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查看: 64|回复: 18

[寓言故事] 【老榆木灵异小说系列】帮倒忙的老鬼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67

    主题

    837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522
    发表于 2019-7-11 07: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悍雨啸风 于 2019-7-11 09:38 编辑


          
    编者按】作品很独到,点题析题弯中求直,可谓精辟也。将一段平淡的的人灵的交往故事,通过形象的语言对述和背景的完美衬托出来,可见作者的文字功底之深,很有现代感觉的聊斋演绎之蕴含。作品比较简洁通俗,显示出对故事情节的注重,很有可读性。作品若加重故事元素的进一步拓展,用文字讲故事进一步引申,更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悍雨啸风)

      张辰,岁数不是太大,约莫四十五六岁。
      按辈分我该叫二叔,不是直系,是叔伯的,他爹和我爷爷是亲兄弟,我爷爷为大。二叔命不好,讨了个母夜叉,隔三差五地就和二叔猛干一场架。二婶嘴快,说话又难听,二叔是个闷葫芦,半天憋不出三句话,每次吵架,都是以二叔失败告终。
      碍于二婶淫威,二叔总是敢怒而不敢言。二叔惧内,偏又特顾面子,经常在乡亲们面前吹嘘:“就咱家那母的?嘿,不是咱说大话,一巴掌能打得她在地上转三圈儿。”
      他的话没几个人相信,可谁也不想去戳破那张薄薄的窗户纸,于是随声附和:“对,对,还是咱张晨,有种。”
      二叔有个叫李铁蛋的邻居,比二叔略大,隔个一半岁。铁蛋身高一米八一,长得五大三粗,黑不溜球,眼如铜铃,嘴大的能塞进个死孩,人们送其外号曰“大愣”。大愣人直口快,说话不留情,谁都懒得和他答腔。这大愣也真是个二百五,那壶不开他偏提那壶,二叔最怕外人小看,说他怕老婆,大愣偏偏经常对着人取笑二叔说:“哈哈,瞧瞧,瞧瞧咱家张晨脸上,灰扑扑的一个破鞋印儿,你们好好瞧瞧,是不是女人的灰破鞋打的?哈哈,哈哈哈。”
      这大愣,一点面子都不给。
      昨天夜里,半个月不发一次情的二叔,不知怎得忽然就浑身燥热,看着鼾睡的二婶,二叔大着胆拉了拉二婶的被角,二婶哼哼一声,没理他,翻了个身又睡去。二叔仰面朝天躺着,两眼盯着天花板出神,有心钻进二婶被窝,又怕母老虎发威,就此罢手,于心又不甘。然,下身那老二憋得难受,寻思一阵,牙一咬暗道:哼,你不理我是吧?好,咱一老辈总是低三下四的哀求你死老婆,今个儿老子就当一回大爷,动一回粗,将你个死老婆强奸一次,二爷我就对不住你了。”
      色胆包天的二叔,念头一起,瞬间厉害起来,如同一头雄狮般凶猛,一把扯掉二婶的被子,猛一扑,重重地压在二婶的肚皮上。二婶吃了一惊,原以为是一场恶梦,眼睛急睁,待看清是二叔大山一样的身躯时,大怒道:“你个死张辰,你疯啦不是?”照二叔的脸上啪啪啪就是一阵耳刮子。
      尚不觉解气,二婶将她那白大腿一躬,脚下一用力,一脚便把二叔踹下炕去。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二叔被踹下炕后,脑袋正好插进二婶的尿盆里,一头将尿盆撞破碎成好几瓣,沾了一脸尿不用说,锋利的尿盆瓷片把二叔的脸割的血糊淋漓。二叔眼瞪得老大,气鼓气鼓,拳头都捏把紧了,但终究没敢动二婶一指头。
      “怎么,还想打我?来,打我一下试试,越老越长本事了,嗯?要是痒痒得难受?找圈里那头老母猪去!”
      二婶开始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把张家祖宗八辈挨个儿骂了个遍。还不解气,拿了笤帚把,赤身裸体地站在炕上,杏眼圆睁,桃花带刹,当真与一只母老虎无异。
      “好,好,算你狠。我惹不起,能躲得起。”二叔唧唧叽叽腻歪了几句,卷了铺盖,到西屋睡去了。
      西屋一般不睡人,放些杂物,所以只装了个十瓦的小灯泡,光线本来就差,加上灯泡表面有一层厚厚的积尘,灯光特别的昏暗。
      和二婶吵完后,二叔越想越寒心。心想弄成这个球样,明个儿到得大街上,我该怎么给别人解释?这种丢人的情事要传出去,说我为和老婆亲热,被老婆一脚踹下炕栽进尿盆,弄得头破血流,老张我一世清名就算毁了。此刻,在二叔的脑海里,一会儿是二婶因发怒而扭曲变形的脸,令人难以容忍的刮噪;一会儿是大愣李铁蛋那张吃死孩的大嘴,让人讨厌的刻薄讥讽。一惯爱面子的他,越想越活的窝囊,越想越觉得憋气,越想越觉得活着没意思。罢,罢,罢,与其这样窝囊地活在世上,还不如死了干净。
      死念一生,眼前突现异相,情景大变。灰黄的灯光忽明忽暗,映照在墙上的身影飘忽不定好似绰绰鬼影。
      他感到口渴难耐,四下里一望,心中大喜。
      后墙角落里那张破桌上,端放着一大瓶的黄梨汁。其实那是幻觉,不是黄梨汁,是瓶剧毒农药敌敌畏。二叔急冲过去,贪婪地抓起那瓶黄梨汁,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一小半。这时,二叔大脑里忽有一丝灵光闪过,觉得这黄梨汁苦涩腥臊味道怪怪的,他想,也许是放的时间过长而发了溲吧?咱不喝了,不要喝坏了肚子。他将瓶子盖好放了,正想倒下睡觉,一阵轻风拂面,眼前一花,突然就多了个白胡子老头。老头笑迷迷地对说:“孩子,老侄儿,你就喝吧,这东西是黄梨汁,甜着呢,好喝。”
      白胡子老头的眼睛里倏忽放射出一缕奇异的光线,极为柔和,极具磁性。此刻,老头的笑脸,老头的目光,完全左右了二叔的意念:“嗯,黄梨汁,是好喝。”
      二叔不由自主又起拿起那瓶“黄梨汁”,重新打开瓶盖,咕咚咕咚又喝了几大口。咂吧咂吧嘴,甜,一点都不苦涩腥臊了。白胡老头呵呵笑道:“老侄儿,我说的没错吧?喝吧,没事,这东西就是黄梨汁。快喝,不要歇,一口气喝完。好孩子,乖乖,听话。”
      “嗯,好喝,甜丝丝的。”二叔回答说。
      他仰起脖子,咕咕咕,将瓶中之物一饮而尽。白胡子老头伸出大拇指:“好,够英雄,是好汉。”
      稍倾,那“黄梨汁”立即在腹中有了剧烈反应。二叔突然弯下了腰,豆大汗珠直往下掉。朦胧中,二叔惶惑觉得白胡子老头手里拿着把锋利的刀子,一边慈祥地笑着,一边麻利地将刀送入他的胸膛,将他开膛破肚,二叔尖厉地嚎叫了一声,胸口立马钻心地疼。白胡子老头另一只手伸将进去,一探而出,手心里便多了一个大桃子一样的东西,血淋淋的,那东西冒着热气,还在膨膨地跳。老头的手从胸腔向下一扯,拿刀子噌噌噌地在他肠子上一顿乱搅,二叔一阵晕眩,闷哼一声,侧身裁倒在地。当白胡子老头的手从肚皮处出来时,一大团的肠子咕噜一声随之掉了下来,堆在地上,血水泉一般往外喷涌。二哥惊骇得瞪大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是真的。蓦然,白胡子老头不见了,二叔抬头一望,就见老头已经手托着他那颗尚在跳动的心,冉冉升起,已到半空。二叔大惊失色,大呼曰:“老头,还我心来。”人一急,就感觉轻飘飘的像一根鸿毛,又像一缕轻烟,忽忽悠悠飘向空中。
      此刻,二叔的痛苦徒然消失的无踪无影,通体舒泰。他向下一望,就见自己的肉体躺在血泊中,像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还我心来!”二叔怒吼一声,向白胡子老头飘去......
      再说二婶,一脚将二叔踹下炕之后,人就一头钻进被窝,用被子蒙住头,嘤嘤地啼哭。
      哭了一阵,突然想起二叔被尿盆碎片割得血糊淋拉的。尽管平时吵吵闹闹,但毕竟是二十几年的夫妻,感情还是有的,见二叔卷上铺盖走了,心里不免有些难受。她感觉到,她是做得有些过分,死鬼不就是想那个一下?不行,我还是起来,将老头子叫回来吧。
      “冤家,我上辈子欠下你了。”二婶嘀咕着,披衣下床。突然,她嗅到一股强烈的农药敌敌畏的味道,这种苦涩腥臭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透过窗棂,飘进屋子里,钻进她的鼻孔。
      “坏了!”二婶一惊:“莫不是这死老头子一时想不开吧?”
      她越想越害怕,三步并作两步,急速走向西屋。门虚掩着,二婶推开门一步跨进去,一看傻了,二叔绻缩着倒在地上,痛苦的脸扭成大麻花,在身体左侧,扔着一个空了的农药敌敌畏瓶子,整个屋内,充斥着浓烈的毒药气味。二婶大脑嗡地一声炸响,一步跨到二叔身前大声呼叫:“二哥,你这是怎么了?”
      可二叔他,已经命悬一线,一丝悠悠气,只有出,没有进,气息极度微弱。
      二婶凄厉地哀嚎一声,转身冲出屋子,窜到大街上嘶声痛哭着喊道:“快,快来人啊,我家张晨他,喝敌敌畏了,快救人啊!”
      人们急忙把二叔送到卫生院。洗了肠胃后,二叔逐渐清醒过来。他脸色苍白,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把经历的事儿说给人们听。他说他当时喝那敌敌畏觉得老甜了,那老头又催又骗:“好喝,好喝,喝完它。”当他看到白胡子老头将他的心拿跑后,二叔一急灵魂立即出窍,飘上天空,去追那白胡子老头,可追呀追的,就只隔一步,怎么也追不上。正追赶间,忽听得二婶大哭大叫,二叔一惊,回头一看,见二婶跪在自己的肉体旁边,使劲地摇晃他。他看清了,自己的肉体好好的,既没有丢掉心脏,也没有流出肚肠,身边也没有一滴血。于是,他放弃了白胡子老头,返身往回飘。他感觉自己太轻了,尽管使出了全力,怎么也回不到自己的肉体里。而这时,人们将他放到担架上,由四个后生抬着,急急地往卫生院跑。他的灵魂也跟着往前飘。飘到卫生院,进了病房,医生急忙给他挂上吊针,给他洗肠。他的灵魂住足空中,呆呆地看着医生在奋力抢救他。一个女护士用力挤压他的胸腔,帮助他心脏起搏。护士每挤压一下他的脸腔,他的灵魂就吱地下降几米。随着护士双手运动的速度加快,突的一下,二叔的灵魂复位,重新回到了他的肉体。
      于是,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然而,由于中毒太深,二叔没有躲过这次厄运,熬了三天,终于死在病床上。
      二嫂悲痛欲绝,那个后悔啊,真想拿刀将自己砍了。自己那一脚,竟把个老头给踹没了。恨啊,恨!
      打那以后,二婶的大脑神经便不大正常了,逢人便说:“不要打仗,不要打仗,要死人的。”
      二婶谍谍不休地对人们说:“夫妻千万别打仗,一打仗那些鬼魂就上身。”
      她哭着说,是她害死了二叔。
      二叔死后。二婶领着闺女改嫁了。后来,邻居们都说,他家住着一窝黄鼠狼精。他俩的福神薄,压不住那老精气。
      二婶走后,他家住进一对新婚小两口,一个属大龙,一个属老虎。它们斗不过这小俩口,因为小俩口体泛红光。那红光像把寒刀,一碰到这红光,黄鼠狼精就心慌,根本无法进前。
      所以,那老黄一家惹不起小俩口,只好搬走了。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67

    主题

    837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522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07: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本文纯属虚构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67

    主题

    837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522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07: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鬼神是文人闹着玩的,别信以为真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67

    主题

    837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522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07: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崇尚科学,抵制迷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97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6944
    发表于 2019-7-11 09: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新聊斋的味道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5 08:40
  • 签到天数: 85 天

    连续签到: 35 天

    [LV.6]常住居民II

    197

    主题

    8315

    帖子

    1万

    积分

    写手部主编

    Rank: 6Rank: 6

    积分
    16944
    发表于 2019-7-11 09: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者按】作品很独到,点题析题弯中求直,可谓精辟也。将一段平淡的的人灵的交往故事,通过形象的语言对述和背景的完美衬托出来,可见作者的文字功底之深,很有现代感觉的聊斋演绎之蕴含。作品比较简洁通俗,显示出对故事情节的注重,很有可读性。作品若加重故事元素的进一步拓展,用文字讲故事进一步引申,更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悍雨啸风)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67

    主题

    837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522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11: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写着玩的,没有主题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67

    主题

    837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522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11: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悍雨啸风 发表于 2019-7-11 09:37
    【编者按】作品很独到,点题析题弯中求直,可谓精辟也。将一段平淡的的人灵的交往故事,通过形象的语言对述 ...

    指点有力,我再往深里琢磨琢磨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2-24 09:39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267

    主题

    8379

    帖子

    1万

    积分

    首版

    Rank: 8Rank: 8

    积分
    19522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11: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悍雨啸风 发表于 2019-7-11 09:37
    【编者按】作品很独到,点题析题弯中求直,可谓精辟也。将一段平淡的的人灵的交往故事,通过形象的语言对述 ...

    谢谢主编老弟,辛苦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47

    主题

    2085

    帖子

    3839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积分
    3839
    发表于 2019-7-12 07: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早上好!差点错过哥哥的好文,我这笨一时还找不全文章所在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订阅| 关注 (15)

    与天长歌,吟唱醉生梦死;伤离别,相思苦,人间有真情;以地作答,感叹沧海桑田;绘尽人间冷暖,劲舞指尖才华。
    1今日 1448主题

    论坛聚焦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