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19|回复: 42

[言情小说] 蓝色的夜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9 08:55
  • 签到天数: 10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7

    主题

    141

    帖子

    3843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3843

    1月逸飞之星2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0: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榆木 于 2019-11-12 10:03 编辑

          【编者按】雄安人老师的小说别具风格,写景抒情巧妙融合相得益彰,故事真实感强,有热度,接地气。本作从关注民生的角度出发剑指社会黑暗角落,以揭露的手法和批评的方式警示社会,呼吁保护社会弱势群体利益,呼吁诚信、平等、友善,呼唤人们勇敢地站出来维护公平与正义。小说具有健康的意念和积极的思想。作品从一个初次踏上社会的大学生入手,通过被遗弃在荒岛上,吴三强欺压民工拖欠民工工资,依仗权势调戏女工为非作歹,信访局公务人员对农民工诉求所表现出来的极度冷漠,海鹏勇敢地为民工们讨薪换来的却是沉重的打击,特别是紫珠攀附权势感情上的背叛,对海鹏在思想上意志上更是一个致使的打击。凡此这些,顿使一个初涉社会尚缺少社会阅历的大学生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犹豫彷徨陷入迷茫之中,甚至失去人生的勇气。因此“海鹏心里的那座灯塔彻底熄灭了,摸到床头的水果刀割破了手腕上的大动脉。”读过作品后,老榆木不仅悚然惊心,悲摧之感油然而生:太可怕了,我们的社会怎么了?为了确保社会肌体的纯洁与健康,是政府与相关部门应该采取果断措施痛割社会毒瘤的时候了。不可否认,绝大多数的文人对社会的揭露与批评,其出发点是好的,揭露与批评不等于污蔑与谩骂,其行为和意图是进步的善良的。犀利的揭露与批评,不啻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其指向是社会腐肉,宗旨是净化社会,挽救那些坠落的人性。深度好文,推荐阅读。(编辑:老榆木)
     
      考上大学那天,刘海鹏为自己规划了一条美丽的丝绸之路。直到三年后离校的那刻轰然倒地摔得粉碎。找不到工作的窘境跟父母无法交待,每天置身于水深火热里,仿佛亏欠了整个世界。海鹏顶着酷暑跑了十多场招聘会,最后被最好的哥们骗到定县的传销窝点,差点丢了性命。从里边逃出来海鹏赌气来到蓝湾岛做了力工。
      
      ...
      
      塌湖淀是灰石河九曲十八弯的尽头,浅蓝浅蓝的水中央沐着鞋垫型的蓝湾岛。那里静寂神秘与外面的世界格格不入。自从当地政府开辟灰石河至塌湖淀黄金航线,在蓝湾岛筹建灯塔那天起。灰石河沿线犹如揭开出阁少女的红盖头,美丽和矜持大白于天下。
      
      渡船把塌湖淀划成两半不知道疲倦的游跑。二十名工人闲散在平板的船舱上,清爽短发的刘海鹏手扶船头栏杆,微翘的嘴唇学着引航白翅浮鸥咕咕叫,黑亮的眼珠印满幽幽妙曼的水景。当船驶入离蓝湾岛不远的蓝非岛附近水域时,船突然抛锚停止航行。原来船桨搅到厚重的渔网和水草脱落沉入水底。只得暂时泊在蓝非岛,船员们集中到船尾换备用船桨。工人们漫无目地的张望等待着。海鹏一阵腹绞痛内急,痛苦的拧着眉毛,托工友马师傅转告船长一声,到蓝非岛上的芦苇荡解手。当他抚摩着肚子回来,去蓝湾岛的船竟然不见了。海鹏环顾着四周,满眼只剩下浩淼无边的水和近在咫尺的蓝湾岛。不等人回来船就离开,海鹏怒火中烧的扯着芦苇叶子。
      
      直到天边夕阳再次迎上脸庞,海鹏顺利搭上另一艘去蓝湾岛的船。奇怪的是,到了岛上竟没发现先前同行的工友。海鹏疑惑的搔搔头,来不及多想,同宿舍成员开始和他打招呼,渐渐的熟络起来。其实,海鹏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离开的几分钟里,大渡船和船上的十九人离奇消失,去了不知名的世界。同百慕大、琉球群岛和鄱阳湖沉船事件一样,成为又一起无法揭晓的未解之谜。
      
      ...
      
      天微亮,天边还挂着月牙钩子的轮廓。等待上工的工人们,随着吴三强的叫嚣走出简易的板房。蓝湾岛落满的白翅浮鸥炸开锅似的扑棱着翅膀飞走。刘海鹏同十七岁的紫珠及不惑之年的杨婶站在人群的外围,歪着头静静的听吴三强絮叨交底。蓝湾岛水岸线坡陡曲折,工人们从大铁船往岛上倒运石子。海鹏和老田分到一组,海鹏把人力推车的拉绳套在肩上负责拉坡,老田负责推车。车上装满的石子像坐小山包。海鹏单手死抠着套环,咬着牙卯足劲把车拉到窄长的跳板上,老田则小心翼翼把持着车把。没多久天上好像点燃一顶火炉,人的身上像长满泉眼汗水拼命的涌着。火海炽热考验着人的忍耐极限。海鹏俯着身子两条腿缓缓移动,汗水啪啪的滴在跳板上摔成两半。他俊朗脸痛苦的扭曲着,隔着海军衫的肩头现出紫红色的勒痕,火烧火燎的疼。
      
      倏地咸涩的汗珠渗进海鹏眼里。双眼蛰的生疼,视线模糊眼前没有了路。“啊~”只听两声恐叫,海鹏和老田一齐栽进水里。推车斜挂在跳板上,石子筛豆子似的倾泻在水里开了花。海鹏很快从水底钻出头,拉着老田游到远处。老田不习水性,呛水呼喊救命在水里挣扎。人们赶紧撇下手里的活纷纷跳进水里,帮着海鹏把老田带到岸上。人们还没顾上喘口气,吴强子黑耗子似的蹭来,趾高气昂的叫:“没事了就上工,误了工期谁也担待不起!”刘海鹏跟在头发半白的老田身后,用闪烁着光芒的眼睛扫射着。火海的蓝湾岛犹如殊死的战场,人们的血汗撒满这方水土。一脸桃花癣的紫珠和焦眉愁眼的杨婶筛沙子的场景异常醒目。人情的冷漠和生活的艰辛让狂躁的夏天遇冷结冰。
      
      塌湖淀的夜安心清净,镶满钻石的星空夺目。刘海鹏躺凫在水面上轻轻摆动颀长的四肢,终于从午后要命的煎熬里苏醒。不一会儿,双眼开始打架直到没有知觉。突然海鹏沉入水底,伴着惊吓和剧烈的咳嗽,挣扎撩泼着从阴凉的水底蹿出来。他胡乱的摩挲着湿漉的脸睑,原来太疲倦竟然躺在水上睡着沉入水底……海鹏一点点的感受着生活的艰难苦涩。在点滴里悟出了生活的真谛,人的成熟和忍辱不是岁数到了,而是经历了刻苦铭心的历练。
      
      渐渐的,海鹏适应了令人发指的劳作,裸露的皮肤晒成小麦色,双肩的勒痕反复淌血化脓结痂后,永远烙上一记醒目的暗红色疤痕。这天,太阳落到天边时正值收工,蓝湾岛的渡船到蓝石县城采购管件。海鹏换了一袭迷彩短裤短衫跳上船去城里买鞋。驰骋的铁船把塌湖淀的景物纷纷抛在身后。海鹏从船头踱到甲板,看见了筛沙子的紫珠一个人玩抓石子。
      
      “我叫刘海鹏,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女孩先是一怔抛起的石子落地。“紫—珠”她支支吾吾的羞红了脸。
      
      “蜘蛛,还蚂蚱呢!”海鹏顽皮的笑到。
      
      女孩轻叫着:“紫珠,不是蜘蛛!”
      
      “噢!不好意思我听错了,紫—珠,这名字真好听。”海鹏蹲下和紫珠玩起抓石子。他自然干净的笑容让紫珠放下戒备,在彩云飞的水路十八弯里两人絮絮聊天。原来紫珠遭遇着换亲旧俗,父母包办她和姓马的女孩互换,与各自患顽疾的哥哥结婚成家。当见过疯疯癫癫的未婚夫把紫珠吓坏了,她知道不能说服父母,从家里偷了二百块钱逃出来。为摆脱家人的追捕,紫珠藏在灰石河边的船上被带到蓝湾岛。机缘巧合的成为工程队最小的工人。海鹏望着近在咫尺、流光溢彩的蓝石县城。在紫珠淡淡的话语里,想到了自己在定县火车站,被传销分子追杀和眼下在蓝湾岛非人的日子。让海鹏心底那棵忘忧草长成枝繁叶茂的烦恼。
      
      ...
      
      蓝湾岛东侧在建的灯塔如春笋悄悄成长,夏日的灼热渐渐变得缓和。海鹏终于可以定下心看看书。斜躺在忽明忽暗的床上,用心感受着小说《平凡的世界》里的人物和故事。洗衣服回来的老田让海鹏念出声听听,左眼镶着玻璃球的马菜田支起耳朵等候……
      
      海鹏望着大家脸上堆满的真诚和期待。清清嗓子慢慢读起,他磁性的声音在简易的板房里传播着。农村史诗的作品在每个人的心里生根发芽,在孙家兄弟命运起伏和转折里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同紫珠一起筛沙子的杨婶是来为患胃癌的老伴赚救命钱的。现在人走了杨婶心里的大山倒了,带着祥林嫂一般的绝望离开蓝湾岛。正值花季的紫珠脸被太阳灼伤,身影孱弱渺小。本该是在学校激荡青春的孩子,却承受非人的苦难。命运对她太不公,过早的就体会人世间的冷暖。在紫珠可怜的小小世界里,遇见海鹏他是幸运的。
      
      海鹏望着紫珠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心疼极了,特地送她一瓶防晒霜。海鹏一点一点的改变紫珠,欣慰的是自己的心没白费。紫珠竟学会了讲普通话,她弯弯的眉毛,温驯的眸子,用红色发亮的发卡把如瀑如缎的长发梳在脑后。慢慢的焕发出少女该有的面貌和情怀。心灵手巧的紫珠每天从苇丛里采来苇叶编成这种图案,挂满宿舍的墙壁。
      
      进入白露节那天,天异常的热。海鹏坐在渡船甲板上静静地望着远方斑驳的渔光灯,浪迹无边的塌湖淀给人无尽的遐想。掐指一算已经半个月没有家里的音讯了,鼻子微微一酸吐出一口清痰。海鹏想着明天无论如何都给家里打个电话。
      
      忽然,水里泛起一阵波痕有人从水底钻出来。“谁~”海鹏嗖的站起来吓一跳。
      
      “鹏哥,是我,紫珠!”她带着哭腔说。
      
      海鹏诧异的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水里,发生什么事了?”
      
      紫珠委屈的流下泪:“吴工把我的衣服拿走了,我只得待在水里!”
      
      海鹏从甲板上卸下一块松木板给紫珠,抓住漂浮物她终于可以喘口气。原来是在人们在水里散净后,紫珠孤身一人到蓝湾岛北侧的荷花丛里洗澡。想不到吴三强出现竟挑逗她上岸,紫珠死命不从试图叫人。没得手的吴三强拿走她的衣服再也没回来。直到发生海鹏才艰难的游过来。
      
      “牲口坯子,真他妈不是人!”海鹏气愤的叫骂,安慰可怜无助的紫珠:“别害怕,我回去给你拿衣裳!”紫珠裹着海鹏的衣服,闪进宿舍避免裸体的尴尬。
      
      绿色长城的芦苇荡秀了穗,塌湖淀的水势渐丰,水乳交融的天空升高不少。征服欲强大的夏天终于走了,人们紧锁的眉宇慢慢展开。灯塔已经扯开身段有了巍巍之至,经过一番炼狱的摔打海鹏适应了蓝湾岛生活。在他的潜移默化里紫珠重拾生活的信心,紫珠对他打心眼里信赖和依赖。每次洗澡请海鹏做保卫员,他都爽快应承,在岸上苇丛里守卫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令不怀好意的吴强子无机可乘。紫珠心里生出爱的种子,那天她端着脸盘到渡船上洗衣裳,恰逢海鹏俯着性感的身子涮洗天蓝色被罩。只见他微翘的嘴唇一撇露出名片式的笑,顽皮的挑挑眉毛和挤挤眼睛。合体的白色衬衣衬得海鹏帅的一塌糊涂。紫珠仿佛见到梦里的白马王子,黝黑的脸羞得绯红,匆忙的跳下船跑回宿舍。海鹏的笑干净的令人心悸,如何向鹏哥表白愁坏了紫珠。
      
      工程几乎每天都处在夜以继日赶工期阶段。吴强子总把最累最危险的活分给海鹏。这已经超过海鹏的承受上线,最后硬是咬破嘴里子撑过来的。如果不是吴强子承诺付加班费,海鹏绝不这么玩命的干。秋风拂在人脸上痒痒的很舒服,海鹏天天都收到紫珠用苇叶手编的小饰物,小姑娘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让人感动和慰藉,海鹏轻轻摆弄着夹到书里做成标本。直到收到她编织的心形苇叶图案,看到上边一排歪歪扭扭的小字:
      
      鹏哥,感谢你在蓝湾岛对我的照映(应),天底下在(再)也找不到有比你对我好的人了。此时,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乱遭遭(糟糟)的心。不过我比谁都清楚,你就是我一生要等的人…
      
      刘海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收工后约紫珠出来。两人坐在渡船甲板上,两颗闪耀的流星从他们头顶划过。紫珠心里紧张的不行静静的等待鹏哥开口。海鹏清清嗓子淡淡的说:“紫珠,我比你大好多岁,已是到了割舍卡通人物的时候。谢谢你那些用苇叶编成的礼物,让我重拾那份童真。”
      
      紫珠莞尔一笑:“你喜欢,我还给你编!”
      
      海鹏迷离的望着塌湖淀远方:“紫珠,你看到那几颗渔光灯了吗?”
      
      紫珠轻轻的咬着嘴唇随着海鹏瞟去,轻轻地点点头。
      
      “现在你仿佛是坐在一辆豪华游轮上,每天开足马力向前行。一路上会发现许许多多美好的景物,可你千万不能停车下来,因为你刚刚十七岁,在终点等待着你的风景才是最美最棒的。”海鹏眼神移到紫珠的身上,紫珠明白他的意思,两颗亮晶晶的钻石在眼圈里打转。
      
      ...
      
      塌湖淀满淀金黄,满世界飘着伶俐的芦花。蓝湾岛北侧的荷塘已是百亩残梗。汩汩寒意打在脸上生疼。灯塔的结构已经封顶,成为灰石河沿线最有标志性建筑。人们都期待着灯塔点亮灰石河的时候。塌湖淀的夜有了凉意,当海鹏合上《平凡的世界》的尾页宿舍里静的出奇。他们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曾经心里都住着一个鲜活的孙少平。老田静静的回忆走过的日子,激动的打颤身上抖个不停。平时闹哄哄的马菜田头枕着双手若有所思……
      
      廉价的二锅头、花生米和几个鸡爪子,让彼此间吐露心声。他们春夏秋冬抛家舍业奴隶似的过活,每个人无数次的怀疑过自己的人生。直到遇见海鹏觉得心里植入强心剂。老田想到海鹏在蓝湾岛遭的罪,联想到自己还没大学毕业的儿子不禁哭出了声。海鹏嘴角吐出一团烟雾,拍了拍老田的肩膀。当初海鹏赌气来到蓝湾岛并不后悔,因为在这里他经历了最真实的生活和人。
      
      弯弯的月亮在塌湖淀里随波荡漾,海鹏晃悠着身体去解手。路过紫珠的宿舍竟然听到吵嚷声,酒劲瞬间随风而去。此时,屋里传来吴三强和紫珠厮打声,伴着紫珠凄楚的哭声,一股无名的火焰直冲海鹏头顶。他眼珠骨碌一转开始叫门,“紫珠开门,你鞋刷子借我用用。”
      
      海鹏跨进紫珠的宿舍装得很意外:“吆!吴工也在啊!”
      
      吴强子面如紫茄拎起黑色条绒上衣离开。紫珠抱着双膝坐在地上,长头发乱蓬蓬,胳膊、脖颈和领口都显出一道道暗红的抓痕。海鹏搔搔头叉腰站在地上:“没事都过去了,紫珠你得离开蓝湾岛。”紫珠目光呆滞眼泪簌簌。总以为多桀的紫珠要开始人生新的篇章,可命运对她的考验和惩罚还没结束。
      
      登上最后一班渡船,海鹏和紫珠站在船头任凭秋风吹。海鹏排队为紫珠买了去家乡的车票,临行前摘下戴了五年的佛珠手链送她:“紫珠你家里情况我知道,可我相信你能解决一切困难。人不能没有家,那是自己唯一的避风港。”
      
      紫珠攥着留有体温的手链扑通跪下:“鹏哥,你是好人!”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火车长龙很快没了影子,留下的只是空旷雾蒙蒙的世界。
      
      蓝湾岛夜里西北风嚎叫一夜,清晨塌湖淀结冰封淀。镀了汉白玉身的灯塔,为灰石河冷冷凄凄的冬天添了一抹金贵和华美。灯塔照亮灰石河指日可待,漫天白蝴蝶的雪花染成童话世界。
      
      远方的家召唤着异乡人回来,但蓝湾岛传来恶事。原来工程队克扣工人拼死赚来的加班费,专横跋扈的吴强子和打手们拨开人群,没给工人们表述的机会,开车扬着雪消失在塌湖淀白白的冰道上。
      
      蓝湾岛的工人们站在雪地里商量对策,个个成了没有温存的雪人也没有任何结果和对策。老田瘫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嚷着:“啊~没人活的道了,老天你瞎了眼!”
      
      人们失控了抄家伙要找吴强子,海鹏抖了抖身上落满的雪片把人们截住。马菜田举着斧子咬牙叫骂:“海鹏你不想要钱了吗?咱们都忍了吴强子半年了,我他妈开了他全家的脑瓜瓢。”海鹏夺下马菜田手里的凶器,跑着从宿舍里拿来笔和纸:“大家都签上自己的名字,我现在去蓝石县城找主管部门反映咱们的事。”老田好像发现新大陆从地上猛地站起来:“海鹏你帮我们签上,大家都靠你了!”海鹏唰唰几笔签上所有人的名字。留在灰石河的雪脚印很快被覆盖……
      
      海鹏走到蓝石县已是晌午,饥肠辘辘的坐上9路公交车抵到县信访处。一座拔地而起的大楼直耸云天,十多级的台阶和门口的警卫员。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气势给人很大的压力。海鹏冒雪在原地徘徊了很久,实在冷得不行要到对过新华书店缓缓。仔细的琢磨琢磨眼前的一切。
      
      海鹏怎么也想不到,在马路对过悬铃树下竟遇见了紫珠。他先是一怔而后很惊喜:“紫珠!你怎么在这!”
      
      紫珠像换了一个人,烫了栗子皮色的卷发、戴着蓝色葵花形的耳坠、涂上血红的口红。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西瓜子:“鹏哥给!”
      
      海鹏挂着名片式的微笑接过西瓜子:“家里都好吧?现在在哪上班?做什么工作?”
      
      紫珠低着眉把头发拢到耳后:“还是在蓝湾岛,跟吴强子干!”
      
      海鹏扶着光滑的悬铃木只觉眼前发黑一阵眩晕。紫珠摩挲着头发帘:“马家的姑娘进了我家的门,小妹妹顶替我嫁给马家的傻子。实在没法和家里交待,我只得出来。”海鹏无语,当缓缓睁开红了眼圈的双眼,紫珠到了马路对过上了车消失在人海里。海鹏觉得头嗡嗡响,把西瓜子扔在地上冲向信访处。
      
      海鹏三步并两步跨进满铺面包砖大院,警卫员大声喧哗:“找谁”。海鹏置之不理径直走进大厅。海鹏拿着联名的上书敲开几个办公室的门,可答复都一样不归他们管。海鹏身上的雪都化了,额头、头顶和蓝色围巾湿漉漉飘溢着热气。
      
      他愤怒的盯着一名品茶看报纸的科员:“还有二十三名工人在蓝湾岛等着拿拖欠的工资,你事不关己不觉得问心无愧吗?”
      
      稳坐钓鱼台的科员丢开报纸:“哎!你怎么说话呢?你吵吵什么?”
      
      “我就这样,你怎么着吧!”海鹏恶狠狠地说。
      
      正拿喷壶浇花的三七头女科员:“小伙子你跟我们吵没用,有难事找局长啊!”
      
      海鹏擦拭着一脸的汗闯进王局长办公室。屋子装修的很好,一对紫色的真皮沙发价值不菲。王局长盯着电脑屏幕上股票行情曲线:“把烟灰缸帮我刷了。”
      
      海鹏站到王局长跟前瞪圆眼睛:“我不刷!”
      
      王局长抬头刚要发作觉得不对劲:“你谁呀?”
      
      海鹏把签名簿摊到桌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清晰地讲明。王局长思索片刻:“东西你先放这,回头我让人调查。”
      
      海鹏发端的水珠滴在王局长电脑主机上吼着:“那怎么行,现在二十三大活人还在雪里等着。我就不信没人管,找不着说理的地,你等着!”
      
      “你回来!”……海鹏鱼死网破的举动起了效果。最后乘着信访处的专车奔向蓝湾岛。
      
      隔着密集的雪花从很远的地方海鹏看到等待佳音的人们,此时,吴三强早赶到现场,紫珠裹着一件灰黄格子的羽毛服也站在人群后边。海鹏没理他们,走到老田跟前:“老田,我回来了,这是信访办的工作人们,我们的事情很快就解决清楚了!”
      
      可老田他们无动于衷不是想象中的样子。人们一齐走进屋里,工作人员开始讯问和做笔录。没想到,事情风云突变起了味。大家竟然一致咬定刘海鹏没有加过夜班,并且承认加班费已结清发放完。
      
      海鹏疑惑的扯掉颈上的蓝围巾:“老田你说,我有没有加班?”老田的头歪向一边没有言语。他又晃着马菜田的肩膀,可他竟然一口咬定:“海鹏,吴工看你刚从学校里出来没让你加过班。联合签名是你一个人签上的。”
      
      海鹏眉宇锁成一团,全身上下不停的颤抖,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工作人员最后向紫珠问询,只见他她摩挲着头发帘,瞟了吴三强一眼支吾着:“不太清楚!”
      
      同行的工作人员将矛头一齐对准海鹏,海鹏陷入深深的绝望里。
      
      原来,在海鹏在县城见到紫珠后,她向吴三强揭发了他上访的举动。吴三强在海鹏未赶到前,发放了工人们的加班费,并且每人多给一百块钱。他承诺如果按他的指示照说照做,将奉上意想不到的大礼。最终海鹏栽倒在谎言和虚荣里。
      
      ...
      
      蓝湾岛冷的令人发指,海鹏头昏目眩的走回宿舍,摇晃着身子插上门倒在床上。心里的那座灯塔彻底熄灭了,摸到床头的水果刀割破了手腕上的大动脉。鲜红刺眼的血向外涌着,在恍惚里脑子里就闪烁了这样一幅画面:刚来蓝湾岛时,消失的渡船从灰石河重新起航。船上依然是那先前的那些人,只是站在船头眺望的男孩换了人。他和海鹏一样阳光、激荡着青春赶往蓝湾岛…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1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31777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0: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弟的佳作来了,赶快欣赏学习去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1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31777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0: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开篇设置了一个悬念,引发了读者读下去的兴趣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2652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1:0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海鹏从甲板上卸下一块松木板给紫珠,抓住漂浮物她终于可以喘口气——泰坦尼号的节奏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2652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1: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海鹏-紫珠-蓝湾岛——蓝色的夜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1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31777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2:55: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弟的美文我下午细细欣赏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26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2652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4: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已经拜读,写得有味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1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31777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8: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等人回来船就离开,怪不得海鹏怒火中烧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313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31777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8月逸飞之星9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1-7 18: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所幸,海鹏搭乘了另一艘船到达目的地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40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874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1-7 19: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心里的那座灯塔彻底熄灭了,摸到床头的水果刀割破了手腕上的大动脉。鲜红刺眼的血向外涌着,在恍惚里脑子里就闪烁了这样一幅画面:刚来蓝湾岛时,消失的渡船从灰石河重新起航。船上依然是那先前的那些人,只是站在船头眺望的男孩换了人。他和海鹏一样阳光、激荡着青春赶往蓝湾岛…---------结局有点悲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说世界

    小说世界

    订阅| 关注 (17)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0今日 2245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