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54|回复: 2

[小说看台] 长篇小说《沅州史话》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发表于 2019-10-31 23: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边城野鹤 于 2019-10-31 23:21 编辑

沅州史话

杨序凯著


第一章     两千秋建制多变  民国初沅州府终


      沅州,周秦未有,两汉亦无,以沅名州,史载为陈,是以沅水得名。沅州山重水复,界于楚黔川鄂之间。因地处偏僻西南,天高皇帝远,当时名声不大。直至明朝万历年间,置偏沅巡抚(湖南巡抚前身)驻节沅城(今芷江城),遂而声名远播。

     沅州前后又称辰州地、巫州地、舞州地,又鹤州地,又业州、叙州、奖州……

     沅州自建州到民国二年撤沅州府,绵延近两千年,其历史沿革、源流变迁,非常复杂。沅州古属“五溪蛮地”,《禹贡》为荆州之域,商周为荆州西南境,战国属楚黔中地,秦为黔中郡地。西东两汉属武陵郡地。三国时,初属蜀为武陵郡地,后属吴,仍隶武陵郡地。南北朝宋齐仍属武陵郡地。梁时属南阳郡地,南陈太建七年(575)武州改沅州,属沅陵郡地。

    隋开皇九年(589),隋灭陈后,改沅州为朗州,废沅陵郡置辰州,属辰州地。大业又废州,复置沅陵郡。

     唐高祖武德七年(624),仍置辰州。贞观八年(634),分辰州龙檦县地,改巫州,以龙檦析置夜郎、朗溪,思征三县。天授二年(691),改巫州为沅州(《杜氏通典》:天授中以巫山不在州界,而沅水实出焉,改为沅州)。长安四年(704),分沅州之夜郎、渭溪置舞州。开元十五年(725)又改沅州为巫州,属江南西道潭阳郡,后又改鹤州。开元二十年又改奖州,仍为潭阳郡。领龙标(檦),朗溪,潭阳(今芷江)三县,那时县的疆域比现在大。

    唐朝末年,五溪群蛮分据地盘,各自立为刺史。五代十国,在湖南创立楚国,据长沙的楚王马殷之子马希范,承袭楚王,于长兴三年(932)领湖南节度使,将奖州又改为懿州,州治仍为潭阳县(今芷江),后马希范之弟马希萼袭位,又改洽州。

    宋太宗建隆中,平湖南、复奖州、叙州等。此时群蛮舒、田、向三大氏族分据各地,私置十三州,在平蛮剿抚下,都归附于朝廷,隶于懿州,年年入贡。(《宋史·蛮夷传》:江南诸蛮各有溪洞,曰叙、曰峡、曰中胜、曰元,舒氏居之;曰奖、曰锦、曰懿、曰晃,田氏居之;曰富、曰鹤、曰保顺、曰天赐、曰古,向氏居之。)

     宋乾德三年(965),复改洽州为懿州,属荆湖北路。熙宁七年(1074),五溪群蛮悉数平定,复置沅州,以懿州(今芷江)为治,改潭阳县为卢阳(今芷江县)。以辰州、麻阳、招渝二县隶属。八年,省招谕,并锦州寨户入麻阳。元丰三年(1080),废龙标故城,为黔江新城,并镇江寨户,置黔阳县,属荆湖北路。

     元朝至元十三年(1275),置沅州安抚司。十四年改沅州府为沅州路,并改沅州安抚司为沅州路总管府,领卢阳、黔阳、麻阳三县,属湖广行中书省。后为元末起义军陈友谅攻陷所据。至元二十四年(1364),朱元璋派大将徐达攻占沅州,复改沅州路为沅州府。

      明代洪武九年(1376),沅州又降府为州,隶辰州府,仍领卢阳、黔阳、麻阳三县,属湖广布政使司。

      嘉靖二十七年(1548),于沅州设湖广、四川、贵州总督府,四十二年(1563)裁撤。万历二十七年(1599),明神宗为讨伐播州(今贵州遵义市)宣慰使杨应龙叛乱,特派佥都御史江铎于沅州设偏沅巡抚,平时驻沅州城,战时驻偏桥镇(今贵州施秉县),直至清康熙三年(1664),偏沅巡抚移驻长沙。雍正二年(1724)方将偏沅巡抚改为湖南巡抚。

     清朝顺治九年(1652)五月,张献忠部将、义子孙可望及李定国等联合明朝残余势力抗清,迎永历帝朱由榔入黔,设南明朝廷于贵州龙安府(今龙安县),率兵入湘攻下沅州。孙可望自封秦王,改沅州为黔兴府,府治兴沅(今芷江),领兴沅、靖州、黔阳、麻阳、通道、会同、绥宁、天柱、清浪(今贵州省岑巩县南部)、平溪(今贵州省玉屏县)。顺治十五年(1658),清军将领袁廓宇招降了孙可望,复改黔兴府为沅州府。

     雍正八年(1730),沅州改直隶州,领芷江、黔阳、麻阳三县。

    乾隆元年(1736),湖南巡抚钟保上奏请旨:“窃臣查湖南之沅州,地处楚边,最关紧要。东为辰常锁钥,南连宝武瑶山,北与红苗接壤,西通黔夷交界。上通滇省,右接蜀地,诚为全楚之咽喉,滇黔之门户也。上年,黔苗滋扰,逼近沅州。臣随檄令驻扎镇筸之署,辰永靖道李珣暂驻沅州弹压,并安插黔省难民,运济粮石,一切军需就近办理,方免迟误。伏查,以前巡抚驻扎沅州,康熙三年(1664)改驻长沙,之后尚有总兵官、兵备道两大员弹压。今镇道俱移镇筸地方,而沅州地内仅有副将、知州两员,于要害之地似觉单薄。臣再四筹度,请以沅州改为府治,设知府一员、通判一员,附府设知县一员。将现在之知州、州同、吏目裁改,其附近之黔阳、麻阳二县改归知府管辖。如此,庶外可御黔苗,内可安楚境,似乎苗边地方甚有裨益。倘蒙俞允,恭请钦定府县佳名。其铸给印记及添建衙署各项事宜,容臣另行题请,奉旨饬部议覆准行。”高宗允湖南巡抚钟保奏,沅州升州为府,隶属湖南布政司,以府治增置芷江县附廓,领芷江、黔阳、麻阳三县。

     中华民国元年(1912)三月,撤芷江县,存沅州府。民国二年(1913)撤沅州府,复置芷江县,隶辰沅道。民国五年(1916),辰沅道治由沅陵移驻芷江。中华人民共和国1952年,沅陵专区与会同专区合并,新设芷江专区(也就是现在的怀化市前身),治地芷江(即沅州治地)。

     沅州从辖地范围及州治而言,历史上出现三个沅州,但都地处湖南湘西及贵州东南地域之内,而芷江必在其中。以芷江为州治和府治的沅州,历史悠久,而其它地方的州治的沅州,只是昙花一现。因此民间所讲的沅州与史书上所说的沅州,都是以芷江为中心的沅州,本书所述沅州史话亦是如此。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23: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边城野鹤 于 2019-10-31 23:17 编辑

第二章     古沅州五溪蛮地  拓疆土历朝看重



    《州城记》中说:“沅州,荆楚之要地,而辰常之上游也。西扼滇贵,东控江湖,北连三巴,南尔百粤。”自古沅州为“滇黔孔道”、“楚黔咽喉”。它深谷峻岭,地错犬牙,三邑勾连,疆域辽阔。据《沅州府志》记载:它在湖南省一千二百二十五里,由州府治东北四千六百四十里达于京师。

     东西广三百五里,南北袤二百五十五里。
     东陆路至辰州府辰溪县界一百三十五里,水路至辰溪县界三百六十里。
     西陆路至贵州思南府玉屏县界一百七十里,水路至玉屏县界一百七十里。
     南陆路至靖州会同县界一百二十五里,水路至会同县界二百五十里。
     北陆路至辰州府五寨司界一百三十里,水路至五寨司界六百里。
     东南陆路至靖州会同县界一百九十里,水路无。
     西陆路至贵州镇远府天柱县界一百一十里,水路无。
     东北陆路至辰州府泸溪县界二百二十里,水路无。
     西北陆路至贵州思州府黄道司界八十里,水路无。

     沅州疆域内山川形胜。武陵山、雪峰山、西晃山、明山、罗山、天雷山、龙标山、赤宝山、雄山、罗瓮山等,重峦叠嶂。沅水、  水、辰水(锦江)、青江等溪河纵横,可谓诸水合流而注湖会江,万山环耸而削玉凌空。

      沅州一般领三县,即芷江(含晃县、怀化等地)、黔阳(洪江、原黔阳、怀化等地)、麻阳(含凤凰县)。州治和府治在今芷江。军事上兼管乾州厅、凤凰厅、永绥厅、晃州厅。

      沅州疆域广袤,馆毂五省,控驭五溪,是五溪腹地。对于五溪,历史上有多个不同的注释,最早作出解释的是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武陵有五溪,谓雄溪,满溪, 溪,酉溪,辰溪。”元代马端著《文献通考》,对“五溪”作了大的变动,认为武陵五溪乃酉、辰、巫、武、沅。“巫”即巫水,是雄溪的别称;把沅水作为“五溪”之一则是前人没有的提法。也有今人认为“五溪”应为酉溪(酉水)、辰溪(包括绵江)、  溪(  水)、雄溪(巫水)、清溪(清水江)……除五溪之外,有朗溪、溆溪、龙溪、桂溪,合之则称为“九江”。从众多的古文献所注释归纳起来,我以为五溪指的就是沅水及沅水中上游地区五支主要河流。即沅水(含锦江、辰水)、酉溪(酉水)、  溪(  水)、雄溪(巫水)、满溪(沱江)。

      五溪之地,从广义的范围是五溪流经的区域,即湘、鄂、黔、渝、桂等五省周边地区,共三十多个县市。从狭义上的五溪,是指湖南省怀化市及最相邻二十余县市。沅州所属的五溪地区古属荆州,春秋属楚,战国属楚之黔中郡,汉属武陵郡,三国以后称武陵地域为五溪地区。

     五溪地区现有三十一个少数民族,历史上是中国南方重要的少数民族聚居地。而沅州所属的五溪地区又属武陵郡,历史上称五溪人为“五溪蛮”或“武陵蛮”。

    “五溪蛮”是历史上中原朝廷及汉人对五溪之地所有少数民族的一个贬称,因五溪之地偏僻,万山莽互,河流纵横,天高皇帝远,中原文化的引进,王道的开化都比较晚,聚居在这里的各族人民,十分彪悍,具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不屈性格,所以中原朝廷及汉人认为五溪人很野蛮,故称“五溪蛮子”、“五溪南蛮”,简称“五溪蛮”。

    “五溪蛮”是从远古时代三苗部落建立的“三苗国”发展而来,三苗部落与欢兜部落相处十分融洽。到尧帝晚年,欢兜部落推荐共工继承尧位,尧只任共工为工师。舜帝摄政时,尧以天下禅让舜,欢兜部落有非议,三苗部落也不满。欢兜部落及共工部族被舜指为“凶族”罪名,流放三苗国(南海,即如今广东广西,那时这一带是人迹罕至,荒芜偏僻的地区),欢兜族南迁,融入“蛮夷”。三苗部落与尧帝之子丹朱反叛。舜帝执政时,舜帝率兵征讨三苗,三苗战败,远走江淮、荆州,大部分迁往湖南西南山区,与土著蛮族融合,成为了荆蛮苗族。夏朝(先楚时代),楚人生活在湖南湘西,被中原王朝贬之为“楚蛮”、“荆蛮”,是“五溪蛮”之前身。

      “五溪蛮”形成之初,是在商朝至春秋晚期之间。商朝,濮部自四川涪水流域向东扩展,进入鄂西,成为“江汉濮”。西周,古濮人成为澧水、沅水流域主要居民。周宣王二年(公元前826),荆州蛮反叛王朝,周宣王遣方叔领兵征讨之,因荆蛮势力还不够强大而战败归服。于是《诗经》有采芭之诗。春秋初期(公元前757-前741),楚蚡冒熊眗治楚,军事及政治势力进入沅水下游地区,镇压蛮濮。春秋时,湘西濮与三苗、荆蛮混杂融合,交织并存。春秋中期(公元前671-前626),楚成王熊恽治楚,镇压濮夷。

      周安王十六年(公元前385),吴起为相。这吴起是个狠角,为求将而杀妻子(因妻子为齐人,怕别人议论他会投齐国,故杀妻以表心迹),取得楚悼王熊疑的信任。他上任伊始,就开始实行变法,打压豪族,整肃军队。贵族们对吴起十分愤恨,但也无可奈何。吴起接着帮助楚悼王征伐南方,占领湖南,镇压土著时遭到反抗。这些百越土著苗瑶侗等部落,平时打劫官府还行,但对朝廷的正规军队却难以抵挡的。吴起采用恩抚手段,湘西南各部落酋长纷纷归顺。后在湘、资、沅、澧四水流域交通要道,建立据点。沅设置黔中城,春秋晚期,楚国设黔中郡,并在水陆要道城邑设置关卡,委派税官,征收过往商旅车船的税收。并且封同姓或异姓贵族为王公,统治五溪,统治湖南。封鄦阳公统治今黔阳(洪江市)、中方、鹤城、芷江、麻阳、新晃。

     公元前339年至公元前227年是外来文化对“五溪”有记载之始。周显王(公元前339-前329),楚威王熊商派大将庄跻溯沅水而上,攻打夜郎国(今黔阳、会同、芷江、新晃、天柱、玉屏等地),一路直打到滇池(今昆明湖、昆明池),后建滇国。

    周赧王三十八年(公元前227),秦国司马错征南,留蜀守将张若率兵攻打楚国,占领了黔中郡、巫都、楚郢都,在朗州筑城抗楚军,统治五溪地区。
秦国在五溪设置黔中郡。郡治先在沅陵,后在溆浦、黔阳。

    两汉时期,是为五溪蛮地郡县设置,“五溪蛮”名称之开始,也是朝廷对“五溪蛮地”和“五溪蛮”重视的开始。西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置无阳县(今芷江县)、镡成县(即黔阳县,今洪江市)、沅陵县(含部分麻阳地)、辰阳县(含今辰溪县、部分麻阳县地),均属武陵郡,而沅州正处在“五溪蛮”腹地。

    两汉时期的五溪蛮还是以氏族、部落而居,部落首领称为“精夫”,在武陵郡内耕田织布、打猎捕鱼,自给自足。东部边缘地区的部分与汉族地区相交错,与汉族民众之间有来往;中心地区者则多与原夜郎国的僚、濮族(仡佬、侗、布衣族等先民)相杂居,与汉族的交往很少。汉王朝对五溪蛮的统治,实际上也是一种间接控制;氏族、部落仍然保留,对各氏族、部落的“精夫”“赐印缓”,也就是封官,精夫同时也成了地方官,然后通过各“精夫”来向五溪蛮征收贡赋。

     两汉时期,中央王朝的精力主要是应对北方强大的匈奴,基本上无瑕顾及已遁入五溪融入“溪峒”的苗民,西汉王朝在五溪地区维护一个宽松的羁縻政策,故而民族矛盾相对缓和。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4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6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23: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边城野鹤 于 2019-10-31 23:21 编辑

第三章     稳政权沅州筑城  固苗疆军事重镇


       沅州府地,虽然在西汉高祖五年(前202)置县,但还未有城池,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4992\wps9.png      北宋熙宁七年(1074),大能臣章惇破懿州,重置沅州,沅州城池才开始修筑土城。先沿  水筑临河之西面,继而修筑东、南、北三面,人们称之为“沅州城”。

      明洪武三年(1370)设沅州卫,置司指挥使。明洪武六年(1373),元帅徐达命将原城墙拓展二里。明弘治九年(1496)副使顾源,整修沅州城墙,建城楼四座,东南名“澄雾”,西南名“筹边”,东北名“秀水”,西北名“威远”,并在北东南城墙外开挖护城河,从北门外引  水环绕城池。

     明正德十六年(1521),沅州兵备道黄天爵在城西  水沿岸用红岩石“砌石垒岸,以固城垣”,后人称沿河大堤为“黄公堤”。同时结合水运在堤上建商贸街,再在内侧垒城墙,集防御、防洪、商贸和水运码头等多项功能于一体。

      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五省总督府第二任总督冯岳对沅州城垣又加以改筑,“尽拆旧贯,表里垒以磐石”,将余下三面土墙全改成石砌城墙。城墙上建城垛、炮眼,东西南北四门建城楼。在城中十字街心建谯楼(时称钟鼓楼),又称“中古楼”。钟鼓楼四面都有拱门衔接,三层四拱门。第一层供奉点斗魁星,第二层置计时铜壶,第三层为向全城报更铜钟。谯楼(钟鼓楼)题字:声闻四达(东拱门),地灵人杰(南拱门),芷水呈祥(西拱门),明山拱壁(北拱门)。斯文在兹(东匾),谯南有耀(南匾),光涵秋水(西匾)、秀挹青屏(北匾)。建水门,称“水东门”,门上建“奎文阁”。四大石头城门上题字:东来紫气(东门),南天锁钥(南门),西楚咽喉(西门),北斗平临(北门)。另在北门外  河水汇流处,建石礅石驳岸八十三丈,高一丈六尺,厚六尺,以杀水势。

     沅州古城经过不断开拓发展,逐步形成一个八条大街、三十条巷道,二至三层的街巷店铺、民居院落。主城区内,东、西、南、北大街两侧系商肆店铺集中之地。纺织印染等手工作坊及商贸客栈和外省会馆多集于城西。南城门内外,府学县学,官府庙宇教堂多集于此。街巷交错,店铺林立,各种建筑组成了近一百五十公顷的沅州古城,古井古树遍布城内外。

      沅州古城,不仅是楚黔边境上的物资集散地,而且是楚黔边境上的军事重镇。它地势冲要,是通往黔川滇大西南的必由之道,可谓上扼滇黔,下控荆楚,南临交广,北塞溪峒。

    《旧州志》有云:“沅州处楚西偏,为滇黔孔道,旁通川粤,几用兵者所必争。”《沅州府志》则云:“是故,有滇黔而沅重,抑沅重而滇黔俞定。夫至重沅以定滇黔,则近而全楚之赖以捍蔽,远而蜀粤之赖以转毂,亦从可知此岭吭肘腋之说兴,而沅之形势了如矣。”所以,沅州古城就成了历史上兵家的必争之地。

     沅州,自设州开府以来,均有重兵把守。特别是明朝以来,更为重视。明洪武三年(1370)设沅州卫,置司指挥使,配有卫兵四千五百人,下设十三堡一哨。明英宗正统六年(1441),在沅州设湖广(湖南、湖北)、四川、贵州、云南总督府,掌管五省地方军政要务。《旧州志》称:“成化十五年(1479),巡抚吴诚奏请添设宪臣,以严边备。得旨允行,遂择沅州为八卫中分处,置兵备道一员。”明嘉靖二十七年(1600),没有湖南巡抚,而只有湖广巡抚,而治地在武昌,天高路远,又因楚黔边境苗区错杂,经常多事,故为便于管理及用兵川、黔,而设偏沅巡抚。又偏是贵州的施秉县偏桥镇,设有偏桥卫所,沅是湖南沅州府,偏沅是偏桥和沅州两地省称的组合。巡抚驻地先在偏桥,不久后驻沅州,但主要在沅州城,以利调度。初设管辖区域为湖广、贵州、四川总督直辖之地,即湖广常德、辰州、沅州等,西部,四川夔州府东部地区,四川酉阳宣抚司,平茶峒长官司,湖广施州卫,永顺宣慰司,保靖州宣卫司,靖州直隶州,贵州东部地区,思州府、镇远府、黎平府、播州宣慰司。偏沅巡抚是湖南巡抚的前身,因湖广行省南北分治,后偏沅巡抚管地延伸至长沙、衡州、永州、宝庆、辰州、常德、岳州七府,郴、靖、沅三州都归直接管辖。清康熙三年(1664),朝廷命偏沅巡抚移至长沙,康熙六年驻长沙的湖广右布政使改称湖南布政使,设立湖南布政使司衙门。雍正二年(1724),雍正皇帝将“偏沅巡抚”改为“湖南巡抚”,“偏沅”之管制自此废黜。湖南省行政区域作为独立的地方一级政权组织才基本确立下来,这才有了湖南巡抚,这是后话。偏远巡抚在明清两朝延续一百三十年之久,从江铎、杨述中至傅上瑞共八任巡抚。

     沅州古城,军事重镇,军需供亿,举足轻重。《沅州府志》称“雍正十三年(1735)二月,贵州台拱等处,九股生苗作乱,朝廷命部院大臣经略军务,调楚、粵官军团赴征。沅州当台拱孔道,文武大僚往来驻扎者,日更数辈。军需供亿,皆取办于此。”所以各省官兵出征平苗,必经沅州,凡刍粮夫马,舟车轮挽均皆沅州筹办,自监司以下者驻沅州之城,不计其数。清同治十二年续修《沅州府志》序有云:“我皇上命将出师,皆取道于沅,战攻驻守讫于凯旋,皆以沅为重镇。”历史上在沅州域内发生战事数百余次。

     沅州古城,在近现代战事中更是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例如:大小金川之战,太平天国起事,苗族首领张秀眉反清,护国反袁、红军长征等等,尤其是抗日战争,民国中央很多军事机构和部队迁入芷江古城,世界盟军也分驻芷江城,真是兵马云集,将帅如林,芷江城一下拥有十多万人,时称“小南京”。中日最后决战,以日本帝国彻底失败而告终,芷江古城成了接受日本投降的受降城而名重千秋,青史永垂。可惜的是抗日战争爆发,国民政府以“免资敌用”为由,拆除了部分城墙。如今,只有西面沿  水河岸域城墙基础尚存,清晰可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