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35|回复: 35

[乡土小说] 防不胜防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85

    主题

    9138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1226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06: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榆木 于 2019-10-6 17:04 编辑

      【编者按】一篇小说的开头至关重要,是否能抓住读者的心继续读下去,就看开头是否精彩,这篇小说的开头,可以说非常精彩,是用精美的文笔描绘了一副凄美的画面,这个画面紧紧抓住读者的心,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出现在寺庙门口,她要做什么?为什么出现,带着疑问读下去,谜团一般的情节被逐渐梳理清楚,第二段以回忆的形式开始介绍故事的起因以及主人公,叙述了这位主人公怎么一步步被设计进了圈套,成了强奸犯,正所谓防不胜防,长金被冤枉进了监狱,谁来替他伸冤?一个黑衣人的出现,从而让我们想到了那个衣衫不整,奄奄一息的女人跪在寺庙门前的情节,此文的成功之处在于,情节紧凑,步步疑点,又逐渐捋顺,非常吸引人,好小说,推荐阅读。(编辑:守望天使)

      (一)

      傍晚,朔风怒吼,残阳如血。
      309国道东侧明长城脚跟的山坳里,有座规模不大的寺庙。此刻,寺庙山门前的墙角里,正绻缩着一个中年女子。女子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抱着头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女子不时站起身来,用素手使劲敲打着山门,声嘶竭力地呼喊着:“玄通大师,香梅求你了,快开门,好吗?”
      寺内很静,静得似乎根本就没有僧人,只有劲风吹动风铃发出的叮当声。
      “唉,看来他真的皈依佛门,不问红尘俗事了。”
      她显得特别失望,依墙缓缓坐了下来,强睁开泪水模糊的眼睛,费力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方白手绢,咬破食指,在素绢上写下一句话:“大师,快救长金,他是冤枉的。”
      写完后,女子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数分钟后,女子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水果刀向腕部狠劲一划,手腕上立即被刀割开一道寸长的口子,殷红的鲜血先是从伤口处丝丝渗出,然后汇聚成滴,越渗越多,越滴越快。随着腕部血液的不断流出,女子的面容越来越黄,眼皮感觉越来越重,最终,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天作孽,犹可怜,人作孽,不可活。竹篮打水一场空,菩提树下忏今生。施主这是何苦呢?阿弥陀佛。”
      山门一开,走出一位约莫七十余岁的老僧,两位小和尚跟在后面,一见倒在山门墙角里的女子,丙个小和尚不约而同地惊呼道:“师傅,这,这可是位女施主,该怎么办?”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奢,不管她是何人,先抬回寺里再说。”
      这位自称香梅的中年女子是谁,她口里说的长金又是谁,为何要在寺庙的山门前自残?
      
      (二)

      十三年前。
      “恭喜恭喜,魏长金,你被矿上录取了。”
      老乡小耿风风火火地一脚踏进屋来,边笑边嚷嚷道:“夜晚办上一桌,请请客吧,值得。”
      “值得值得,请客请客。”
      魏长金毕业于省冶金学院,他就职的这家矿山是一个乡镇集体企业性质的铝矾土矿,这是家以开采矿石出卖毛坯矿为主的小型民营企业。由于脑子好使,肯上进,加上理论功底扎实,二年后,魏长金便成为矿上的技术骨干。又五年,晋升为技术副矿长。
      也许是他时来运转,适逢企业体制改革,实行了厂长负责制,老矿长退休,魏长金继任了这家矿山的矿长。三年后,矿山按照市场经济运作模式,成立了刈陵县振兴铝矾土矿有限责任公司,他出任了董事长兼总经理,性质仍然为乡镇集体企业,接受乡政府监督管理。这家矿山虽然规模不大,也就三百来个员工,但市场情况较好,销路畅通,加上经营有方,魏长金还是在市场经济夹缝中淘了不少金,每年受到县里的表彰奖励,上报纸、上电视的机率也逐渐增多,很快成为当地一位颇有名气的风云人物。
      “魏长金地位金钱都有了,会不会变坏呢?”
      自魏长金担任矿山要职以后,他的妻子刘香梅有些坐不住了,心想:虽然魏长金不是那种人,但自己有点人老珠黄的意思,花容有些失色远不及当年,又是典型的家庭妇女。虽然我俩从小赤屁股长大,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基础特别好,可条件环境变化后,魏长金他,能否还能坚守当初那个白头偕老不离不弃的诺言呢?
      所以,昨夜在枕头上,刘香梅特地对魏长金进行了心理测试。
      “长金,你现在活成个人样了,不会不要我了吧?”
      “老婆啊,你要相信我,不管魏长金有多少钱,都不会忘记与我同甘共苦的糟糠之妻,都不会离开我这个宝贝老婆刘香梅。”
      “嗯,谅你也不敢。只要让我察觉出一点蛛丝马迹,就跟你没完。哼!”
      魏长金一把揽过刘香梅的双肩,在她的脖子上、脸上、额头上亲了又亲,亲完了,又将香梅紧紧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地说:“我要爱你一辈子,我要让你享受到更多更大的幸福。”
      “我相信你。”刘香梅躺在魏长金的臂弯里,开心地笑了。
      在小镇上一个不太显眼的小饭店里,也有两个人在开心地笑。说话的这人大约五十来岁,矮胖的像个石墩:“呵呵,兄弟,真有你的,好计到是好计。只是,魏长金这只老狐狸狡猾得很,他能上钩吗?”
      “你放心,兄弟我是谁。老哥,我想他应该能上钩,除非……”
      答话的是个竹杆一样的瘦高个,马脸腊黄,稀拉拉几根老鼠胡子,根根见肉。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来岁。
      矮胖的像个石墩一样的那人豆鸡眼一瞪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他性功能不全。”
      “哈哈哈哈。”两人放声大笑,咣当一声,巨杯一碰,脖子一仰,黄澄澄泛着泡沫的啤酒,顺着两人的喉咙滑下去。
      
      (三)

      魏长金大开桃花运。
      阴历八月五日,东边已经日出,西边那弯上玄月尚未落下。
      魏长金一进办公室,人尚未坐下,一位年轻漂亮的女秘书便娉娉婷婷地扭着水蛇腰,将魏长金的磁化杯冲上名茶送过来:“魏总,请用茶。”
      魏长金觉得女孩甚是面生,便问道:“请问姑娘是…….”
      一双会放电的大眼睛先是忽灵灵旋转了几下,女孩子一波接一波地向魏长金抛眉眼示好。然后,比他的磁化杯磁性还强烈的声音娇滴滴地响起:“哎呦魏总,人家,是来专门伺候你的呀。”
      魏长金大为诧异:“我,我怎么不知道呢?”
      说着,魏长金拨通了行政副总经理吕一帆的电话:“吕总,我的秘书怎么换了?”
      “噢,是这样的魏总,你是咱矿上的顶梁柱,必须照顾好你的工作生活,特别是饮食起居。你原来那个女秘书虽然有学历,能力还不错,但致命的缺点就是不会体贴关心人。所以,为了魏总,也为了咱公司的前途命运,我只得把她给换了。”
      魏长金浓眉紧锁,脸色一寒。沉默了半晌,才沉声说:“吕总,以后我身边的人事更换,记得先给我打个招呼好吗?”
      “好的,好的。”
      魏长金分明感觉到,电话那头,那个吕一帆腰躬得至少在九十度以上,频频地点头哈腰。魏长金实在忍受不了漂亮女子那双强烈放电的眼睛,硬坚持了十多天,便把她打发了。
      八月十五,月正圆。
      也就是辞退女秘书的第二天夜里九点多,在县里办了一天公务的魏长金一进办公室便吃了一惊,办公室又多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这个女孩与刚赐退的那位年龄相仿,但发育的更加到位,屁股浑厚而圆润,双乳高耸而坚挺,似乎欲破衣而出。
      “你,你是谁?怎么在我的办公室?”
      “哎呦,我是魏总的秘书啊。魏总,你快坐下,我给你沏茶去。”
      魏长金暗自嘀咕道:这,又是吕总的杰作吧?
      魏长金不经意地从后面望了一眼女孩的屁股,脑袋立感晕眩,心脏擂鼓也似地狂跳。
      “我这是怎么了?混账。”他在心里暗骂着自己,赶快将目光收敛了,转移到技术部刚送来的那份矿山技改方案上。
      “魏总。”女孩将茶杯放到魏长金的面前说:“魏总请喝茶,我给你捶捶背。”
      说是捶背,但女孩的小拳头似乎没有二两力气,轻轻地在魏长金的肩头上此起彼落。魏长金两肩上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倒是后背,突然像贴上两个软绵绵热乎乎的棉花团,这还不算,那两个“棉花团”还不停地在魏长金的后背上游走。那两个棉花团好像还会放电,一束束交流电猛烈地刺激着魏长金的神经,使他产生出一阵既心跳又心慌的感觉。舒服,很是舒服,舒服得魏长金甚至有些冲动。
      魏长金差点把持不住,赶忙闭上了眼睛。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中年女子的音容笑貌浮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他的结发妻子刘香梅。魏长金电击般地深身一颤,立即清醒过来,脸一沉说:“好了,这里用不着你了,回去吧。”
      第二天。女孩的行为仍如前,一边给魏长金捶背,间或几次拿高耸的双乳在魏长金的后背蹭痒痒。
      啪,魏长金将茶杯重重地摔在写字台上,抓起电话拨通了吕一帆的电话,吕一帆正想解释点什么,魏长金怒声吼道:“别说了,把你的宝贝给我领走!”
      
      (四)

      账务部的女部长胡亦非是振兴铝矿有限责任公司的“老臣”了。虽然芳龄四旬,已至不惑之年,但由于驻颜有方,身如三十少妇,加上身材高挑,面目娇好,尽管不是十分美貌,但也磁力不弱,对男性颇具性吸引力。
      这天胡亦非处理完公务,已经是繁星满天灯火通明了。她一如既往站在公司大门口那棵大柳树下,耐心地等待着丈夫的到来。每次加班,都是丈夫来接她回去。
      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嘎地一声停在胡亦非的面前。
      这是她家的车,这辆车已经陪伴她走过了五个寒暑春秋。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丈夫陈豪没来,一个二十六七岁模样的年轻人摇下车窗玻璃,探出头来喊道:“嫂子,上车。”
      “你是。”胡亦非疑惑地问他。
      “是这样的,我是豪哥的同事,他今天有事,让我来接你回去。”
      年轻人的话听着没错,车子也是自家的,胡亦非没多作考虑,便钻进车里。车行至一片树木里,年轻人将车子停下。胡亦非感觉有点不大对头,警觉立升,遂问道:“小兄弟,你怎把车开到这里?”
      年轻人淫荡地哈哈笑道:“别怕嫂子,兄弟没有恶意,只是想让你看点东西。”
      “东西?什,什么东西?”胡亦非预感有点形势不妙。
      年轻人伸手从后座上取过一个精制的牛皮纸袋,狡黠地微笑着,从里面摸出一叠照片递给她。胡亦非不看则已,一看,先是粉面一红,红至耳后。紧接着,杏眼圆睁,即怒又恐地问道:“你,你从那里弄得这,这些照片?”
      什么照片令这位女财务部长如此惊恐?是一叠她和公司一个年轻员工风流快活时的不雅照片,俩人赤身裸体,翻滚在宾馆房间里的大床上。
      “嫂子,我知道豪哥和你的关系非常好,可我若将这些照片交到豪哥手里,或者把它们直接发到网上晒晒,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
      “你!”胡亦非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是好,脸上写满恐慌。
      “不过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好好地和我们配合的话,我保证,所有的照片全部焚毁,电脑底片一并删除。豪哥的名誉毫发不损,而你,也可安安稳稳做你的财务部长。实话告诉你吧,这是公司吕总的意思,吕总的为人怎样,你应该清楚,惹下他,哼,你只能吃不了兜着走。怎么样?嫂子是个聪明人,何去何从,这笔账想必胡部长一定算得很清。”
      “这。”胡亦非深深地埋下头去,双手插进秀发里,眼泪扑簌簌滴滚下来。
      刚在县政府开完安全生产会议的魏长金,人才坐进车里,手机便响了:“魏总吗?我是胡亦非,有个重要的情况需要向你当面报告,我在刈陵大酒店等你。记住,这事不能让他人知道,就你一个人来呀。”
      当魏长金赶到刈陵大酒店时,胡亦非已经等候在那里,四个精制的小菜,一瓶窖藏了二十年的茅台。
      “什么情况?胡部长。”
      “不急。”胡亦非笑容可掬:“来来来,魏总,先坐下喝两杯,咱慢慢谈。”
      说着,胡亦非将酒酌满了,双手棒给魏长金。
      魏长金在刈陵企业界以“酒豪”闻名一方,喝掉一瓶烈酒尚能平稳地开上车从县城回到矿上。然而,今晚反常了,是魏长金的身体原因,抑或是这酒劲儿太大了,三杯才过,便醉倒在饭桌上。
      他醒了,但不是自动醒过来的,而是被人搧耳光搧醒的。这里不是餐厅,而是房间,醉眼朦胧中,房间内灯光大炽,人影晃动。自己一丝不挂,赤裸裸地被人摁在地板上,胡亦非的丈夫豪哥,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盯着他。胡亦非坐在床上,用被子捂紧了身子,嘤嘤地在哭。几个警察在忙碌着,有的拍照,有的询问在场人员,有的在做临时笔录。
      就这样,魏长金以强奸妇女罪名,被拘留关押进看守所里候审。
      得知魏长金被刑拘的消息,刘香梅当即昏倒在地。她不相信魏长金能做出背叛她的事,但事实又摆在面前。醒来后,刘香梅泪水长流,泣不成声:“冤家,原来你也个人面禽兽,你骗得我好苦啊。”
      继而转念又想:不对,在事发之前,长金并没有一点寻花问柳的迹象,对我特别的好,依他的品质和风格,决不会做出对不起我事来,一定是有人在陷害他。谁能救他?谁能,谁能啊!
      突然,他想到了黎阳寺,想到了与魏长金有生死之交的玄通大师。
      玄通大师在出家前,曾经做过矿山的矿长。
      
      (五)
      刈陵县振兴铝矿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一个矮胖的像个石墩一样的人坐在魏长金的座椅上。
      “祝贺你,吕总,祝贺你荣升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在你的领导下,必将更加辉煌。”
      一个三十来岁,马脸腊黄竹杆一样的瘦高个年轻人嘻嘻笑着,将一支中华烟弟给吕一帆,咔嚓一声把火打着了,给吕总把烟点上。
      “小杨,不,杨康,杨副总经理,你坐,别客气,来到我这里,就像回到你的家一样,想干什么干什么。我能坐到这个位置上,与兄弟你的帮助是分不开的,你是咱矿山的功臣啊。”
      “岂敢岂敢,吕总言重了,要不是你,我还在皮革厂那个烂地方当工人,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能为你做点事,应该的,完全应该。”
      “兄弟,你现在的身份变了,是公司的行政副总,要有个领导的样子,不能像以前那样松溜打蛋,嘻嘻哈哈的了。”
      “是,吕总,兄弟一定谨遵领导教诲,好好工作,为矿山重新振兴做出应有贡献。”
      “杨总,好好干,老哥我决不会亏待你,这样说吧,只要有我一口饭,你就饿不着。兄弟,等着吧,好事还在后头呢。”
      有谁能想到,吕一帆当上董事长兼总经理后不到两个月,管理混乱,产品滞销,生产经营善状况急转直下,全矿上下人心惶惶,怨声载道。昔日的纳税大户财政功臣是多么的荣耀,而如今花环上的那些耀眼的星光似乎很快便暗淡无光了。
      矿山的三百多员工开始骚动,有不少人在背地里商议,决定集体向镇里请求,反映情况,要求罢免吕一帆。甚至在某天夜里,竟有人在矿山的矿井洞口,书写了几条“怀念我们的魏经理”,“为魏经理平反昭雪”的标语。
      眼见得矿山出了问题,如不赶紧采取措施,必然会导致企业停产或半停产,到那时,问题真的就很严重了。
      吕一帆急忙组织召开公司中层以上会议,共同商讨对策。
      意外的是,在矿山地位和作用十分重要的财务部门主管胡亦非竟然缺席会议。会后,吕一帆单独召见行政副总杨康。
      “杨总,今天怎没见胡亦非部长?”
      “给办公室请假了,说是病了,怎么,你不知道?”
      吕一帆脸色一变,端起茶杯嘬了一小口,吐掉嘴里的一片茶叶后才说:“谁批准的?”
      “我啊,怎么了吕总,有问题吗?办公室主任拿给了我,我又是分管办公室的领导,就批了。”
      暓了“杨总”一眼,吕一帆半晌无语,脸上表现出很无奈的神态。
      大约几分钟后,吕一帆叹了口气说道:“杨康,记住,财务部是总经理直接分管的。”
      阴沉着脸,吕一帆拿出支中华烟点上,狠狠吸了几口,一团团的浓烟从吕一帆的口中喷出。
      接着,又是一根。
      突然,吕一帆把烟头一掐说:“明天,咱们去看望一下胡部长,矿山,缺了谁都行,唯独不能缺了她。”
      
      (六)
      不错,胡亦非是病了,但她是被吓病的。
      怎么说呢?自以毁掉自己的名誉为代价,帮助吕一帆办了那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后,她一直生活在自责、羞愧和慌恐当中,整天忧心忡忡,坐立不安,食不甘味,夜不成眠。
      最令她痛苦的,是丈夫陈豪忍受不了这顶绿帽子,忍受不了她的红杏出墙,忍受不了自己的老婆被人奸污的羞辱。本来在家里被丈夫尊为女神的胡一非,转眼间变成不受欢迎的异己分子,隔三差五就要挨上丈夫一顿打。这还不算,陈豪竟扬言说,要和她离婚。
      在家休整了半个多月,胡亦非硬着头皮上了班,但她明显感觉到,全矿山的人都在翻她的白眼。不少人竟当着她的面说小话:“正常,正常,会计和一把手历来都是穿一条裤子,蛇鼠一窝。”
      有人对她大加讥讽:“哟,胡部长,你的本事真大,能将魏总扳倒投进牢房,了不得,了不得呀。哟,怎么鼻青脸肿的,在家又挨打了是不?唉,好好可怜啊。”
      有几个调皮捣蛋的年轻矿工更是直言不讳:“胡部长,你看小生怎样,入你法眼不?”
      胡亦非听了,那个气呀,那个羞啊,感觉简直无地自容了。
      这些,还不是造成胡亦非突然不上班甚至缺席会议的关键,主要原因,是昨晚家里来“贼”了。
      约莫晚上十点半左右,胡亦非孤独一人看完电视,洗涮了一把正想上床,突然屋门吱呀一响,进来一个人,穿一身夜行衣,黑布罩头,黑巾蒙面。这人悄无声息地进来,像鬼魅一般,把胡亦非吓了个半死:“你,你,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你要干什么?”
      来人将食指竖在嘴唇上一嘘说:“施主莫怕,是老纳。”
      说着,来人取下蒙面黑巾,露出本来面目。胡一非惊呼道:“是,是你,老矿长。”
      “不错,是我。但你更明白老纳深夜造访的用意。”
      胡亦非将来人请坐后奉上茶水:“老矿长,我知道。”
      来人脸色阴沉,两眼直视着胡亦非说:“魏长金是我的徒弟,我了解他的为人,他决不会做出有违法纪有伤大雅的事来,其中必有原由。好,小胡,那你就告诉老纳实情,为了魏总,也为了你,更为了咱矿山三百多矿工的前途命运,你懂吗?”
      胡亦非一屁股蹲在沙发上,两道泪水涌出眶外,双手捂着脸,哭泣着说:“老矿长,不,玄通大师,我懂,是,是我错了。”
      玄通大师急忙将手伸进僧衣口袋,暗暗打开笔形录音机的按钮。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85

    主题

    9138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1226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6 07: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据一个真实案例改编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85

    主题

    9138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1226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6月逸飞之星7月逸飞之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6 07: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各位老师批评指导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09

    主题

    920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845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09: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位待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8

    主题

    322

    帖子

    1392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392

    8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09: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09

    主题

    920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845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14: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什么刈陵县,发生的故事忒多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09

    主题

    920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845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14: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着很多阶级斗争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09

    主题

    920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845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14:2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振兴铝矿有限责任公司的老总也不怎么样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09

    主题

    920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845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14: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胡亦非蛮信玄通大师胡诌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209

    主题

    920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8450

    3月逸飞之星4月逸飞之星5月逸飞之星

    发表于 2019-10-6 14: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玄通大师急忙将手伸进僧衣口袋,暗暗打开笔形录音机的按钮——瞧瞧这神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订阅| 关注 (16)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74今日 1610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