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逸飞中文网 首页 逸飞社区 情感热线 查看内容

姜贻伟‖一个“乖”字说嘉禾

2021-12-11 00:03| 发布者: 李靓才| 查看: 103| 评论: 0|原作者: 姜贻伟

摘要: 三月里,到嘉禾。朋友邀我到县城,走一圈;到农村,又走一圈。见街道弄得整洁,我说好,朋友说乖;见楼房砌得漂亮,我正要赞美,朋友就说你看乖不乖?嘉禾的农村美得叫我吓一跳,朋友说这样的乖地方,你怎么就不多来 ...
三月里,到嘉禾。朋友邀我到县城,走一圈;到农村,又走一圈。见街道弄得整洁,我说好,朋友说乖;见楼房砌得漂亮,我正要赞美,朋友就说你看乖不乖?嘉禾的农村美得叫我吓一跳,朋友说这样的乖地方,你怎么就不多来溜一溜?真的,我有点后悔,为什么6年之内才来这么一次呢?

6年前我到过嘉禾两次,知道嘉禾人喜欢把一切的美与好,都称之为乖,而“乖”的本意却是“顺从、听话”的意思。嘉禾人创造性地引申和泛用了这个词,比我老家武冈一带要大胆得多。只有哪个人长得漂亮可爱,我老家的人才运用“乖态”一词予以褒扬。不像嘉禾人,只要是美的好的,无论是具体的和抽象的,他们都会一路的“乖”下去的。你的一碗菜做得好,他说乖;你的一句话说得在理,他也说乖;你的一个想法有独到之处,他竟说好乖好乖。总之,嘉禾人把一个“乖”字用到了极致。

这个被嘉禾人用到极致的“乖”,自然是嘉禾老百姓的口语。文人可不会这样说,文人说话总是文绉绉的,但有时又非常必要。比如把“嘉禾”口语化,就成了“好禾”、“乖禾”。虽然意思都一样,但后者作为县名又岂能上登大雅之堂?因此,善唱民歌的嘉禾人并不把嘉禾说成“乖禾”,他们和文人形成了某种默契。这大概是嘉禾老百姓惟一在此处不用“乖”字表达“美好”意思的地方。

我最初知道嘉禾县这个地方,是从我父亲嘴里听到的。他解放前来过这里一次,说起当时嘉禾的那个穷啊,他竟不忍说下去,没给我半点“乖”的感觉。后来又听说嘉禾癞子多。这让我第一次见到嘉禾藉作家古华时,竟忍不住先瞄了一下他的天灵盖,事后就觉得很对不起这位满头青丝的古作家。古作家却并不忌讳写癞头,更忘不了把嘉禾极乖的民歌写进他的作品中。可惜我至今也没有亲耳听过其中最有名的哭嫁歌。

哭嫁歌是没有听过,但我听过嘉禾男子和女子的说话和笑声,又清脆,又圆润,跟唱歌一样,而嘉禾城乡的风景,也像这里的民歌一样,真的好乖好乖。

嘉禾的县城无需我再去多嘴了,她的变化已让许多人反复描述过了。我只想写一下嘉禾农村的景致。也许是对城市的生活有点厌烦了,我喜欢到农村去。说不上采风,只是想呼吸一下原汁原味的空气,看看山水田园那润目怡心的绿色,找一点自然自由的感觉。但去得多了,就觉得我们郴州的农村也不尽一样。比如桂东,空气最好,山却太高。人在山底穿行,仿佛在绿色的摩天大厦下的小巷里彳亍,想轻松地爬上去非煲电梯不可。安仁县城一带农村,远处虽是高山,但那一大块平原般的田地,一览无余,久了就袭过来一阵无来由的倦意。也有些县,丘陵多,说高不高,说矮不矮。公路野蛮地窜过去,两边就冲断出许多的残墙,如同坏人刻意的破坏。嘉禾呢,此外还有临武的一部分,不知为什么,竟然大都是极低极矮极缓的丘陵。车子在上面悠悠地划着柔和的曲线,爬坡不像爬坡,下山不是下山,像山林中的小精灵,只耍那么一点小小的聪明。极目远望,田低,丘缓,山高。田在极低处,山在极远处,而丘陵就在眼皮下。下了车,不用爬,不用攀,脚一提,就进了丘冈上寂静的林子。这些林子一小片一小片,多为松树、果木和茶树,又少刺蓬、茅草与灌木。里面干净得很,爽朗得很,就想以后有了钱,在任一片林子里用原木造一间别致的房子,整日与林子和鸟儿作伴。

我想那一定十分的“休闲”,即使在林子里住腻了,嘉禾农村可走的地方实在太多。且不说从这片松林走进那片桃林,从这个小山坡来到那个小丘冈,如履平地般地容易和悠闲,就是要去爬爬山、钻钻洞、游游水、钓钓鱼、串串门,那也是极简单极有趣的事情。嘉禾真的太“乖”,也太怪了,不平也不陡的一大片土地上,三不三就耸出一两座险峻的石山来。  
  
那些仿佛人工随意垒造的石头,一不小心就会滚下来似的,可石头们就是一副临危不惧岿然不动的样子,好像特意为那些特别有个性的画家作个“酷酷”的模特儿。叫我更吃惊的是,这样的石山竟也能生长树木,且一律是精瘦结实的杂木和松柏,一个个都像《廊桥遗梦》中的男主角,饱经沧桑,成熟而优雅。广发乡的石山还有一个特大的溶洞,上下三层,深不可测。其中流传的民间故事如我未听过的哭嫁歌一样,多且神秘。听说嘉禾欲开发此洞,我倒想提个建议,莫急。既然无钱,不如先将此洞保护起来,让有钱的农民在那些低矮丘冈的林子里,散点式地多造一些别具一格的房子来。

这样说,绝不是空穴来风。说嘉禾“乖”,有一“乖”还“乖”在现代的民居上。这种从广东引进的民居设计,多用硫璃瓦和瓷砖,翘檐很多,就连阳台上的漏水处,也是几条瓷做的红鲤鱼,一律圆着可爱的小嘴巴。我不敢说这种建筑比旧民居在文化意蕴上强多少,但它的美观、实用、气派,却成了嘉禾农村随处可见的亮点。可惜都建得过于集中。若是散建在一个个小丘冈的林子里,今后嘉禾要发展旅游,这些新式民居不仅是亮眼的风景,而且是可赚大钱的出租式别墅。我就是有点想不通,同样要花票子,为什么郴州的其他农村砌的楼房大都是些“火柴盒”呢?

在嘉禾农村走一圈,返回前在广发乡一个人造的大水库前站了好一会。此时正是夕阳西下之时。大概由于云彩厚了,映在水里的太阳更仿佛远去的历史车轮,将我引入莫名的深思。一下子,我觉得在嘉禾已生活了很久,离不开这块“乖”土地了……

路过
路过
雷人
雷人
握手
握手
鲜花
鲜花
鸡蛋
鸡蛋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