

      “唉,你们的婚姻呢,我们做父母的也管不了,你就先回去吧,好好想想,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呢,离了也好,各自都解脱了。老太婆,赶紧做饭去,天大的事也得吃饱饭再说。”公公说完话就起身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孩子,我是你亲妈,来让我抱抱,好吗?”肖红心切地站了起来,伸出双手看着俊峰。守根在旁边拉了一下肖红说:“别急,孩子身上流着你的血,迟早他会认你的。”
      “妈妈,我怕,我们回家。”俊峰吓得一双小手紧紧地搂住春柳的脖子哭着说。春柳擦掉脸上的眼泪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一眼守根说:“离婚,这辈子你就别想了,俊峰我也不会给你的,你和这个女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然后抱着俊峰脚步匆匆地逃离了乔家大门,那样子,就好像乔守根和肖红要追来抢跑她的俊峰似的。
      门外,几个看热闹的人见她出来了,走过来和她搭讪说:“我说杨春柳,离就离吧,别死心眼了,这几年的苦日子你也过够了,人家把姘头都带回家来见父母了,那女人看起来是比你漂亮很多,守根摆明不要你了,你还死守着不划算。”
      “余思成对你挺不错的,离了你可以去跟他过啊。”
      “都说戏子无情,当初人家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戏子,你咋就那么傻呢?”
      “我说有你们这么劝人的吗?春柳又没做错什么,他凭什么要休了她?是我啊,就不离,这辈子就跟他耗着,看他这个没良心的乔守根咋办?”
      春柳一句话也不说,径直回到家里。在她刚走到乔家时,余思成听到消息也来她家了,帮她给建琼和建峰做了饭吃,看见她回来,赶忙问她发生了啥事?春柳伤伤心心地哭着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都说给了他听。余思成沉吟了一会儿,劝春柳说:“事情已经这样子了,我说,你还是离了吧,你留不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别把自己的青春都浪费到他身上了。这几年,乔家人对你咋样你心里清楚。没有他乔守根,你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我就是不服气,他凭什么说不要我就不要我,说要把俊峰带走就带走?俊峰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带这么大的,我就像亲生儿子一样的照顾他,我舍不得。谁对谁错摆在大伙的面前,我就不离,看他能咋样。”春柳愤愤地说。
      余思成摇摇头说:“我说你别死脑筋好不好?你没看出来乔家人的态度?人家还是向着自己的儿子的,谁会出来帮你说一句公道话?村里的那些人,就会瞎起哄,他们巴不得你把这事越闹越大,他们才有好戏看呢。乔守根已经铁了心的要离婚,你就是不离,他和那个女人也照样过,因为他是男人,就是做了风流韵事,别人也会说,那是做男人的本事。可你呢,你敢吗?不离婚,以后你要是有一点的差错,就会被口水给淹死,人家才不管你跟守根之间的关系咋样呢。只要没离婚,你就是一个有男人的女人,就不能找到以后的幸福。”
      “你别说了,我累了,帮我把这三个孩子带你卫生所玩玩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办。”春柳用哀求的语气看着余思成。余思成不再说话,点点头,抱起俊峰,带着建琼和建峰走了。
      消息传出去得真快,傍晚时分,春柳的父母赶来了。刚进屋,水也没顾得上喝一口,春柳爸就黑着脸对女儿吼叫:“不管他乔家耍什么花样,你就是不许离婚,他乔家不要脸,我们杨家还得要面子呢。你要由他离了婚,你这辈子就完了。我和你妈就是过来提醒你的,你不能给我们杨家丢人现眼。”
      春柳妈也抹着眼泪说:“我说闺女呀,当初,我们非不同意你们这亲事,你却鬼迷了心窍,非得嫁给乔守根。我们叫你不要帮他养野种,你也不听,还巴心巴肝的养了这几年,最后,你落得啥好处了?人家还是要一脚踢了你,还要把俊峰抢走。这口气能让人咽得下去吗?这次,你必须得听我们的,不跟他离,就跟他耗,看谁能耗过谁?”


             【十三】
      杨春柳父母的态度很明显,是坚决不允许春柳离婚的,为了杨家的名誉,必须要跟乔守根耗下去。春柳在父母的说教下,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她想,只要不把俊峰给守根,他思念儿子,或许哪一天他会放弃那个女人,回到她的身边,尽管希望渺茫,但她愿意等。因为,她的心里始终还是放不下她对守根的情。
      天已经黑下来了,余思成还没把三个孩子送回来,她让父母先坐着,自己出门去接孩子。春柳妈说,今晚就不住她家了,家里没人,春柳的弟弟弟媳回娘家给老丈人过生日去了,他们得回去看门。春柳只好找出手电筒给爸妈,并送他们出了门,春柳爸又把先前不许离婚的话给重申一遍后,才和春柳妈顺乡间小路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回家去了。
      春柳锁上门,打算去村卫生所接孩子,她想,可能余思成今天太忙,没时间给她送回来,那就自己去接吧。刚摸黑走到半路,正好遇见余思成一手打手电筒,一手牵着建峰,建琼走在他们的前面,正慌慌张张地正向她家走来。
      “咋了,思成,俊峰呢?”
      “我正是来找你的,俊峰有没有跑回来?下午,几个病人挂水,还有拿药的,我刚出诊了一个多小时,让建琼看好两个弟弟,我回来的时候,建琼和建峰正跟一帮小孩玩得开心,把我交代的事忘了,所以,我赶紧带他们回来看看俊峰回家了没有。”余思成赶紧把下午的事告诉春柳。春柳一下子急了,说:“俊峰才三岁小孩,那知道回家的路呢?你有没有问过在你卫生所挂水的人,看到俊峰没有?”
      “问过了,都说没注意。”余思成也很着急,帮人看孩子看丢了,这责任多大啊。“那我们快去找啊,这么小的孩子,他能跑多远?建琼,你咋就不听话呢,只顾自己玩,连弟弟也不管,你就不能让妈省点心吗?还有你建峰平时那么疼弟弟,关键时候咋就不知道看好弟弟,等把俊峰找回来,我再收拾你们两个。”春柳又气又急,边走边训斥建琼和建峰,两孩子一听妈妈的话,知道自己闯祸了,吓得呜呜的哭了起来。
      “好了,你别把孩子吓坏了,我们赶紧先找去。”余思成打断春柳的话,抱起走得慢的建峰,大步流星地向卫生所走去。

      【十四】

      杨春柳和余思成带着两个孩子又回到卫生院,安排建琼看好建峰留在卫生所不许乱跑,他们两人马上出门去附近的人家问问。寒冬腊月里,天气格外的冷,当他们挨家挨户敲门打探的时候,有的人家在吃晚饭,有的人家已经躺被窝里看电视去了。当他们问起,在下午有没有看到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时,都摇头说没看见。
      春柳急得忍不住哭了,她心疼俊峰,这么冷的天,这么黑的夜,他一定给吓坏了吧?她和余思成边走边大声的喊:“俊峰,你在哪儿?快出来啊,妈妈接你来了……”黑夜里,他们的叫喊引得一阵疯狂的狗叫,和偶尔从人家里传来的说话声,却听不到俊峰半点的哭叫“妈妈”的声音。
      当他们走到一个单家独院的外面时,喊叫声终于引出来了一个中年女人,她打开院落的大门,对杨春柳说:“你就是乔家那个戏子的老婆杨春柳吧?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去地里摘菜,看到一群小孩子在晒场里玩得起劲,你家那个最小的孩子坐在谷草堆里睡着了。我摘菜回来时,看到乔守根抱着那孩子匆匆地离开了,是你们家的人抱走了孩子,我也就没在意,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就回家来了。这会听到你们喊,我才想起来这回事呢。”
      “啥,乔守根抱走了孩子,你看清楚了没有?”余思成问道。春柳大吃一惊,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余思成赶紧一手扶住她,那女人说:“是啊,可以不认识你,但你家守根在这村里谁不认识啊?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说刚到家,有点感冒了来买点药,看到他家孩子在路边睡着了,怕冻得生病了,先把孩子送回去再来买药。你回家去看看吧。”说完,那女人就把大门关上了。
      “守根抢跑了俊峰,我上他家要去,拼了命也得让他把俊峰还给我。”春柳踉踉跄跄地向乔家大院跑去,坑洼不平的路面,几次跌倒在地,余思成在后面拉起她来,她也顾不得疼,恨不得一步就跨到乔家,马上就见到俊峰。
      “开门,开门,乔守根你这个王八蛋,快把俊峰还给我……”“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哭喊声传进了乔家门内,灯亮了,狗叫了,门也打开了,守家站在门口骂道:“你神经病啊,守根抱走了你的孩子,来我们家闹啥闹?”


              (十五)
      春柳没顾得上理他,使劲把守家往旁边一推,就闯进了屋子里。堂屋里,灯还亮着,公公婆婆坐在桌子旁,公公气呼呼的在抽烟,婆婆在哭着抹眼泪。春柳没顾得上打招呼,进门又哭又喊:“乔守根,狐狸精,你们给我出来,把俊峰还给我。”然后冲进房间里寻找,翻遍整个屋子也没看到守根和俊峰的影子。

      “别喊了啦,也别找了,那个混账东西,已经带着他老婆孩子走了。”公公终于出声了。守家抱着双臂站在门口看热闹似的不说话。
      “下午,老太婆一个人在家,看到守根抱着还在睡觉的俊峰回来,脚还没沾地就拉起行李要肖红跟他马上走,说以后不会再回来了。给你留下了这个东西,你自己看看吧。”公公把桌子上的一张纸和一叠钱往前一推,继续抽他的闷烟。婆婆这时终于又哭又骂了起来:“这个杀千刀的守根啊,我们把他养这么大容易吗,他竟然为了一个戏子,连亲爸亲妈也不要了,这个没良心的哟,叫我们咋活呀……”
      “哭,哭,哭有屁用,当初我咋说来着?惯子不孝,你就是不听,由他想咋样就咋样,现在就是报应来了,活该。”公公一拍桌子,怒声吼叫道。春柳没理会他们的争吵,她双手颤抖的捧起那张纸一看,是守根留下来的离婚协议书,除了俊峰他带走,其他财产,包括三间瓦房家具土地都归她名下,建琼和建峰留给她抚养。留下的八百元钱,是俊峰的抚养费,下面落款处,他已经签好了他的大名。春柳只觉得天塌下来了,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了,她在自己屋里的床上躺着,建琼和建峰站在床头哭着叫妈妈,余思成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一声不响的抽烟。“我的孩子,我要去找我的俊峰……”她挣扎着要下床去找俊峰,余思成站起来一把把她按住说:“别去了,去了也是白跑。我昨晚把你送回来后,要隔壁的玉华来看管一下你们,我就去车站找了一个遍,人影都没有一个。他既然下定决心要抱走俊峰,还会让你找到他们?早就跑得没影了。你受了刺激,身体很差,好好在家带着,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照顾好建琼和建峰,他们才是你的亲生骨肉。”
      春柳只感觉天塌下来了,每天只知道哭,像中邪一般喃喃地喊着俊峰的名字。她不吃不喝了好几天,余思成急了,卫生所的事他每天不得不去,但看到建峰和建琼没人照顾,只好请人去春柳的娘家报了信,让他们来劝说安慰春柳。
      春柳爸妈都来了,春柳妈比前比后的劝说春柳道:“俊峰本来就是人家亲生的儿子,你强留下有什么用,等他长大了,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妈妈,说不准还要怨恨你呢。你看看你现在过的啥日子,又穷又苦,俊峰跟他亲生爸妈去了,难道你还担心他们照顾不好他?你呢,就别瞎操心了,好好过好你的生活给他们看看,我杨家的女儿不是孬种,离开了男人照样活得好好的。”
      随后的日子里,春柳把强烈的思念压在心里,没日没夜的忙碌着家里地里,她怕自己一停下来,就会忍不住的想俊峰,就会忍不住的流眼泪。

      【十六】

      夏天的时候,瓢泼大雨下了整整一晚上,春柳家的三间瓦房已经破旧不堪,到处漏雨。春柳和两个孩子把所有的锅碗瓢盆都用来接漏下来的雨,早上,雨停了,但屋子里还是积了一些水。春柳草草地做了一点饭给两个孩子吃,然后去把余思成找来帮忙,想把漏雨的地方给添加一些瓦片。余思成爬上屋顶,建峰和建琼在妈妈的指挥下,来来回回的用小手搬运新的瓦片,递给站在梯子上的春柳,再由春柳爬上梯子的顶端,递给余思成把漏的地方补上新瓦。
      婆婆看到余思成老往春柳家跑,在农忙的时候还经常帮忙干活,心里可就悻悻地不甘心。她等余思成走后,亲自来到春柳家,她黑着脸对春柳说:“我们家守根已经把离婚协议书交给你了,他也签好字了,你签不签是你的事情,他不要你了是铁板钉钉的事,我来的意思呢,就是想问问你今后的打算。”
      春柳一愣,随即有点明白婆婆来的意思,她不亢不卑的对婆婆说:“离婚,必须得两人都签字了才算,他乔守根一人签字,说离婚就离婚,国家法律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再说了,建峰和建琼也是他亲生的,他说不要就不要啦?这事,他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才是。”
      “还要啥说法?你和余思成早就搞在一起了,你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们的那点猫腻?我说,你还是带着这两个孩子跟他去过吧,这房子呢,是我和守根他爸借钱修建的,你已经跟守根没关系了,也就不是乔家的人,房子嘛,我们得收回去,守家以后生了娃,老房子也住不下,得给他用。”婆婆不是省油的灯,根本不听道理,直截了当的就说明了来意。
      “我不会走的,也不会改嫁,就算守根不回来给一个说法,建峰和建琼还是你们乔家的骨血呢,他们就必须住在这里。真没想到,我杨春柳看错了乔守根,更没想到你们比他还狠心,我杨春柳忍了这么多年了,想卸磨杀驴,除非把我和这两个孩子都杀了,不然别想要房子。”春柳冷冷地说。对于她嫁到乔家来的一切待遇,因为爱着乔守根,她从来没有去计较过,能忍则忍,实在不能忍的就尽量避开,把苦水咽肚子里去。现在,对婆婆想赶她走的说辞,她再也不想继续忍下去了。
      婆婆看春柳态度坚决,二话不说的就走了。随后的日子里,春柳可有苦头吃了。地里栽好的玉米苗一夜之间被人拔光,稻田里的水一次次被人偷偷放干,睡觉到半夜,瓦房上有石头滚落,吓得孩子哇哇大哭。春柳心里明白,这些事是谁干的,村里人也心知肚明,但都是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想法,说三道四看笑话,只有余思成,在行动上在言语上支持着春柳,让她破碎的心得到一丝安慰。
      春柳讲到这里,早已经泪流成河,双肩在她的抽泣声中不停地颤动。俊峰随着春柳的讲述,先是吃惊,后到震惊,再后来感动得泪流满面。他“咚”的一下子跪在春柳的面前,哭着说:“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事,不知道您为了我受了这么多的罪,我对不起您,妈妈,妈……”

      【十七】


      从小到大,建峰只是旁听侧击的知道一点关于父母的事情,父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和姐姐根本不知道真相,奶奶不喜欢他们,叔叔看不起他们,懂事以后也问过原因,妈妈不说,旁人也是一笑而过。现在,终于听到妈妈把一切真相说了出来,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在这一刻也爆发了,蹲在一边的他也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好想用眼泪把所有的委屈都洗刷掉。
      “好啦,好啦,都别哭了,现在你终于看到日思夜想的俊峰长大成人了,你也该放心了。”余思成看到春柳一家都哭成一团,眼角湿润着劝说他们。
      “妈,后来呢?”俊峰伸出手拭去春柳脸上的泪问道。泣不成声的春柳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余思成接着说:“你春柳妈妈大病了一场,不吃不喝好几天,还是建峰和建琼天天在她床前哭着喊着,才把她从心灰意冷的状态中拉了回来。随后的日子里,她病病怏怏的快两年多才恢复过来。她也四处托那些出门打工的人,帮忙打听你的消息,可始终没有音讯。每当想起你,就忍不住偷偷掉眼泪。后来,建琼和建峰长大了,跟村里人出门打工,你春柳妈就叫他姐弟俩,也打听打听你们的消息,可你们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你们到底在哪,过得怎么样?”
      “这次送我爸的骨灰回来,我妈只告诉我说,她和我爸是自由恋爱,我小时候被寄养在奶奶家,后来因为姥爷一直反对他们在一起,他们就带着我离开了家乡,一直没有回去过了。她说,她娘家没有兄弟姐妹,姥爷他们也不在人世了,我爸还有一个姊妹在乡下,要我送过来找你就行了。这次车祸,我爸死了,我妈的腿也残了,理赔的事还得等我回去了才能解决。”俊峰苦恼的说道。
      “思成,你去帮我找风水先生来,明天就把守根的骨灰给埋了吧,俊峰的亲妈还在医院,需要他回去照顾呢,不能耽搁了孩子的时间。”春柳忍住了眼泪,用商量的口气对余思成说。“好嘞,我马上就去办。”
      第二天,在风水先生念念有词的引路指路下,乔守根的骨灰总算落叶归根的埋进了乔家的祖坟地里,埋在了他亲生父母的旁边。送葬的人只有余思成,苦等了半辈子的杨春柳,他的亲生儿女俊峰,建峰和已经嫁人闻讯赶回来的建琼,他的亲兄弟守家已经在几年前就死了,侄儿建林没来参加他的葬礼。
      俊峰要走了,回去照顾他的亲妈。余思成和杨春柳送了一程又一程,就是舍不得回头。等车的时候,俊峰拉住余思成的手说:“余叔叔,我妈就交给您了,求您好好照顾她。您等了她二十几年,现在,我爸已经没了,您们结婚吧,我妈苦了这些年,也该过过幸福的生活了。”回转身,他又拉住春柳的手说:“妈,我爸亏欠您的一切,就让我来报答偿还吧。等我回去处理好事情,我会经常回来看您们的。等以后您们老了,我也给您们养老送终。”
      车来了,带着俊峰又开走了,春柳泪眼朦脓的站在路头,望着远去的车子不停地招手,直到车的影子消失在路上……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428

    主题

    3万

    帖子

    7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4695

    优秀管理

    发表于 2019-11-25 12: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唯梦姐,好久不见了,想你,吃了中饭来好好品读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705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3: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唯梦,晌午好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705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3: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排一下版,方便阅读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705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3: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篇中连载吧?唯梦老师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51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71705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11月逸飞之星1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3: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报个到,下午细细欣赏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51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版务部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56461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4: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悍雨啸风 于 2019-11-25 14:55 编辑

    她的眼睛看向屋外八仙桌上乔守根的骨灰盒,缓缓地说起来二十年前的旧事——正看得入迷,就到这里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51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版务部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56461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4: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部长篇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51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版务部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56461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4: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简捷,没有跌宕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51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版务部部长

    Rank: 6Rank: 6

    积分
    56461

    优秀管理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25 14: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的焦点都藏在以后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说世界

    小说世界

    订阅| 关注 (21)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43今日 3252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