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
逸飞中文网 门户 查看主题

逸飞网携手《故事会》合作选稿,让你的故事,人人都知道

发布者: 逸飞管理团队 | 发布时间: 2019-2-25 19:05| 查看数: 743| 评论数: 36|帖子模式

QQ图片20190102211925_meitu_1.jpg

逸飞网携手《故事会》入驻逸飞选稿,让你的故事,人人都知道

     《故事会》文摘版从最新报刊、书籍、网络上选取展现都市人生活、奋斗、亲情和事业的作品,兼具值得一读的海外、历史、名人及科普故事,作品风格阳光、新颖、易读、信息量丰富,不仅是一本现代都市的故事读本,也是青年学生了解社会、拓展见识、提高文字素养的最佳选择。

   《故事会》文摘版是一本非虚构性、故事体文摘杂志,包括青春读本、情感读本、知识读本和趣味读本,为了逸飞网站文友们的文字,能有机会登上全国知名的杂志刊物,逸飞网正式携手《故事会》入驻逸飞中文网合作选稿,让你的故事,人人都知道。

     《故事会》文摘版所有栏目都欢迎您来投稿,全年征稿,只要故事性强,文字明快,主题健康,视野开放,纪实或虚构均可,体现“新·知·情·趣”的宗旨,我们都需要。具体要求:

       1.在纸媒、博客、微博、微信、QQ空间等各类媒体发表过的稿件均可投稿给我们,但最好是近期的,不要时间太久,且未在任何微信公众号发表过。

      2.作品一定要有故事,通过故事透露出的感情打动读者,我们倾向于选择有故事性、题材接近大众生活、适合青少年阅读的作品。

      3.希望您的作品,或新奇有趣,或引人深思,或润泽心灵,或诙谐幽默,通过故事所传递出美好的情感或浓浓的正能量,避免枯燥的坐而论道和单纯的情绪宣泄。

      4.作品不论是真实事件或虚构,一定要有真实感,接地气,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请不要脱离实际去编造故事。

      5.碎片化阅读时代,读者很难接受太长的稿件。投稿请勿超过4000字,以1500字以左右为宜,欢迎短小精悍的作品。

      6.发稿时请务必注明详细的联系方式(电话、或微信或QQ),如果超过30日未接到用稿通知,请自行处理。


      7.作品一旦入用,会及时通知并向作者人支付稿酬(根据质量确定)。

       8、来搞请发逸飞网“短篇小说版”,并注明【故事会】+标题 , 每周周末由小说版统一汇总提交。

      9、要了解杂志的用稿倾向,最好的方法是阅读原刊,能够给您更多感性的认识,《故事会》文摘版全国各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4-900,每期5元,每年12期,全年订费60元。(没有要求,自愿订阅

      10、另外《故事会》文摘版“惶惑”栏目还征集6000字以内的悬疑、科幻故事,要求构思奇特,内容新颖,切近现实,情节抓人,文字生动,不得涉及血腥恐怖、黑暗暴力。投稿方式同上,请在主题内注明“惶惑”字样,该栏目稿酬从优。

故事会》文摘版
逸飞中文网
二0一九年二月
------------------------------------------------
栏目解读

故事会文摘版面向大众,如果细分的,最主要的群体是青少年。
字数上,我们选取的一般是3000字以内(以2000字或1500字左右为佳),优秀的可以放宽的4500,选取的文章真实性、故事性、科普性强一些,故事不要太老套,注重真实感。另外一点是注意时效性,尽量选一年内的。竞争杂志,诸如《读者》《青年文摘》等里面以及摘录发表的文章不要发给我们,还有《故事林》这家的我们也不要。
最后,发稿的时候记得留下文章首发信息(首发媒体名字、期数或时间、原作者名)和个人信息


笑点
充满幽默感的故事,可以是讽刺、调侃类的。比如《有一种古代坑爹黑科技》《你知道的太多了》《普通孩子的兴趣班》

观点
一篇文章表达出一个有趣的观点,故事最终也指向这个观点。比如《智商低是病,情商低是癌》《一个骗了我们很久的半截故事》

盲点
这个栏目相对更清晰一点,主要是科普类的。历史科普、动植物科普、医学科普等。主要故事幽默,例如医学科普,可以是一个故事里最后表现出这篇文章科普的信息。不要晦涩难懂的文章。比如《国民催债高手》《动物界的“武林高手”》《是劳动创造了财富吗》

零点
有些恐怖、诡异或童话改编成黑暗故事(不要太常见和太老套的,也不要解读),比如《电表里的老孔》《公主整夜不能睡》《典当爱情》

泪点
感人至深的文章。往期的几个文章标题可以感受一下其风格:比如《这辈子最爱的人》

视点
有趣的短漫画。以前刊登过白茶(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和暴漫,可以感受一些其风格。

侃点
以调侃为主要核心的故事,最后有明确的调侃点。比如《被科学课玩坏的春天》

看点
现实生活中一些有趣的故事、打动人心的故事或展现当代生活的故事。比如《打车的故事》《林扣扣买房记》《只做你的姐》《世上活得最明白的人》


最新评论

逸飞管理团队 发表于 2019-2-25 19:06:38
《故事会》文摘版封面展示 006sNb9Yzy7iUoQFsIp29&690.jpg
QQ图片20190225175623.png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4-10 11:23:32
【焦点时代】栏目
痴是劫
@虎皮妈





帮个忙

年三十。忽然手机一震,原来是罗一鸣给我发了一个红包:“哟,罗班,那么客气,有什么阴谋啊?”
果然他说:“卫视新开的那档唱歌选秀节目,你的基友赵娜是不是去当导演啦?是姜菁菁的表妹要参加,我就受人之托,帮忙打听一下。”
我叹一口气,手指来回摸着手机屏幕:“哟,罗班,够长情啊,前妻的表妹还要帮忙呢。”
“别乱猜,就是帮个忙。”
大三那年,罗一鸣也是号称帮忙经院做海报,帮着帮着,半年后就跟系花姜菁菁十指紧扣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四散伙饭,我借酒装疯,拿着瓶啤酒去找罗一鸣:“你不够意思!”他讪笑:“我哪里不够意思了?”我撇嘴盯住他:“你自己知道!”他一愣。赵娜来拉我:“走了走了,你喝醉了。”
“我没醉!”我喊一声,两个人正在拉拉扯扯,忽然罗一鸣上来抢过我手里的啤酒。我看着他仰起头,没有换气,一口喝完,然后把空啤酒瓶在我眼前倒扣,红着眼问我:“现在够意思了吗?”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抹眼泪鼻涕,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从此天高海阔,不相往来。
维多利亚的梦

这天,听到有人按门铃。我臭着脸看到一个网红脸美女,美瞳V脸,上身围巾大衣堆得厚实,下边一条短裙加靴子,露出白花花一段大腿。 她见到我,激动地说:“是雯姐吧?!你好,我是维多利亚!我给你打手机打不通,就问姐夫要了你家地址来找你了。”
“你姐夫是谁?”我问她。
罗一鸣灰头土脸摸进咖啡馆,我毫不犹豫猛踢他一脚,冷笑:“你怎么不让她直接找赵娜去啊!”
罗一鸣叹口气:“你以为我愿意啊?她天天坐在我家门口,逼着我给她找人,你说这过年啊,我家爸妈亲戚都看着呢。对了,她给你表演唱歌剧了吗?”
我气急反笑:“表演啦!说是欧洲学回来的美声唱法,把我家楼道里的应急灯都唱亮了!
“你那个表妹说了啊,十八岁放弃高考考音乐学院,考了三年没考上,准备出国留学又准备了三年,在欧洲待了不到一年,学位也没拿到就回国了。她还觉得她真有天赋?这两年选秀节目没少参加吧,最好也就小比赛前三十的成绩。她做梦也做了够久了,怎么现在还不醒?她疯家里人也陪着一起疯吗?”
罗一鸣淡淡说:“她妈妈癌症晚期了。她妈妈也来找过我,说最大的心愿就是走之前让女儿圆一次梦。每次比赛,一首歌都唱不完就让人淘汰了,现在只希望能在电视上唱完一首歌,就唱一次。万绮雯,你觉得你能帮这个忙么?”罗一鸣抬起脸来,深深地看住我的眼睛。我望着这个目光,心不期然就软了。
最多前二十

我带维多利亚去见赵娜。赵娜在电视台十来年,雷厉风行。维多利亚说了唱了没两分钟,赵娜示意她停:“好了好了,你前面唱过那两句就可以了。其实啊,维多利亚对吧?你是老万的亲戚我才跟你直来直去。你那么漂亮,有没有想过走其他的路啊?”
维多利亚眨着大眼睛:“娜姐,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为音乐而生的。我四岁时候第一次在幼儿园登台,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有一个信念,我相信我一定是属于舞台的……”
维多利亚还要继续,赵娜拦住了她:“这样吧,你的报名表我已经看到了,回去准备准备,明天早上九点来找我。我跟你表姐还有点事情商量,你就先回去吧。”
维多利亚一走,赵娜叹口气:“你这个亲戚肯定是不行的,一点辨识度都没有。”
我把罗一鸣的那套说辞讲给赵娜听,赵娜一撇嘴:“拜托,这种故事都烂大街了好吗?哪怕是真事,现在说出来也招反感啊。”
我撒娇:“好啦好啦,你说最多能进多少?”
赵娜仰头叹口气,算了半天:“最多前二十吧。”
我给她一个熊抱。
祸水东引

我出差回来,拖着行李箱刚到家门口,就被哭哭啼啼的维多利亚一把抱住:“雯姐,你帮帮我,你帮帮我!他们这次一定会淘汰我了啊!娜姐肯定生我气了,她根本不接我电话也不听我解释。”
原来,维多利亚是个微博奇人,先是淘宝上花钱买了二十万僵尸粉,然后拿了几个小马甲去其他参赛选手微博下骂人,最奇葩的是,拿同一批马甲去自己微博下面吹捧点赞。这不是找骂吗?于是过去三天,轰轰烈烈的“维多利亚滚出某某歌赛”的主题爆红。在回击时,维多利亚除了哭诉“我有多努力你们知道吗”之外,还信誓旦旦说自己唱功了得,深得某导师和导演赵娜的肯定。
祸水东引到导师和赵娜。导师立刻跳出来脱清干系,只可怜了默默无闻的赵娜。不到半天,赵娜就关闭了微博评论。歌赛官方微博也沦陷了。虽然赵娜他们似乎也找了水军来解围,但粉丝们和好事者毫不气馁,大有不把赵娜和维多利亚打倒在地誓不罢休的劲头。
我全部听完,气得四肢冰冷,浑身发抖,又羞又恨,约赵娜见面。看她一身轻松的样子,我心下紧张:“怎么样?对你影响是不是很大啊?”
赵娜反而笑了:“有个朋友开影视公司,找我过去帮忙,我也是一直没想好。但这次事情一出来,我反而想明白了。”
我胸中有块大石头压着:“我记得,上学那会儿你的梦想就是进电视台,说通宵剪完片子迎着晨光出门是你最开心的时候。”
赵娜笑起来:“都什么年代了,谈梦想多俗啊!”
再见,舞台

赵娜有始有终,要做完这期歌赛才走,让我找维多利亚谈谈,20进16这场她必须走,但要走得体面一点。
当晚,维多利亚的妆很清爽,镜头推上去,只见她眼中含着泪水,但控制得恰到好处,并没有落下来:“这几天,在网络上有一些对我非常不友好的评论,还牵扯到了我的导师和整个节目组,我在这里跟大家说对不起!”她深深地一鞠躬,再抬头时,脸上已经有两道泪痕,“我走了,大家就能把注意力好好放在比赛上了,我很开心。”她遮了一遮嘴,哭得挺好看。
赵娜对着话筒说:“三号机,给她推个特写。”
于是维多利亚的脸占满了大半个屏幕。她定了定神,继续说:“一路走来,我也在反思。为什么我一定要把音乐作为自己的梦想,还连累了家里人为我担心为我奔波。”维多利亚说到这里,别过头去呜咽起来,用手抵住自己眼眶。
赵娜靠近我:“台词写得不错,你写的?”
我:“当然我写的,听,最精彩的两句马上要来了。”
维多利亚止住哭,逞强笑起来,整张脸在泪光下闪闪发亮:“为了唱歌,我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我要跟我的家人我的导师说一声对不起,但我就是爱唱歌,对不起……”
所有情绪都恰到好处,我满意地松了口气。
曲终人散

这天,维多利亚兴奋地打电话给我:“雯姐,昨天有服装厂跟我联系,问我愿不愿意做自己的服装品牌,今天又有一个游戏平台的人跟我联系让我去当主播!雯姐,你说我是不是要红了?”
放下电话,我哑然失笑,然后看到赵娜发来一张照片,是一张晨光中的照片,还说——我很怀念那个时候。
那是大学暑期实践,我们去三峡拍移民的纪录片。我们拍的那家人出门了。DV跟着他们,一步两步,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江边忽然传来一声悠长的鸣笛。太阳那么亮,他们越走越远,最后的背影,也在我们镜头里消失不见。

【编者的话】你还有梦想吗?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错,还记得坚持什么?”你还在坚持你的梦想吗?哪怕它遥不可及、荒诞不羁,甚至没有自知之明?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与梦想纠缠半生的故事,《痴是劫》让我们一起去追梦!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4-10 11:26:43
【看点生活】栏目
疯娘痴父
@戴亮口述 秋至整理



疯娘


父亲是上海人,叫戴建国。1970年,18岁的他初中一毕业,便去了黑龙江逊克县“下乡”。
那个地方土地贫瘠,西伯利亚的寒流长驱直入,条件极端恶劣。一群上海小青年,天天干着从没干过的农活,特别辛苦。可是同样的活,到我父亲这里却变得“轻松”,他要锄的地,总有人帮着锄;要轧的农作物,也有人帮着他轧完。
谁在暗暗帮忙,我父亲悄悄观察终于发现,那人是屯子里最漂亮的姑娘程玉凤。而这位程玉凤,也就是十年后把我带到人间的母亲。
对我外公外婆来说,他们只有一个闺女,哪能嫁给一个什么农活都干不了的上海人?他们还担心,戴建国从上海来,说不定哪天拍屁股就走人了,那女儿怎么办?于是,1971年冬天,趁着我父亲回上海过年,他们决定把母亲嫁给邻村一个男子。
面对突然而至的婚事,母亲誓死不从,将送来的彩礼丢到门外。外婆束手无策,便说家里收了人家300元钱聘金,如果你不嫁,就找上海人要300元钱退给人家。这话让母亲看到了希望。她匆匆赶到百里之外的城里,找到邮局发电报给父亲,要父亲速寄300元钱为她赎身。
也许是他对这电报半信半疑,也许是以他当时一天两毛钱的工资,根本弄不到300元钱,也许是他尚未真正想过娶她为妻。总之,父亲接到了电报却没有寄钱,也没有回复。
母亲心如死灰。出嫁前夜,她逃出了家门。外公外婆急坏了,找来一大群人打着火把寻找。大雪漫天纷飞,母亲又饥又冷,不知跑了多远,终于再无气力,昏倒在地。
天亮了,屯子里的人找到她时,她已冻得半死。
即便这样,婚事也没延期。为防她再逃,外公外婆将她绑了,用被子包着抬往男方家。一路上,母亲一声声哭喊:“戴建国,我被卖了,卖给别人当媳妇了……” “建国,你还不来,我就不是你的人了!”“戴建国,快回来救我呀!你不救谁救呀……”路有多长,母亲就哭了多久。最后,看到站在门前迎亲的新郎,母亲突然口吐鲜血,发出一声凄厉的大笑。
母亲就这样疯了。
痴父


第二年春,父亲回家了。“你可回来了!”有乡亲拦住他,“你知道不?小凤疯了!出嫁那天,喊着你的名字疯的……”
父亲头顶仿佛响起一声惊雷。问清事情原委,他傻了:“怎么会这样?小凤,我害了你,害了你啊……”
到了1975年上半年,父亲成了当地村小的一名老师。而此时,母亲已经被婆家退了回来。
母亲回到娘家,父亲与她的命运再度交集。因为父亲去村小学上课,会经过母亲的娘家,常会看到她。起初,她蓄着长辫,疯劲一来,她就用长辫勒自己的脖子。后来,她被剃了光头。春天里,瘦得皮包骨的她光着头在村子到处乱晃。见到人,她要不就是傻笑,要不就是狂吐唾沫,村里的人都厌恶极了。
唯独父亲不会。这是他曾经爱过的姑娘,而且,她是因他而疯的。谁都可以厌恶她,唯独他不可以。
1978年,各地掀起知青返城潮。上海家中,爷爷奶奶也一月几封信催父亲回城。父亲犹豫过,可是想到母亲已不认识他了,留下来也毫无意义,最终决定走。
那天一大早,他准备去县城坐车到市里,再转火车回上海。谁知,正当他背着包从村前路口经过时,却惊讶地看到,平日疯疯癫癫的母亲就站在村头树下,不哭,不笑,不闹,只安安静静地盯着他,任他从她身边走过。父亲的脚步,哪里还迈得动?
为了她受的伤害,也为了自己的良心,父亲选择留下来。课余时间,他开始主动往母亲家里跑。说来奇怪,自村口送别那一幕发生后,再见到父亲,母亲就会安静许多。父亲开口说话,她就不打不闹,安稳地坐着听。这让父亲看到了希望。到1979年上半年,他终于下了决心:娶她为妻。
无论对于谁,这都是一场地震。听说父亲要上门来提亲,外公正卷草烟的双手颤抖着,怎么卷也合不了口,外婆先是瞪大眼,继而号啕大哭。而上海这边,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都在骂:“你是不是也疯了?”
父亲不管。“我说过,永远不离开她;她也说过,生死都是我的人……让我们一起过吧,说不定,真有奇迹发生。”
1979年10月1日,父亲27岁生日这一天,他去当地的民政所办了与母亲的结婚证书。
不离


婚后没几天,母亲疯态复萌。
父亲挑灯写就的文稿若没藏好,转眼就成了母亲手下碎片。睡梦中,父亲常被母亲的尖叫声惊醒,醒来发觉脸上火辣辣的,一摸,竟是被她抓的满脸血道道。
没办法,父亲只能轻柔地安慰母亲,尽量让她情绪平息下来,母亲实在不住手,他就将她的手牵到他脸部以外的、外人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背呀、腿呀,任她去抓、去挠、去撕扯。
1980年,母亲生下了我。
母爱太伟大。不管母亲怎样疯癫,她从不伤害我半点,从没误过一次给我喂奶。
1981年,父亲被县广播电台调去当记者,后来还升职为广播电视局总编。有人开始劝父亲,考虑到你的脸面,就让小凤随她父母生活。父亲摇头:“有个疯妻就丢脸面了?她是为我而疯的,我哪有嫌她的道理?”母亲进城,真给我父亲带来不少麻烦。父亲第三次获全国新闻奖那天,单位同事共贺,他多喝了几杯,几个女同事怕他醉酒,便送他回家。远远地,大家看到母亲倚在门边,正望着父亲回家的路。待走近,才发现她目光空洞、浑浊,却又闪着凶光。
不好,小凤又发病了!父亲酒醒了大半,忙过去搂她进屋,可母亲不从。她撕打着父亲,口里“哇哇”叫着,又突然抄起石块,追打起父亲的女同事来。父亲又急又羞,只得死死抱住母亲,任她在自己身上发泄……
1997年,父亲决定回上海。外公外婆支持他回去,但不同意他带母亲走。他们说:“建国,你是好人,小凤的情况也好了许多,就让她留在这边吧!拖了你近30年了,已是仁至义尽。离开她,你后半生可以去过轻松的日子,我们一点也不怪你。”父亲摇头:“不行,小凤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了。何况,最苦最难的日子都过去了,我相信,在上海,她能更快好起来。”
回归



到上海后,母亲的情况真的好了许多。
她发病的次数少了,只是,我们稍不注意,她就会溜出门去。这可苦了父亲。每次母亲不见了,他就只能蹬着自行车大街小巷地找。有一次,不知母亲是坐地铁、公交还是走路,竟从我们家所在的闸北到了徐汇。等我们父子找到母亲时,她正蹲在街头一拐角处的快餐店前。父亲奔跑过去,一把将我母亲搂到怀中:“小凤,小凤,你还在,你没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父亲笑着笑着就大哭起来。
2010年10月22日下午,父亲说一家人好久没去黄浦江边走走了,于是牵了母亲前往外滩。
到外滩时,正是黄昏,太阳的余晖涂抹在钟楼、涂抹在黄浦江上,遍江满城,温暖着人们的心情。我们挑了一个面对江景的餐馆吃饭。父亲兴起,提出喝点儿酒。
服务生便给我们父子摆了两个酒盏。不想,母亲望望两个酒盏,再次将目光紧盯着父亲。
父亲一阵惊喜:“小凤,你也想喝点?”母亲竟点了点头。
看父母一头银发,想着他们30年的爱与沧桑,恍惚间,我记起“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的句子,热泪盈眶。
“爸爸妈妈,这些年你们受苦了!”我站起来,举起杯,端向父亲母亲。
就在这一刻,我突然听到:“儿子……谢谢你!”
巨大的幸福有如浦江之水突起风浪,我与父亲几乎同时抱紧母亲,任泪水尽情流淌在上海的这个金灿灿的黄昏……夜色降临,黄浦江华灯彩影,如梦如幻。在江边,我们走了许久许久。母亲牵着父亲的手,边走边看,她的眼里,如今全是对这滩、这江、这美丽城市无尽的迷恋,一扫而光的,是占据了大脑30年的浑浊、迷乱以及空洞。
2011年8月,在阔别东北14年后,父亲带着母亲和我的家小,一大家人回到父亲的第二故乡。大东北的天空高远空灵,黑河依然唱着千年不哑的歌谣。站在他和母亲初次相拥的小河边,父亲跟我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碗苦水和一碗甜水,我只是把苦水先喝了而已。”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4-10 11:29:48

【笑点颜色】栏目
南北方买个菜居然有这么大的差别
@佚 名


话说,南北差异一直很大。有句老话说:你在南方艳阳天里露着腰,我在北方的炕头上裹着貂!满屏的画面感啊。
最近,网友们又有一个重大发现:南北方买个菜居然有这么大的差别!

@小波福娃:北方朋友头一次去南方菜市场,目睹我全部就买了一根胡萝卜、一只番茄和一小把豆芽时,脸上一瞬间浮出了震惊、难以置信和害怕的复杂表情,后来沉默地陪我走回家,才开口说:“刚才我以为老板会拍桌子削你。”

@狂躁莹莹:以前合租的女孩是海南人,目睹了她买回来的菜只有两个中翅或一颗上海青或一小坨肉……我们也忍不住问她:“你买这么点老板也卖给你呀?”她说:“我一直在那个老板那里买。”我说:“所以你还逮着一个人祸害?”

@今天吃胖了吗:北方,有一次家里缺蒜炒菜用,就去菜市场买了一颗蒜,摊主一脸嫌弃还没给我塑料袋,就是那种超级小的塑料袋都没给我!我硬是用手握着回的家!能想象吗?我一个花季少女握着一头蒜走了一路!

@摸摸毛吓不着:北方是挑出一个胡萝卜、一个土豆、一根葱跟老板说:“剩下的都要了。”

@没思想:我在绍兴上班的时候,我妈去看我,然后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前面一个大哥买了一棵葱一颗鸡蛋给了老板一块二毛钱。轮到我妈:“给我称20块钱鸡蛋!”轰动全场!万众瞩目!

@大米-yo北方买冬瓜难道是买一整个?

@八月阿丙:在北京和同学逛早市,买了少许干辣椒。老板嫌弃地看着我们把辣椒放秤上,然后挥挥手说:“拿走吧!还没有我的袋子值钱!”

@汪小神dog北方:“呦,白菜不错,给我来五十斤。”南方:“嗯,白菜不错,给我切半颗。”

@头条狗:有一次住北方亲戚家,我去菜场买一颗鸡蛋,老板随手拿一颗给我说:“送你了不要钱,去去去,别在这耽误我做事。”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像个要饭的。
              
@领兄马也:在东北,买一丢丢菜,可能没法活着走出菜市场,就被人捉去炖粉条了。

@知名不具:北方老板:“你买这么点儿回去喂家雀啊?家雀都能让你气死!不吃了,喝露水得了。”
南方老板:“一根胡萝卜一根玉米,好嘞!你是要煲汤吗?要不要再来一块冬瓜?很补哦。”、、、

@匿名网友:我觉得这还是气候差异,如果是在我大东北,顾客:“这么冷的天,我去趟菜市场就为买一颗西红柿?我可不去!”摊主:“这么冷的天,就为了赚你几毛钱我还要把手掏出来?想得美!”毕竟我们是可以露天卖冰棍的地方啊。

@Z_zzz_Yyy我一个东北大汉,来到了湿润的“南方”――北京。第一次在北京买菜,发现居然可以让摊主给切片的时候,我的三观都重塑了!(我不管,北京对我来说就算“南方”了。)

@哎呦嗨:镇关西当年就是这么被鲁提辖打死的,如果在南方,镇关西根本就感受不到鲁达在刁难他。

@梁鑫傲博:我刚来上海时候,发现买山药,还能让老板给削皮,我就决定一定要留在这里。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4-10 11:33:35
【零点吸引】栏目


不存在的女友

@佚 名



有一年圣诞节,室友和女朋友约会去了。我把浴室的灯打开,把热水打开,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像一个神迹显现。我在隔着一个客厅的房间里上网,写日志,发微博,假装自己正在等一个女人洗澡。

我的室友回来了,带着一个女孩,他很吃惊地看着浴室。

“你带了人回来吗?”

我本应该诚实,但真相太可悲了,我回复的是:“嗯,我带了人回来。”


他拍拍我,说:“那就不打扰你了。”便神色隐秘地一笑,和他的女友钻进他的房间了。

后来我的室友就跟人说,我有一个女友。别人就一问我:“你有一个女友吗?”我只能说是:“嗯,我有女朋友。”

所以我度过了一段麻烦的日子。我不能和朋友们出去了。

“去陪你的小情人吧。”他们一群人哄着赶走了我。

工头福利发电影票,他们给了我两张,我装作很感谢的样子,可是我从哪找另一个人陪我去看电影呢。所以我一个人,旁边的位置上放着我的爆米花。

“你和你的女朋友吵架吗?”他们问我,我该怎么回答呢。我说:“不经常吵,这是真的,嗯,我们没吵过架。”

有些时候他们看不到我的女朋友,就很奇怪:“为什么见不到你的女朋友呢?”而且有些心直口快的女孩说:“你从不给你的女朋友买东西,”还说,“不吵架,就是冷战了,分手了。”所以我被她们拉着买了一些女人的小玩意,有些东西真的不错,我想,在我送给她的时候,她会很高兴吧。

又过了很长时间,工头找我去办公室,面带关切,莫名其妙给了我一天假。隔壁桌的两个女孩面带同情地看着我,鼓励我,像我这么好的男人,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我才知道有人看到我一个人去看电影了,还看到我一个人坐了两个人的位子,在电影中间哭。

哦,原来我是失恋了,虽然那部片子很感人啊!

我简直想痛骂自己一顿,这是早就可以通往解脱的一条路,我早就该这么说啊!

我揪着自己的头发,很痛苦的样子,我看见她们又捂着嘴,用手护住鼻梁两边,向眼睛里扇风,背过头。终于,还是有一个人忍不住还哭了。

我没哭,我跟我女友没什么感情。

我又单身了,吃过两顿安慰饭之后,一切又回归了生活的平静,有女孩要给我介绍女朋友。

我跟那个女孩出去了两次,后来她委婉地把这事分了。

“你的心里空落落的,我感觉你还爱着她,我没信心取代这个位置。“她眼红红的。临走,还给我一拥抱。

经她这么一点拨,我开始想念起我的前女友来,然后我想起来,我没有一个前女友啊,浴室里没有人,水是我开的。

又到了一年圣诞节,还是那个室友,和另一个姑娘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屋里上网。

我那时候想,不知道那一年圣诞节,我究竟是因为什么把浴室里的热水打开呢?想了很久,突然想起来,原来我是在想象有一个女孩是属于我的。

没有抗拒这诱惑力,我打开灯,扭开热水,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像一个神迹显现。这时候,我的室友搂着那个女孩回来了,他看着浴室,先是好奇,接着露出了惊讶和欣喜的神色。

“是她回来了?”

他旁边的女孩看起来高兴极了,对我室友说:“是你跟我说的那个吗,是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吗?”

“不,没有人。”我说,“浴室里的水是我开的。”

北堂一笑 发表于 2019-2-25 21:08:15
大好事,扩散扩散。
清秋丽影 发表于 2019-2-25 22:10:36
悍雨啸风 发表于 2019-2-25 19:31
这是最佳信息,每个作者都有机会上刊。大家动起笔写起来,等站长选好大家的作品,我可以和大家一起互动加以 ...

谢谢悍雨老师,颇具大家风范。
悍雨啸风 发表于 2019-2-25 19:31:41
这是最佳信息,每个作者都有机会上刊。大家动起笔写起来,等站长选好大家的作品,我可以和大家一起互动加以修正,促使大家的作品达到上刊要求
悍雨啸风 发表于 2019-2-25 19:17:11
太好了,大家的文章随时都有可能被选用,努力写起来吧
孟新龙 发表于 2019-2-25 19:25:01
喜事连连,顶起
藏北蓝 发表于 2019-2-25 19:25:07
这样的合作给论坛里的写手们带来很多机遇哦。大家赶快动起来吧!
孟新龙 发表于 2019-2-25 19:25:43
一(逸)飞冲天,走起
逸飞管理团队 发表于 2019-2-25 19:28:43
为了逸飞网站文友们的文字,能有机会登上全国知名的杂志刊物,逸飞网正式携手《故事会》入驻逸飞中文网合作选稿,让你的故事,人人都知道。
悍雨啸风 发表于 2019-2-25 19:32:30
坚决支持大家的作品能够上刊!!!
老榆木 发表于 2019-2-25 19:33:59
太好了,又是一大喜讯。
1234下一页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