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10|回复: 0

长篇小说《老城》(第二部第七章3)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5

主题

45

帖子

25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3
发表于 2019-7-12 11: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次暴雨在骤风里安然后,丈夫困得睡在床里打起响响的呼噜。何丽萍起身,穿好衣服,坐在床边。她不想拉灯,怕看见丈夫令她心烦的睡姿。她望着夏龙的房门,思想淋浴在夏龙亲吻她的情愫里去,丈夫的呼噜声渐渐远去,只有微微的风轻刮窗口裂开缝的糊纸,轻轻地弹响心弦,向梦的最深处滑翔。
她想,夏龙一定还没有回来,她知道,乡村干部喝酒的行情。今晚夏龙是不是会喝醉呢。朴素的世界一夜似乎远去了,朴素脱下外衣时,世界令男女一头雾水。可谁细细探究过他们的内心世界呢。吃喝嫖赌倒是占全了,纯纯衣架饭囊而已。何丽萍不知道马泉镇以外的世界,在她的眼里,马泉镇几乎就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以外便是花花的宇宙了。
“龙啦,你可千万不要最终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啊。”何丽萍的呐喊声在胸腔震动,她真想对着这夜色喊出来,以减轻自己灵魂的重压。
她没有忘记和夏龙的约定。思考再三,她决定只好坐在房门口,夏龙如来了——她相信夏龙一定会来——她告诉夏龙回去睡,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高风回来了,几百瓦的门房电灯光将高风的脸涂抹成夕阳在雨天里的最后一笔,红红的欲将流出来似的。何丽萍见是高风一人,觉得夏龙快要回来了。于是,目光如炬地盯着镇政府的大门口。
时间慢慢滑行,老宁出了门房锁了大门。何丽萍感到老坐在房门口也不是办法,万一有人上厕所或是从楼上瞅见她愣愣地,会胡想的。何丽萍进了房子,将门开一条小缝,从这条缝里盯着那两页铁大门。丈夫的鼾声一老就这样,震天地响着。
夜色被一步步行进着的时间拖进最深沉的墨汁里去。天空消失了朦胧的月光,星光也远去了。镇政府这时候才显得静得出奇,只要你不仔细听那几处窗缝挤出的鼾声。迷迷糊糊之中,何丽萍猛然听见大门那里几次锤击声,她的神经陡然绷紧了,支起耳朵细听,确实有人在砸着门,并伴随着“老宁,老宁”的喊声。再细细地听,那声音分明是刘宏涛的。“老宁,老宁”几声过后,间歇几分钟,声音变成了“宁叔,宁叔。”门房里老宁答话了:“谁呀?”“宁叔,是我,刘宏涛。”老宁说了:“一晚上搞什么名堂,每晚回来这么迟。”门房门开了,老宁出来了,开了小门。何丽萍从门缝看得清清楚楚,夏龙扶着刘宏涛,刘宏涛对着老宁傻笑。昕见老宁说:“快回房睡去,酒少喝些。”刘宏涛一个劲地说:“好着呢,好着呢。”夏龙似乎向她房子望了几眼,搀着刘宏涛向东楼的房间走去。何丽萍极快地出了房门,站在拐弯处的一棵电杆背后。不停地向刘宏涛房里张望。夏龙出了刘宏涛的房门,径直朝她这边来。何丽萍迎上去。夏龙看见了何丽萍,一脸的惊愕,何丽萍走近夏龙。说了句:“晚上我丈夫来了!”擦过夏龙的肩,夏龙还没有反应,何丽萍急速地拐上了去厕所的砖路。
夏龙回到自己房里,躺在床上,半倚着被子,从口袋里取出何海分手时买给的好烟,点着吸几口,深深地呼吸着。刚才走在路上,他还是昏昏欲睡,现在竞睡意全无,只感到酒在胃里翻腾着,眼睛不敢闭上,闭上眼睛,胃里的东西直冲喉咙。
来马泉镇这些日日夜夜,他的思想近乎于僵化,对任何问题都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象一只钟表,只要装上电池。便不停地转着均匀的圈,没有看过一本书,甚至一个字也没有读过。他来时带的几本书始终压在枕头底下。《平凡的世界》这是他平素最爱读的一本书了,他最少已将这本书通读四五遍了,仍不解馋。以往在他人生最孤寂的日子里,他从这本书里体味人生的艰辛,和一个年轻人成长的特殊内涵。感到一种生存的危机与亢奋的力量。他从枕头底下取出这本书,却怎么也读不进去。“是酒喝得多了么?”他反复问自己。他想到了何丽萍,不由一阵悲哀。他灭了灯,静静倚在被子里,一闪一闪红亮的烟点似远处不灭的灯笼,燃烧着青春的困惑和不灭的情焰。
自己应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情感.他此时需要一种异性的情感,从他懂事到现在,他几乎都行进在人生的荒漠里,除了父母,再没有人来慰藉他了,他需要属于自己的情感。何丽萍毫不掩饰的给了他,“可这是一种什么感情呢。”他反问自己,“这种感情明明没有结果,说不定会毁了自己的。”但他怎么也排斥了何丽萍。瓦西列夫说过,如果你要忘记一名女性。最好的办法是另找一名女性。寻找,难道自己死命的要去寻找另一半么,夏龙苦笑了。
夏龙站直身,推开北窗,让清爽的秋风吹进来。第一次面对征税和计划生育,见其他干部气汹汹的打人。他腿不住的哆嗦,心律加快,汗流了一身,现在面对这一切都漠然了,甚至有时直接参与其中,这就是工作,吃的就悬这碗饭,你别无选择。人生的哲学充满悲哀,你要抗争命运吗?那你就在夜里对着茫茫苍空呐喊吧,如果明天是一个全新的日子,那你的呐喊将挂满沿街的每一处树梢。“我的日历明天是全新的么?”夏龙问自己。明早醒来,到村里去,将镇上的有关精神给村干部一传达便坐在办公室或哪个村干部的家里搓麻将,耍扑克或是喝酒,晚上再回到镇上来,给领导一汇报,然后几个人坐在一起又是胡谝,半夜拉开被子,往里一钻.没有任何想法的就入睡了。
只有在乡镇工作的人才能真正体昧出大集体的作为,呼啦啦百十号人在一片或一村热火朝天,叫着号子共赴向同一事情,夏龙有时想自己钻在房里多看看书或是写一些日记。但这势必和大家隔膜起来,乡镇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都可以有事,集体行动,没一个照应是不行的。说简单的,今天下乡,有摩托车的把关系好的带上,呼呼呼地走了,你没有摩托车也没有相好的,那你只有步行了,运气好点,分的村近些,运气不好分到十几里的村里,仅一天来回你就吃消不了。在村子里征税,有时十几天不回镇,每晚挤在一张床上,几个关系好的,一窝蜂地兴致很高地干这干那,人也显得精神。这样的工作环境,能把自己圈起来么,和大家混成一堆,势必整天要和他嘻嘻哈哈地钻在一起,使感情最终升华,形成属于自己的集团,就要放弃自己许多的个人爱好,随波逐流。
站累了,他拉开被子睡进去。脑海一会儿波涛汹涌,一会平静如镜。一会儿又波涛再现。一会缓缓趋向静谧,这样不停地反复着,什么时候睡去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长篇文学

长篇文学

订阅| 关注 (4)

表现广阔的社会生活和人物的成长历程,并能反映某一时代的重大事件和历史面貌。
8今日 256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