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10|回复: 30

[言情小说] 十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

主题

482

帖子

1183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1183
发表于 2019-7-12 13:45: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黯夜幽蓝 于 2019-7-12 20:49 编辑

  【编者按】我原本不想来写这个评的,因为,太多的情绪被这篇作品所堵塞,心被风冷,笔被霜冻。可我又不得不去写,因为我无法将太多的无语藏于心中,无法将这这篇作品予以割痛。谁会知道,多少无知却又热血沸腾的爱把一个纯真善良和青春过早地埋葬?又有谁知道,多少为爱毫不迟疑地去付出却换回来苍白和心灵的死亡?更有谁会知道,在天上漂浮的那片云,正在流着已经不再鲜红的热血,用再也无法回归的灵魂祈祷着那个曾经洁白无瑕的幻想?她,冷漠地微笑着拿起了一把利刃,是用她自己那颗已经扭曲的心紧握着的......深深地吸口气,收起笔,各种情节留给读者去评述吧。我只能说,这就是故事,值得一读的故事。(悍雨啸雨)


这个春天里,我没有听到喜鹊的歌唱,却只有乌鸦在黯哑哭号着爱情的丧音---------题记

    “哐当”一声,某女子监狱的铁门应声而开,一女子背着一个包包面无表情地走出来。光秃秃的脑袋在夏日明晃晃的阳光下显得特别的刺眼。她抬头,有白色的光芒刺烈烈的射入她的黑色的眸里,微痛。闭上眼睛,有风吹过她的脸,清新的感觉让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初夏的风还是那样的寒凉。

      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阳光下,她单薄的影子静静地潜伏在她的脚下状似诡秘,宛如一只流窜在荒野中的猫。周围寂静得只剩下微风吹过树叶的声音,细碎的沙沙声在耳膜里压得低密,似是风在抽泣又更像是叶子在低吟,酿成一种黯然的哀伤,如同一场远久的梦镜。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闭上眼贪婪地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脸上不觉滑下一丝冰冷的凉意,她睁开眼睛,抬手往脸上一抹,是泪水,温热的泪水不觉无声地滑落脸庞。

     终于自由了。

    十年!整整十年!她用十年的青春牺牲了自身的自由,原以为可以换来他一辈子的深情厚爱,谁曾想到换来的却是残忍的背叛!

    她把手掌展开做扇状抬举挡在眉眼上用以遮挡住那刺眼的阳光,紧走几步到马路边的树阴下。她安静地站在那里,似是在等什么,但她清楚她所等的不会到来。阳光从叶子缝隙中渗漏下来,斑斑点点,那灼热的光芒透着金色的生息,点点滴滴落在她那光洁无毛的头上,微微刺痛。喉咙干涩,她咽了咽口水,欲望看见红色,仿佛喝下一杯血,湿热粘稠。

      这里,除了空空的马路便是空空的荒野,她突然便迷失了,迷失在这空空的天空之下,迷失再那些过去的时光里,可那些过去的时光她再也回不去了。但无论如何她是要回去的,回到那个曾经住着她和他的那个家里,回到那个她离开了十年的城市里。


      时隔十年,重新踏入当初离开的城市,唯一收容她的是自己的影子。穿过一条长长的小巷她来到一个锈迹斑驳的门前,这门估计在她离开入狱那天就被锁到现在吧。她掏出钥匙慢慢的插入锁孔,“叭”的一声锁应声而开。

    “哟,这是……这是白……白云吗?”隔壁的阿姨正好买菜回来路过,她走近她面前,对她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一番才有点不怎么确定地说。毕竟时隔太久,岁月这东西很容易便让人变得面目全非。彼时的她年方十九,纯真得像天上那洁白的云朵,现在的她已经二十九,当年的纯真已不复存在

    “阿姨,是我,我是白云。”她微微有点窘迫,出于礼貌她淡淡的回答。“您买菜啊?”

    “怎么你的头发呢?怎么是光头呀?坐牢是都要剃光头的吗?我都差点认不出你来了。”隔壁阿姨还是一点没变,依然还是一个话唠,偶尔有点八卦加刻薄。以前她很不喜欢隔壁阿姨,觉得她八卦刻薄得讨厌,现在她反而觉得她的八卦刻薄有那么一点点可爱,至少能够让她闻到自己还活着的气息。是的活着,也仅仅是活着,活在那旧时的伤痛里,活在那郁郁不散的仇恨里。

     听隔壁阿姨这一说,她更是窘迫了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扯了扯唇角低头闪进屋里。正准备关门时那个隔壁阿姨又说到:“你家阵俊在你被抓入狱的第三年就离开这里了,没有再回来过。”

    “阿姨,您都买的什么菜啊?”白云不想隔壁阿姨再叨叨个不停地说一些让她更窘迫的话,有意转移话题。

      关上门,尘埃扑面儿来,呛得白云直咳咳。望着铺满了尘埃的房间她的眸光陡然闪过一丝幽深的寒芒。

      阳光从紧闭的玻璃窗透射进来,空气中有大片大片的尘埃在收割着光阴,那些曾曾曾经的人和事又在一点一点地浮现在白云的眼前。

      十年前,白云19岁,阵俊23岁。阵俊和白云无论是在别人的眼里还是在他们自己的眼里都是幸福得叫人嫉妒的一对儿。他们说好了的,等白云到结婚年龄就去领结婚证结婚,一起白头到老。

      谁知就在白云满20岁生日那天意外发生了。那天,白云早早的就做好饭菜等着阵俊回来一起为她庆生,阵俊却打电话来告诉白云他升职了,老板请他们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吃饭为他庆贺,还不知道几时才能回去,叫白云别等他。

      放下电话,白云望了望窗外那渐渐暗下来的暮色,不知何时飘起了迷蒙细雨,如烟如雾在傍晚那昏黄路灯光下飘飘渺渺,风携着雨丝从那半开的窗外飘进来,白云不禁打了个寒颤,心里莫名地不安起来,于她便一直坐沙发上看边电视边等阵俊回来,她要告诉他过了今天她便有20岁了,可以和他去领结婚证了。
      
      等到零晨一点四十多,阵俊才跌跌撞撞地回来,满身的酒气,那件雪白的衣服上竟然还有一大片血,猩红猩红的很是刺眼。一进门他便跌坐在地上像是撞鬼似惊恐不已浑身不住地发抖嘴里喃喃道:“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白云盯着阵俊衣服上那些猩红猩红的血头有点晕眩。

     “在马路上,雨雾迷蒙什么都看不清楚,我的车开得很快,谁知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还狠狠地撞上了我的车子,我下车去扶他,他流了好多血,我……我吓蒙了,看看四周没人,我便……我便开车走了……”阵俊瘫坐在地板上抱着自己的头浑身还是不住地发抖,嘴里依然只顾地喃喃道。

      白云起身走去扶阵俊起来,他却猛地握住她的手像一个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一根漂浮于水面的木材惊狂失措地说,“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听他这一说白云也慌乱起来。冷静,冷静下来,她只能祈求上天最好没有人看见阵俊撞死了人。祈求那个被撞的人没有死……

   晚上躺在床上,白云惴惴不安地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阵俊,她想叫她去自首,几次张了张口又闭上。

     阵俊刚刚升为部门总经理,大好前程才刚刚开始。也就因为他升职了,老板特意请所以公司高层管理员一起去吃饭K歌喝酒为他庆贺,一高兴他便多喝了几杯。

     酒散时,已是零晨12点多,那个时候天空飘着迷蒙细雨,老板拍拍他肩膀关切地说:“喝酒就别开车了,叫人代价吧。”

     他看了看空荡荡的马路,只是偶尔有一辆车在路上跑,此时街上更无行人,于是他便冲老板呵呵笑道:“没事,您先走,实在不行我叫我女朋友来帮忙开车。”

     老板他们都走后,阵俊便给白云打了个电话,白云几乎是秒接。当白云的声音急切而担心地从电话那端钻入他耳朵时,他便后悔了,这么晚还把她叫出来干嘛,外面还飘着雨,于是他只跟她说自己很快便回去了,叫她别担心便挂了电话。他觉得已是深夜了,路上车少之又少更没行人,也不会有警察查什么酒驾,便自己开车回去。马路空旷,车子开得有点快,趁着一点酒意他几乎是把油门踩到极限,感觉有点飘了。在一个三叉路口,突然一个行人闯入他视线,嘎吱,一声刺耳的急刹车,迟了!车子直接撞飞了行人,抛起落下只是瞬间的事。车子把行人撞飞后驰蹿了几米方能停下。

     他吓得魂飞魄散,一个激灵醉酒都给吓醒了。他哆哆嗦嗦地下车,颤颤巍巍地向那个到在马路中间的人走去,伸手想要扶他起来,发现他软乎乎的,好像没了气息……他吓坏了,放下那血泊中的人,看看四周无人,惊慌失措地上车,一溜烟跑了……

     酒驾撞人逃逸,就算去自首估计也无法逃脱罚款和牢狱之灾,一旦让警察知道,他的美好人生便彻底地完蛋了。

      当阵俊向白云述说这些时,白云也沉默了,看着阵俊躺床上惶恐不安地翻来覆去,她的心没来由地疼着,她伸出手把阵俊揽在自己怀里紧紧抱着低低地说:“没事的!没事的!就算是警察找上门来,不还有我吗?到时就说……就说车是我开的,你喝酒了不能开车便打电话叫我去代驾。”

     听了白云如此一说,阵俊忽地从床上坐起来,双手扶着白云的肩定定地望着她:“真的云,你真的愿意这么做?”

     白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我愿意!我愿意!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你和我如果必须要牺牲一个人,那么我宁愿那个人是我。”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阵俊喃喃低语道。

     白云伸手轻轻抚摸着阵俊英俊帅气的脸,真好看,“因为我爱你!”

     “因为我爱你!”就这么简单的五个字便叫阵俊忍不住落下泪来!他猛地抱着白云,紧紧地,似是要把她揉化在自己怀里。低下头他热烈而疯狂地吻着她的唇,舌尖深入贪婪地吸取。“云!我也爱你!但是我的事业才刚开始,所以……”

    “别说,我懂!”白云同样热烈而疯狂地回应着阵俊的吻。“但我有一个条件,如果我替你进去了,不管多少年,你必须得等我出来,其间不得跟任何女人交往!连多看一眼都不行!否则……”

     “否则怎么样?”阵俊的双手抚上白云胸前的那对高高挺立的玉峰。

     白云扭动着娇躯眸光炙热轻轻低吟着:“否则……否则我会杀了你的!”

      第一次在公交车上遇见阵俊,那时白云十六岁,阵俊就坐在她的傍边,阳光帅气,高挑健壮的体魄,俊美的面孔让她移不开视线,她瞬间便迷恋上了他。爱和恨有时就这么简单,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下了公交车,她发现他们原来住在同一个小区。往后的日子里她和他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偶然相遇,但没有人知道那些偶然相遇都是她时时刻刻留意他的一切行踪而特意制造的偶遇。

    失去便是为了得到,为了得到阵俊,白云不在乎会让自己失去任何东西包括生命。爱会让人失去理智而变得疯狂,自从迷恋上阵俊后白云觉得自己疯了,那种疯狂有时都让她自己不敢置信。
      
     第二天,阵俊向公司请了假,说昨晚喝多了头疼无法去上班。

     早上起来,他们把车子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又一遍,才稍稍放心地去弄早餐吃。

     白云边吃早餐边滑动着手机浏览着网络留意着本市新闻。

     昨晚凌晨一点左右,在某某三叉路口一男子被撞,由于肇事者逃逸导致该男子流血过多抢救无效而亡。经警方调查监控摄像头发现肇事车辆是一辆白色的大众,希望肇事者看到新闻后能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否则罪责加重!

     当这则消息撞入阵俊和白云视线时,便如同一道刺眼的闪电般滋滋地直直击破他们内心底处唯一仅存的一点侥幸。

     “云,怎么办?是等警察找上门还是去自首?”阵俊稍稍平静的心又开始慌乱起来,由于害怕担当罪责而让一个平时沉着冷静聪明睿智的他变得如同一个无助的小孩般惶恐而不知所措。

     啪啪啪!怕什么便来什么,还没等白云回答,门外便响起一阵敲门声。
      
     警察!阵俊和白云同时紧张起来。

   “云!你……你……你昨晚说的话还……还算数吗?”阵俊惶恐而热切地望着白云。

     白云定定地回望着阵俊,眸光痴迷而热烈!她郑重地点了点头。
     
    啪啪啪……门外敲门声还在继续。白云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去开门。

     “请问阵俊是住这吗?”门外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带着职业性的微笑望着站在门口的白云问道。

     听到警察的问话阵俊一哆嗦本能的又想逃,但却无处可逃。便只得硬着头皮故作镇定地微笑着迎上去。“我便是阵俊,请问您们有啥事?”

     “我们是某某派出所的刑警,据查昨晚你的车撞了人,本来只是交通事故,不该我们管,但你撞了人不及时报警把人带医院抢救反而逃逸,导致伤者由于没得到及时救治而流血过多死亡,所以你这事便成了故意伤人致死的刑事案件了。”其中一个警察耐心地解说。

      阵俊的身体晃了晃,“您们怎么能断定是我的车撞的?昨晚雨雾朦胧的,摄像镜头拍到的只是一辆模糊的白色大众,那样的车多的是。”

     “昨晚确实是雨雾迷蒙的,你的车闪电似地从摄像镜头前一冲而过,撞了人后冲到摄像镜头后面,所以摄像镜头确实也没拍到你的车牌号码,更别说能拍到车里的人,但是拍到了从车子上下来的你,而你还去扶了被撞者,被撞的人正好倒在路口摄像镜头能拍清楚处,所以我们才能这么快地找到你。”那警察皱着眉收起笑冷着脸盯着阵俊看眸光凌厉。
   
     阵俊一激灵:“车子……车子不是我开的,是……是……我女朋友白云开的,我坐在上面,她……她撞人了,所以我才……才下车查看……”

      “真的是他说的这样吗?”警察抬眼望向白云。

      白云没看警察,静静地望着阵俊目光炙烈轻声而坚定地说:“车子是我开的,他喝多了酒给我打电话,我便去帮他开车了。”说着便拿着手机翻出阵俊昨晚在零晨十二点后打给她的电话通话录给警察看。

     警察接过手机看见确实有一个通话记录是昨晚凌晨十二点十四分打进的,来电显示名字是老公,电话号码是阵俊。警察便不再纠结,直接把白云带走。

     阵俊也跟着去,在警局里做了笔录。最后白云以撞伤人逃逸导致死亡,罪行严重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在白云被判刑那一天,阵俊流着泪誓言坦坦地向白云承诺,今生今世除了她不会碰别的女人,不管多久,地老天荒等她出来!

       可事实却是,地未老天未荒,而当初那个誓言坦坦的人却早已不在。

      誓言是什么,誓言是最大的欺骗,而她却是全天底下最傻的傻瓜。

      入狱的第三年,阵俊再也没有去探望过她,反而是阵俊那个经常去他们那个家蹭饭吃的同事小王去探望她。带着一束火红火红的天堂鸟,红得热烈而刺眼。当他告诉白云,阵俊结婚了,和他们公司老板的女儿。白云先是一愣,呆傻地愣了几秒便笑了,笑得浑身颤抖地接过小王递过来的天堂鸟,狠狠地摔地,再抬起脚狠狠地踩碾做,“结婚!好!很好!很好!……”眸光森冷状似疯狂。

    第二天早上起来梳头时,白云发现她那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在大把大把地脱掉,时间一天天地过,她的头发越掉越多,渐渐地只有那个稀稀疏疏的一些头发挂在脑袋上,望着镜子里自己那悲惨的模样,真丑!真像小丑,即滑稽又可笑,于是她便干脆让人帮她把头发全都剃光了。从此后她便一直是光着头。

      回忆如同一把顿锈的刀时不时的在白云的心尖上拉扯着,捂着胸口她痛的发不出声音来。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深,每每这个时候她的眼里都会闪烁着冷得叫人发寒的光芒。

      阳光下,卧室里,那曾让她如痴如醉地迷恋着的大床上,此刻铺着厚厚的尘埃,床头上那个长长的双人枕头安静地摆在那里无声地控诉着,由于主人的离去而被尘埃铺盖的命运。

     白云捂着口鼻,从衣柜子里翻出一条紫色的丝巾,当做口罩捂住口鼻系上,那是阵俊在她十九岁生日时送给她的,然后利索地收拾打扫着房间,从卧室收拾起,换上新的床单被罩枕头。客厅,厨房,卫生间……一直忙到夜幕降临才弄好……

      整洁干净,这才是她要的,晚上她洗了澡,简单地吃了点东西,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里闪过那纠缠在一起的身影,低糜的呻吟声,凌乱的头发,扭曲的面孔,血红的眼睛……爱与恨是这样相像!

      那远久的梦镜在白云的眸光里泛着嗜血的光芒。阵俊!你等着!!

      半年后,C市某宾馆里,打扫卫生的服务员见已经是快中午十二点了,便一间一间的去敲门:对不起,我们要打扫卫生了,如果方便的话请开门。敲到404房间时没有人应答。他们大概是走了吧?她想。昨晚那女的不会是哪个庙里出来偷情的尼姑吧?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色复古长袍,眉清目秀,模样儿到是挺好看的,那光洁无毛的脑袋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特别的刺眼,这年头连尼姑都耐不住寂寞了。在宾馆里做了那么久,每天都有那么多来来往往,什么样的人都有,她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那女的是光头所以她印象比较深刻。

      再敲几下门,依然没有人回答,她便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天啊!杀人了!”一推开门便看见一男子面朝天赤裸裸仰躺在床上,浑身是血一动都不动,胯下那个玩意儿被人齐刷刷的切割下来丢在地板上,而昨晚和他一起住进404的那个光头美女早已不见了踪影。顿时整个宾馆一片混乱。

       晚上,便有新闻报道出来:昨晚某宾馆出现了一起杀人案,被害人男,名叫阵俊,年龄33岁,据说是某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手腕被深深划上一刀,生殖器被人割掉,因流血过多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呜……火车在一声长鸣中,咔嚓咔嚓缓缓地开出C市,一女子穿着一件淡蓝色复古长袍,宽大的衣袍包裹着单薄的身体,似一个暗夜里的幽灵。挺着一头乌黑而浓密的长发,长发如瀑布般披散直至腰间,她就那样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静静地坐着,发丝和心情一样安然整齐。

     “呀!某市宾馆杀人案,一庙里的尼姑和某男在宾馆里开房偷情,然后把男的给杀了!还把那男的命根子给割掉了……呵呵!有意思”坐在女子傍边一个染着一头奶奶灰发的小青年,盯着手机上的网络新闻,突然兴奋地叫起来,然后把手机递给对面同伴跟前指着那新闻高声念着。

     “真的?假的?”他同伴是一个剪着学生装的年轻女孩,看着像是在学大学生。“这年头网络新闻铺天盖地的,谁知道是真是假!”

     “真的!真的!你看这不还有那男子被杀赤裸裸躺床上的照片吗。”小青年指着那照片声音更大了。

      于是整个车厢里的人便开始热烈地就这话题谈论起来。

      黑发长袍女子依然闭着眼安静地靠着座位假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紧抿的唇角扯出一抹森冷的弧度一闪而逝……

      “查票了!查票了!请各位把票和身份证都拿出来。”乘务员拿着一个夹子走来边走边叫。到女子面前,女子睁开眼,从容地从身上那斜挎着的包包里掏出身份证和车票递给乘务员。乘务员拿去凑到眼前看了看。
      姓名:蓝烟
      性别:女
      民族:瑶族
      出生年月日:1989.6.6
     
      乘务员看看车票,再看看身份证的照片,再看看眼前的女子,没发现什么,便把车票和身份证一并递给她然后继续往前查票去。

     天很快便亮了,没有开空调的旧式绿皮火车,因为闷热而打开窗,轮轨之间轰隆隆的声响源源不断地传来,山那边的朝阳冉冉升起,只稍一会便光芒万丈。苍翠的田野,在夏日的晨光中蒸腾出一股湿热的泥土花草与庄稼的淡淡的芬香。天空是那淡淡浅浅的蓝,就如同她身上那淡蓝色的长袍,黑发,长袍,她静静地望着车窗外那飞快掠过青山绿水,已及蓝天上那漂浮的白云……闭上眼仿佛独自静坐于那广阔无边的天际……

     “白云!白云!”她低低呢喃着似是在唤一个逝去的灵魂,以及那个曾经洁白无瑕的梦。

     黑黑的长发在从窗外快速灌进来的风中飞散开,风很大,突然她的头发似一个冒子般让风整个吹翻起来,露出那光洁无毛的脑袋。脑袋上突然一股寒凉,她慌忙伸出双手扶正那头发,原来那是一个假发套,戴紧假发,她快速地扫射着车厢里的人,幸好,没人注意到她。她捂住自己的胸口,暗暗地松了口气……唇角间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然而孤绝的弧度……


2019.5.20于深夜11.34完稿。


1562909856346.JP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让我先叹口气好吗

    点评

    老师用心了!谢谢,那么细心地帮我修改!谢谢!看见了,真的挺感动的,谢谢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2 20:44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8 14:1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91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8087

    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9-7-12 14:05: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被小说细腻的描写吸引了

    点评

    谢谢老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2 20:4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句“说好听一点是纯真,说难听一点是蠢真,当年的她就是因为太蠢太真所以才会被他利用。对!利用!他利用了对他的爱!”是否在这段里不显示,留个伏笔

    点评

    嗯,提议挺好的!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2 20:32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阵姓少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挑个刺,有错别字修正一下

    点评

    嗯,没注意看,看来得多读几遍才行,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2 20:33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挥挥袖子,准备写论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叹一口气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悍雨啸风 于 2019-7-12 15:04 编辑

    编者按】我原本不想来写这个评的,因为,太多的情绪被这篇作品所堵塞,心被风冷,笔被霜冻。可我又不得不去写,因为我无法将太多的无语藏于心中,无法将这这篇作品予以割痛。谁会知道,多少无知却又热血沸腾的爱把一个纯真善良和青春过早地埋葬?又有谁知道,多少为爱毫不迟疑地去付出却换回来苍白和心灵的死亡?更有谁会知道,在天上漂浮的那片云,正在流着已经不再鲜红的热血,用再也无法回归的灵魂祈祷着那个曾经洁白无瑕的幻想?她,冷漠地微笑着拿起了一把利刃,是用她自己那颗已经扭曲的心紧握着的......深深地吸口气,收起笔,各种情节留给读者去评述吧。我只能说,这就是故事,值得一读的故事。(悍雨啸雨)

    点评

    辛苦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2 20:34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46

    主题

    5610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2535
    发表于 2019-7-12 14: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你的题记改了一下,不愿意可以修正过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订阅| 关注 (16)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49今日 1148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