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6881|回复: 64

[电视剧本] 电视连续剧《水浒新传》(第三十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34

主题

743

帖子

40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3

8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17 10: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漠顽人 于 2020-2-17 10:16 编辑

   第三 十 集  苏州城没羽箭掷瓶  御教场双枪将比武
.
镜  头】闪回上集最后的部分镜头(无声)
【画外音】上集说到,穆弘率小茅山好汉歼灭了围攻的三路官军后,便进了苏州城侦察,准备袭击朱勔的应奉局,并想与郑天寿取得联系。郑天寿却已在苏州开始了行动,诛杀了仇人唐松后,又在玄妙观趁机行剌朱勔,却由于朱勔穿了防身滕甲而未能成功。他只好离开苏州前往小茅山投奔穆弘,却在小茅山下与也从苏州返回的穆弘等不期而遇。欲知后事如何,请看本集:苏州城没羽箭掷瓶,御教场双枪将比武
.
【镜  头】小茅山寨里,张清、乐和与郑天寿聚在一边说着话,另一头,裴宣、金大坚、段景住也在一起议论。
【镜  头】穆弘、李云从外面走了进来。
李云:“弟兄们,又来好事了!方才我们留下察看苏州城动静的兄弟上山来报,说是当朝副相王太傅的儿子王璟外放做了两浙路转运使,他现正沿运河南下,听说一路收受的贿赂馈赠,不下万金,几天内就会到常州来。”
段景住先跳起来说:“那我们何不先作了他!”
穆弘:“对,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而且还要利用这个机会赚开苏州城,再行大事。来,咱们一起好好合计一下。”
众人便都凑到了一块,议论起来。
【镜  头】傍晚,运河边的一个大市镇,商贾云集,热闹繁华。码头上停泊着许多船只,其中有三只大官舫,华灯明亮,格外显眼。
【镜  头】已经深夜,三只官舫只有中间那只还是灯火通明,里边摆着筵席,王璟在宴饮,下边一群美姬在轻歌曼舞。侍奉的人立在一边,已都有了倦意。
【镜  头】郑天寿和郑九官、沈小三、罗贤四个驾着一条小船悄悄地靠近了官舫后,留郑九官守着船,郑天寿三个都下了水,分别游向三只官舫。
【镜  头】郑天寿上了中间的官舫,伏身在舱边,取出用油纸包着的闷香,点然了,从舱缝隙里投了进去。
【镜  头】舱内,王璟和众美姬,仆人们一个个先后昏迷,倒在舱内。
【镜  头】郑天寿站在船头向两边官舫招手示意,沈小三和罗贤也分别向郑天寿示意。郑天寿便对着运河前方吹响了口哨。立即又有三只小快船驶了过来,分别靠在三只官舫边,好汉们都背着绳索攀上了官舫。
【镜  头】三只官舫启动,渐渐驶向了远处。
【镜  头】王璟和内眷、从人等男男女女尽被脱去了外衣,分别关在两间屋子里。
【镜  头】张清扮成了王璟,众好汉也都换了装,分别扮成了各色人物。
【镜  头】三只官舫驶到了苏州城外,停泊在了浒野关码头。码头上有一个官员带着几个随从和一群花石纲锦衣卫在盘查船只和过往行人。
【镜  头】扮作虞候的乐和带着一个从人下船,上了岸,向官员那边走了过去。
【镜  头】一个从人过来问:“我们巡制使官正在巡察,你们是何人?”
乐和官递上一幅大红名帖,从人接过后忙递给了巡制使。巡制使看了一眼问:“船上是何人,竟想要拜见朱老相公?”
乐和昂起首高傲地:“上面不写着吗,你难道不识字?这是当朝王太傅的儿子,现调任两浙路转运使的王璟、王大人。”
巡制使听了忙点头:“哎哟,是下官没细看。不过我们还是要上船察看一下,才能上报,不然小人是要被责罚的。”
乐和笑笑:“这是历行公事,你们去看吧!”
巡制使回头招呼两个从人:“你俩随我一起上船去察看。”
两个从人便过来随着巡制使,跟着乐和向船上走去。
【镜  头】乐和引着关吏三个到了舱口,巡制使向舱内偷窥一眼,只见张清扮的王璟正和珍娘扮的夫人在说笑,旁边还站着裴宝姑、孟玉兰扮的侍女。
乐和:“相公,有巡制使上船来要历行查验。”
【镜  头】船里边,宝姑、珍娘三个听了,立即起身进入后面。张清向外回话:“进来吧!”
【镜  头】乐和带人进了舱内,巡制使上前低头:“总管大人有吩咐,须要查看大人的官诰和就任文书,才可放行。”
张清冲乐和一摆手,乐和就去取了文本递给巡制使。巡制使细细看着,张清:“还要不要到别的舫上看看?”
巡制使连忙说:“不用,不用!这就放行,请大人一会随我的船前行,直接去朱大人的大船。”说毕就和校尉忙退了出去。
【镜  头】巡制使在另一只船上开路,三只官舫跟在后边驶进了苏州城,一直到了一只插着一面“奉旨承办花石纲”杏黄旗的大艨艟边停了。巡制使早先就到了岸边,迎接张清和乐和以及一个挑着担儿的从人下了船。
巡制使:“朱老相公自从长州归来后就一直在前面那只大艨艟上理事。应奉局那里由他的二儿子朱泓相公主持。我们这就过去。”然后便领众人上了那条大艨艟。
【镜  头】大艨艟内正厅门口,朱澄迎接张清入内分宾主坐定。
张清向朱澄递上一封书信:“这是家父给伯父的亲笔书信,小侄我特来拜见伯父,并备有薄礼,就请笑纳。”回头示意,手下的人便将抬来的礼担打开,取出一个瓷宝瓶放在台面上。
【镜  头】朱澄见了,眼睛一亮,嘴里却说:“真是不巧,由于最近小茅山强人作乱,官军三路人马前往围剿,却都是失利了。所以家父已于昨日启程进京面圣,想率禁军前来清剿。”
张清听了,不由一楞,遗憾地:“哦,那可真是不巧啊!”
【镜  头】朱澄站了起来,走上前伸手在那宝瓶上摸了一下:“这可是件珍品啊!”
张清:“这是当年柴世宗所开御窑,共出了六对。家父有幸收藏了这只,一直在放在我书房中。我听父亲说过,伯父也收藏了一只,所以这次前来特携来送与伯父,凑成一对。”
朱澄喜形于色:“对,对!凑成对才好,家父也是一心想要凑成对的,这下可遂了愿了!”
张清上前抱起瓶子,将底部对着朱澄:“你看看底部有‘紫皇御印’,这可不是赝品。”
朱澄忙说:“不看了,那会是赝品,快小心别失手损坏了……”
【镜  头】话音没落,张清袍袖一滑,‘豁朗‘一声响,那宝瓶已跌在地上摔得粉碎,露出了四把枊叶飞刀。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朱澄大惊,“啊呀”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张清、乐和与两个抬物的好汉各执了一把刀在手。
【镜  头】张清大喊:“朱澄,你死期到了!”
朱澄还不及叫唤一声,乐和已上去一刀砍倒了。周围的兵士们早慌乱成一堆,被四个人一会就收拾了。张清从怀里取出流星火炮,在厅心里放了起来,乐和等也取出火种,四下里点起火来。
【镜  头】三条官舫上,扮成主管的裴宣和扮成护卫教头的马麟打开了后舱门放穆弘出来。
【镜  头】船头上,穆弘对郑天寿:“郑家兄弟,你带上所有的会水的兄弟驾船去那运河埠头,将花石纲的大船都烧了!其它人都随我去捣毁应奉局和苏州府衙。”说毕就跳上了岸,李云、马麟、金大坚、段景住都跟着上了岸。
【镜  头】郑天寿、罗贤、沈小三各驾了一条官舫驶向了运河埠头,埠头停泊着密密麻麻的大艨艟。
【镜  头】穆弘挥舞大铁椎冲进了应奉局,金大坚、段景住紧跟而入。
【镜  头】马麟、李云率众冲进了苏州府衙。
【镜  头】张清、乐和在岸上看那大船烧旺了,乐和:“我们去运河埠头接应郑天寿大哥他们吧!”
张清回头看着珍娘几个一眼,裴宝姑立即说:你们快去,这里有我保护
张清:“好!我们走!”二人转身就行。
【镜  头】运河埠头,郑天寿等将官舫靠近了花石纲的大艨艟,好汉们取出小舢板,上面早已捆扎好了硫磺等引火之物,点燃了,抱着跳下河去,在水底推着舢板游向大艨艟,十几条舢板,一个个插进了大艨艟的中间,
【镜  头】好汉们都游了回来。官兵们见下边起火,大喊大叫起来,急忙张帆,争着起航想离开码头,却相互冲撞,挤成一堆。郑天寿和众好汉们齐将火箭射去,不一时,好几张帆都起了火。
【镜  头】有些官兵弃船上岸,却被岸上的张清、乐和击杀了。
【镜  头】穆弘、金大坚、段景住骑马在街头与马麟、李云、相遇。
马麟:“大哥,我们将苏州府的官吏都给收拾了!”
穆弘:“哈哈,朱泓也让我们杀了。走,我们去码头!”说着拨马就行,众人皆紧随前行。
【镜  头】穆弘等到了码头,只见花石纲的大艨艟大都起了火,官兵们乱成一片,想上岸的上不去,跳水逃生的又被郑天寿等用长杆和箭阻击。这时最上边的几只大艨艟却驶出了码头,向河心而去。
穆弘大叫:“天寿兄弟,快去拦住他们,别让跑了!”
【镜  头】郑天寿大声答应:“大哥放心,他们跑不了!”回头又朝另一边喊:“小三,你靠岸接穆大哥他们下来!”
【镜  头】说话间,郑天寿和罗贤的二只官舫已向河心驶去,挡住了从上而下大艨艟,却是那大艨艟已挂满了帆,直冲过来,郑天寿的官舫船体小,眼看抵挡不住。
【镜  头】这时从下游驶上来一只快船,船头上站着崔慧娘张开弓箭,一连三箭,射断了打头的那只大艨艟帆索,三条大帆立即落了下来。船立即停滞,后边的两只不防备,都追尾相撞。花荣也一箭将大艨艟舵楼上的一个军官射倒了。
【镜  头】紧跟着船尾身着牛皮水靠,手捻五股托天叉的李俊、张顺叫嚷:“梁山好汉在此,快来纳命!”说着,两人已纵身一跃,就上了大艨艟,手起处,立即放倒了七、八个。
【镜  头】郑天寿仔细一看,不由欢喜大叫:“花荣贤弟,我是郑天寿!”
花荣回头也惊喜:“原来是天寿大哥,我们快先上去杀官兵!”说着就跳上另一只大艨艟
郑天寿也便叫好汉们快将船靠上了另外一只,众好汉们都跃身上去,与官军格斗起来。
【镜  头】沈小三的官舫已接了穆弘等也靠了过来,众好汉尽都上了大艨艟,很快就将官兵们收拾了。
【镜  头】众好汉们聚集在一条大艨艟上,郑天寿向穆弘介绍花荣、李立、张顺,几人相互致意;
【镜  头】裴宝姑和崔慧娘一见如故,和赵珍娘、孟玉兰几个在一边亲热地交谈。
【镜  头】官舫舱厅里,众好汉们各自入坐。穆弘问花荣:“花荣贤弟从杭州过来,听说是朱勔的二儿子朱清在那里坐镇,那边的花石纲也闹得历害吧?”
花荣:“是很历害的!我这次是回故地将父亲的骨殖与母亲合葬,晁天王又特派张顺、李立二位哥哥同行。一路上看到不少花石纲祸害百姓的事,真让人愤恨万分!我和两位哥哥一直想寻机除了朱清,可是在杭州呆了好几天也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后来听说朱勔的一个干儿子朱沛那天夜里在西湖一艘画舫上宴请新上任的杭州兵马都监贾义。于是张、李两位哥哥从水中潜游到画舫边,突然跃了上去,一个拖了朱沛,一个扯了贾义跳下了水去,结果了二人。”
穆弘:“干的好!痛快!你们杀了朱勔的干儿子,我们这里大闹了苏州,又杀了朱勔的两个儿子,除了苏州府的贪官污吏。烧了花石纲大船,虽然没料到朱勔会提前跑了,但他也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总有一天我们要杀向东京,斩杀所有的狗官!”
李云:“对!连同那罪魁祸首赵皇帝也除了才是痛快!”
【镜  头】李立一听就跳了起来:“说得好!我们只有把那金銮殿打翻了,才能使普天下的穷人有出头之日。”
穆弘:“我们这次替两浙百姓舒了口气,也让官府闻风丧胆。还能与梁山的好汉相会,令人快慰!但是,我们却不可久留,朱勔那厮很快就会请兵前来。所以我们还得快走。”
花荣问:“不知穆哥意欲何往?”
【镜  头】穆弘笑笑:“此次南下,原就打算灭了朱勔花石纲的威风气焰后,就去结识一下梁山的好汉,现在这里的事已算了结,又正好与你们相遇,那就先上梁山去罢!”
花荣大喜:“能得穆大哥上山,实是山寨的无上光宠!”
李云也忙说:“既然穆大哥要上梁山,那我也没得说,就收拾了山寨,共上梁山!”
【镜  头】“好,上梁山!”张清、乐和等皆齐声答应和。
穆弘:“既然大家都心意相投,那梁山的兄弟们就在此守护这三只官舫,我和李云、马麟等兄回小茅山收拾山寨后前来这里会合。然后我们分水陆两路齐头并进,北上梁山。现在就行动!”说着就站起身来,众人也都行动起来。
【镜  头】大运河上,郑天寿、李立、张顺分别驾着插着“奉旨承办花石纲”大旗的官舫在行驶。
崔慧娘、裴宝姑和赵珍娘、孟玉兰等女眷都在中间的官舫边上观望着运河景色。另两只官舫上载满了物品。
【镜  头】河岸边大道上,穆弘、马麟率大队人马都穿着花石纲锦衣卫的服装夹岸而行。
【镜  头】三只官舫停泊在码头,岸上的好汉们都上了船。郑天寿、乐和、金大坚、段景住分别指挥众好汉从船上往下搬运物品。
【镜  头】岸上,花荣对穆弘:“这里是徐州双河集,我已让李立和张顺兄弟先去上山报告了。我们就沿着那条小路,可以直达梁山。”
穆弘:“如此最好!让兄弟们抓紧。那我们也就不用扮成官军了吧?”
花荣笑道:“是的,不用了,一会就让大家都脱了罢!”
【镜  头】宋江、秦明、杨志、朱仝、雷横率人马在梁山下的路口等候。
【镜  头】东山酒店边的水泊里,项充,童威、童猛驾着数只大船停在了泊子边。
【镜  头】花荣引穆弘、张清等众人与一早已等候的宋江等相见,随后上了大船。
【镜  头】大船在泊子里向梁山行驶,宋江、穆弘站在船头,指点交谈着。其它新来的好汉们也都在观赏着水泊风光。
【镜  头】聚义大厅里,新旧头领欢聚一堂。
【镜  头】乐和携同孟玉兰从厅外进来,直到武松面前,双双跪下就拜。众人都惊奇地注视着他们。武松又惊又喜:“呀,是乐和兄弟和兰妹啊!你们?……”说着上前扶起二人。
乐和:“武大哥,你是我们夫妻二人的救命恩人,今日终得再遇!”
玉兰:“我们无时无刻不感念恩人的大德!”
【镜  头】宋江在旁发话:“武松兄弟,我曾在白虎庒听你说过,你当年救他二人的事,今日能相遇,真是庆幸!”
武松:“小弟当年先后救了他们两个,不想他二人竟然成了夫妻,这才是可喜可贺呀!”
【镜  头】这时戴宗走到乐和跟前问:“乐和兄弟,还认得我这个洪都人黄六吗?”
乐和笑着:“呵呵,小弟当时就已猜出你们一定是梁山好汉。哎,怎么不见那位兄弟?”
戴宗:“哦,他是锦豹子杨林,现在去北地打探消息去了。”
【镜  头】旁边的马麟听见了,忙说:“啊,杨林兄弟去北地了,那说不准他能和燕青兄弟相遇呢,我也好多年没见他了!”
【镜  头】林冲在对面也叫道:“乐家兄弟,你还认得我吗?你师傅可是我的岳父张教头啊。”
乐和便迎向林冲抱拳:“如何能不认得!武师风采,丝毫不减当年!”
【镜  头】张清过来也向林冲致意:“当年我多得武师点拨武艺,今后朝夕相处,更能多多受益了!”
林冲:“想不到张公子也来了这里,公子的飞石绝技也益发精进了吧!”
  【镜  头】萧让过去拉住金大坚的手:“金大哥,还记得我这个卖字的萧让吗?”
“你这‘圣手书生’,我怎么能忘了!”金大坚高兴地拍着萧让的肩膀。
【镜  头】穆弘、鲁智深双双迎向对方,两人四臂想交。穆弘:“鲁家哥哥,可记得二十年前我们可有一场好斗啊?”
鲁智深呵呵笑道:“如何不记!当年我们都喝醉了,要不是老种相公阻止,我们还不知要斗到何时才了啊!”
【镜  头】晁盖站了起来大声道:“弟兄们,都听我说!今天山寨又新到了八位英雄,而且大家竟然有不少是旧相识,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这可是我们山寨的大喜事啊!”转头对吴二姐说:“吴二姐,你就速去安排,今天合山共庆,痛饮一场!”
吴二姐:“大哥,听说有新的兄弟上山,我早已安排好了。”
【镜  头】穆弘:“晁天王,我也有一事相请,我这个兄弟马麟与宝姑娘不久前已订了亲,因事务忙迫,一直未能给他们办事,我看不如就在今日把事办了吧!”
【镜  头】众头领齐听了声叫好。晁盖大喜:“那太好了,山寨又多了一对夫妻,这是喜上加喜啊!”又转头冲顶莹娘喊叫:莹娘,这可就要劳你也赶紧给他们准备嫁衣等物了!另外,宋万、杜迁速去收拾新房!
项莹娘、杜迁、宋万一起上前来,二姐说:“哥哥放心,我们这就去办!”
吴二姐:“啊呀,要办喜事啊,那我得再去重新张罗了!
四个人转身就都出了聚义厅。
【镜  头】聚义大厅里,为马麟、裴宝姑办喜事的热闹场景。
【镜  头】宛子城头,晁盖、宋江、吴用等正向穆弘等新来的头领介绍山寨防务。
【镜  头】杨林风尘仆仆地走了上来,晁盖看见了迎上前:“杨林兄弟回来了!”
杨林:“嗯,刚回来!”
【镜  头】吴用急问:“北地有什么情况吗?”
杨林:“有大情况!辽国即将兴师,大举南下,要与宋朝开战!”
【镜  头】宋江十分惊愕:“这是何故啊?宋、辽已息干戈多年,如何会又起纷争?”
杨林:“听说不久前,辽国使臣到东京与我们中原武将比武丧命,所以要兴师问罪!”
【镜  头】穆弘冷笑:“这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我在北地多年,深知辽人早就想南侵了!哦,晁大哥,我也正想向山寨的弟兄们告别,一来想招呼我的亲弟弟穆春和‘浪子’燕青,‘险道神’郁保四两个以及其它好汉们前来聚义,二来我熟悉北地,顺便再深入辽国去打探一下辽人的意图,以便我们山寨如遇情况,好早做准备。”
马麟抢着说:“我跟大哥一起回去!”
穆弘笑道:“兄弟,你新婚才几天,不可远行,休让宝姑娘怨我!”
晁盖:“这最好不过!贤弟打算何时动身?”
穆弘:“说走就走,今日就上路。”
【镜  头】金沙滩,晁盖、吴用、花荣为穆弘送行,穆弘上了船与众人告别而去。
.
【镜  头】东北京呼延德府的后院,呼延德在一边的台上居中端坐,观看董平、呼延灼在场子里演练武艺。
【画外音】‘锦豹子’杨林从北地打听到了辽国因为使臣在东北京比武丧命,欲举兵南下侵宋的消息,其中缘由还要从双枪将董平与辽国使臣金颜八打在东京御教场比武的事说起。
【镜  头】宣赞带两名卫士走了进来,呼延德见了,起身相迎,董平、呼延灼也奔了过来。
呼延德:“宣保义到老夫这里来,必是有事吧?”
宣赞满脸喜气:“是啊,我知董平在你这里,所以就来了。是皇上要董校尉前去与辽国武将比武。”
呼延德:“哦,有这事?来,快坐下,说说究竟是何缘故!”
【镜  头】呼延德、宣赞一齐坐下,董平、呼延灼立在前面听宣赞讲述:“今日辽国的三太子耶律德昭带了花里不和金颜八打一文一武两名副使前来朝贺,皇上与众臣接见了他们,并赐宴龙符宫。饮酒中间,那三太子一味夸耀他们兵强将勇,满嘴轻侮之言,全不把我朝放在眼里。皇上心中不悦,回击了几句,谁知那三太子却说他的副使金颜八打是辽国上将,就要求与我朝武将比武。皇上不愿示弱,便答应了。”
呼延德忧虑:“我朝现在可无良将啊!”
宣赞:“是啊!先是高太尉调来了他手下的‘黑虎’邬琼,就在那龙符宫前的蹴球场上与金颜八打比武,谁知没三十回合,就被金颜八打一棍扫下马去。童枢密又唤来他手下的大将‘金刀’毕胜,也是没几下就败了。那三太子更加狂妄,出言不逊,皇上深感羞辱,便说来日在御教场再较量。于是就散了宴席。”
【镜  头】呼延灼愤愤:“都是些无能之辈!要是林冲、王进两教头在,那可就该辽国使臣丢脸了!”
宣赞:“可惜他们都被高太尉逼上了绝路啊!送走辽臣以后,皇上龙颜大怒,训斥了童枢密和高太尉。又要众臣举鉴良才,说是能斗胜辽将,就会破格重用。可是众臣个个做声不得,我便上前举鉴了董平。”转头对董平说:“皇上大悦,说要亲自过目,看你先和京中的名将比试,然后再与辽将交手。所以你现在就赶快披挂了,随我进宫与他们比武。”
【镜  头】呼延德高兴异常,对董平:“这下好了,你可有出头之日了,明日一定要杀了那辽将的威风!老夫我也要去助威!”
董平:“小臣承蒙长官抬举,决不有负长官和义父期望!”
【镜  头】董平全身披挂,手提双枪,牵着白马随宣赞进了宫门。
【镜  头】宋徽宗与蔡京、童贯、高俅等六名侫臣在御花园的流杯殿上品茶。宣赞进来上前奏告:“微臣已将董平召来,在外候驾。”
宋徽宗问童贯、高俅:“朕命你等选的几名良将可曾到齐?”
高俅:“共选了五员上将,现都已在外候旨!”
宋徽宗:“那就宣他们一齐上来,就在这殿前比试吧!”宣赞便先退了下去。
【镜  头】董平与五将在殿前向宋徽宗行三跪九叩之礼。
【镜  头】宋徽宗:“五将先报上名来!”
五将依次上前一步报告:九门兵马统制‘赛张飞’蒋超;
殿帅府统制‘杆棒’余万春;
殿帅府统制‘黑金刚’魏豹;
皇城兵马都监‘金锏将’刘廷灿烂;
八十万禁军副教头‘白马狼’冯琛。
【镜  头】宋徽宗看着站在最后颀硕英俊的董平,不禁脸露喜色,微微含颔首:“你就是董平吧,好,你就与他们依次交手!”
六人齐声应诺了,便各自去牵马。
【镜  头】董平率先纵马进场,转个小圈后勒马等待。蒋超手持点钢枪冲上前与董平交起手来。(一组格斗镜头)
【镜  头】蒋超力怯不支,主动败下阵去。余万春见蒋超败了,挺了杆棒也不打话就与董平打斗起来。(一组格斗镜头)
【镜  头】斗了没十几回合,余万春已只会招架遮拦,全无还击之力,被董平一枪杆扫下了马。
【镜  头】魏豹不服,大叫:“我来!”,提着鎏金镗骤马奔上去,董平笑笑,拨转马头就走,等魏豹到了马后,突然掉头,左手枪加住魏豹的镗,右手的枪却直向魏豹咽喉剌去,魏豹大惊,董平倏然收转,拦腰横扫,将魏豹打下马去。
【镜  头】宋徽宗和几个大臣不由齐声叫好,宋徽宗大喜:“好,好!董卿武艺朕已见识,你们就不必再斗了!”
【镜  头】董平便下马到殿阶前谢恩。
宋徽宗:“朕看你武艺超众,现加封你为殿前亲军统制。并赐你‘照夜玉狮子’马,明日必要战胜辽将,为朕争光!”
董平:“微臣决不负圣意,一定斗败辽将!显我大宋威风。”
宋徽宗:“对!明日朕要利用比武之便,同时在御教场耀武观兵。童爱卿,高爱卿!”
【镜  头】童贯、高俅齐应:“臣在!”
“你们明日要让京中的精兵猛将齐到御教场,务必申明鼓角,严肃旌旗,以显示我朝威仪,不能让那辽人再生轻慢之心。”
童贯、高俅二人起立应诺:“臣尊旨!”
【镜  头】红墙围护的御教场,北边建有朱檐黄瓦的九间大殿,殿前有一座点将台,插着一杆冲霄大旗。殿上宋徽宗居中而坐,左边是蔡京、童贯、高俅等六大臣,呼延德也在后排陪驾。宣赞侍立在左首。右边是辽国三位文武使臣。殿下两边站立着文臣武将。广场上,数万马步军排列整齐,仪仗森严,旌旗飘扬,万枪林立。鼓乐齐鸣,同时响起九响号炮。
众将士三呼万岁,声震天宇。
【镜  头】辽国三使臣见了这大的阵势,都略有些惊骇之状。
【镜  头】宋徽宗看着辽国三使臣开言:“昨日贵使欲与我朝武将比武,因事起仓促,未畅所愿。朕今日在此观兵,顺便着个小将与贵使较量一番,如何?”
耶律德昭:“好啊, 正想与贵国猛将一绝高下。可是,据我们所知,贵国昨日败阵的两位已是顶级高手,京中好象再无胜过这二人的人选了吧!”说着脸上露出微微冷笑。
宋徽宗并不理采,高声发谕:“宣董平上殿!”
【镜  头】董平身披呼延德所赠的黄金甲,外披红战袍,手持双枪,骑着“照夜玉狮子”白马入场,直至殿前,下马挂好双枪,走上大殿向宋徽宗行了大礼。
【镜  头】宋徽宗:“今有辽国副使金颜八打要与本朝武将比武,朕就着卿与他比斗。”
董平:“微臣尊圣上谕旨,只是小臣乞求将臣的双枪头用布帛包裹了枪头,方敢比试。”
宋徽宗:“这是为何?”
董平:“辽国使臣原为贺瑞而来,却欲要比武,可兵器乃无情之物,诚恐一时失手,伤了对方,岂不坏了两国之好?至于辽将兵器则不必包裹,微臣若有损伤,那是本领不济,死而无怨!”
【镜  头】金颜八打听了,怒吼起来:“你这南朝小将,竟敢蔑视我,莫说我伤在你手里,就是你有本事打死我,也无怨!你不用包裹枪头。”
【镜  头】耶律德昭注视着董平,轻松地对宋徽宗说:“不必包裹,我等既敢比武,岂恤损伤。如果这小将真有能耐,我使即是洞首马前,也当无怨无悔!”
董平:“既如此,那就得立个军令状,免得事后反悔。”
金颜八打已暴跳起来:“立就立,这有何妨!”
【镜  头】这时旁边的童贯问董平:“军令状可非儿戏,你要慎重!你真敢立?”
董平一脸淡定:“敢立!”
宋徽宗发旨令:“那好,军政司,速立两张军令状来!“
【镜  头】董平、金颜八打各在军令状上画抻。董平将自已的令状交给了耶律德昭,金颜八打交给了童贯。
【镜  头】董平率先下殿上马,提枪驰入场中,绕了一周。身材高大的金颜八打也披挂好了,手持一根丈八水磨混铁棍,骤马入场。二人人马相对,相互施礼。
【镜  头】点将台上,一将官挥动令旗高喊:“比武开始!”
【镜  头】金颜八打性急,率先一棍就朝董平打去,董平右手枪架住,左手枪便向金颜八打剌去。(一组精彩的格斗镜头)
【镜  头】董平枪法忽变,不再拚力相博,而是一味地腾挪取巧,用双枪在金颜八打的前后左右挑斗,恼得金颜八打咬牙切齿,咆哮如雷。
【镜  头】董平渐渐地显得力不从心,只顾招架躲避,没有进攻,似要败下阵来。
【镜  头】宣赞急得跺脚挥拳,来回走动。旁边的众将士们也焦虑万分。
【镜  头】宋徽宗脸色也变了,表情复杂,两眼直瞪着场内。
【镜  头】耶律德昭和花里不已是喜气洋洋,轻声欢笑。
【镜  头】金颜八打使了一招‘白蛇吐信’,那条棍直向董平后心撞去,董平侧身躲避,一足已失蹬,看似要跌下马去。金颜八打疾速换了一招‘泰山压顶’,向董平头上击去,只见董平一个蹬里藏身,两条枪霍地从马顶上剌了出去,不偏不倚,直插向了金颜八打的喉咙,金颜八打一棍打空,身体失控,不由直扑向前,金颜八打狂叫了一声,董平的枪尖已双双剌进了喉咙,鲜务飞溅,倒堕马下,一命归西。
【镜  头】耶律德昭和花里不笑容顿敛,惊得面如土灰,站立起来,目瞪口呆,说不上话。
【镜  头】宋徽宗大喜,双手一拍椅子,站了起来喝叫一声:“好!”,突然觉得失态,看了辽国三使臣一眼,忙又坐下。
【镜  头】御教场上,数万将士见皇上叫好,跟着又是山摇地动的一声‘好!’。
【镜  头】董平骤马回到殿前,下马向宋徽宗叩拜。
宋徽宗:“爱卿平身,上来说话!”董平便走上了大殿,到了宋徽宗面前。
宋徽宗笑问:“朕方才见你似要败了,怎就突然又胜了?”
董平:“这是我董家枪的‘回马枪’绝技,能出其不意取胜。”
宋徽宗:“哦,对了!那你昨日与魏豹比武时也是用得此法?”
董平:“正是,因是自家人,所以没用杀手。”
【镜  头】这时辽国的军校将金颜八打的死尸、铁棍和马搬运过来,放在殿前,等待指示。
【镜  头】耶律德昭一见,心头火起,指着董平喝叫:“你这南朝小蛮子,胆敢伤我副使,快拿命来!”说着举起坐椅向董平掷来。
【镜  头】董平伸手接住,轻放地上,从容道:“太子殿下,我有言在先,要包裹枪头,以免误伤,是你和副使不听,要以性命相博的!怎能怪我?”
【镜  头】旁边的花里不厉声:“比武斗技,岂能杀伤,你既知包裹枪头,就不该致人死命!”
董平:“你既知比武不为伤命,那为何我要包包裹枪头时,你们却说我蔑视你们。就在方才,我已失蹬时,你那副使却仍然向我下死手,你为何不阻止?你们不是说‘洞首马前,亦不怨悔’吗?亏是立了军令状,不然真是百口难辩了!”
耶律德昭、花里不一时语塞。
宋徽宗:“辽使不得无理取闹!原是立了军令状的,生死莫怪!”
【镜  头】耶律德昭忿忿地将军令状撕个粉碎,拨出腰间佩剑向董平砍去,董平急躲。
【镜  头】宣赞急忙奔到宋徽宗前面护驾,并怒诉耶律德昭:“不得无礼!”
【镜  头】耶律德昭仍要追击董平,这时呼延德手持虎尾金鞭上来向耶律德昭一击,就将那剑击落在地。
呼延德左手指着耶律德昭,声若洪钟地训斥:“辽使不得放肆!你奉主之命前来修好贺瑞,却弃玉帛而寻干戈,是谓不忠;快一时之口,以性命为儿戏,致使副使丧命,是为不义;既立军令状,竟要反悔,是为不信;圣驾面前,掷椅拨剑,叫骂万端,是为无礼;不顾使臣之尊,尤如无赖,是为无耻。你有这五罪,还不自愧吗?!”
【镜  头】耶律德昭外羞内愧,无言以对。
【镜  头】童贯、高俅上来劝解,花里不上来在耶律德昭耳边说了几句。二人垂头垂头丧气地下了殿,命兵校抬了金颜八打,也不向宋徽宗告辞,悻悻而去,出了御教场。
【镜  头】呼延德上前向宋徽宗请安。宋徽宗龙颜大悦,亲切地:“朕不见卿久矣!今日幸赖卿斥退疯狗。日后朕还要委卿重任,快来入坐。”呼延德谢恩后,上去坐在旁边。
宋徽宗:“宣爱卿、董爱卿听旨!”宣赞、董平立即上前听旨。
宋徽宗:“董爱卿武艺超群,斗胜辽将,赐武状元及第,赐宴后游街;并授神龙卫、飞虎卫、左右四厢亲军统制,锡爵骠骑都尉,供奉御前行走。宣赞荐贤有功,加升三级,授禁城兵马统制,锡爵云骑尉”
【镜  头】宣赞、董平上前行礼谢恩。
【镜  头】披红挂彩的董平骑着玉勒雕鞍银蹬的照夜玉狮子马,前有一班细乐引导,后面四个兵士掮着董平的双枪,在京城游街。百姓们扶老携幼争相观看。
【镜  头】呼延德府上,呼延德父子设宴席款待董平,宣赞作陪。
呼延灼急切地问董平:“听爹爹说,大哥用‘回马枪’杀了辽使,快给我说说!”
董平:“那金颜八打还真是个人物,勇猛无比,我和他交战了几十回合,觉得一时难以取胜,便故意示弱,让他以为我要败阵,然后得意忘形之际,就用‘回马枪结果了他!”
【镜  头】宣赞笑问:“你开始说要用布帛包裹枪头一定是故意的吧?”
董平也笑笑:“是的!听你说那厮胜了两员大将,令皇上颜面尽失,我就想着要想法除了这个家伙。于是就故意用言语激他们,果然上当了,立了军令状!”
【镜  头】呼延德赞叹:“好小子,有心计!有理有节!既灭了他们的威风,又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无话可说。”
这时,只听得厅外有人喊叫:“呼延德接旨!”
四个一听,相互看了一眼,便忙起身走出厅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72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9782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载临屏慢费神,终成一卷未觉辛。
         皆因水浒生痴愿,可慰松江已故人?-----为老师的精神点赞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72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9782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7 11: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新拍摄了《新水浒传》,再次登上荧屏。心里实在不明白重新拍摄的目的和意义。于是就想到了《水浒新传》这部书,想着要是能将它拍摄成功不是更好吗?于是我一时兴起,就开始动笔。由于这是自我行为,没有后动之力,自已也不想太苦累,所以就时断时续地编写,有时几个月也不动笔。这样前后共用了四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近七十万字的初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134

    主题

    743

    帖子

    40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3

    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8 09: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7 11:19
    之所以动起了改编这样大部头作品的念头,是因为当央视将最后一部四大名著《水浒传》搬上了电视后,竟然又重 ...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点评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72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9782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8 10: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8 09:07
    感谢关注,祝天天快乐!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该用户从未签到

    134

    主题

    743

    帖子

    40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3

    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08: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18 10:46
    老师真是多才,还能改编剧本,更何况是长篇剧本,更不容易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点评

    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9 14:5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72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9782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19 14: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19 08:48
    啊呀,过奖了!谢谢了,祝快乐!

    辛苦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134

    主题

    743

    帖子

    40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3

    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0 11: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点评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372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9782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10-20 20: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漠顽人 发表于 2019-10-20 11:26
    呵呵,命苦!谢了!祝好!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134

    主题

    743

    帖子

    40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3

    8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09: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10-20 20:33
    应该高兴自己有才学呢

    呵呵,出不了名,有才也没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影视剧本

    影视剧本

    订阅| 关注 (4)

    在光影交错间留下惊艳,品味人生,挥洒芳华墨韵,点燃生活的火种,犹如暗香浮动,芬芳岁月
    0今日 165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