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30|回复: 24

[电视剧本] 电视连续剧《水浒新传》(第八集 )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5

主题

293

帖子

11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5
发表于 2019-10-17 10: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19-11-21 12:06 编辑

第八集  宋公明怒杀阎惜娇  小李广箭射矮脚虎
【镜头】(闪现上集最后几个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晁盖等七人上了梁山后,却不被收留,惹恼了豹子头林冲,他在水亭送行宴会时,火并了白衣秀士王伦,扶持晁盖坐了头把交椅。紧接着,官军又前来征剿,梁山好汉首战告捷,全歼了济州兵马都监黄安率领的进剿官军,还乘机袭击了济洲府,从大牢里救出了白胜夫妇。晁盖感念宋江报信相救之恩,和吴用商定,派刘唐前去郓城县向宋江致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本集:宋公明怒杀阎惜娇  小李广箭射矮脚虎
【镜头】郓城街头,阎婆和模样俊俏的阎惜娇在一具死尸前掩面啼哭,有不少围观的人;
【镜头】宋江正从旁经过,便上前询问:“这是怎么了?”
一人回道:“这阎婆一家才从外地来没多久,男人却得急病死了。娘俩无钱葬送,所以……”
【镜头】宋江上前对阎婆说:“你莫要急,且随我去取些银子来,先把人埋了罢!”
阎婆感激万分,连连磕头:“世上还有这等救苦救难的好人啊!”
【镜头】旁边有人对阎婆说道:“这是有名的及时雨宋公明,最肯接济人的!”
【镜头】阎婆:“真是重生父母,再造爹娘,就是做驴做马也要报答恩人!”
宋江上前扶起,阎婆也便起身随着宋江去了。
【镜头】阎婆携着阎惜娇来到了宋江的家里。
阎婆先向宋江作个揖道:“老身葬事已了,今和女儿特来向押司致谢,感谢押司救我们于危难之中!”说着拉了一下四处张望的阎惜娇也一起行礼。
宋江:“些许小事,不必记挂心上!”
阎婆也四处张望了,便问宋江:“押司的娘子不在家里啊?”
宋江:“哦,她几年前就病故了。现在就我一人。”
阎婆脸露窃喜道:我和街上的王媒婆熟悉,赶明给押司说门亲罢!”
宋江笑道:“一个人挺好,不劳费心!哦,我还有事要办,二位就请回罢!”
阎婆母女便再次致谢后,退了出去。
【镜头】阎婆兴冲冲地来找王媒婆,两人叨唠的情景;
【镜头】宋江的屋里,王媒婆与宋江交谈的情景。
【镜头】一处新宅院里,宋江与阎惜娇坐在一起与阎婆和王媒婆一起饮酒的情景。
【镜头】县衙内,宋江处理完后起身对张文远说:“文远,今日下衙后就随我去外宅处喝酒罢!”
张文远高兴地道:“前一阵就听说押司讨了一个极是俊秀的外宅,今日怎到肯让我也见识一下?”
宋江:“咳!就是因以前帮母女俩办了葬事,后被那王媒婆纠缠不过,就凑合讨了那女儿,你也知我于女色不当紧,平时也懒的去。今日心情不错,本想叫朱仝、雷横二位,不想他们因公事未归,你就倍我去喝几盅吧。”
张文远连声道:“好啊!好啊!现在就该下衙了,这就去!”
【镜头】外宅处,宋江、张文远与那阎婆母女围桌而坐,
【镜头】那张文远正与阎惜娇相对而坐。饮酒、夹菜中两个竟不时眉来眼去起来。
【镜头】宋江瞅瞅二人,也看出端倪,淡淡一笑。
【镜头】夜色朦胧中,张文远鬼鬼崇崇地来到阎婆家门外张望,阎惜娇正开门向外探看,张文远忙不迭地窜上去,阎惜娇在张脸上拍打了一下,二人相拥上楼。
【镜头】阁楼灯窗上映出两人拥抱的剪影;
【镜头】县衙内,朱仝看见宋江进来,急忙迎了上去,将宋江拉到一边对宋江轻语道:“押司,近日听人传说那张文远和你的……”
宋江阻止道:“贤弟莫言!此事我已知晓,反正又不是明媒正娶,由她去罢!我也不再管她们了!”
朱仝:“只是张文远这小人太可恶了!”
宋江笑笑说:“这种人,不必理会!”
朱仝虽不舒畅,低头再未言语。
【镜头】傍晚时分的郓城县衙,刘唐头戴范阳笠、背着包、手提扑刀在衙门口徘徊张望;
【镜头】宋江从大门出来,略停片刻,左右看了看,向对门的茶馆走去;
【镜头】刘唐紧随其后,在茶官门口挡在宋江面前:“是宋押司吧?请借一步说话!”
宋江惊疑道:“足下何人,素味平生,却有甚话可说?”
刘唐:“有位故人特送一封书信,押司看了便知。”
【镜头】宋江听了,便随着刘唐转入一条僻静的巷子,巷口有座酒楼,刘唐说:“我们上去正好说话!”宋江点头,二人进了酒楼;
【镜头】进了酒楼,宋江便吩咐酒保:“快上些酒菜来,我们有些话说,不要打扰!”
【镜头】二人在一阁内入坐,酒保已将酒菜端了进来,摆好后立即退了出去。
【镜头】刘唐见酒保出去,便上前来扑身就拜:“拜见宋公明哥哥。小弟是晁盖大哥的兄弟刘唐,特从梁山来拜谢公明哥哥的救命之恩!前次公明哥哥来晁家报信时曾从傍照过一面,故能认得。”
宋江不由吃了一惊:“快快请起!刘兄你好大胆!现在风声正紧,若是被公人看见,岂不坏事!”
刘唐:“感承大恩,不惧一死,特来致谢!”
宋江:“不知晁保正和兄弟们近况可好?”
刘唐:“都好!晁大哥已做了梁山寨主。现在已有十二位头领、八百多人马共聚大义,山寨好生兴旺。晃大哥感激公明哥哥和朱头领的相救之恩,所以让俺给公明哥哥送来一封书信和百两黄金。当然还有朱头领的,已由同来的人给送去了!”说着从包里取出信递给宋江,又将金子也推到宋江面前。
【镜头】宋江打开信,脸色阴晴不定地看完,沉黙了片刻,将信放入随身的招文袋里,招呼刘唐相对而坐,斟了酒,两人对饮。
宋江:“你们的事我也听说了。现在官府正在紧急催办。刘兄吃了酒饭后,须尽旱回去,免生意外!
刘唐:“哥哥说得是!晁大哥也是要我们快去快回。我和那同伴约好在城外会合后就回去。”
【镜头】宋江将包提放在刘唐跟前:“这些金子,我却断不能收!你拿回去罢!”
刘唐急了:“这是晁大哥和山寨的心意,你若不收,教我如何回去向晁大哥交待?”刘唐又要将包塞给宋江,被宋江拦住:“兄弟,坐下吃酒,且听我说!”
刘唐只得坐下,饮了杯酒,闷头听宋江道:“如今山寨初创,正要金银使用。我家资颇丰,不缺银钱,这晁保正是知道的。你若实在为难,就放下一条金,算我领情!你也好交差。”
刘唐也就不好再强让,说:“那就只有听公明哥哥的!”从包里取了一条递给宋江,宋江收放进了招文袋里。
【镜头】明月高挂,照的街上通亮。宋江、刘唐从酒楼出来,在巷子口作别后,刘唐迅捷地大步而去,宋江也掉头走开。
【镜头】宋江独自走不多远,听得背后有人喊叫:“宋押司,那里去?让老身寻的你苦……”
宋江回头,见是阎婆,不禁显出满脸烦恼。正欲转身离去,却被那婆娘上前扯住了道:“押司好贵人!多日不来理会我的女儿。敢是那小贱人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且看老身薄面,今晚就回去一趟,让她给押司赔罪!”说着不由分说就拉着宋江就走。
宋江推脱说:“我今日衙门里还有事未了,改日再去。”
那婆娘就是纠緾不放,双手紧抓住宋江衣袖,嘴里说:“押司莫要诳我。我今日为寻你去了两次衙门,知你早就出来了,那有什么事!快随我回去,自有话说!”
宋江无奈,只得挪步,说道:“你且松手,我去就是!”
两人便折向另一条巷子走了。
【镜头】  宋江和阎婆进了宅门,阎婆就冲楼上喊:“我儿,你的三郎来了,快下来!”
【镜头】阎婆惜兴冲冲地从楼梯跑下,一见是宋江,扭头就又上去了。
阎婆:“呀,怎又上去了?”
楼上传来婆惜的声音:“他又不瞎,要来自上来,还要我迎接他!”
【镜头】阎婆转对宋江:“这贱人是恼火你多日不来,所以这样,押司莫怪,老身倍你上楼去罢!”说着不由分说拉着宋江就向楼上走,宋江极不情愿地跟着上了楼。
【镜头】楼上,阎婆惜懒卧在床上,也不理会宋江。
阎婆过去将她强拉在宋江身边,一边说:“我儿,押司来了就不要气恼了。我今好不容易请他来,你好好给押司倍话!再别使性子了!”回头又对宋江说:“押司好久不来,我已备了酒菜,我去取上来,为押司倍话。”说罢就下楼去了。
【镜头】阎婆下楼后,回头向上张望了一眼,寻思了一下,又过去将门从里插死了,才去进里间准备酒菜。
【镜头】宋江从楼上下来,到了门口,见锁了门,只得恼火地回身上楼。
【镜头】阎婆端着酒菜上楼,摆在桌上,就给宋江斟了一大盅酒,宋江郁闷不已,就一口干了。阎婆跟着又斟满,对女儿说:“押司难得前来,好好配押司多喝几盅.”说着还挤眉弄眼。
婆惜有所会意,强作笑脸给宋江劝酒,阎婆高兴地自下楼去了。
【镜头】宋江本和刘唐就已喝过酒的,现又是几杯酒下肚,有些醉意,抬眼看见阎惜娇娇好的面容,心生怜意,伸手向婆娘脸上摸去,却被婆娘挡开,并起身坐在了对面。
宋江不禁恼羞成怒,又猛喝了一杯,睁圆眼指着婆娘吼道:“你这贱人!你做的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婆娘:“知道又能怎的?老娘就不希罕你这又黒又矮的熊样,你哪象张小三那般可人啊!”说罢,就起身到了床前,和衣倒在床里自睡了,不理宋江。
【镜头】宋江本欲发作,见婆娘那样,却也无奈。叹了口气,坐下闷头只顾饮酒;这时听得阎婆在楼下发声道:“押司,时辰不早了,两口早睡罢!”
【镜头】宋江起身打了个趔趄,略稳一稳,去了头巾、脱了外衣挂在衣架上;回身到床前解下腰鸾带和解衣刀、招文袋一起挂在床头架上,也和衣倒身脸朝外睡了;
【镜头】明月高悬,寂静的城区街道夜景,时有更鼓声传来;
【镜头】天尚未亮,宋江起来,扭头看了一眼侧身向里而卧的阎惜娇。便下了床,用面盆里的冷水洗了脸,穿上外衣就下楼。
【镜头】宋江下楼,见门已去了锁,只听阎婆在里屋发问:“押司,如何这早就去了?”宋江也不回答,径自开门去了;
【镜头】楼上,阎惜娇转过身来,移睡在床正中。床架上挂着宋江遗忘的鸾带和招文袋。
【镜头】阎惜娇突然一咕噜爬起来,很快脱去衣、裤,嘴里嘟囔:“这个黒鬼,搅得老娘一宿没睡好!”正欲卷被大睡,却瞅在床头的鸾带和招文袋,便探身取了,觉得袋子有些沉,伸手进去,却先掏出一把压衣刀,再一掏竟是一条金子,不禁笑逐颜开,兴奋地又去袋里掏摸,却拿出那封信来。
【镜头】阎惜娇有些好奇,竟起来半裸着身子到桌边点亮了灯,就灯下看了,不由惊喜地叫唤起来:“好呀!我正要想和张三两个做夫妻,这下可有了把柄,你这黒鬼竟和梁山盗贼勾撘,另外还有一百两金子呢!看老娘我如何消遣你!”
忙将金子、信收进招文袋里,灯也没熄,回到床上连同鸾带、压衣刀一起塞进被窝里,倒头就睡了。
【镜头】宋江在街上独自行走,街上已有几家早市正在做开张的准备。宋江突然下意识地在身上摸了一把,匆忙转身就往回走进了阎惜娇家门;
【镜头】宋江上了楼,直去床头架上摸找,却已不见了,他扭头见婆娘已脱衣而睡,心知是她收了。只得忍气,推她问:“我的招文带你收在那里了?”
阎惜娇只顾装睡,不理会。
宋江只好低声下气地说:“平日都是我不好,冷落了你,向你赔话!快将招文袋还给我!”
【镜头】阎惜娇睁了眼,假意怪罪:“老娘一晚不曾睡好,你这黒鬼如何又来搅我!?”
宋江:“我将招文袋忘带了,是你收了,就还我吧。”
阎惜娇坐了起来,半露酥胸,迷着眼得意地说:“你平时只嗔老娘和张三有事,他就是不地道,也不是死罪!不象你竟敢和梁山贼人通气!”
【镜头】宋江吓得忙阻止道:“好姐姐,别叫,让人听见可不是玩的!那金子你自拿去,只将招文袋还我便是。”
阎惜娇:“金子我自是要,但可不是这些!那信么,你若要,须依我三件事才罢!”
宋江:“三十件也依得,你快说!”
阎惜娇:“一是从今后我要和张小三做真夫妻,你不得阻拦;”
宋江:“这个自然由你,我早已不理会了!”
阎惜娇:“第二件就是这房子、家里的一切都是是你置办的,今后也都归我,你不得索要!”
宋江:“这也依你!不行再给你些银两,以备后需也可。”
阎惜娇阎惜娇大声笑道:“呵呵,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三件事,你要将梁山送你的一百两金子全都给了我。”
宋江:“这件却是没法依了,那送来的金子我并不曾收,是为了让来人回去好交待,我才只收了这一条。”
阎惜娇:“哼!鬼才想信你的话!”
宋江急了:“我今日与那人见面分手后就被你娘拉来了,那有一百两金子啊!实在不行,宽限三日,我变卖些家产给你。你先把招文袋给我!”
阎惜娇:“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给了你,那还有金子给我!不行!三日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不给,那就公堂上说话!”
【镜头】宋江一听公堂二字,不禁由急转怒,变了脸色道:“你这贱人!快快拿来!”说着已扑上床掀忱翻被地寻找,阎惜娇生怕被他抢去,紧紧搂着被不松手,却见那条鸾带从婆娘的胸前露了出来,宋江用力一抽,却将压衣刀带了出来,宋江抓起刀子,吼叫道:“原来是在这里!给我!”伸手就去抢夺,那婆娘大叫道:“就不给,黒三要杀人也!”
【镜头】宋江怒火中烧,上前按住婆娘的头,用刀一抺,鲜血飞溅,阎惜娇还在嘶叫,宋江又是一刀,那头伶仃地落在一边。宋江拿过招文袋,取出信在灯上烧了,转身就慌急下楼。
【镜头】阎婆听见了叫声也正欲上楼看个究竟,正好和宋江撞上,宋江对她说:“你女儿无理,被我杀了!”
阎婆笑道:“押司休要取笑!”宋江顾不得多话,夺门去了。阎婆半信半疑地向楼上去了。
【镜头】宋江出了门,慌忙奔走,不多欠,就听见身后传来阎婆的嘶叫:“宋押司杀人了啊!……”
【镜头】郓城县衙,阎婆和张文远跪在堂上。张文远手拿宋江的压衣刀在向知县诉状:“知县大人,今早阎婆来找在下,说是宋押司杀了她女儿,我还不信,随她去了现场,果是宋押司所为,现有押司的压衣刀为证。”
知县惊愕道:“怎会是宋押司?将快宋押司传来问话!”
张文远:“他早已逃得不知去向,我想可能回了宋家庄,知县相公须得派捕快前去捉拿。”
知县嘀咕了一句:“宋押司怎么会杀人呢!真纳闷啊!”
【镜头】朱仝上前答应:“相公,这张文远本就行为不规,与宋押司的外宅私通,心怀叵测,所说恐未必属实!”
张文远极为不满地别了朱仝一眼说:“知县大人,此事断无虚假。如若相公不做主,我就去州衙告状!”
知县一听,不禁有所顾忌,说道:“不管如何,先找他来核实了便知,朱仝、雷横,你二人速去将宋江带来!”
朱仝、雷横答应着下堂而去。
【镜头】宋家庄,宋太公出门迎请朱、雷等入院内。朱仝边走边对太公说:“我们是奉命而来,还是要公事公办,太公请鉴谅!”回头对手下几人说:“你们在四处他仔细搜寻一遍,见到押司,让他过来。”
众人分散而去,朱、雷随太公进了中堂;
【镜头】中堂上,宋太公对朱、雷说:“我家祖代务农,那不孝子宋江,自小忤逆,不守本分,要去做吏,百般劝说,不听我言,因此我已于数年前就在县衙告了他忤逆,出了户籍,断了关系。所以逆子几年不回家,自己过活,怎么会现在回来呢?现有文帖在此存照,两位可抄录一份,带去县里回话。”说着就将放在桌子上的文帖交给朱仝。
【镜头】朱仝略看了看那文帖,回头对雷横说:“这事以前也听宋押司说过,看来他端得不在这里,我们就先给知县大人回话再说。”
雷横:“这事县衙里的人都知道,知县大人其实也是心知的,他让咱二人来,也是为给张文远那大厮做个样子的。”
朱仝笑道:“一定是的!”
【镜头】几个搜寻的人进来回话:“我们四处都搜遍了,没看到宋押司”
朱仝对雷横说:“那雷都头你带其它人先回衙,我和太公还有些私事要说。待我来了再一齐向知县禀报。”说着向雷横使了个眼色。
雷横会意,起身就招呼手下几人告辞太公出去了。
【镜头】朱仝对太公小声说:“太公,我平时和宋江大哥交往最好,我知他必在家里。眼下事情焦急,还是叫他出来商量个长策才好!”
宋太公装出惊骇的样子,分辩说:“朱都头,这是那里话,他确不在家里!”
朱仝笑着说:“太公,你随我来。”
太公满腹狐疑地起身随朱仝进了后边;
【镜头】二人来到后面的佛堂里,朱仝直去将供床拖在一边,揭起地板来,冲里边喊:“宋大哥,你出来罢,我是朱仝。”说完回头对惊愕万分的宋太公笑了笑。
【镜头】宋江从地窑里上来,朱仝上前帮扶。宋江惊异道:“兄弟,如何你一人前来?”
朱仝:“我和雷横一齐被知县派来寻你,雷横已带人先去了。我留下来是要告诉你,那张文远帮王婆写了诉状,告在县衙,并威吓说如不抓你,就要到州衙。知县有心保你,却也没法了!你杀了张文远
的相好,他岂肯罢休!还是早做打算,远走为好!”
宋江:“我也寻思,不可在家里久呆。必须得出去躲避,否则还会连累家人。”
【镜头】宋太公这时手指地窖问:“朱都头,你是如何知我家里有这个……”
宋江忙说:“是我告诉他的!”
朱仝:“雷都头也知道,所以刚才我俩心照不宣,他带人先去了!”
宋太公:“哦,这可要多谢二位都头了!只是三郎你去那里躲避为好呢?”
朱仝:“要我说,不如就上梁山如何?”
宋江:“这我昨日也和老父说过。这次杀了那贱人也就是因晁盖给我送来书信和金子引起的,我去投梁山,自然安然无事,但他们干的是反官府的勾当,上山落草,终是沾个“贼”名,玷污了毕生清白,也辱及祖先,万万不可!”
宋太公:“那你就去沧州柴大官人府上或是白虎庄孔太公的庄上躲躲罢!”
宋江:“也只有这两处最为稳当。另外我那师傅花毅前些天病故在清风寨了,此去正可顺道去看望一下我那花荣贤弟。”
朱仝:“那我现赶紧要去给知县大人回话。衙门这里有告你忤逆的文帖在,我和雷横自会应对。大哥作速前去!”说罢就告辞出去了。
【镜头】静夜中的宋家庄家;响起此起彼伏的鸡叫声;宋太公、宋青送背着包裹,手提扑刀的宋江出了庄门。
【镜头】行进在路途中的宋江。
【镜头】宋江在向一过路人打问:“此去清风寨尚有多远?”
那人向前指着道:“已不远了,往前看到半山上一个亭子,顺路下去就是了!
宋江谢过,向前行去;
【镜头】半山亭子里,一个身穿孝白服的年轻人坐在栏杆上,地上堆几只猎来的飞禽,旁边搁着弓箭;
【镜头】宋江正从亭子经过,那年轻人抬头一望,霍地站起叫道:“这不是宋大哥吗?”
宋江定睛一看,也叫道:“啊呀,花荣贤弟!”
【镜头】花荣即向宋江行礼,之后两人在亭子里坐了下来。宋江双手抓着花荣的肩说:“正要去清风寨看望贤弟,不想竟在这里相遇了!五年不见,贤弟长成了这般好表人物!师傅的丧事了结了吧?”
花荣:“刚才断了头七,灵柩还停在清风寨下的三清观里,这两天正要打点回南方故乡安葬。哥哥近来可好?”
宋江叹气:“不好啊!近日惹下了人命官司,正欲前往沧州柴大官人处避难,顺道来看看贤弟!”
花荣惊呀地问:“哥哥犯了甚么人命官司?”
宋江:“此事说来话长,回头我们再细说。师傅去世也未能前来吊唁,心中一直觉的愧疚,你还是先带我去三清观师傅灵前祭奠罢。”
【镜头】二人起身拿了东西,出了亭子向山下而去。
【镜头】半路上,宋江见花荣手提的猎物,称赞说:“贤弟的箭法当是更加精进了啊!”
花荣谦逊笑笑:“从小就爱这弓箭,已成习惯,一日不摆弄就觉不好过。”
二人边说边向前行。
【镜头】三清观里,宋江在灵前焚香、点烛,拜祭;最后扶棺大恸,花荣也失声痛哭;一个亲兵在旁伺候着;
【镜头】夕阳西下时的三清观外景;
【镜头】屋内,宋江与花荣饮酒叙话。
宋江:“常听说这清风寨是一方重镇,方才进观前,我望见城楼巍峨,真好气概!”
花荣:“这清风寨是登、莱、青、潍四州的要冲,有上千户人家,热闹胜过寻常州县。只是周围尽是猛恶山林,有名的是清风山,最近山上有一伙强人在打家劫舍,为头三个,人称“清风三虎”。可这清风寨的新任知寨刘高却是个无能之辈,根本不敢去清剿。”
宋江叹气道:“是啊,如今这官场的确是黑暗!”
【镜头】清风山山寨聚义厅里,燕顺、王英、龚旺三位头领坐在交椅上议事。
燕顺:“方才探事的兄弟回报,说明日有官军押解军粮去莱州,那就必定要从我们这里经过。我们明天一齐去劫了!”
王英:“对付这些官军,由我和三弟去就行了!”
龚旺:“对!就不用劳动大哥了!”
燕顺:“那我就等两位兄弟获胜归来,好好地庆祝一番!”
【镜头】清晨,三清观外,花荣为宋江送行,两人边走边说的画面;远处是险峻的清风山;
【镜头】花荣和宋江行至一岔路口。宋江:“贤弟,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休再远送了,我们后会有期!”
花荣指着前方说:“前方就是强人占据的清风山,为防不测,哥哥还是绕山后的路行,过了山就是通往沧州的大道了!”
宋江:“好,我就从山后走,不过贤弟放心,我带着防身刀,有强人出来,也不怕的!”宋江拱手而去,花荣目送宋江远去了,方才回转身来。
【镜头】花荣回到三清观,看到二三十个士兵簇拥着一个骑马的官员和一乘大轿也来到了观前,观里的老道长率众道士在门口迎接。官员下马,从大轿里出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妖娆妇人,随着那官员向观内走来,正和花荣打了照面。
【镜头】道长便向那官员介绍:“这是花荣,是前任花副知寨的公子。”又转对花荣:“花公子,这位就是刘知寨。你前番谢孝时也不曾见着。”
【镜头】花荣便向刘高致意:“不知是知寨相公驾到,有失迎接!家父丧事承蒙惠赐赙仪,并派人致祭,不甚感激!”
刘高一脸傲气,略点点头说:“同僚份上,合当如此。”
【镜头】道长又介绍那妇人:“这位是知寨夫人。”
花荣也向那妇人施了礼,妇人笑迷迷地还个万福。一双水也似的眼睛只顾盯着花荣。
刘高对妇人说:“我们去那边清虚阁罢!”妇人跟着走了,却又再次回头瞟了花荣一眼。
【镜头】这时,那个亲兵过来对花荣说:“公子,照你的嘱咐,雪花骢马我已备好了鞍,你现就可去遛它了!”
花荣:“好的,我这就去!”
【镜头】花荣牵着马出了观,上马奔驰而去;
【镜头】清风寨里,刘高正在接见一位将官。
将官说:“我是莱州总管府统领使韩滔,奉孙立总管大人的令从济州押运军粮前返回莱州,因要经过清风山,恐有闪失,所以孙总管有手谕给知寨,要你带领人马护送过山。”说着将手谕递给刘高。
刘高看罢,脸显难色,吱唔道:“这个……这个……韩滔将军,我现在寨务繁忙,那副知寨又不久前病没,实在是……”
韩滔不客气地:“你敢违抗孙总管的令吗?快快调集人马,莫要误事!”说罢就转身向外而去。刘高只得起来跟随而出。
【镜头】韩滔、刘高率人马押着军粮来到了清风山下;韩滔放眼望去,只见峻岭高坡,危峰迭嶂,十分险恶。便回头喝令军兵:“快速前进!”说罢一马当先而行。
刘高跟在后边,脸露惊慌,心神不安地左顾右盼;
【镜 头】树林响起了一阵捧罗声,膀大腰圆,五短身材的王英挥舞着大砍刀奔出来喝叫道:“王英爷爷在此,快留下粮车马驮,饶你们不死!”
韩滔大怒,摆动手中双锏冲马上前与王英大战起来;
【镜 头】刘高吓得魂飞魄散,拨马就往回走,却又听得一声捧罗响,一个脖颈上有几处花斑的黒脸汉子骑马向刘高冲了过来,叫道:“龚旺爷爷在此,快来纳命!”刘高吓得丢了手中枪,双手抱头,没命地掉头就跑。
龚旺也不赶他,直去抢夺粮车。官兵抵挡不住,都四散而逃;
【镜】王英看见龚旺得手,架住韩滔的双锏大笑道:“你这呆鸟,军粮都被我们劫了,还在此瞎拚!”
韩滔回头一看,急忙拨马向龚旺冲过去,王英随后赶来,龚旺也回头与韩滔交手,三人混战在一块;
【镜 头】花荣骑马奔驰,也到了清风山下,正在欣赏山景。听得山林里有打斗声,便寻声赶了过去;迎面来了不少奔逃的军兵。
【镜 头】花荣转过一山岗,只见韩滔等三人大战,便立马观战了一会,看见韩滔有些不支,便拈弓撘箭,对准王英射了出去。
【镜 头】那箭中在王英肩头,王英大叫一声,丢了大刀,又被韩滔乘势一锏击中腰间,堕下马来.,小喽罗们一涌而上将王英救了下去,龚旺吃了一惊, 慌忙护着王英落荒而逃;
【镜 头】韩滔也不追赶,喝叫军兵们守护粮车,回马到了花荣面前致谢:“多蒙壮士相助,感激不尽,愿求高姓大名,以期后报!”
花荣笑笑道:“偶然经过,一时技痒,何足道谢!小可花荣,敢问将军高姓?”
韩滔:“在下韩滔,是四州总管孙立将军部下统领使。壮士好箭法啊!早年我在济州曾遇到一位恩人,也姓花,单名讳毅,也射得一手好箭,人称“神箭手”。哦,他现在正是这清风寨副知寨,不知壮士可否认得?”
花荣惊异道:“那正是小可先父!”
【镜 头】韩滔听了,滚鞍下马,扑身向花荣就拜。花荣忙下马还礼道:“将军如何行此大礼,岂不折杀小生!”
韩滔:“你是我大恩人的公子,当受此礼。公子不知,八年前,我因亲殁家贫,流落济州街头使拳卖艺为生,遇上了花恩公,他赏识我的拳脚,给了我资助,还修了荐书,让我到密州虞鸿老相公投军,做了正牌军,后来虞老病故,又转投孙总管,几年来积了军功,得以升迁。要不是花恩公相助,我那有今日啊!”
花荣:“先父生前经常助人,而他从来不向人说。所以我也就不知此事。”
韩滔:“方才听称先父,你又穿孝服,难道恩人他……”
花荣:“是的,先父最近逝去了!灵柩还在三清观里,正要近日送回故乡安葬。”
韩滔动容道:“什么?有这事刘高竟然不上报,他可真是个小人!唉!……前几年我曾两次前去拜见恩人,恩人却换了新任,未能得见!却好他又到了这清风寨,我们才得相见。小人身受大恩,还不曾回报,我向孙总管推荐了恩人,正要委以重任,谁知恩人竟然去了。哦,三清观离此不远,我现在就和公子前去祭拜恩人。”
花荣:”你军务在身,如何离开?“
韩滔:“不防事,强人该不会再来,我们快去快回!”说罢就对众军士喊:“你们好生看好粮车,我去去就来!”
二人就向三清观而去。
【镜 头】清风山上,燕顺听了王英、龚旺报告,大怒:“那里来的野小子,竟放冷箭伤人!走,我们再去会会!”三人起身欲行,燕顺对王英说:“二弟,你有伤,就不用去了!”便和龚旺一齐出了大厅。
【镜 头】花荣、韩滔从三清观外上马准备返回,花荣说:“不如我和你一齐护送粮车过清风山罢!”
韩滔高兴地说:“能得公子相助,那再好不过!”
二人上马,飞奔而去。
【镜 头】花荣、韩滔押着粮车过了清风山,花荣向韩滔作别:“韩将军,现已过了清风山,我就返回了,我们后会……”
话没说完,就听得身后一片喊声:“留下粮车马驮!”
“让那放冷箭的小子别走!”
【镜 头】花荣、韩滔回首,只见燕顺、龚旺率领人马冲了过来,只听龚旺说:“大哥,就是那小子放的箭!”
花荣对韩滔说:“将军押了粮车自走,这伙强人我来对付!”说着就回马迎了上去。
【镜 头】燕顺见花荣过来,骂道:“你这小畜生!敢放冷箭,今日要把你剁成肉酱,方解心头之恨!”纵马挥鞭来打花荣。
【镜 头】花荣张弓撘箭,对准燕顺旁边执旗小校的手射去,小校手上中箭,旗子倒在地上,燕顺吃了一惊,略勒了勒马;花荣跟着又是一箭,龚旺旁边的执旗小校也被射中手臂,旗子也应声倒了。
【镜 头】花荣第三次张起弓,对准燕顺说:“让你也领受一箭!”燕顺有些紧张,便欲回马,却见箭已飞来,忙低头躲避,却听众人一齐尺呼起来,原来那箭已射在燕顺的大红后抺上。燕顺、龚旺赶紧收住马,不敢向前。
花荣哈哈大笑:“你们这伙狂徒,这下识得小李广的历害了吧!有不怕死的,尽管过来!
【镜 头】燕顺、龚旺面面相望,做声不得。花荣慢慢调转马头赶上了韩滔的队伍;燕顺、龚旺气得叫骂了一阵,只得撤上山去了。
【镜 头】韩滔迎向过来的花荣,称赞道:“公子真是手段高强,和你父亲一样,也是神箭啊!”
花荣也有些自得地说:“什么“清风三虎”,只用三箭就对付了.也是我和他们无冤无仇,心有不忍,不然他们可都没命了。”
韩滔:“象公子这样的本领,若能到孙总管那里,必受重用。我此番回去,定要告知,不知公子肯不肯去投效?”
花荣:“多谢将军美意!只是我得先回故乡安葬先父。此事只能以后再说了!”
韩滔:“那就等公子办完丧事回来,一定来投效孙总管,孙将军可是个少有的好官啊!”
【镜 头】花荣犹豫了一下说:“多谢!只是先父对官场黒暗深感厌恶,多曾教诲我莫入仕途,猎取功名,就做个沙头射雁人。所以将军美意恐难应允。”
韩滔:“这……嗨!人各有志,岂敢强求。公子自便罢!”
花荣:“那我们就此别过,期望再会!”
韩滔:“后会有期!”二人拱手道别。韩滔自带队前去,花荣独自返回。
【镜 头】花荣信马而行,欣赏着山中美景,渐渐进了一片树林之中。
【镜 头】林中,草丛中飞起两只雉来,向树上飞去;
【镜 头】花荣下意识地就欲拈弓,却听得两声弓弦响,两只雉儿应声而落。花荣不由得一声喝彩:“好箭!”
【镜 头】花荣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俊美的姑娘骑马奔来,去取那猎物,却和花荣相遇,四目相对。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26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95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载临屏慢费神,终成一卷未觉辛。
         皆因水浒生痴愿,可慰松江已故人?-----为老师的精神点赞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26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95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新拍摄了《新水浒传》,再次登上荧屏。心里实在不明白重新拍摄的目的和意义。于是就想到了《水浒新传》这部书,想着要是能将它拍摄成功不是更好吗?于是我一时兴起,就开始动笔。由于这是自我行为,没有后动之力,自已也不想太苦累,所以就时断时续地编写,有时几个月也不动笔。这样前后共用了四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近七十万字的初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55

    主题

    293

    帖子

    11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8 09: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7 11:19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 ...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点评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26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95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8 1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8 09:07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该用户从未签到

    55

    主题

    293

    帖子

    11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08: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点评

    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9 14:5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26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95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9 14: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9 08:48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辛苦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55

    主题

    293

    帖子

    11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1: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点评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26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956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20 20: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20 11:26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55

    主题

    293

    帖子

    11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0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呵呵,出不了名,有才也没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4)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1今日 138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