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32|回复: 24

[散文] 乡忧——回乡散记2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24 15:49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77

    主题

    1591

    帖子

    39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917
    发表于 2019-8-20 14: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塘中水仙 于 2019-8-20 21:14 编辑

    【编者按】一组回乡散记,却都是在围绕一个主题:关心民生,忧国忧民,以曲笔写出治理官场的必要·:苍蝇老虎一起打是如此急迫急切!而且文中所反映出来的乡情、民情、乡风,在时代的变化中,都有了新时代的特色:无论是钱惹的祸,还是为选村官招惹的一系列案件,都牵扯出了人的本性。结果却都令人唏嘘。而作者应了记者的命,走亲串户,了解民情民心,是值得推崇的。惟其如此,才会写出接地气的文字来,令文字走进人的内心。文字语言干净利落优雅,处处彰显着忧国忧民的大气情怀,值得学习效仿。(编辑:塘中水仙)
           钱祸

           又到清明时节。
           今年,老天爷一直消极怠工,连一场透雨也没布过。这几天又接连发神经,把人间弄得像酷夏三伏一般。
           我登上去年坐过的那趟班车。相同的时节、路线与坐车群体。但车子更新了。漂亮的外壳,在灿烂阳光下格外耀眼。崭新的座椅,披挂着统一广告语外套。运营也比去年正规。下午三点整,车站售票员登车售票。之后,撕一张票据递给女老板。司机随即一踩油门,出发了。路上不再刻意靠边等人,也未出现超员现象。对比去年的混乱景况,心情骤然好转;随着空调的徐徐凉风,燥热很快就消退了。
            快要出城时,又上来几个人。其中有我一位同学。她嫁到邻村,丈夫也是我的同学。这几年,时常来城里小住,彼此间就多了些联系。正好我旁边有空位,便坐在一起闲聊起来。
           基本上她说我听。话题围绕安葬公婆的事情。此前我已知道一些。如今再听她讲故事般的叙述,眼前遂飘出一幅幅连贯的画面。
           一对相濡以沫的高寿老人,曾经的社会名流与家庭主妇。膝下四儿三女,全都事业有成。真可谓一世英名赞誉满满,家业兴旺其乐融融。
           这位社会名流已走到耄耋老人阶段。卧室放一张席梦思大床,墙角有个保险柜。钥匙常年挂在老人裤腰带上。此时,老人正惬意地靠在床上。大儿子,即我的同学,小心翼翼给父亲洗头刮胡子。我清楚,我的同学,打小就特别讲究与细心。
           清洁完毕要离去的当儿,老人从身上解开那串珍贵的钥匙,望着靠墙的保险柜,伸出食指轻轻点了一下。老人能说话,但平时很少开金口。尽管没有明示,但从欣喜的表情上能明白,要给大儿子一笔钱。具体一千元,还是一万元,则不得而知。我的同学相比几个弟妹,光景过得稍微拮据些。可他并没有接钥匙,而是把待在外屋的老二喊进来。
           老人依然坚持要开保险柜,一时又分不清是哪把钥匙。在场的保姆说,就那个缠着胶布的。保险柜顺利打开后,里面却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钱的踪影。
           老人当时就晕厥过去。抢救苏醒后,张口结舌急着说话,但一个字也无法再吐出来。只能摇头晃脑双手哆嗦着,反复比划一大堆钱的形状。意思再清楚不过,那么多的钱,怎么就不见了呢?它会自个飞走吗?能自动消失吗?
           弟兄几个当时就报了案。后来,其中一个又给派出所讲,嫌疑人肯定就在儿女与保姆中间;即便查清了,也不好怎么处理。还是家丑别外扬的好。派出所正好不想多事,就坡下驴销案了之。
           老父亲的葬礼,变成兄弟姐妹交火的战场。慷慨陈词指责别人,撇清自己谁都有理。正闹得不可开交,老舅又横插了一杠子。他说,你们几个只想着给自己的小家划拉,有谁替我的老姐姐考虑呢?葬礼剩下的钱,你们谁也不能沾手,系数交给我来经管。老二不服,老舅一个耳光就迎上来。俩人便扭在一起拳脚相加了。
          一年多后,老夫人过世。四个儿子只得别别扭扭再相聚。村长支书提前参与协调。弟兄几个都说不在乎钱,却找个由头全在钱上计较。出殡那天,门口设了四个礼房,各收各的钱。老大在村里居住,来往的多是乡邻。人情多,金额却小。其他三个在城里干着大事,来宾们西装革履财大气粗,礼金自然不菲。葬礼乱哄哄的,全然没了秩序。弟兄几个谁都管事,谁都不负责任。其中一个还发誓说,以后再也不回村里来了。
           乡亲们指指点点议论说,这家人在外面雷鸣电闪的,怎么埋自己老妈就这么抠门小气呢,全村过事的摊子(宴席)就数这家的最烂。这是他们安葬老人,还是咱村里集体埋人呢?
            ……
            画面错综复杂,有些应接不暇,也有些犯困。不过,头脑还清晰,就插话道,钱财是把双刃剑,既可以造福,又能够招祸,事在人为啊。同学附和,谁说不是呢?

            权斗

           斜对面座位上,坐一位少妇;端庄秀丽满脸凝重,不时朝这边飘上一眼。于是问同学,她是你们村的?同学说,你不认识?她是G儿媳妇呀!心里不由咯噔一下。G,太熟悉了。入伍前,我俩都在各自大队担任团支部书记,经常在一起厮混。这多年,他一直经管全乡的优良种子。可惜,去年过世了。每每想到他的早逝,心里就特别惆怅。
           G的早逝,与儿子不无关系。我印象中,他儿子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后生。在他的全力参与下,竞选当了村长。刚开始,反映挺好。后来就见钱眼开以权谋私,而且明目张胆毫无顾忌。两年工夫不到,便扩展院基盖起新房,购买汽车经营商店,轻而易举便成了致富带头人。
           一时间,民怨沸腾告状信满天飞。村长头衔,眼看要保不住了。多亏父子俩与乡里干部关系硬,有许多说不清的勾连。于是,做工作改任了村支书。不想儿子又与新任村长勾心斗角,总惦记着再把村长的头衔夺过来一肩挑了。新任村长也非善茬。嘴巴不利索,便以武力取胜。俩人拉锯般地斗了个不亦乐乎。后来,儿子贪污公款的事,在网上曝光。突然间,就逮捕法办了。俩人争斗才算告一段落。
           晴天霹雳的变故,G却像霜打的茄子,一下蔫了。某日,忽觉身体不适,到医院一查,已经癌症晚期。没出医院门,精神先垮了。半年未过,便撒手人寰。出殡时,儿子由警察押着回来,才算尽了最后孝道。不久,老伴也患怪病去世。儿子的铁杆好友,趁着这个茬口,上下打点将其保释出来。发落完母亲,儿子没脸再在村里待,就外出谋生了。
           村里人议论,G向来心事太重,癌症全由心病而起。儿子的所作所为,G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老早就有人到家里提醒他,要他对儿子勤敲打多提醒坐住坡。他不以为然,反怪别人多事。老婆更为矫情,经常挂在嘴边的,就一句话,咱娃给村里办的好事,一宗一宗都摆在那里呢!
           我当年对G的印象不错。能力强有闯劲,只肚量小一点。但面对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怎能一成不变呢。或向好或向坏,都会在潜移默化中发生裂变。
          他儿子的故事还有后续。春节前夕,曾花大价钱雇人报复现任村长。打手想着两头通吃,竟打电话与村长讨价还价。村长贼精,当下做了电话录音,接着就去派出所报案。他儿子只得再破费几万元,才将事情抹过去。
          俩人权斗的仇恨越滚越大,已经影响到各自的儿女,演变为世家仇敌。一个认为之所以蹲班房父母双亡,全是对方捣鬼;一个觉得村长当不安稳,都是对方使坏。现任村长干了两届,名声也越来越差。不仅联络黑道打架斗殴,还特别喜好赌博。村民觉得,还不如前任呢。前任只捞上面的钱,他却净揩老百姓的油。这主儿赌博欠了一屁股债,便向村民频频借钱。有人追要急了,就用公共财物顶账。几年下来,村里积累已所剩无几。他自知不会再连任,索性在选举前主动退出,落了个体面下台。
           瞥一眼G儿媳妇的凝重神情,遂想,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她肯定也在思索。但能从中汲取教训吗?恐怕够呛。深陷仇恨埋怨中人,怎么可能冲破束缚反思自己呢?

           行情

         又看见了家乡那座熟悉的山。孤山,又称方山。这山好神奇,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中间高两边低,一模一样的半月形。当汽车来到山脚下,穿行于曲里拐弯的田间小道时,两旁白里透红的杏花,争相绽放望不到尽头。如此陶醉的美景,不禁勾起五十年前的记忆闸门。当年,四个毛头小子,怎么就能那么韧性执着,不知疲倦地去追求文学梦呢?正沉浸于忘情的回忆中,车子已经停到村口。三弟正等在那里。
          到了三弟家,二弟也在。二弟媳去广州给女儿照看孩子,就二弟一人在家。五个侄辈中,有四个在外谋生。三弟的女儿读高中,今天放假刚回来。看来明天上坟还像去年一样,只有三弟兄与一个侄女了。按原先风俗,女性一般不到地里去的。现在讲究少了,有个孙辈参与总归好些。
          饭桌上,话题很快转到村政事上。二弟是老资格的村委兼居民组长。他说,咱村的村长刚换过,这后生当选第二天,就到县里申请打深井指标。可他不清楚时下行情,摸不准勺大碗小。跑了几个月,连个八字也没弄出一撇。见人家局长时,只送三千元的红包。这就大错了。听人说,局长见面礼,起价五千元。稍微大方一点,就得一万元。你拿三千元去,不是恶心人吗?既然你看不起人家,人家何必对你的事上心呢。后来多次去找,总有人挡驾,连局长的门都没能进得去。一次,明明看见局长的专车停在楼下,可办公室主任宁说局长下乡了。出了楼门,便打局长手机。局长不耐烦地训道,我下乡还非得坐我的车呀!训罢就挂断电话。再拨,又一直在通话中。可惜那三千元扔的,连屁点响声也没能听到。
           二弟接着说,现在办什么事都有行情。你如果不懂行情,即便跑断腿,也办不成一毫事。L的日子过得紧吧,想弄个改造危房指标。我告诉他,这事多半能办成,但要有思想准备,补助款不可能全给你,乡里、村里的干部都得截留一部分。L说,这个我懂,你就费心给跑吧。现在世道就这样。如果乡里干部不这样弄,他坐的车从哪里来,他在城里的房子又怎能买得起?凭正份工资,还不等到驴年马月去。而且这种事很难查清的。补助款的领取栏里,有当事人的亲笔签名,手续齐全没任何破绽。当事人虽然少拿一些,可总比一点没有强得多。谁又不是傻瓜,怎么会出去乱说呢。顶多在私下议论几句。真要让谁站出来作证,没人去充当这号英雄的。
           二弟讲得很平静。没有牢骚,也没有愤慨。似乎这一切,再正常不过了。也许见多不怪吧。我心里酸酸的。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

           日子

           第二天出去转悠,正好碰见L。他小我一岁。容貌却比我显老许多。在别人眼里,他是自作自受。放着安稳日子不过,非要离婚追求什么浪漫爱情。如今老了,人家两头全都一窝亲,只他成了孤家寡人。他之所以着急申请危房补助,就是想凑合弄个窝,等以后过世时,好有个摆放棺材的地方。可L并无丝毫的可怜相,依旧乐呵呵地谈笑风生。没多会儿工夫,老婆就跑来唤他吃饭。那黏糊劲儿,还能映出当年热恋的影子来。这人啊,真的说不清。鞋大鞋小,只有脚知道。旁人看的仅是表面现象。
           闲逛没个固定去向,逢门便进见人就聊。但见到的人并不多。年轻人外出谋生,年龄大的还要上地里忙活。有一群羊正在漫坡间悠闲吃草,却不见放羊人的踪影。走近羊群,才发现正蹲在避风的埝根下,眯着眼悠闲抽烟呢。都是乡亲,无需客气。开口就问他一年的收入。他板着指头盘算一番说道,这羊能收入一万五左右,加上地里的,有两万多吧。他没念多少书,也没出过远门,觉得眼目下的社会就很好。吃喝不愁,还挺自由,比起过去的苦日子,该知足了。
           返回来就近推开一家的门。狗先叫个不停。女主人急忙出来呵斥。她知道我,我不认识她。只听三弟说,这家媳妇从广西嫁过来的,特别勤快也能吃苦,是个过光景的好手。这家父辈有残疾,儿子娶不起媳妇,只能托人在外地找。实际是从人贩子手上买的。如今丈夫在外搞装潢,她在家照看俩孩子,捎带着养鸡喂猪种地。日子过得还算兴旺。听说为孩子以后上中学方便,已在县城买了房子。男人不在家,我转着看看鸡舍猪圈,拉几句家常话,便告辞离开了。
           到饭点时,那位忘年交老朋友邀我喝酒。饭桌上,一家五个大人哄一个小孩,都抢着示爱。儿子不动酒,孙子陪我俩喝。几杯过后,一个很随意的话题,竟触动到老朋友的伤心处,遂老泪纵横诉说开来。中心意思要孙子争气。他说,你没念下书,就不说了。现在必须抓紧学一门手艺。要靠个人本事去挣钱,别人是靠不住的。爷爷老了,没什么大用,帮不上你的忙。你现在不吃点苦,以后就有受不完的苦。
           他如此动情,是有缘由的。前些天他托本家侄儿,给自己孙子安排个工作,结果碰了个软钉子。老脸挂不住,心里尤其憋气。几杯酒下肚,全都发泄出来了。我劝老的说小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有酒垫底,大家都很健谈。可我心里明镜似的,说归说,他孙子不可能从此就变成千里马的。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吃罢饭,去邻村看望两位挚友。惜时山间的羊肠小道,全被杂草荆棘占领。好在过往的记忆中,清晰存有这条走惯了的路。即便需要艰难穿梭,照样乐此不疲充满温馨。忽然,起风了。还裹着细细的雨丝,直往脸上抽,生疼生疼的。穿梭的节奏,不由就加快了。到望见大路时,已经有辆摩托车等在那里。
           到得一位挚友家里,去年没见面的那位也在。女儿给他在城里买了套单元房,而他竟叫苦不迭。说生来就是干农活的命,离开熟悉的土地,便浑身不自在,实在享不了那份清福。在场的人都笑了。好几十年过去,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如今凑在一起,话题很少涉及文学方面。唯有切身利益,才会兴趣盎然。自然就牵扯到国事家事天下事,其中有肯定赞叹,也有感慨牢骚,但落脚点多是困惑与忧虑。在不知不觉中,雨停风止,半天已经过去了。
           回到村里,随即敲响另一位同学的家门。他患有心脏病与糖尿病,正在床上休息。看面色,保养得很好,瞅不出半点病态。我来主要想看他盖的新房。新房不仅外观气派,装修也颇新潮。他多年在外做生意,成就了三个女儿不说,还积攒了一大笔钱。如今心思全在小儿子身上。小儿子至今高不成低不就,没找下合适的对象。这新房,原本打算儿子结婚用的。可儿子不领情,拍拍屁股去了西北。如今就老俩口守着空房,表面过着悠闲的田园生活,心里却酸甜苦辣咸,没个正经滋味。
           他避开难解的话题,饶有兴趣讲起盖房风波。原先村长想占他的院基,使了很多手段都未得逞,便搬来乡里干部吓唬。他在紧要关头,也搬出一位当大官的拐弯亲戚,风波才算平息。他说,我从来没找过人家,那亲戚也未出面,只到乡里不经意提一下名字而已。关键是咱占着理呢。过去咱家成分高,无法与人讲理,现在还怕什么?
           别过这位,又电话联系那位爱评论人的朋友。他不在家。估计这次见不到了。可傍晚在路上散步时,忽然,嘎的一声,竟是他骑着摩托停在我身旁。寒暄过后,到他家里聊了会儿。家里正忙着喜事临门呢。他女儿前几年离婚,最近刚找好对象,今晚就要带着新女婿从城里回来。从全家人喜于言表的神情与匆忙飞快的脚步中,能觉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一桩沉甸甸的心思,终于可以放下了。
           我没有多待,便告辞出门。路上想,这位伙计爱评论别人,别人也会背后评论他的。老家习惯把评论人称作笑话人。爱笑话别人的人,也总要被别人笑话的。

           闲话

           第三天接着转悠。
           一个后生在那里修猪圈。走过去看了看。规模不小,却是空的。后生说,去年猪价下跌前,生猪全部处发了。今年想着再喂一茬。人家正忙着,不好意思打搅。转身时,后生提醒说,我爸在家呢。于是端直去了他家。
           他爸长我七岁,是位中专生。毕业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没有马上分配工作。后来也没再找,便一直务农至今。老头腿受了伤,在家将养。否则,早到地里去了。他苦头好,也属于一闲下来,就浑身不自在的人。这会儿正在家看电视。瞥一眼,是省里的新闻节目。
           他指着电视说,你看主席台上坐的那些领导,一个个都木呆木呆的,好像是谦虚,或许是庄重,也许是无能。其实个个都是人精。不管凭正经能力,还是走歪门邪道,反正都是靠本事与神通才坐到那上边去的。现在展现的这副模样,全是做作出来的。这叫低调。中间那位一把手,神情稍微活泛一些,有点当官的威严,但也一点不张扬。他们太清楚中国官场的套路了。官场中最忌讳的,就是锋芒毕露。
           我不由多看他几眼。他笑了。接着说,咱老百姓虽不在官场,但旁观者清嘛。中国历代大多都这样。现如今更需要这样。削尖脑袋争着当官的人,实在太多了。好不容易有资格坐到主席台上,谁不想保住现有官位,再步步高升多坐几天主席台呀。这就得唯诺低调装老实。不然,你就等着下台吧。
           他不抽烟喝茶,但有好烟好茶。女婿是个有钱老板,经常孝敬老丈人许多稀罕东西。泡茶的家什也都齐全。只可惜他无时间与兴趣享受,那些家什也不知放到哪里去了。找了半天,不见。只寻出一盒苏烟来。他执意给我点上烟后,又继续开聊。
           他说,当官的总讲自己是仆人,人民是主人。其实正好打一翻。官主民仆,才是真的。如果仆人都像现在当官的样子,谁能用得起,谁又敢用?你说呢?尖酸刻薄的话语,直指官场弊端。这个问题太敏感,也不好怎么回答。便转移话题,询问起家事来。说了一会儿,总觉心虚对他不住。索性告辞出来。
           出门便碰上一位同学。他原本就很健谈,现在话更稠了。好在他说话有条理,与之交谈,不觉得煎熬。昨天已在他家聊过一次。现在又碰上,干脆就在路边说话,足足站了一个多小时。
           他说,现在与过去比,老百姓光景好多了。但还能更好吗?肯定能行。不过很难。难就难在当官的不好好给老百姓办事情。过去的领导,廉洁的多,贪占的少。现在正好颠倒过来,廉洁的倒成了稀罕品,而且在班子里头很难站得住脚。
           他举了许多例子,有些是传闻,有些是近处的实事。我主要带着耳朵听,偶尔插上一句。由于与刚才的话题差不多,心里便很郁闷,这诸多问题,高层怎么会不知道呢?既然知道怎么不下决心解决呢?如果解决不了又会怎么样呢?……
           这时,嫡亲大哥打来电话,说五弟今天回来上坟。马上就过来接我,亲弟兄几个多年不见,好不容易凑齐了,可得在一起吃顿团圆饭。
           饭桌上,大家围绕国内政坛上,刚刚发生的一件大事,交流着各种信息。渠道角度各有区别。虽然都说得有鼻子有眼,但推敲起来又漏洞百出。如今的网络信息,良莠并存真假难分。事实真相究竟如何,还得过些时日才会大白天下的。
           返回路上,感到特别的纠结。今年清明回乡,怎么尽是些负面见闻呢。捋捋思绪,才稍微轻松一些。起码觉得,如今老百姓,不太容易糊弄了。他们远离灯红酒绿,又处于社会最底层,却对世事看得相当通透。
           还是老人家早就说过的,卑贱者最聪明。而我们所处的社会,也总会在曲折中不断进步的。
           (2012年4月)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6: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到,年华老师佳作不断!!!厉害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7: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钱祸》用了曲笔写出了养老、金钱和葬老的现实问题,保险柜里的钱丢失了,似乎成为一桩无头案,其实也不难判断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7: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权利的相争,永无止境……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8: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情》中的事情,真的是令人见怪不怪!所以中央一再强调:苍蝇老虎一起打!或许现在好点了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8: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惜时山间的羊肠小道——惜时,是这个“昔时”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8: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家习惯把评论人称作笑话人。爱笑话别人的人,也总要被别人笑话的。——我们老家也这样说。而且道理是深刻的,实在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8: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闲话》,其实是实话,是真话,是基层老百姓的心声……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8: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订上“精华”呢,却显示“解除”!这电脑也是奇葩了!操作了不下七八遍,都显示不出来!还是系统的事情???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5

    主题

    9676

    帖子

    2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26208
    发表于 2019-8-20 18: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作回乡记录,来自基层,反应民众呼声,具有忧国忧民的意识。推荐精华阅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水仙家园

    水仙家园

    订阅| 关注 (7)

    版块简介:这里是摄影部落的简介。
    26今日 526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