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43|回复: 1

[电视剧本] 音乐奇才的烟霾人生 第十集:借酒浇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24 08:12
  • 签到天数: 78 天

    连续签到: 20 天

    [LV.6]常住居民II

    151

    主题

    781

    帖子

    401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10
    发表于 2019-11-13 13: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神秘老太 于 2019-11-13 20:16 编辑

    音乐奇才的烟霾人生 第十集.png
    第十集:借酒浇愁  




    场景一:仙客来酒店
    这是一个中档酒店,根本谈不上豪华,但门庭若市,生意却很是红火。老板刘红梅还是一位才二十三、四岁的美丽女人。她能说会道,对客人笑容可掬,迎来送往,忙个不休。
    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高美男独自一人,脸色通红,神色怪异,不停地举瓶狂饮,桌上菜色不多,但却摆满了啤酒瓶。
    刘红梅:(发现后,立即走到高美男身边,劝道)先生,您不要再喝了,喝多了,人会受不了,大伤身体的。
    高美男:没关系!我付得起钱,些许啤酒,伤不了我。再说,我喝得不多!看看,刚刚才喝了第六瓶,我是有名的啤酒桶……啤酒桶……(话刚说完,就头一垂,趴在桌子上鼾声如雷,睡着了)

    饭店打烊了,只有高美男一个客人还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服务员小李:(到楼上找到刘红梅)刘姐,那个酒鬼还在睡,怎么办?
    刘红梅:我去看看,把他叫醒来吧。

    刘红梅:(走下楼,来到高美男跟前)先生,您醒醒,您醒醒!12点都过了,我们打烊了。
    高美男没有反应,还在睡。
    刘红梅没有办法,用手去推他,他还是不醒。刘红梅去拽他,好歹把他弄醒了。
    高美男:(懵懵懂懂地)怎么了?怎么了?我这是在哪儿?
    刘红梅:您喝醉了,睡了好久了。现在都快一点了,您赶快回家吧!
    高美男:这是哪儿呀!
    刘红梅:我们是仙客来酒店。
    高美男:啊!我想起来了,老妈没在家,去我姐姐家了,我就来酒店吃饭,呵呵!不好意思,喝多了,睡着了(站起来就趔趔趄趄地往外走)
    刘红梅:(看到他的外套还落在椅子上放着,就拿下来追了出去)先生,您的外衣!
    高美男:(回过头来取外衣)谢谢!谢谢!(一下子没站稳,差点扑到刘红梅身上)
    刘红梅:小李!你过来一下,这位先生没醒酒,你出去帮他打辆车。
    小李:(立即跑过来,搀扶着高美男,走出酒店)先生您家在哪儿?我替您叫车。
    高美男:谢谢!谢谢!我家就在这个小区。(他指着附近的高楼说)你看那有三座24层的王牌楼,中间那幢楼,看到没有?我就在那栋楼上(嘟嘟囔囔地反反复复地说)我是锦江花园小区2栋三单元1011室。我是锦江花园小区2栋三单元多少号了?我怎么突然又想不起来了呢?中间的那幢,对了,对了!二栋——三——单元,1011,1011、1011,对了对了!可千万不能再忘了,是1011……不是110
    小李:(看他走路不稳)我还是送您回去吧!
    高美男:谢谢!谢谢!不用了,我没喝醉,我能找到我的家。

    场景二:焉家(夜)(内)
    踉踉跄跄进了门,鞋也没脱,一头扎到沙发上,又酣然大睡了。

    场景三:剧团排练厅(日)(内)
    刘璐组织排练,美男迟迟还没到。
    团长:(来找美男)刘璐,美男呢?
    刘璐:我没看到他,可能还没来吧?
    团长: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来?
    男演员甲:大概昨天晚上又喝醉了。昨天傍晚下班时,我看他没回家,直接进了他家楼下的那家仙客来酒店。

    刚刚走进来的高美男正好听到。
    高美男:(怒气冲冲)我去酒店关你屁事,轮得着你来向团长告状?
    刘璐:美男,小李也没说什么?你发这么大的火干嘛?他还是个孩子,你这一吼,会把他吓坏了。
    美男:他是个孩子,可你是个大人,连你也挤兑我!
    团长:(把美男拽走)走吧!我找你有事。
    演员乙:焉导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总爱发脾气?
    演员丙:从前的焉导总是和蔼可亲的,可是最近一反常态,总是找茬训人。
    演员丁:刘老师是性格最好的人,焉导有时还和刘老师大喊大叫。我真不知道他是吃错药了?还是出门碰到鬼了?也太不正常了。
    刘璐:大家不要再议论了,焉导老父亲刚刚去世,他心情不好,大家不要怪他。
    女演员甲:要我说焉导脾气变坏的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光洁姐和他离婚?
    刘璐:孩子们,不要再议论这些了,好吗?我们现在开始排练吧!

    场景四:仙客来酒店(晚)(内)
    高美男又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女服务员:刘姐,怎么办?那个每天来的醉鬼,又喝得不省人事了,怎么也叫不醒。
    刘红梅:现在已经下班了,你们走吧!我一会儿和小李把他送回去。
    女服务员:好吧!我们走了。
    刘红梅:小李!小李!
    小万:刘姐,小李走了。
     刘红梅:就小李一个人知道他住哪儿?怎么办?谁也不知道他家。
     小万:我看看他手机,找一个熟人来接他。(掏出高美男的手机)哎呀!没电了。怎么办?
     刘红梅:(愁眉不展)对这个醉鬼,我们也真的没办法,也不能让他在这趴一宿呀!走!我俩把他拖到楼上去,万一出现特殊情况我好打120。
    小万:刘姐,今天晚上我值班,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趴在刘红梅耳朵低声说)看住了,可不能让他醉死在你屋里。真出了事,我们就是借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刘红梅:放心吧!这样的醉鬼我见多了,不会有事的。

    场景五:刘红梅卧室(夜)(内)
    刘红梅就和小万把高美男拖到楼上自己的房间,把他放在她卧室的大床上。自己在厅里的沙发上躺下休息了。

    第二天,高美男醒了,一看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屋里,环顾一下四周,这的确是一个女人的闺房,而且是个年轻女人的闺房。衣挂上全是非常时髦的女人衣服,墙上还贴了很多男影星、男歌星的靓照。高美男心中非常疑惑,自己在哪里?
    高美男:(自言自语)难道我在梦中,这分明是一个女人的闺房,我怎么会睡在这里?
    刘红梅:(听到卧室有动静,急忙跑过来,大声吵嚷地)哎呀呀!我的祖宗哟!你总算醒了,你可坑苦我了!昨天你醉得像一个疯子。开始时大哭又大闹,摔盘子摔碗,把顾客都给我吓跑了。后来又烂醉如泥,吐得一塌糊涂,叫不醒、拽不动、拉不走,我实在没办法,让服务员把你拖到我屋里。你像个死猪似的打了一宿大呼噜,就像把拖拉机开进来一样。你呀,你害得我一宿都没敢睡实着(东北方言,睡得很踏实的意思)。你看你!(刘红梅惊叫起来)你!你都吐到我床上了!快快下来!快点!
    高美男听得张口结舌,面红耳赤,迅速地跳下床。
    刘红梅把床单拽下来,扔到卫生间的地上。
    高美男:(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刘老板,我最近心情不好,所以一喝就醉,敬请原谅!谢谢你!
    刘红梅:(絮絮叨叨地说起没完)告诉你吧!先生,如果不是你常常来酒店照顾我的生意了,我非让人把你拖到大马路上去睡不可!可你是我的财神爷,我还不忍心让你在大马路上让车轧死,所以就拖到我的卧室。告诉你,我这张床,可不是让男人躺的,你居然破例了。
    高美男:对不起!我实在真的很抱歉,没想到会给您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昨天,因为我给饭店造成的损失我全部偿赔。(高美男又恢复了他那唯唯诺诺的本色,不住地道歉)
    刘红梅:(一阵狂笑)你赔?你赔偿得起吗?一个单身女人,夜里床上睡个老帅哥,人家会怎么想?我就是长一百八十张嘴,也说不清,道不明了。唉,现在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说什么都晚了,你能赔得起我的名声吗?
    高美男听到这番话,吓得汗立刻就淌下来了。他马上从裤兜里掏出香烟点着了,叼在嘴上猛烈地吸了起来。这是他的老习惯,每当他心乱如麻的时候,他要立即点起香烟来烧愁。
    高美男:(内心独白)仔细分析这个女老板的潜台词,我感到很可怕。她竟然是单身女人,还没有丈夫?是不是设的一计,在我酒里吓了蒙汗药之类,想要讹上我?这个女人可不寻常,我绝对不是她的对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他说)刘老板,实在对不起!今天,我还要上班,我得走了。关于赔偿的事,我下班以后,把钱送过来!
    刘红梅:哼哼!你以为我要讹你吗?我刘红梅还没有那么小气,既然我想管你,我就豁出来了。人嘴两扇皮,一张一合随便说,我要是怕这个,早就自杀了。说实在的,你常常来我这酒店,一个人闷头喝酒,我知道你一定有不开心的事。你别看我一天到晚吵吵嚷嚷、大大咧咧、泼泼辣辣的,可是我心肠软,看不了谁受委屈。说句文明话,就是同情弱者吧!既然我管你了,我就不怕别人瞎巴巴(指造谣生事),什么事我都能豁出来,你也别往心里去。现在快八点了,可能你也快到上班时间,我到楼下给你拿点吃的,吃完了你再走,省得饿着肚子工作。
    高美男:实不好意思再麻烦您了,我昨天晚上是喝多了,现在还很难受,我现在什么也吃不下去。(高美男一边说着,一边找鞋,穿上鞋就往外走)
    刘红梅:(把他拉回来,拽到卫生间,扔给他一条白毛巾,笑着说)看看你这个人可真怪,连脸都不洗就出门,也不怕人笑话?
    高美男还以微微一笑,走进卫生间。
    刘红梅:(随后送来一个没起封的牙刷和纸杯)好好刷刷牙,昨晚吐得满口酒味。
    高美男内心独白:这个平时大大咧咧、心直口快的女老板,心还挺细的,想得很周到。
    高美男三下五除二,洗漱完毕,谢过老板娘就急匆匆地走了。

    场景六:焉家(日)(内)
    焉海花:(把妈妈送回来)老妈说什么也不愿意在我家多住几天,非让我把她送回来不可。妈妈身体不太好,心脏病和肺气肿都很重,整天又咳嗽又喘。你总抽烟,我怕把妈妈呛着,就想让妈在我家常住,可是妈说什么也不干。
    美男: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老妈呛着的。妈妈回来了,我再也不到处抽烟了。来烟瘾时,我就跑到琴房,关起门来抽个够。
    鄢海花:你看看你呀,妈来以后,我把屋子都收拾好了,可是这些天,你又把屋子弄个乱七八糟的。

    焉海花把妈妈安顿好,又开始收拾屋子。

    妈妈:人们都说,最脏乱差的地方就是光棍的屋子,真不假。看来,我们的海人还真得找个能干的媳妇伺候了。

    场景七:酒店(晚)(内)
    美男忍不住又到仙客来酒店去喝酒,到底又醉了。他踉踉跄跄地往外走。
    刘红梅:(跑到跟前来扶他)焉先生,您又喝多了,歇一会儿再走吧!
    高美男:(舌头都有点硬了)不行啊!我老妈在家等着,我要不回去,她该着急了。

    场景八:焉家(晚)(内)
    刘红梅不放心,就搀着他,把他送回家。
    老太太:(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把儿子架回来,吓了一大跳,急忙问)咋了?咋了?
    刘红梅:阿姨,您别着急。鄢先生在我们酒店喝醉了,我把他送回来了。
    老太太:(仔仔细细端详着刘红梅,小心翼翼地问)你是海人的女朋友吧?
    刘红梅:不不不!(急忙解释)鄢先生常去我们酒店用饭喝酒,所以比较熟了,我怕他自己回来会出事,就把他送回来了。
    老太太:你真是一个好心肠的姑娘,谢谢你!谢谢你了!

    高美男进屋之后,跟妈妈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趔趔趄趄地进了琴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刘红梅:嫂子还没下班回家呀?
    老太太:咳,不怕你笑话,他们分居好几年了,现在到底还是离了。一个大男人,如果有老婆孩子,能总去酒店喝闷酒吗?
    刘红梅:(心里一震,内心独白)原来他也是单身呀!

    剧作家画外音:刘红梅对这位谜一样的老帅哥,既熟悉又陌生,这次来到他家,才知道他是个离异的单身汉,情不自禁地想知道他更多的信息。于是,顺便帮助鄢妈妈把美男安顿好了之后,就主动和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妈妈攀谈起来。

    刘红梅:焉大哥常去我们酒店喝闷酒,一喝就醉,原来是有烦心的事呀?
    老太太:你们很熟吗?
    刘红梅:不太熟。大哥是部队的人吧?
    老太太:不是,不是。
    刘红梅:有一天,一个小伙子到酒店找他,对他说:“团长找你,让你赶快回去,有急事。”团长找他?我以为他在部队工作呢。
    老太太:(被逗笑了)呵呵!哪是部队?是剧团,百花歌舞团。
    刘红梅:哦,原来如此!焉大哥在剧团在做什么工作的?
    老太太:具体干啥我也不知道,他在音乐学院是学作曲的。
    刘红梅:(恍然大悟,非常兴奋)哎呀!我知道了,我想起来了,焉大哥就是《梦游花仙国》那个音乐王子吧!我在电视上看过那个歌舞剧,怪不得焉大哥看起来似曾相识。《梦游花仙国》那个歌舞剧可好了!焉大哥唱得好,跳得也好。阿姨,焉大哥总去我们酒店喝酒,我怎么就没认出他,没想到他是音乐王子呢?
    老太太:他演的剧我没看过。我家住在大连郊区一个小渔村里,看不到你们这儿的电视节目。
    刘红梅:阿姨,不好意思,大哥到底姓什么?有一次,他在我们酒店喝醉了,又吵又闹,还砸碎了盘子、碗。服务员去劝阻,他常常喊:“我鄢海人怕过谁?想在我鄢海人头上动土你还嫩点。”所以大家都管他叫“焉先生”。可是有几次他们单位去人找他,又都叫他“高美男”。他到底是姓高还是姓焉?
    老太太:他姓焉,叫焉海人,我家住在海边,所以就给他起了一个谐音的名字。为什么叫他高美男,我就不知道了,是不是他剧中人的名字呀?
    刘红梅:哈哈!我知道了,“高美男”是焉大哥的外号!肯定是根据他的特点起的。高——他有一米八五左右;美——说他长得美,是标准的大帅哥;男——他是典型的男子汉。哈哈!哈哈!名副其实。
    老太太:你这闺女可真会变着法夸人。
    刘红梅:(被老太太说得不好意思了)阿姨,酒店里的事多,我不能离开太久,我得走了,有时间我来陪您唠嗑。
    老太太:哦!这么说,你是酒店的领导吧?
    刘红梅:这个酒店是我自己开的,所以大伙都管我叫“刘经理”。
    老太太:我一看你这精明强悍的样,就知道你一定是个当官的料。
    刘红梅:(到琴房看看高美男睡得正香,对老太太说)焉大哥还睡着呢,我看没啥事,我得走了。有什么事?您就给我打电话。(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精致的名片,递给老太太)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事您就给我打电话吧。

    刘红梅要走了,老太太恋恋不舍地把她送到门口。

    老太太:你真是个好姑娘,爽快、热情、心肠好,长得又漂亮。(把刘红梅送到门口,突然问)你今年多大了?
    刘红梅:23岁。
    老太太:不像,好像不到20岁。家在本市的吗?
    刘红梅:我家在外县,18岁就来到这里打工,一晃5年了。
    老太太:结婚了吗?
    刘红梅:(脸呼地红了,这是她最不愿意涉及的问题,没有回答,匆匆忙忙告辞了)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走了,再见!

    场景八:超市。(日)(内)
    焉老太太推着购物车,与刘红梅碰上了。
    刘红梅:(非常高兴上前打招呼)阿姨,您也来买东西呀!咱娘俩真有缘,在这遇到了。
    老太太:姑娘呀!那天你去我家,我就觉得我们好像认识好久一样,又熟悉、又亲切,这就叫缘分吧!

    两人买完东西,一同到收款处结账,焉老太太,拎两大袋东西。刘红梅只有一袋。
    刘红梅:(把老太太手里的塑料袋拿过来)阿姨,我来替您拿。您身体不好,怎么自己出来买东西呢?让焉大哥买呗!
    老太太:他到外地演出去了,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回来。所以我就只得自己出来买东西了。
    刘红梅:阿姨,那我送您上楼吧!
    老太太:不用了,我自己能拿动。
    刘红梅:您走路都喘呢,拎这两大袋东西就更不行了。焉大哥没在家,您要缺什么?给我打个电话,我给您买。
    老太太:你这孩子心眼真好,我们非亲非故,只见一面,你就这样主动帮我的忙,让我太感动了。

    场景九:路上(日)(外)
    两人边走边聊
    刘红梅:阿姨,您退休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太太:当老师的,海人他爸爸也是老师。他是教音乐的,我是教语文的。所以,我们海人从小就喜欢唱歌,又喜欢看书,作文也非常好,在小学和中学始终是好学生,考大学依着我的想法,是让他考中文系,可是他爸爸偏偏让他考音乐学院,开始学声乐,后来又学作曲了。
    刘红梅:啊,原来是这样啊?鄢大哥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作曲家。
    老太太:(说起儿子就滔滔不绝)他从小就爱自编自唱。他到歌舞团之后,非常忙,很少回家,我和他爸爸都不知道他在团里具体做什么工作?直到我来之后,才问明白,他现在是百花歌舞团的导演、指挥、作曲、编剧,又是演员。

    剧作家画外音:鄢妈妈喜欢这个美丽、开朗又大方的好姑娘。情不自禁地夸起了儿子,其目的昭然若揭。

    刘红梅:阿姨,您真幸福,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
    老太太:我们海人,可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他从小就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不像现在的小孩子,人不大就搞恋爱。海人二十四、五岁才结婚,可是不到半年就离了。开始,我们家人都觉得奇怪,他俩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呢?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们海人抽烟很凶,那闺女有烟草过敏症。
    刘红梅:哎呀,那太可惜了!【刘红梅非常惋惜,很同情鄢海人的不幸遭遇。】我觉得焉大哥一直不开心,不然也不会总去我们酒店喝闷酒。
    老太太:我们海人可不是那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的花花公子。第二次结婚,两口子可好了。可是有了孩子以后,也是因为他抽烟,媳妇和孩子回老家了。现在,她媳妇是个大影视公司的第二把手,又是出名的影视剧演员,家在南方,根本回不来了,年轻轻的也不能永远分居,前两个月到底还是办了离婚手续。你说他心情能好吗?能不想孩子吗?
    刘红梅:鄢大哥年岁也不大,再找一个吧!找一个能和他白头偕老的,对他真心实意好的,他的精神就会好起来的。
    老太太:姑娘,你想想,谁家的好姑娘愿意找个三婚的?就凭我们海人的条件,找个一般人他能干吗?我每次和他谈起这个问题,他说这辈子都不想再找了,因为前两次失败的婚姻,把他伤得太重了。我觉得他患上了婚姻恐惧症。
    刘红梅:婚姻决定缘分,缘分可遇不可求,如果焉大哥遇到可心的人,他会忘掉过去,接受新的感情的。
    老太太:太难了,他第二个妻子是他最好的搭档和助手,精明强干,不仅人长得漂亮,工作能力又强,还是业务尖子,处处超众,要想用她的标准再给我们海人找一个,那可是太难了。
    剧作家画外音:从那天以后,刘红梅更加注意这个超凡脱俗的老帅哥了。可是这次和鄢妈妈的这番谈话,使刘红梅的心情极其矛盾。她知道像鄢海人这样的好人的确难遇,可是人家越优秀,刘红梅越觉得配不上人家,那是一道彩虹,可望不可即。所以也就心灰意冷,不去妄想。
    刘红梅内心独白:听焉老太太这番话,我如梦初醒,我可不能想入非非。我和人家著名作曲家,不是一个道上的人。绝对不能自作多情。今后真得躲着点,不能不自量力,惹下天下大笑话。

    场景十:焉家(日)(内)
    刘红梅把焉老太太送上楼,便急匆匆要走,老太太一再挽留。
    老太太:你既然上楼了,就多坐会儿吧!我很愿意和你唠嗑家常了。
    刘红梅:阿姨,对不起,我买这些东西,都是后厨等着急用的。我真的不能多呆了,以后有空,我会来看您的、陪您的。
    老太太:那我就不多留了,有空你就常来坐坐吧!

    刘红梅匆匆忙忙地走了。
    老太太自言自语:这姑娘一看就是个大好人,我从心里喜欢她,我一定说服海人,让他们处处对象,看能不能走在一起?我要是有这样一个通情达理,又漂亮又能干的儿媳妇该有多好呀!

    场景十一:仙客来酒店(日)(内)
    焉老太太来到酒店点了两个菜,自己独自坐在僻静处,细嚼慢咽。
    刘红梅:【从楼上下来,正好看见焉老太太,急急忙忙过来打招呼。】阿姨,您来吃饭了?
    老太太:今天小区断水了,我事先不知道,一点准备都没有,没有办法,才来这儿吃饭,剩下的拿回去,也够明天吃了。
    刘红梅:不要吃剩饭,明天一早,我让后厨给你做新的,我给您送去。
    老太太:不用,不用!海人没在家,我一个人好对付。
    刘红梅:焉大哥出去演出还没回来?
    老太太:都走十来天了。他写的《镜泊湖交响音画》到国家大剧院演出,请他指挥。然后还要到上海、广州、香港去演出,看来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回来了。
    刘红梅:阿姨,您有这样出色的儿子多幸福!
    老太太:你这姑娘就是会说话,让我听了非常高兴。
    场景十二:焉家(日)(内)
    刘红梅:(拿着保温饭盒来到焉家,敲了半天门也没听到焉老太太回答。她非常着急)一大早,老人家不会自己出去的。
    邻居:(听到有人敲焉家的门,出来一位老大娘,一看是常来焉家的酒店老板,就说)焉老太太昨天晚上说她的心里难受,我给她含了救心丸。我儿子要送她去医院,她说不用了。她把钥匙放在我家一套,怕她女儿来进不去屋。你们是老熟人了,进屋看看吧!她是不是又犯心脏病了?(把钥匙给了刘红梅)
    刘红梅:(打开了房门,一看焉老太太卧倒在门口,脸色苍白、汗流满面、呼吸微弱,惊呼)阿姨!你怎么了?
    老太太:我上不来气!憋得慌!
    刘红梅:有药吗?
    老太太:(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没拿住掉在地上了,我下来找药,跌倒了,说什么也起不来了,药还没找到。
    刘红梅:(在门口鞋架旁边找到了救心丸药瓶,立即倒出几粒放在老太太口里。然后给120打电话)120吗?我是锦江花园小区、二栋三门1011,有心脏病老人犯病了,请你们赶快过来。

    场景十三:路上
    120到了之后,立即把焉老太太送进医院。

    场景十四:医院住院处
    刘红梅用银行卡给老太太交了一万元押金。

    场景十五:病房(日)(内)
    剧作家画外音:焉老太太被送到医院抢救后,保住了性命。刘红梅整整在医院呆了一天一宿,连续二十多个小时没敢合眼。直到老太太清醒过来,刘红梅才和鄢海花联系上。

    刘红梅:阿姨,您女儿的电话是多少?
    老太太:8643XXXX。
    刘红梅:(打了很长时间也没人接)一直没人接,可能家里没人吧?
    老太太:他们两口子都上班了,家里没人。
    刘红梅:您知道海花姐姐的手机号码?
    老太太:这……我可记不住哟,好长一串数字。
    刘红梅:阿姨,联系不上也没关系,我在这护理您。
    老太太:这怎么行呢?我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在医院有什么事?有护士有大夫,你就回去吧?你们酒店事多,离不开你,你走吧!
    刘红梅:我往酒店打电话了,已经安排好了。您放心,我护理病人有经验。我爸爸有病住院,我自己护理他一个多月。

    医生来给焉老太太检查:量血压、测体温、听心脏和肺部、做心电图。
    医生:老人家今天的心电图比昨天的好多了,血压也下来了。以前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吗?
    老太太:有,心脏一直不太好,血压能保持在160/90。
    医生:现在肺部还是不太好,有啰音和哮鸣音。以前肺部有问题吗?
    老太太:总咳嗦,一犯病就上喘,呼吸困难。
    医生:(对刘红梅说)你推你妈妈到二楼做个心脏彩超,再到一楼做个肺CT检查。
    刘红梅:(内心独白)护士、大夫、病友都把我当做是她的女儿。我也真希望有这样的老妈妈。

    场景十六:医院楼内(日)(内)
    刘红梅楼上楼下,用轮椅推着焉老太太做各项检查。

    场景十七:病房(日)(内)
    因为刘红梅没有和焉海花联系上,便主动留下来继续照顾焉老太太。

    病友:老大姐,你命真好,有这么孝顺的女儿。
    焉老太太:她不是我的女儿。
    病友:哦!是儿媳妇呀?那就更难得了,现在哪有儿媳妇对老婆婆这么好的?
    焉老太太:既不是女儿也不是儿媳妇,是——
    刘红梅:(抢过焉老太太的话头说)您就承认我是您的女儿吧!自从我见到您的那一天起,我也不知咋了,就觉得您像我去世多年的妈妈一样慈祥亲切。阿姨,您就认我这个干女儿吧!真的,我非常喜欢您、尊重您,您让我叫您一声妈妈,好不好?
    焉老太太:好好!太好了!我为多了你这个好女儿,非常高兴。说实在的,自从我见到你那天起,就觉得你非常好。我对你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老太太内心独白)这要不是我的海人心高气傲,这个姑娘给我做儿媳妇是再好不过了。

    场景十八:医院走廊(日)(内)
    刘红梅:(往酒店打电话。)老王呀?我还在医院,大概白天还是回不去。你照看一下,有什么问题你自行处理吧!也许晚上我能回去。

    场景十九:病房(傍晚)(内)
    焉老太太:红梅呀!你再给海花打个电话,现在到下班点了,能回来了。她家的电话号是8643XXXX。
    刘红梅:(打电话)海花姐呀?我是仙客来酒店的刘红梅。昨天,你妈妈心脏病急性发作,120把她拉到医院抢救了,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姐,你别哭,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你不要着急。
    焉老太太:(要过电话)海花呀!你快过来吧!红梅已经两天一宿没合眼了,你来把她替回去,让她回去好好睡一觉。

    场景二十:焉家(日)(内)
    海人和海花把妈妈从医院接回家。
    老太太:一晃又住了半个月医院。这次犯病得亏红梅了。我那天犯病,正赶上红梅一大早给我送饭。
    海人:她怎么给你送饭?
    老太太:那两天小区断水,我到酒店吃饭。红梅知道后就给我送饭来,碰到我犯病,她给120打电话,把我送到医院,还给我交了一万元住院押金呢。照看我两天一宿。多亏她了,要不是让她赶上,说不定我这条老命就保不住了。医生护士和病友都以为她是我女儿呢?大家都夸她孝心。
    海人:【拿出银行卡交给海花。】姐姐,你到银行取出一万三千元。直接去酒店还刘红梅一万一千元。住院费一万元,那一千元是妈妈住院那天花的。剩下的留给妈妈。
    老太太:海人,你别让你姐去还钱,你要亲自去还。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海人呀,我看红梅这姑娘可是天上难寻地上难找好姑娘,我如果有这样的儿媳妇就好了。你看看人家,和咱家非亲非故,我住院人家拿出一万块钱交住院押金,还几天不合眼护理我。这可不是装出来的,这是因为她本质热情善良,助人为乐,还能吃苦耐劳。你要是同意,我和她好好谈谈,让她做你的媳妇行不行?
    海人:妈,你不要想得太多,人家是和你好,才能那样对待你,刘红梅从来也没有和我表示过什么?咱们就别自作多情了。
    海花:我也觉得刘红梅对妈好,是因为你。我们和她非亲非故,她肯拿那么多的钱给妈交住院押金,还实心实意的伺候妈?她一定是她看上你了,人家才能这样对待妈。
    海人:我说你们怎么了?怕我打一辈子光棍吗?看到人家姑娘好,就往我身上扯。这要是让刘红梅知道了,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老太太:不管怎么说?你必须亲自登门道谢!
    海人:好吧!我去,我去!
    老太太:见到刘红梅,你要察言观色,人家姑娘有意,你就不要躲躲闪闪的,好好和人家谈谈,反正我和你姐都相中了刘红梅这个好姑娘。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记住妈的话,妈妈是从心里喜欢上这个好姑娘了,我一心想要她做我的儿媳妇。
    海人:妈妈,你不要逼我,我的心里只有光洁,装不下任何一个其他女人了。我相信光洁总有一天会回到我身旁的。
    老太太:你不要执迷不悟了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哟!

    场景二十二:仙客来酒店(晚)(内)
    焉海人来到酒店,因为是老熟人,大家都和他打招呼。
    小李:焉先生,请到里面坐。
    焉海人:我今天不是来喝酒的,是来找刘经理有事的。

    两个小女服务员,交头接耳。
    甲:我早就看出来了,刘姐和这位大帅哥关系不一般,这不找上门来了吗?
    乙:一个月前,大帅哥喝醉了,那天夜里,在刘姐房间没走。
    甲:这次焉老太太有病住院,刘姐伺候她两天呢!

    小李:刘姐出去办事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您如果要等,莫如在这喝两瓶,我还给您点你最爱吃的麻辣香菇、水晶肘子和红烧带鱼?
    焉海人:好吧!反正也得在这等着,我就边吃边等吧!【焉海人又一个人喝起闷酒来。】

    片尾曲:《一醉中》

    词:白马金铃(王春根)

    她还没有走出我心,
    你就冒然闯进我梦。
    相逢相恋意朦胧,
    聚散离合也太匆匆。
    我还没有放下苦痛,
    阳光又为我心解冻。
    爱情来势太汹汹,
    心中还有她的笑容。

    梦里醉时,与她相逢,
    梦醒流下眼泪几盅。
    花儿今昔有何不同?
    我的心为她千年尘封。

    恩恩怨怨,情思如发,
    爱恨情仇如烟似风。
    多少故事多少荣华,
    多少相思付于一醉中。

    【第十集剧终】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2-17 03:10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123

    主题

    1802

    帖子

    952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521
    发表于 2019-11-23 12:42: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借酒浇愁愁更愁,难以解忧,情难自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4)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0今日 152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