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338|回复: 40

[言情小说] 老 师 妈 妈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73

主题

1186

帖子

5925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5925
发表于 2019-8-16 09: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老师妈妈》赏析)余宝终于可以报名读书了!——“终于”二字用得非常巧妙。读者由“终于”二字想象到主人公对于报名读书是盼望已久了。寓意丰富含蓄。是后面余宝酷爱学习的伏笔。用朴实、平静的语言倾述了彭老师对季欣荣和所有同学的关心、关爱。故事人物栩栩如生,师生情谊震撼人心。故事波折起伏,精彩纷呈,感人肺腑。足见李老师的博学笃行和深厚的文字功底。(编辑   梦回大唐)       

                                   【怀念启蒙老师去世10周年】                                    


                        长篇小说《难忘那酸涩岁月》第三章《老师妈妈》

                                                             1
  余宝终于可以报名读书了!今天,奶奶带他去百忍堂报名。
  几天前,屈翠蓉带儿子去八里外的七树坪送棉纱。特意去供销社扯了四尺蓝洋布和一尺红洋布。蓝洋布给儿子缝衣衫。红洋布给儿子缝书包。衣服和书包的颜色都是余宝指着布匹选定的。这是余宝第一次享有这个权利。以前他们一家人穿的衣服都是把奶奶和妈妈纺成的白纱送到七树坪一家织布社,然后按约定的日子再去取回白布,用爹爹带回来的各色染料,染成黑色或蓝色的布。妈妈裁剪、缝制衣服给他们穿。他们叫这种布为大布,也叫土布,也叫家织布。从街上供销社扯回来的布叫洋布,也叫细布。
  没想到妹妹不高兴了。说妈妈看得起哥哥看不起她。不光是说,还哭了起来。妈妈就哄她:“哥哥要读书了,是学生了,才给他缝一件衣衫。下面的裤子还是大布的。过两年你读书了,也给你缝洋布衣衫。听话,啊。”这不是哄她,完全是真话。在吃穿上儿女是一视同仁的。过生日都是一个鸡蛋。过年都是一角压岁钱。可是大概因为余宝长得圆乎乎的脸,她是尖下巴,有的邻居就开玩笑说她这么瘦,是不是大人分了心,饿了她?她就伤心地哭。余宝尿床了,妈妈扬起竹条要打他的屁股,他飞快跑开。她呢,大人一说要打,她就反倒撞过去,说:“你打呀打呀,打死我算了!”真的打了,她就躺倒在地上扯着嗓子喊:“大家快来看啊,打人了啊!解放了还打人,新社会哪有这样的政策啊!”他们家单门独户的,谁听得见呀?妈妈往往本来不想打她,听她喊“解放”、“新社会”,好笑又好气。看她这么劣性倔犟,越打越气,直打到自己哭。
  今天为洋布新衣衫的事,看来她又要哭闹一场挨一顿打了。可是没想到奶奶一句话就平息了风波。奶奶说:“今天奶奶也带你和哥哥一起去报名读书好不好?老师要你们数到一千个数才收的。数不到一千的就问老师,该不该穿新衣衫?”她就不说话了。她数一百都不行呢,她不想报名读书。
  走在去学校报名的路上,奶奶再三嘱咐余宝记住自己的出生年月日,爹妈的名字和我们这个乡和村的名字。
  余宝说:“我早就记住了:青山县南冲乡西村。我还记住了爷爷和奶奶的名字哩。”余宝又对奶奶说:“奶奶,等下报名的时候,我不报八岁,我想报七岁。说我是一九四九年五月初九出生的好吗?”没等奶奶回答,他又说:“我长得不高,老师会相信的。”
  奶奶说:“随便你咧。”
  他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奶奶,七树坪叫七树坪,是不是坪里有七棵树呀?”
  奶奶说:“哪只七棵树呀,七十棵都不只呢。不是七七八八的‘七’,是土漆洋漆那个‘漆’。那里的树上流出来的汁水能造出漆来。”
  哦,余宝明白了。原来奶奶不认识字也懂得很多的事情。
  
  百忍堂余宝跟奶奶去过几次。也是一座地主“花屋”。比翼园大得多。走到南冲桥就能看到百忍堂。四周一丈多高的围墙。围墙的下半截是两三尺长、一尺高的青条石。上半截砌青砖,顶上盖黑瓦。前面正中间两扇高大的黑漆大门。门板有三四寸厚。东西两端各有一座高耸的炮楼。
  奶奶说,从前炮楼里面昼夜有人背着枪站岗放哨的。她指着上面两三尺高、却只有两三寸宽的黑缝告诉余宝,那就是枪眼。从外面往里面打枪很难打中。从里面往外面打枪容易瞄准。
  余宝很惊讶奶奶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奶奶说爷爷告诉她的。那爷爷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他是不是去过百忍堂里面?哪个放他进去的?他到里面去做什么事情呢?爷爷在的时候怎么从来没对余宝说过?现在爷爷不在了,余宝再也不能问他了。
  余宝问奶奶:“百忍堂的地主天天拿枪跟别人打仗吗?”奶奶说:“不会天天打,是有时候打。”余宝又问:“是跟解放军叔叔打仗吗?”奶奶说:“不是跟解放军打仗,是跟土匪打仗。”
  走进黑漆大门,是可站两千多人的四方操坪。中间是一条青石板砌成的、大约四尺宽的甬道。甬道从大门到大厅。奇怪的是甬道不是笔直的,而是像蛇一样弯曲的。余宝长大后才知道这叫s形。为什么不砌成笔直的而要砌成弯曲的呢?余宝百思不得其解。问奶奶,奶奶说她也不知道。余宝想,要是爷爷还在就好了,爷爷一定知道的。
  今天余宝是第一次走上这条甬道。从前奶奶带他来百忍堂供销社买东西,在大门东边,不要到里面来的。走完甬道,上六个石砌踏步,横过一条宽阔的游廊,就进了大厅。现在是南冲完小的礼堂。礼堂真大呀,要是把余宝家的房屋放到里面,怕还占不到一小半呢。
  走到礼堂的中间,在东边一扇小门边,奶奶挡住一个比余宝爹爹年轻些的男子:“哎同志,小伢崽读书到哪里报名?”
  男子微笑着指一下天井那头的门:“就是那里。你看,那里有个女老师,正在登记。”他走了两步又折转来说:“她姓彭,彭老师。”
  奶奶回过头看着男子对余宝说:“好和气噢。他是不是老师呢?你要是在他手下读书就好了。”
  一张三屉书桌挡在房门口。彭老师坐在书桌后面接待学生报名。正在报名的是一个比余宝略高一点的光头男孩。带他的大概是他爹爹。
  彭老师微笑着问:“小同学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男孩回答:“我叫田玉金。”
  彭老师问:“几岁?”
  男孩答:“满了七岁。”
  彭老师又问了他爹妈的姓名,他一一回答了。
  彭老师用一支黑钢笔在一张表格上面登记了。彭老师拿起面前约五寸长、筷子大小的高粱杆,递到田玉金手上:“田玉金同学,你数一下一共有几根?”
  田玉金一根一根慢慢地数,数完了,说:“一共十根。”
  彭老师把自己的一双手的指头张开对着田玉金:“你把十根高粱杆加上我的手指一起数一遍看?”
  田玉金又一根一根慢慢地数。数到十九都没错。数到二十他说“一十十”。
  余宝在心里笑他。
  他爹爹连忙说:“他在家里数得清的。他有点怕老师哩。”
  彭老师微笑着说:“好,田玉金同学很聪明!明天来领书,就是学生了。”
  下一个比余宝还矮一点。他哥哥带着他来的。余宝听见他喊哥哥了。他留着不到一寸长的头发。大眼睛,上嘴唇有点向上翘,模样还算好看。他叫杜连凡。他数数比田玉金流利些。彭老师还叫他拿高粱杆加上自己的手指计算十加五、十加八,他都答对了。
  轮到余宝了。他朗声报了自己的和爹妈的名字。爷爷还在的时候同意余宝报名读书报“欣荣”这个名字的。那么从现在起就应该用他的“大名”叙述了。
  彭老师问季欣荣的名字是新中国的‘新’还是三个‘金’字那个‘鑫’?
  季欣荣说:“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写给你看吧。”
  彭老师拿来半根粉笔给季欣荣,叫他写在书桌上面。季欣荣一笔一笔写了‘欣’字。
  彭老师夸奖他说:“季欣荣同学真聪明!还没读书就会写字了。”
  季欣荣得意地说:“我还会写很多字哩。我爷爷教我写的!”
  报名以后也是数小棍。季欣荣想数十和二十太可笑了。他脸都羞红了。他说他能数一万根。
  彭老师笑出了声音:“真的吗?这么聪明?”
  奶奶说是真的。
  彭老师站起身来,双手提起书桌的一头,向里面移动了一尺多,微笑着对季欣荣奶奶说:“奶奶进来坐啰。”又对季欣荣说:“季欣荣同学,你进来数一下看,彭老师房里一共有多少只腰鼓?”她指着墙壁上面红色的和绿色的腰鼓。
  季欣荣很快就数清了,对彭老师说:“十八只红腰鼓,十八只绿腰鼓。一共三十六只腰鼓。”他巴不得彭老师有一千只腰鼓,让他数个够。
  彭老师连声夸他:“真聪明!明天来领书。”季欣荣想对彭老师说:不是我真聪明,只要知道了十个十是一百、十个百是一千、十个千是一万,数十个和数一万个是一样的。又有人来报名了,他没说了。
   
                                                                          2


      第二天是九月一号。屈翠蓉让儿子独自一个人带一块六角钱去学校领书,正式上学了。屈翠蓉把钱放在书包里面,再三嘱咐儿子,路上不要拿出钱来看,怕不小心丢了。这是季欣荣第一次一个人带这么多钱走路。奶奶还在学说他昨天数数的话。奶奶说:“余宝读书了,以后就不要奶奶去百忍堂买盐了。”季欣荣说:“我知道,大鸡蛋五分钱一个,小鸡蛋三分钱一个。”季欣荣没有弄清楚的是,彭老师是他的老师,怎么喊他“季欣荣同学”呢?
  季欣荣昨天下午就跟田建国说好了,两个一起走。一路上他比过年还高兴。他恨不得两步当做一步走,最好是飞到学校里去。
  彭老师站在教室门外迎接大家。她还是昨天那身衣服,醤红色上衣、黑布长裤,黑布鞋。可是她的头发变了:昨天是两根粗短的辫子。奶奶还摸了一下,说她的头发很粗。彭老师说“像猪鬃一样”。奶奶就笑,说彭老师自己骂自己。彭老师今天用发夹夹在脑后了。
  几十个同学陆续来了。季欣荣心里怦怦跳,太兴奋了!
  彭老师叫大家在教室外面的台阶上面肩并肩挨着墙壁站成一排。田建国跟季欣荣站在一起。季欣荣看见田胜奇和田和金一起来了。田和金早就读书了的,怎么又来和季欣荣同班了呢。季欣荣还不知道留级这回事。这时候彭老师走过来了。她按大家的高矮挪动他们自由站立的位置。按高矮排好了,她领着大家按秩序慢慢走进教室,坐在她指定的座位上面。季欣荣和杜连凡坐同桌,挨着讲台。正好,他们昨天就认识了。他喜欢杜连凡。他搂着杜连凡的肩膀,杜连凡也伸出手搂着他的肩膀。
  每个同学发两本书,一本语文一本算术。彭老师在发书之前用报纸把书都包好了压平了的。彭老师要同学们爱惜课本。说到这个学期结束的时候课本还没有坏的同学会得到老师的表扬。彭老师又发给每个同学一块带木框的石板,两根三寸长的石笔。石板的一边刻了四方格子,一边没有刻格子。彭老师说,石板两边都能写字的。写完了还可以擦掉,再写字。
  彭老师用红墨水笔在季欣荣的两本书的报纸上面画了小鸡蛋大的圆脸。季欣荣知道彭老师画的是他。他看一下杜连凡的书,彭老师没给杜连凡画。他就知道彭老师特别喜欢他。
  彭老师有一根深黄色、大人的手指那么粗细的竹竿教鞭。教鞭有一尺多长,油光闪亮的。爷爷说过,从前的教书先生用竹片打学生的手心。妈妈说,现在是新社会了,老师不会打学生了。爷爷又说,先生只打那些顽皮逃学的学生,听话的学生不会挨打的。
  彭老师说:“同学们,从今天起,你们就正式开始读书了。我是你们的老师。我姓彭,你们喊我彭老师。同学们要记住,我们的学校叫做南冲完小。我们这个班叫做初十五班。我们初十五班共有四十七个同学。七排座位就是七个组。这个学期因为同学们互相不熟悉不了解,由我指定季欣荣同学当班长。从下个学期起,大家选举学习和表现最好的同学当班长。过一个星期大家互相熟悉了,每个组选出一个组长。”彭老师叫季欣荣站到讲台上去,让大家认识他。彭老师带头鼓掌。季欣荣的脸羞红了。
  彭老师给同学们讲课堂纪律。老师走上讲台,班长喊“起立”,大家同时站起。双手自然下垂,放到大腿外侧。老师向大家行鞠躬礼,班长喊“坐下”,大家坐下。两只脚并排踩在地上,身子挺直,双手放到背后。说到这里,彭老师反复示范起立和坐下双手和双脚的位置和姿势。直到大家都明白了,彭老师又说上课的时候眼睛不准看窗户外面,要看着老师。老师在黑板上面写字,大家的眼睛都要看着老师怎么写。不准跟同学讲话。下课后不要光贪玩,要记得上厕所。上课的时候要上厕所了,举手向老师请假。举手不要举很高。把手肘放在课桌上面,手指并拢。上完第二节课,站在自己的座位跟着老师做简单的体操。等到读二年级了,就要到教室后面的小操坪去和别的班的大同学一起做广播体操了。
  等大家按照规矩坐端正了,彭老师说要演习一下。她退到教室门外,再双手端着书本和粉笔盒走进来。季欣荣没等到彭老师走上讲台,就喊:“起立!”彭老师说他喊快了,再来一遍,声音还要大点。第二遍彭老师满意了。


                                                                       3
   
      然后彭老师说,我们开始学汉语拼音,要学半个学期才学汉字。学汉语拼音就是学普通话,也是北京话。再过十年,汉字会取消,南方土话也要取消。大家都说普通话,用汉语拼音代替汉字。所以大家都要用心学习。
  第三节课后老师吃午饭,休息时间长些。季欣荣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出教室。他要去看看宽敞平坦的大操坪。他像大人那样慢慢地走在弯曲的甬道上。看看篮球架,又看看单杠双杠,感觉一双眼睛看不过来。忽然,他看到了两边一个多大人高的青砖墙壁上,也有翼园那样五颜六色的画。他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他看到了很多穿着五颜六色宽松衣服的男人和女人。他还认不全这些画上面的字:“八仙过海”、“嫦娥奔月”、“唐僧取经”和“哪吒闹海”等。他不明白这些画的内容,只觉得很好看,看不够。他想,大概是百忍堂的地主多读些书,墙壁上面画的是大人讲的“白话”里面的人物。翼园的地主读书少,画的是不穿衣服的人。他知道,只要认识这些字了,就明白这些画是什么意思了。他想,要是奶奶去年带他来报名读书,现在已经认识这些字了。他恨不得彭老师赶快教他认识这些字。
  才学了几天拼音,田和金就在课堂上说,他爹爹说的,学普通话是“土狗做洋狗叫”。说彭老师教些没有用处的“洋把戏”。说彭老师还不如从前的先生。第二节课后彭老师叫大家站起来做伸胳膊、扭腰的体操,跟着彭老师唱:“坐久了,疲倦了,站起来,做体操。”田和金和田胜奇就故意唱成“坐久了,屁胀了”,惹得一些同学大笑。彭老师开头没听清楚,不知道大家为什么笑。后来知道了,批评了他们两个。
  西村这一片的同学上学路上要经过一座小桥。桥下面的小河只有七八尺宽。这条小河下雨就涨水,雨一停水就退了,一天不下雨就露底了。季欣荣走过这条小河总会想起爷爷教他念的“易涨易落山溪水,易反易复小人心”。小桥是用四块长条形的石头搭成的。中间有一个桥墩,也是石头砌成的。小桥只有三尺多宽,没有栏干的。下雨天彭老师怕孩子们滑到河里去,早晨来河边接他们,下午放学送他们过桥。两年四个学期,一次都没放手过。
  这条没有名字的小河留下了季欣荣美好的记忆。也留下了一个他很久才解开的谜。美好的记忆是,河里没水了,他在放学回家的时候走下河堤,仔细寻找一番,总能找到硬度不大、各种颜色的条形卵石。用这样的卵石在石板上写字,不仅节省了石笔,还能写出彩色的笔画。杜连凡很羡慕。季欣荣送给他一根粉红色的。他像得了宝贝一样高兴。
  那个很久才解开的谜呢,就是桥墩的一端是尖的,另一端是平的。季欣荣看了又摸,摸了又看,心想那个石匠为什么不把桥墩砌成两头一样的形状呢?那样看起来不就舒服多了吗?他百思不解。直到后来他长大些了,不要彭老师来桥头接送了,一天早上河里水流湍急,他停住脚步呆呆地看着那些被激流冲来的树枝和树叶。看着看着,尖尖的桥墩好像不再是静止的了,它像逆流而上的船头,分开浑水和渣滓,急速前进。不过他知道桥墩是不会动的,是流动的水让他看花了眼。他忽然悟出这桥墩的上方砌成尖形是为了让滚滚而来的“山溪水”快点流过。这时候他还不知道“阻力”这个词。悟出了这个道理,他又赶紧去看南冲桥的桥墩。嘿,也是一头尖一头平!他真是悟出这个道理了,虽然“悟”得有点迟。
  彭老师教大家读拼音字母的时候,是要走下讲台的。她轮换着走到每个同学面前,叫大家仔细看着她的嘴唇和舌头的形状和位置。然后她一个个纠正同学们嘴唇和舌头的形状和位置,教大家准确发音。有时候一天教一个拼音字母,有时候两天才教一个。季欣荣觉得彭老师教得太慢了。复习昨天教的字母,彭老师点名喊哪个同学,那个同学就要站起来念读。念读对了就坐下。念读错了彭老师再教几遍。季欣荣学得最好。每个字母都读得很准。后来彭老师叫同学站起念读字母,就会对季欣荣做个制止他回答的手势。
  后来彭老师更加严格要求大家。不光是在课堂上说普通话,下课了也要说普通话。有一次,田和金和田胜奇在走廊上骂季欣荣“洋狗”。还骂彭老师“骚货”。田和金经常骂年轻的女人“骚货”。田胜奇倒不大敢骂别人,他经常骂他的两个姐姐“骚货”。他们骂季欣荣是嫉恨他学习好表现好。他们希望季欣荣和他们一样跟老师捣蛋。在季欣荣心里,彭老师比妈妈还神圣、伟大。他们这么骂彭老师,季欣荣非常气愤。他去彭老师房里报告,田和金和田胜奇骂她的丑话。彭老师听到季欣荣由于愤慨而忘记说普通话,装做没听见,叫他从头再用普通话说一遍。
  田和金还是怕彭老师的。季欣荣看到彭老师把他叫到房里批评了他。放学回家的路上,季欣荣鼓起勇气主动喊他:“田和金,我和你是同学了。你以后不要欺负我了好不好?”田和金说:“哪个要你读书那么发狠。”季欣荣说:“读书就是要用心嘛。”田和金说:“你是彭老师的狗腿子!我就是不想读书。”季欣荣想说,彭老师又不是地主,要什么狗腿子呢?再说,读书又不是帮彭老师读。可是他感觉到田和金蛮不讲理,就不说了。他觉得和田和金讲和没有希望,就说:“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要告诉很多同学,说你吃了清哥的鸡鸡。”田和金说:“我没有吃。”季欣荣说:“你在秉叔面前说吃了的。我听见了。”田和金不做声了。
  田和金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欺负季欣荣了。他用眼睛瞪季欣荣,季欣荣当做没看见。
  
                                                                     4
  
      上了一个月课,彭老师第一次要季欣荣带她去他家里做家访。
  彭老师对季欣荣的妈妈和奶奶说话就没说普通话了。屈翠蓉说彭老师的口音和她们有点不同,问彭老师老家在哪里?彭老师说她的娘家在新乡,离这里一百多里路。彭老师对季欣荣妈妈和奶奶说季欣荣学习很好,是班上的一名。表现也很好,当了班长,是老师的好助手。其实这些话季欣荣对妈妈和奶奶说过好几遍了。妈妈和奶奶高兴得不得了,连声说都是彭老师教得好。
  彭老师说,季欣荣的拼音字母写得很规矩很整洁。在课本和作业本上写的名字也很端正。她从来没见过刚启蒙的孩子拿笔这么稳当的。看着他像写过不少字的大孩子。她还说,季欣荣的作业本太整洁了,即使哪个字写错了她都不忍心打叉。
  屈翠蓉告诉彭老师,家里没有读书人,什么笔都没有。他爷爷在的时候家里倒是有一支毛笔。现在他爷爷不在了,毛笔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不过他还没读书他爷爷就教他拿棍子在地上写字了。有时候用手指在爷爷的手心写字呢。彭老师轻轻点头。
  彭老师又说,季欣荣爹爹在外面工作,以后她可以每个月来帮屈翠蓉写一封家信。
  屈翠蓉说:“彭老师你不得空,还是我要写信了到你学校里来请你写吧。”
  彭老师说:“还是我来吧,我反正要做家访。”又说:“我不只给你家写家信。还有几个学生的爹爹在外面哩。”
  屈翠蓉说:“彭老师你待人这么好,真是少见。其实平时我家里没什么要紧事情,也不是每个月都写信。”
  彭老师说:“季师傅在外面肯定经常挂念家里的。奶奶这么大年纪了。你要种田种土还要操持家里很辛苦。季欣荣读书成绩好不好他也会想着的。勤点写信也可以叫他少担些心。”
  屈翠蓉感动了:“有文化的人就是想得周到仔细。”问彭老师的年龄,彭老师说刚满了二十八岁。屈翠蓉说:“比我大一岁,你是姐姐。”
  彭老师说等会要季欣荣带她去田和金家里。她起身告辞了,又转过身来,好像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说:“季欣荣是经常尿床还是偶尔尿床?”季欣荣的脸一下子发热了。前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彭老师带领同学们念拼音,走到季欣荣面前就停住了,鼻子用力嗅了两下,又接着领读。下课后她叫季欣荣去她房里,问他:“你对老师说真话,你是不是屙尿在身上了,怕妈妈骂,没换裤子?”季欣荣羞得脸红耳赤,低下头不做声。彭老师寻出一条蓝布短裤。说是她大儿子小明穿过的,叫季欣荣换了。她见季欣荣站着不动,知道他怕羞,就转过身子出去了。彭老师刚出房门,季欣荣就失声哭了。他不是羞的,是感激。他觉得彭老师就像妈妈一样。
  彭老师告诉屈翠蓉,用草纸包一个鸡蛋,放水里面浸湿,煮饭的时候放在柴火灰里面煨熟了给季欣荣吃。每天夜里吃一个。吃几个就能见效的。屈翠蓉站起身来,扯着彭老师的衣袖说:“彭老师真是带崽女的心肠啊。”彭老师说:“当老师就跟当妈妈一样的。”
  这时候,季欣荣家里的生活稍微好点了。每餐煮菜也放几滴油了。季欣荣瞒着妹妹吃了几个煨鸡蛋,尿床的确少些了。后来季欣荣的外婆告诉女儿,跟打鱼的说一声,叫他捉几只乌龟,熬汤给外孙吃。屈翠蓉找到一个诨号叫“贵癫子”的打鱼佬,叫他捉乌龟卖给她。后来贵癫子就经常给屈翠蓉家送乌龟。再后来还送些用乌龟熬制的“龟膏”给季欣荣吃。季欣荣慢慢地就不尿床了。
  
  (几十年后季欣荣对儿女们说起这话,儿女们瞪大了眼睛说:“老爸你真是好富贵呀!现在的大款都买不到那么多野生乌龟了!”他们哪里知道,那年代乌龟是没人吃的。别说吃,看见了都要吐口水,说声“呸,背时!”要是看见乌龟交配,就会担心运气不好呢。季欣荣那时候还不肯吃呢,要妈妈哄着他吃。他妹妹也不吃,所以她不眼红。狗肉也是不能在家里煮的。季欣荣记得有一天他爷爷从一个熟人那里拿回来一块狗肉,奶奶骂着要丢掉,爷爷紧紧抓住不放。后来答应去后面山坡上煮,奶奶才放手。后来奶奶把砂罐洗了好几遍。儿女们说:以前的人真傻,乌龟和狗肉都不吃。现在是高档菜了,有钱人才吃得起呢!)
  初十五班评为全校的红旗班。李校长亲手把鲜红的、缝了金黄色流苏的红旗发给彭老师。彭老师叫季欣荣站到讲台上,把红旗挂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白色大字的中间,毛主席的画像下面。彭老师鼓掌,大家跟着鼓掌。彭老师高兴地说:“这个光荣是大家努力得到的。不过李校长说了,这面红旗是流动的。就是说今后如果哪个班超过我们初十五班了,那个班就会把这面红旗拿走。大家说愿不愿意别的班拿走红旗啊?”大家声音嘹亮地回答:“不、愿、意!”彭老师又带头鼓掌。
  
                                                                           5  
   
      初十五班开始学汉字课文了。第一课是“毛主席”三个字。彭老师叫同学们抬头看着黑板上面的毛主席画像。以后每篇课文彭老师都会画一幅五颜六色的画挂在黑板上面。比如工人、农民,稻子、麦子,棉花、衣服和小猫钓鱼。彭老师画什么像什么,引起同学们极大的兴趣。
      彭老师对大家说,半个学期过去了,她要开始给同学们上音乐课了。她叫季欣荣去她房里拿来她早已写好的小黑板,挂在黑板上面。又叫四个同学去她房里抬来一架脚踏风琴。彭老师刚奏响“东方红”的曲子,大家欢欣鼓舞地站起来。彭老师看到大家的兴趣上来了,站起来指着小黑板说:“今天老师教同学们唱的歌叫‘东方红’。是唱毛主席的!上面的字同学们还不认识,不要紧,老师会念给大家听的。汉字上面的阿拉伯字叫简谱,也叫谱子。老师以后教同学们识谱。同学们知道怎么识谱了,以后唱歌就不要老师教了,看着谱子就会唱歌了。”大家都觉得非常神奇。然后彭老师开始教大家,唱半句谱子唱半句歌词。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彭老师说同学们还不会唱不要紧,下节课再教大家。
  杜连凡也是个天天打五分的好学生。季欣荣和他就像亲兄弟,比亲兄弟还亲。杜连凡的哥哥叫杜培希。在初十四班读二年级了。他看着季欣荣和杜连凡互相搂抱着玩,总是笑眯眯的。
  课余时间,同学们都喜欢去教室后面的小操坪玩。有的拍皮球,有的坐跷跷板,有的踢毽子。小操坪的东北角上还有个比教室小点的水池。里面有鱼游动。水池边有几十棵树。有梧桐树,桃树,夹竹桃树,还有两棵无花果树。这些树都是彭老师指着告诉同学们名字的。去水池边玩耍要有老师带着。
  彭老师说,十五班的同学要到读二年级了才能去小操坪上体育课。现在只能在彭老师的宿舍和教室的之间的屋里拍皮球,踢鸡毛毽子,还有传手帕。彭老师叫大家站成两个圆圈,轮流着拍皮球,踢毽子。彭老师踢毽子和拍皮球给大家看。只要彭老师不故意停下来,毽子和皮球就不会掉落。全班同学都羡慕杜朗英。她踢毽子可以踢十几二十下。拍皮球最多到一百二十多下。都是大家大声喊着数数的。季欣荣踢毽子只能一两下。他不喜欢踢毽子。拍皮球最多三十多下。他想要是有钱自己买一个皮球就好了,站到堂屋里方桌上面练习多好啊。
  季欣荣和杜连凡好像有心探视百忍堂的奥秘。他们俩喜欢搂着肩膀顺着走廊曲里拐弯地走。过不多久就知道了,百忍堂以甬道为界,东边是他们学校、乡政府和供销合作社。他们学校占的房屋最多。西边是县六中和乡粮站。他们对粮站一点兴趣也没有,却觉得六中非常神圣非常神秘。
  一个星期六下午,季欣荣问杜连凡家住在哪里?杜连凡说站在学校大门外就能看见他的家。他指着他家的房屋叫季欣荣看的时候,季欣荣说:“我去过你家的。我爷爷带我去的。”就是他爷爷最后一次带他捡地耳子,不知不觉就捡到了杜连凡家附近。那是一座庙,叫穆林庙。庙里的老人戴着黑色瓜皮帽子,叫守义六爷。爷爷要他喊老人六爷爷。季欣荣记得,六爷爷对爷爷说,他有个孙女,也长得蛮好,想给爷爷做孙媳妇。季欣荣知道给爷爷做孙媳妇就是给他做老婆。虽然他并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要讨老婆。那座庙很小,只住了一户人家。就是说,杜连凡就是六爷爷的孙子。六爷爷说的给季欣荣爷爷做孙媳妇也就是给季欣荣做老婆的,就是杜连凡的姐姐或者妹妹。季欣荣问杜连凡:“你有个姐姐是吗?”杜连凡说没有。季欣荣又问:“那你有个妹妹?”他还是说没有,说他只有一个哥哥,叫杜培希。季欣荣又看几眼穆林庙,觉得自己没有记错啊。又问:“你爷爷是六爷爷吗?”杜连凡说是的。季欣荣糊涂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季欣荣主动跟妈妈说他要去后头山上捡柴。他要再走一遍那天捡地耳子的路,要弄清楚他错在哪里?
  季欣荣很快来到了穆林庙。他相信他没有记错。正好杜连凡也在捡柴。他们俩感觉比在学校里还亲热,就一块捡柴,说话。过了一会,杜连凡拍拍手,褪下裤子蹲下屙尿。男孩子怎么要蹲下屙尿呢?季欣荣好奇地走到他前面,蹲下一看,顿时傻了,他不是伢子,是妹子!
  等她系好裤带,季欣荣伤心地问她:“你是女同学?”她说:“是啊。”是啊,她又没对他说她是男同学,是他错把她当成了男同学。他脑子里乱七八糟。懊恼,沮丧。她的头发,她的衣服,都是和男孩一样的啊。杜培希的笑容是什么意思呢?还有,他怎么就没有注意过她上的是哪间厕所呢!
  从此以后,季欣荣再也没搂抱过杜连凡的肩膀,虽然他照样喜欢她。他为她不是男孩伤心透了。
  第二个学期开学了。杜连凡没来报到。彭老师问杜培希,杜培希说他妹妹死了,伤寒病,死在过年那天夜里。彭老师哭了,哭得很伤心。一些女同学也哭了。季欣荣也哭了。他懂得伤心了。他伤心和“孙媳妇”没有丁点关系,八九岁的孩子还不知道老婆是什么意思。他伤心是为永远失去了一个友好的聪明的同学。他老是想,他要是知道她这么小就会死去,就不会因为她“变成了”女孩而不再跟她亲热。他后来才知道,杜守义是地主。他家的房屋分给贫雇农了,他们一家人就被赶到了穆林庙。原来叫“孝义堂”的房屋改名叫“还家堂”,意思是地主剥削农民的财产归还给人民群众了。直到现在,“还家”两个行书字和楷书“堂”字仍然别扭地高悬在朝门上方。不知道那个改名字的人为什么不把“堂”字也凿掉重写?耳濡目染,季欣荣从小就知道地主是坏人。但是他很喜欢杜连凡。她死了他很惋惜,心疼。
  
                                                                           6
  
      季欣荣入学后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他和彭老师演了一个抓特务的节目。他在“戏”里面喊彭老师妈妈。节目很短,他只喊了两声“妈妈”。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喊顺口了。后来一直这么喊,喊了好几年。
  季欣荣只当了两个学期的班长。后来同学们选了杜郎英当班长。季欣荣戴上了红领巾,当少先队中队长了,两条红杠。
  转眼到了三年级。季欣荣的第一篇作文题目是《记一个故事》。他在彭老师出的题目后面加上破折号,在破折号后面写上四个字:哪托出世。他那篇作文轰动了南冲完小。李校长亲自找季欣荣,问他是不是家里大人帮他写的?彭老师证明季欣荣爹爹不在家,在家里也写不出来。他妈妈是文盲,认识几十个字也是最近在扫盲夜校学的,彭老师教的。弄清楚了,李校长就让彭老师把季欣荣这篇作文用蜡纸刻了,油印了很多份,发到甘田区各所小学。季欣荣为彭老师争了光,彭老师反而“偷懒”了,说季欣荣会写文章了就会写信了,她不再替他妈妈写信了。
  后来彭老师问季欣荣:“哪吒的故事你是看《封神榜》知道的。那你怎么知道在老师出的题目后面加个破折号呢,就是那根横线?老师还没教你这个啊。”季欣荣回答:“我看过一些书上这么写的,就学着了。”彭老师心里说:“这伢子真是个精怪啊。他怎么就看得了那样的书呢!他究竟还看了些什么书呢?”
  喊彭老师妈妈给季欣荣带来了两大痛苦。一是在彭老师的丈夫王老师被打成“右派”后,季欣荣经常跟着彭老师哭。虽然他一点也不知道“右派分子”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是坏人。可是只要彭老师哭,他就忍不住跟着哭。二是他初小毕业后,走进另一间教室发现不是彭老师教他读书了,他觉得天都要塌了。回到彭老师房里,说:“妈妈不当我的老师了我就不读书了。”想要挟彭老师继续教他。这一次彭老师笑了,耐心开导他很久。
  彭雨澜老师是个奇人般的能人。即使季欣荣后来长大了,知识渐渐多些了,还是觉得她是只可遇而不可求的优秀老师。
  彭老师喜爱打扮,经常换衣服和发型。可是她经常和学生坐到地上玩抛石子的游戏,不怕弄脏了衣服。
  她用自己的手帕给学生揩鼻涕,一点也不嫌学生邋遢,而且对学习和表现不好的学生也一样。
  学生玩跷跷板摔伤了,她用舌头舔学生脚髁上面的血,她说她的口水可以消毒。
  三百多名学生做广播体操,一直都是她脖子上面挂着口哨喊立正稍息,在台阶上面领操。
  她穿着红衣服玩单杠双杠,像一团火在翻飞。
  重大节日,全校师生集会,总是她指挥、领唱国歌。
  她房里除了脚踏风琴,还有手风琴,二胡和口琴。她上音乐课总是轮换着用各种乐器。
  她在新坝下面的深潭里游泳,游累了,她仰躺在水面上看报纸,一动也不动,任由看似静止的河水像托着一只小船一样托着她慢慢旋转。她写得一手好字,经常在附近农村写黑板报。
  她经常打着手电筒去扫盲班教“夜书”。
  她还能爬树……
  县文工团几次要调她,她到底没有改行。当时季欣荣太小,不知道是学校不放还是她自己不去?
  渐渐长大的季欣荣常常心生感慨:一个被人们戏称为“孩子王”的小学教师,有如此多而且精的技能,已经是件奇事。而像彭雨澜老师那么挚爱教育事业、疼爱学生的老师,他虽然不敢说要多大的地域、多少年才能出一个,但是他敢说为数不多,敢说极少,绝少。
  
  (三十几年后的1993年12月20日,季欣荣去韶山参加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庆典,绕道去看望彭老师。那时候没有电话预约这回事。不巧她去哪个邻居家打牌了。王老师找了几圈都没找到她。季欣荣只好留下口信,说过十天半月再专程来看老师。季欣荣回到家里几天就收到了彭老师的信。彭老师写满了惆怅与惋惜。她不指责季欣荣为什么不留下来等她。她只怪王老师为什么不留住季欣荣。其实季欣荣那天要是没带女儿女婿的话,他会留下来等彭老师的。他看到彭老师家住房不宽,他不能叫彭老师为他们三个人的住宿为难。季欣荣回信跟彭老师约定了再去她家的日子。
  季欣荣再一次走进彭老师家里,才知道彭老师不认识他了。他报出他的名字,彭老师激动得热泪盈眶。她举起双手,左右开弓地打季欣荣的“耳光”,颤抖着声音,语无伦次地说:“哎哟,长这么高了!”她好像还把季欣荣当成那个坐在讲台下面的矮个子哩。季欣荣说:“我是在老师面前不敢称老。我都四十五岁了,快做外公了呢。”彭老师说:“我以为你留下口信说过十天半月专程来看我是句客气话。收到你的信才知道你真的会来。我就在家里等你。”季欣荣心里呼喊:我最崇敬的彭老师啊,我敢对您撒谎,应付您,那我还有人味吗!
  就因为季欣荣专程来看老师了,第二天早上,六十五岁、多种疾病缠身的彭老师,在她居住的简陋的教工楼里跑上跑下,把这个“喜讯”报告给一个又一个老同事。不一会,她的这些老同事就像看耍猴一样把季欣荣包围起来。这情景令季欣荣伤感得鼻子发酸:老师教我知识,给我关爱的时候唯恐我吸收得不够多;我来看一回老师,她却似乎觉得大了不起,值得她这么自豪,炫耀。这是怎样的只管付出不望回报的蜡烛精神啊!季欣荣想:如果今天我是显赫的官员或者腰缠万贯的大款,我的老师妈妈这么兴师动众宣扬,那她的言行中多少有些为满足虚荣而炫耀的成分;正因为我是个最普通的工人,她的激动与自豪才那么朴实,纯净。
  彭老师或许因为过于兴奋,没想到她的学生睡觉只穿了三角裤衩。她去向她的老同事炫耀她的学生来看她之前忘记告诉季欣荣准备起床了。因此,她的老同事围着季欣荣的时候,季欣荣尴尬得不得了。他不敢当着这些老人的面从被窝里爬起来穿衣服,就一直躺着跟她们说话。那情景简直就像在医院里看望病人。事后季欣荣再三请彭老师向她的老同事解释、致歉。彭老师连声责怪自己疏忽了,说是应该去说清楚,说她的同事不会责怪季欣荣不懂礼貌的。王老师却对季欣荣说:“其实你可以当着她们的面起来穿衣服。既然彭老师是你的妈妈,她们都是你的妈妈一样的。”也许王老师说得对。不过既然已经造成了尴尬,无可挽回,只有道歉了。
  彭老师告诉季欣荣,她和王老师的晚年生活过得很有规律也很充实、幸福。上午一起去公园散步。回家的路上顺便卖菜。回到家里坐一会,和王老师唱歌,听音乐。下午出去和老同事打牌。说着话,两位老师叫季欣荣跟他们一起出去散步。彭老师刻意修饰了一番,说要和季欣荣合影留念。在公园拍照的时候,季欣荣让两位老师站前面,他站后面。彭老师叫他站在她和王老师中间。忽然一股暖流令季欣荣眼睛发热,他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少年,像一个撒娇的孩子站在父母的中间。
  得知彭老师身体不好,以后逢年过节季欣荣都记得打电话慰问一声。在彭老师教他读书的年代没有教师节。后来有了,他总记得在那一天打电话给彭老师。彭老师特别高兴,高兴得声音发颤。
  2009年教师节,季欣荣在深圳给彭老师打电话。是王老师接的。他告诉季欣荣,彭老师今年三月分去世了。季欣荣一时无语。他十分伤感。王老师反倒安慰他,说不要遗憾了,彭老师满了七十九岁,也算是高寿了。听到季欣荣说“王老师保重啊”,王老师的声音哽咽了……)


2345_image_file_copy_2.jp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97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6944
    发表于 2019-8-16 09: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下来欣赏大作

    点评

    什么大作哦。我人生第一个老师去世10年了。我把这一章当做短篇发表怀念一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6 13:4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97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6944
    发表于 2019-8-16 09: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仔细阅读

    点评

    谢谢悍雨主编!如今很难得有这样的老师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6 13:47

    该用户从未签到

    67

    主题

    261

    帖子

    1098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098
    发表于 2019-8-16 10: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大作,学习了,图片上的学校如今已经很少见了。

    点评

    谢谢守望版主欣赏!想起我的第一位老师去世10年了,摘录现成的文稿当短篇怀念一下。图片来自网络。贫困地区这样的教室还很多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6 13:54

    该用户从未签到

    73

    主题

    1186

    帖子

    5925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592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13: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世荣 于 2019-8-17 14:57 编辑

    不敢称大作哦。我把长篇中的一章当做短篇发表。

    该用户从未签到

    73

    主题

    1186

    帖子

    5925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592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13:4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悍雨主编!如今很难得有这样的老师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73

    主题

    1186

    帖子

    5925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5925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13: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世荣 于 2019-8-17 14:44 编辑
    守望天使 发表于 2019-8-16 10:22
    欣赏老师大作,学习了,图片上的学校如今已经很少见了。

    谢谢守望版主欣赏!图片来自网络。贫困地区这样的教室还很多啊。电视报道多次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97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6944
    发表于 2019-8-16 14: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这样的教师,是值得缅怀的

    点评

    这个老师真姓彭。家住湖南湘乡县城。如果她的儿子和孙子看到这小说,就知道写的是他们的母亲和奶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6 16:4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97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6944
    发表于 2019-8-16 14: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不一样的境界啊

    点评

    不知道你多大年龄了?那个时代的老师a ,辅导学生,为请假的学生补课,晚上去夜校为农民扫盲,帮家长写信,给生产队写黑板报……没有一分钱报酬,总是精神饱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6 17:0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97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6944
    发表于 2019-8-16 14:4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字里行间都是情,文笔十分精彩

    点评

    衷心感谢悍雨主编赞赏!作者写感情没流泪,读者就不会感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8-17 11: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订阅| 关注 (15)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0今日 1448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