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逸飞中文网 首页 头条报道 查看内容

四川省三台县“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阻击战掠影

2020-2-26 20:49| 发布者: 一默先生| 查看: 117| 评论: 1 |原作者: XYQT心语倾听

简介:平日里不起眼的薄薄的口罩,在大灾大难面前却成了最好的试金石。 中兴公司用良心为一方百姓守护的不仅仅是生命线,还有道德线…… 疫情还在继续,故事还在继续,加之疫情期间采访不便等诸多因素,难免蜻蜓点水、挂 ...
mmexport1582705254489.jpg

口罩啊口罩
——四川省三台县“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阻击战掠影

作者:戴  岱



公元2020年,农历庚子年,生肖鼠,俗称鼠年。
天干地支纪年法,是世界上一种古老的纪年法,也是中国特有的传统文化结晶之一。现今,仍然流行于中国及东亚地区。
在所有国人的脑海中,十二生肖就是一种纪年的方式,或者习惯。鼠年,并不是老鼠过年;同样,龙年也不是龙的年。无非是春节期间,一些与生肖相关的玩偶、招贴画、对联等应运而生,烘托出浓烈的节日气氛。
但让所有中国人猝不及防的是,这个鼠年,不但让人们与生肖密切相关,而且还关联的非常紧,非常具有讽刺意味:十几亿人像老鼠一样被关进了樊笼,做了一回真正意义上的“老鼠”——规避于斗室之中,储藏食物、坚壁清野。一时之间,口罩成了每个人出门的标配。无人不戴罩,无罩不准出……平时不起眼的口罩,成了全民疯抢之物。其情其状,虽无血腥之惨烈,却有浩劫之悲壮!
等疫情过去,相信所有人都会有劫后余生的隔世之感!


逆行之旅

公历2020年1月23日,农历2019年腊月二十九,12点15分。沈阳桃仙国际机场T3候机楼。
天空多云,太阳躲在云层里若隐若现。零下10度左右的气温,让刚走下飞机舷梯的刘占兴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
年关临近,全国各地到处都是匆匆忙忙赶回家过年的旅人。无论是机场、还是车站、码头,无不人满为患、喧嚣繁华。城市的楼宇间、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有红灯笼、彩旗、中国结的渲染,洋溢着浓郁中国特色的春节气氛。
刘占兴把手里抱着的孩子递给身后的妻子。此刻,四岁多的小儿子手里抱着一只憨态可掬的老鼠玩偶,爱不释手。紧随其后的岳母则拖着鼓鼓囊囊的行李箱,拎着包袱。那里面大多也是孩子的用品:吃的、玩的、穿的,还有学习用品。两手一腾空,刘占兴立即打开手机。未接电话、短信、微信、QQ留言……各种信息像憋在笼里许久的小鸡雏一样,争先恐后地一股脑跑了出来。
一边随着人流慢慢往前挪动,刘占兴一边匆匆翻看着信息。刚才还满脸喜色的他,越看脸色越凝重。旁边抱着孩子亦步亦趋的妻子,不时瞄一眼丈夫。丈夫脸色的变化让她心里敲起了小鼓:难道他公司里出什么事情了?
刘占兴是四川省中兴药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公司员工几百号,业务遍布全国各地。这年关时节,要是公司里出了什么纰漏,可就过不了清净年了。
“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妻子迟疑着,一句话还没问出口,刘占兴的电话铃声又骤然大响起来。妻子忍不住探头看一眼,来电显示:马辉。妻子知道这个人,是丈夫公司所在地四川省三台县的县委书记。
看到马书记的名字,刘占兴心里不禁涌起了一股暖流。

刘占兴当年从峨眉药学院毕业后曾经在行政部门供职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热爱中医药事业,毅然做回了本行。
2003年9月,三台县中药材公司和医药公司两家国有企业均濒临破产边缘。改革的潮流中,刘占兴被推上了潮头。他收购、整编了这两家企业,更名为四川省中兴药业有限公司。尽管从商前曾经在官场待过,但经商多年的刘占兴却很少与官场有过密的联系。
他与现任县委书记马辉不同寻常的交道,得从两年多前全县一次工业、企业会议说起。那是刘占兴第一次见识新来不久的父母官。马辉深入浅出、脚踏实地的讲话,让他热血沸腾,顿生好感。他自己就是一个干实事的企业家,比较反感那种高高在上、夸夸其谈的领导。轮到他表态时,他的一席话也让新来的父母官对他印象深刻:“政府支持我,我们会发展的很好;政府没有支持我,我们也一定要发展好。因为打铁还需自身硬……”
马辉到任后,把臭水沟密布的十里沿江滩涂变成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花园式长廊;把南城门外破败不堪的贫民窟,变成了让人耳目一新的古城……实实在在干出的几件大工程,让刘占兴更加从心里佩服他。
刘占兴热爱中医药事业,一直想在三台筹建一条中医药文化街。但他这个想法酝酿几年了,却都因为因为种种原因而一直搁浅。一个偶然的机会,刘占兴把这个想法给马书记汇报了,马书记大加赞同。不但助推完成了三台县中医药文化一条街的建成,还促成了“梓州药市节”的诞生。马书记务实求真的工作作风,让刘占兴非常佩服和尊敬。
在刘占兴的印象中,马书记儒雅、睿智、果敢、务实,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好领导。所以当他得知县委、县府计划在芦溪工业区筹建一个大健康产业园时,刘占兴毅然决定在该园区投资建设一个高标准的中药饮片厂、保健食品厂和医疗器械厂。他向马书记表态,一定要让三台的百万人民乃至全国人民都能够享受到货真价实的药品、保健产品、医疗器械防护用品。为三台从农业大县转为工业大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武汉已经封城了!”接通电话,马书记没有寒暄,直接把一个重磅消息砸进了刘占兴的耳朵,让他立刻呆在原地,生怕一点走动就会漏掉了重要信息。马书记告诉刘占兴,源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已经随着春节返乡人潮的流动,波及到全国各地,成为灾难性的疫情。昨天,绵阳也已经确诊了两例。虽然三台县目前还没有确诊患者,但不排除潜在危险——因为三台县也有逾千从湖北返乡的打工者。形势非常严峻,不容乐观!
马书记强调,中兴药业公司作为三台县最大的医药专业公司,在这个国难当头的关键时刻,务必要承担起一个企业应有的责任。要求刘占兴立刻想尽千方百计把各种防疫设备、设施、药品等,特别是口罩,一定要准备充足。要为维护三台百万人民的生命安全,做出百分百的努力!
还没容刘占兴表态,对方说完就立刻挂断了电话。估计在这个紧要关头,作为一个148万人口大县的父母官,马书记已经处于高度战备状态了,需要紧急部署全县各级各部门的预防工作。
其实,刚才刘占兴已经从手机收获的部分信息中得知了武汉疫情的严重性,现在听到书记的叮嘱,全身所有的细胞都进入了临战状态。
一直伫立旁边静听的妻子,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起来。身材高挑、容貌清丽的妻子是北京首都航空公司的乘务长。夫妻俩平时各自忙,只有节假日才能聚在一起享受小家庭的幸福时光。这一次,他们是想趁年假期间,到她老家沈阳来度假。
仿佛为了印证事态的严重性,入眼的来往人流中多了无数的口罩,白的、黑的、蓝的……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刘占兴来不及多想其他,紧急梳理一下纷乱的思维,发出了第一道指令:让妻子赶紧去商场购买口罩——在这个紧要关头,自己一家人不能倒下,才有能力去完成救助更多人的重任。
妻子刚转身,刘占兴又立即拨通了公司总经理助理黄学明的电话。每一次公司有重大事项,刘占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黄学明是公司的元老,改制前就是药材公司的中药材专家。不但业务能力强,而且为人处世稳重。人们常说,家有一老就是一宝。黄学明就是中兴公司里的元老,公司里的宝。
刘占兴在电话里告诉黄学明:一、立即通知所有门店员工,取消年假,全员开门营业;二、采购部全体员工取消年假,动员一切关系迅速联系采购口罩、消毒液、体温计等防疫器材及相关药品;三、其他部门员工做好提前上班的准备,随时待命;四、公司所有员工做好自身防护工作。吩咐完,刘占兴还告诉黄学明:“我马上就买返程机票赶回来!”
给助理安排完,刘占兴又赶紧拨通公司负责采购业务的副总经理电话……等妻子买到口罩转来,刘占兴的工作安排也基本告一段落。
听说丈夫马上要买机票返回三台县,妻子心里纵有千般不舍,却也无法挽留。本来,他们是有一个完美的度假计划的:沈阳故宫、沈阳世博园、张氏帅府博物馆、沈阳怪坡……这些地方是她和丈夫计划了要去游玩的地方;而方特欢乐世界、辉山滑雪,则是小儿子心心念念了好久的愿望。
正在兴致勃勃玩弄着手里布老鼠的孩子,也停止了动作,似懂非懂地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听说爸爸要走,大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看到妻子和儿子眼巴巴的期盼神情,刘占兴感到自己的心里酸涩无比。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当返程飞机腾空而起的那一刻,刘占兴的脑海里莫名地冒出了这句诗,不禁打了一个寒噤。他把外衣往紧里裹一裹,一脸义无反顾的表情瞪视着前方,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回到千里之外的故乡——四川省三台县。
他不知道,前来送行的妻子紧紧搂抱着他们的孩子,站在候机楼的落地窗户前,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乘坐的飞机,消失在灰蒙蒙的天空尽头……妻子秀丽的脸颊上流下了冰凉的泪水,忍不住轻轻呼喊着:老公,你一定要安好啊!看到妈妈流泪,孩子也忍不住哭喊起来:“爸爸,你要早点回来哦!”
身后的这一切,刘占兴毫无知觉。逆向而行的他只知道,前方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在等着他。


借我一双“慧眼”吧


对于中兴药业有限公司分管购销业务的副总经理羊衍秀来说,2020年春节有一个词非常适合她:一波三折。
羊衍秀是个娇小、秀气的川妹子,但在公司里却有一个生猛无比的绰号“拼命三郎”。
一提起“拼命三郎”这个绰号,人们脑海里就会想起梁山好汉石秀。或者那些打仗勇敢不怕死、干事竭尽全力的男子汉。一个弱女子被冠以“拼命三郎”这个名号,背后自然有故事。
刚满30岁不久的羊衍秀,已经有10年的药品采购经历。天南地北,常年奔波。硬是凭着她舍身亡命的苦干精神,一路从普通业务员干到了现在的职位。手下帅哥、猛男一大帮,没有一个不佩服她的。非同寻常的拼搏精神,由此可见一斑。

先说第一折。
21世纪的业务员,和传统意义上背个军挎坐长途班车、搭牛车,到邮电局打电话、发电报的业务员相比,已是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通讯工具和交通工具的差异。
随着网络、汽车、高铁、飞机的广泛应用,极大方便了五湖四海的沟通。电脑、手机等成了当代业务员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
像任何现代化工具一样,手机、电脑也是双刃剑。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对视力、颈椎、腰椎等构成了不小的健康危害。
由于长期、频繁使用电脑、手机,近年来羊衍秀的眼睛近视越来越严重,对工作、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佩戴近视眼镜,又让风风火火女汉子性格的她很不适应。而且稍不留神,就把几百、上千块的眼镜给弄丢了,心痛得她直捶胸口。
2019年底,羊衍秀和老公商量好,决定利用春节假期去成都做个近视眼手术,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平时工作繁忙,做了手术没时间修养。他们计划,年底的时候提前请几天假,带着孩子一起到老公的老家呼和浩特去修养。公公、公婆也经常念叨着他们,念叨着孙儿。
2020年1月18日,羊衍秀参加完公司团拜会后,就向公司提出了想请假做眼睛手术的要求。羊衍秀眼睛近视的事情,公司里都知道。加上临近年关,团拜会后公司里只是一些收尾工作。所以刘总很爽快地批了假,而且还叮嘱她手术后好好修养。
19号,无事一身轻的羊衍秀和丈夫一起驱车去了成都一家眼科医院。医生经过诊断,于20日给羊衍秀做了眼睛手术,手术十分顺利。术后,医生给羊衍秀开了几瓶眼药水以及防强光眼镜。一再叮嘱她要保持充足的睡眠,注意用眼的合理。短期内决不能看手机、电脑、电视、阳光等强光源。否则,有可能出现干眼症、炫光、光晕以及单眼复视、甚至屈光回退,视力严重下降。那样就麻烦大了!。
“可以可以,没问题。”丈夫连连替她答应了。要是平时,羊衍秀的老公绝不敢擅自做主的。因为他太了解妻子了——她就是个工作狂。而且是非常犟的一个人,她认准了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但是这一次是休假期间,而且之前都说好了的。
21日,一家三口回到了呼和浩特郊区的家中。公公、公婆听说儿媳做了眼睛手术,不但让她啥事不干,还各种好吃好喝伺候着。为了保护她的眼睛,丈夫把她的平板电脑、手机全都收缴了,让八岁的儿子替她保管着。有消息帮她看,有短信帮她回。
四川的冬天多阴霾天气,而北方晴好的天气,暖暖的阳光,在这万家团圆的时节显得弥足珍贵,正适合一家人度假……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
腊月29日(公历1月23日)午饭后,羊衍秀在丈夫和儿子的督促下正准备去午休一下,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打破了宁静!
电话是公司刘总打来的。
“武汉都封城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接完电话,羊衍秀连珠炮似的追问丈夫。
其实,丈夫已经看到了疫情方面的很多信息,但为了不影响妻子休息就没告诉她。
羊衍秀夺回由儿子保管了两天的手机,一边火速给公司业务员布置任务,一边让老公赶快给她订返程机票,然后赶紧查询各地厂家货源信息……
公公、公婆听说媳妇年都来不及过就要返回,泪水都急出来了。
“平时就不说了,这逢年过节的,也不让人休息啊?再不得了的事情也要年过完了再说嘛!再说,你才做了眼睛手术,可以请假嘛!”
是的,过年,休息,中国几千年的习俗,天经地义。这些羊衍秀都懂,她也想休息。她的眼睛才做了手术,也需要休息。她要请假,也说的过去,因为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做手术的事。可是,她不能啊!
看两位老人眼泪婆娑的,羊衍秀心里也非常难过。但作为一个从事医药行业多年的业务员,她深知现在疫情快速蔓延的情况下,哪怕延误一分钟,就会有很多人面临生命危险。人命关天,耽误不起啊!
她想了下,诚恳地对两位老人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是购销部负责人,我都不以身作则,怎么去要求其他人啊?危险我就让其他人去,我还有脸做这个领导吗?这样吧,我一个人先回去。让他们两爷子留下来陪你们过年哈!”她让丈夫和儿子留下来陪老人过年。
可两位老人见媳妇一定要走,又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走呢?抱怨归抱怨,抱怨完了,还是督促儿子、孙子跟媳妇一起返回。
离别时,两位老人含着泪把他们送出门,羊衍秀看到这一幕,自己也忍不住泪水下来了。
一个说好了休息的年假,就这样被打破了。

再说第二折。
1月26日(正月初二)晚上十点多,还在办公室加班的羊衍秀突然惊呼一声:“糟了,我眼睛看不到了!”
旁边的同事一听,大吃一惊。慌忙围过来,一边帮她翻出眼药水滴眼睛,一边劝她离开电脑,休息一下。还有一个同事不管三七二十一,三两下就把她办公桌上的电脑给撤了,不让她再看电脑了。
因为办公室里都必须戴口罩,戴了口罩再戴眼镜就会镜片起雾,很不方便。羊衍秀从内蒙匆匆返回后,就一直像一台机器一样高速运转。医院里配的眼镜,经常被丢在办公桌上。而且一忙起来,也常常忘了滴眼药水。早上一早,晚上到半夜,几乎24小时都在高强度用眼。
平时,同事因为知道她做手术的事,经常劝她少看电脑和手机,大家多辛苦一点就是了。可她放心不下,一定要亲力亲为。
“羊姐,你的眼睛要是出了问题,可咋办哦!”业务员小李子急得都快哭了。
缓过劲来的羊衍秀,揉了揉眼睛,安慰大家:“没事,现在好多了。”
正在这时,仿佛心有灵犀似的,远在呼和浩特的公婆打来电话了,不放心地问她:“秀儿,你眼睛怎么样啊?少看电脑哦!”羊衍秀立刻笑着说:“好着哩好着哩,妈您莫担心哈!”
旁边的同事看到这一幕都叹息着,再次劝她休息。
羊衍秀苦笑着说:“这个紧要关头,我怎么能够放下工作去休息嘛!”
大年三十夜,她可是立下了“军令状”的啊!每每想到那一幕,她就忍不住热血沸腾、无法自抑。

在中兴公司工作多年,羊衍秀对公司的工作环境应该说非常熟悉了。无论是上南街的老办公区、还是中医药文化一条街的新办公区。但她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办公室,会呈现出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军事会议”场面。
大年三十晚上,刚风尘仆仆从内蒙赶回三台的羊衍秀,就接到紧急通知,马上到公司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不知情的人也许会说,一个民营企业的会议能够有多重要?是的,正常情况下一个公司的会议,对于公司以外的人来说,再重要都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是,中兴公司这次会议是在病毒疫情全国蔓延的大背景下,就非同小可了。因为它不是一个公司的事 ,而是关乎到全县一百多万人安危、生死!
会议室还是那个会议室,人还是那些人,气氛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人人一脸严肃,大气不敢出。气氛,空前紧张。
为了响应县委、县府抗击疫情的号召,公司成立了“新型冠状病毒预防物资保供小组”。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占兴为组长,总经理助理黄学明、业务副总羊衍秀、康贝零售部经理吴银萍为副组长,所有采购人员为成员。并聘请三台县药学会会长胡运伟,担任顾问。
机构搭起了,接下来的困难却像喜马拉雅山一样,几乎无法逾越。
根据业务部、财务部等部门汇总起来的几个问题都非常尖锐,而且一个比一个迫切:
第一、由于疫情突然,又是春节假期,防疫物资特别是口罩,异常紧缺;一些客户单位只有少量库存,而且随时可能告罄;
第二、打探到一些非正常渠道货源,价格超出平常价格好多倍不说,还要一律先款后货。更重要的是,这些客户都是以前没有往来的,也就是说信誉度为零。在此情况下,采购风险无限大。但是,稍微一犹豫,货源又没了;
第三、公司在年前因为发工资、结算客户货款等,账户余额非常有限,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承担起庞大的采购任务所需资金。银行都在放假中,贷款也是不可能;
第四、在这种特殊情况下采购回来的高价物资,哪怕就是原价卖出,都会招致不明真相的人责难。也就是说,公司在承担巨大经济风险的同时,还要承担极大的政治风险。
这几个问题一摊出来,全场都哑住了。空气凝固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在座的每个人都有了窒息的感觉。
看到大家都被眼前异常严峻的现状给难住了,沉思良久的刘占兴霍地站起来,掷地有声地抛出了他的“原则”: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必须保障三台百万人民安全!在这条原则下,他拍板:
原来老客户那里的库存防疫物资,有多少要多少,全部拿下;
新客户、新货源一个都不能放过,该打款就打款。出了任何纰漏,公司承担责任;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号召公司全体员工筹借资金,所借资金公司担保;
公司所有采购回来的防疫物资,均以平价出售。任何人任何店不得以任何理由高价倒卖。
“就是赔本,就是被人误解,我们也决不能让家乡父老在疫情面前裸奔!”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刘总就像一位临战下达命令的将军,说话掷地有声,锋芒逼人。
如果在国企,黄学明已经到了退休年龄。他可谓见多识广,处变不惊。可在经历了这个夜晚,他才发觉自己的血还是热的,滚烫的。会场上那一幕激起了他的斗志,燃起了热情。私企老板在国难当头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让他对顶头上司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散会后走出公司大门,望见大街小巷依然灯火通明,只是不见行人,空空荡荡。平日里小城的繁华、热闹,都被肆孽的疫情给封锁在屋子里了。黄学明觉得肩膀上的责任重大,脚下的步伐也沉重了不少。
侧身看到一同出来的羊衍秀,眼眶里莹光闪闪,知道她心里此刻也在翻卷着波浪。会场上,受到刘总的感染,羊衍秀也立下了军令状:“我是三台儿女,还是共产党员,就是拼命也要保证完成防疫物资的采购保供工作!”
这是羊衍秀有生以来参加的最感慨、最让人血脉贲张的一次会议。
这次会议能否被载入史册不敢说,但至少在羊衍秀的生命中,会留下永不磨灭的记忆!任何时候,她都可以拍着胸脯自豪地说:“为捍卫三台百万人民生命安全的大军中,有我一份子!”
第二天,仅仅一天时间内,中兴公司就向员工筹借到资金几百万,解了燃眉之急。

听说羊衍秀在公司里眼睛短暂失明的一幕,她丈夫吓的魂飞魄散:“天啦!你这样拼命要是眼睛瞎了可怎么办啊?”
羊衍秀大大咧咧地说:“放心吧!老天爷看我是在做善事,做好事,会保佑我眼睛没事的!”
无可奈何的丈夫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上天能够像歌里唱的那样“借一双慧眼”给妻子,让她把工作全部完成好。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公司采购部全体人员拼尽全力,用尽各种办法采购防疫物资时,第三折又不期而来。
1月27日(正月初三),公司从浙江采购到的13000只口罩、50箱酒精喷雾,途径重庆时被人近水楼台先得月给“截”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货源不断减少,需求量越来越大。平时只有特殊工种,比如医生、护士、纺织工、磨砂工等才需要的口罩,现在突然人人都需要。供需矛盾日益尖锐,公司采购部的工作难度也越来越大。
这批被“截”的防疫物资,是公司业务员小黄联系到的。为查询这批物资,她眼睛都快看瞎了,手指戳屏都戳木了。全国各地,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她是有枣三杆杆,无枣杆杆三。好不容易淘到这么点,结果被拦截了。而这一天,三台县城因为头一天发现了第二例确诊患者,也实施封城管制。得到信息,当场就把羊衍秀给气哭了。
这也难怪啊!每天电视和微信群里不断传出消息,全国感染人群、确诊病例都在不断攀升,一串串数字触目惊心。全国各地都在抢购防疫物资,紧缺是必然的。
疫情,就像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让采购部的所有人,随时都绷紧了弦,不敢稍有松懈。
口罩,口罩,口罩……羊衍秀每天晚上做梦都在念叨口罩!

1月29日,正月初五。中兴公司采购的又一批防疫物资即将转运到成都。得到这个信息,在公司所有业务员都派出去了无人可派的情况下,羊衍秀当即决定自己提前去成都等候,无论如何都要保证这批物资顺利到达三台。
而这几天因为连续熬夜,她的双眼肿胀得像红桃子一样。但她还是坚持赶去成都,蹲守了两天一夜,于第三天深夜把全部物资顺利护送到公司仓库。
当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红肿着双眼回到家,轻手轻脚打开房门时,发现一直等候她的丈夫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上班时,儿子赶到门口来送她,羞涩地塞给她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她想打开看,儿子赶紧阻止,不好意思地说:“妈妈你到单位了再看吧!”
走出小区,羊衍秀就忍不住打开了。儿子画的一幅画,很粗糙,也简单。但她还是看懂了:画面上那个女人,两只眼睛画的特别大,红红的,旁边画了三个感叹号。她的泪水哗一下就流下来了,骑上车走了几步,又赶紧下来推着走。因为泪水,看不清路……


千里走单骑

春节,俗称过年。是中国,也是全世界最负盛名的节日,没有之一。
最热闹:人无分老幼,地不分南北,举国欢庆,全球(华人)同乐;
最繁华:大街小巷,村口路头,所有能够聚集人的地方,都聚满了喜气洋洋的人。他们无数次重复着同一句话:“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最有仪式感:“除尘、祭灶、祭祖、团圆饭、写春联、贴门神、贴窗花、压岁钱(红包)、守岁、看春晚、放鞭炮、拜年、吃饺子、舞狮子、耍龙灯、社戏、贺岁电影;
最长时间:“长工短工,二十三满工。”从头一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三开始,一直闹腾到第二年的农历正月十五。其中以除夕和正月初一为高潮;
最大经济体量:不管身在何处,只要一到过年,都要千里迢迢往家里赶。车站、码头、机场,无不人满为患。浩浩荡荡的人群,年前往家赶,年后再返回。一个月内,几十亿人次客流量(2017年,全国春运旅客发送量29.78亿人次;2018年,春运客流量 29.8亿人次;2019年,春运客流量29.9亿人次……一个春节的客流量就超过了全世界人口总数三分之一还多)。由此形成了让全世界瞠目结舌、叹为观止的“春运潮”。再加上春节期间集中消费,“春节经济”更是一个让人咂舌的庞大数据。

在中国,春节回家团聚已经形成不可抗拒的潮流、主流。然而,2020年这个春节,却火了一个词:逆行。
因为武汉疫情,医生、护士、战士、医药工作者、志愿者……很多人反其道而行之,离开团聚的家和亲人,奔赴抗疫第一线。
这些人被称之为“最美逆行者”。
下面要说的这个逆行者,名叫魏婉娇。而且颇具“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的传奇色彩。
魏婉娇是中兴药业公司采购部业务员,也是个年轻漂亮的川妹子。

2020年1 日31日(正月初七)下午,魏婉娇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浙江绍兴联系到了10万只口罩。因为目前需要口罩的单位特别多,就四川也有多家采购员闻讯准备于当天赶过去。所以,需要他们在当天下午六点半之前把货款打过去。而且还要派人在第二天早上九点以前赶到仓库验货,否则即使打了款也无法保证货源。
10万只口罩,这可是这段时间以来中兴公司采购到的最大量。得知这个喜讯,公司上下都非常兴奋,又非常紧张。相关部门立刻紧急运转起来。
总经理刘占兴亲自负责调配资金(10万只口罩,需要一百多万元人民币);黄学明趁下班前赶到县防疫指挥部开具介绍信;魏婉娇则一边网上订购机票,一边联系去成都的出租车。
等一切手续办好,都快七点了。来不及吃饭、来不及给家人打招呼,魏婉娇就匆忙上了去成都的野的。
前来送行的刘占兴、黄学明,一再叮嘱她,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一定要保证把10万只口罩安全押运回来。
“放心吧,我一定安全把货提回来!”魏婉娇一边回答领导,一边匆匆上车,还没关好车门就催促司机赶快出发。她订的是晚上九点半到杭州的飞机票,生怕赶不上。
上了车,才赶紧给家里人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要去浙江出差。家里人一听就急了,浙江也是疫情重灾区啊!魏婉娇好说歹说安抚好家人刚放下电话,没想到拉她的出租车司机也忍不住了:“小美女,据我所知,除了湖北,湖南、河南、浙江、广东等地也都是重灾区,很危险的。你,一个人去那里?不怕吗?”
当他听说魏婉娇是去那里为三台人民采购口罩时,立刻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夸赞说:“你这可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佩服佩服!”
听司机师傅这么一说,魏婉娇自己心里也平添了几分豪迈、悲壮的气概。她默默在心里祈祷,希望自己此行顺利,能够把那10万只口罩安全押运回来。
让魏婉娇始料不及的是,还没出川,挫折就接二连三地出现。
尽管司机师傅知道魏婉娇着急赶飞机,把车速提高到了允许范围内的极限,但因为受疫情影响,沿途增设了许多监测站,不时得停下来接受体温检测、登记、填表。走走停停,耽误了不少时间。
当心急如焚的魏婉娇好不容易赶到成都机场时,离飞机起飞只有十几分钟时间了。等她以她百米冲刺的速度,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出现在登机口时,登机口已经关闭。
魏婉娇急的眼泪唰就下来了。这可怎么办啊?她找到机场工作人员说清她此行的重要性,希望能够通融一下。可不管她怎么求情,都无济于事。在她的苦苦哀求下,一位地勤负责人答应帮她查询一下离杭州机场最近的其他机场航班。
魏婉娇一边跟着机场工作人员查询其他航班信息,一边赶紧把这个意外情况向公司通报。刘占兴在得知这个情况后,立即同意了魏婉娇转乘其他航班的请求:“不就是多花几千块钱机票嘛!不要紧,一切以防疫物资为重!”
领导的宽慰和全力支持,让急火攻心的魏婉娇像吃了定心丸,感觉心理压力减轻了不少。尽管她越来越清晰的预感到此行艰难,但心里还是增添了些底气。
经过一番紧急查询,最快出发又离杭州机场最近,就只有成都到江苏常州的航班。常州距离此行目的地浙江绍兴有400公里左右。让人担心的是,航班到达常州是第二天凌晨两点半。平常,机场有宾馆可以住宿,这不是问题。可在这非常时期,有可能入住不了。这种情况下,这个时间点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说,就有一定的风险性。机场工作人员也比较担心这一点,所以比较迟疑地问她:“你坐这个航班,还是等天亮以后的?”
着急上火的魏婉娇,都恨不得自己长一双翅膀马上飞过去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只要有飞机可以马上走,前面哪怕是刀山火海她也得往前冲啊!她一叠连声说:“就这班,就这班!”赶紧购买机票,生怕赶不上这个航班。
当魏婉娇乘坐的飞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腾空而起,冲上黑漆漆的云霄时,急出一身汗的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然而一想到前途未卜,一颗心又揪得紧紧的了。

2月1日(正月初八)凌晨两点三十一分,魏婉娇乘坐的航班顺利到达常州机场。离天亮只有几个小时,此地距离浙江绍兴还有几百公里路程。她不敢耽搁,想赶快搭乘出租车赶过去。
可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出租车都停运了。平时排长队的出租车现在却像稀有动物一样难觅踪影。偶尔看见一辆,都是已经搭载了乘客的。
同机的其他乘客很快就各散五方,走没影了。偌大的机场空荡荡的,被寒意和恐惧紧紧裹袭的魏婉娇越来越急。如果被困在这里耽误了大事,那后果简直不敢设想啊!
走出候机大厅寻找一圈没有看到车,又赶紧退回候机厅;刚呆几分钟,又焦急地走出大厅去寻视一番。
魏婉娇在候机大厅进进出出、探头探脑的样子,引起了机场保安的注意。一名保安走过来,问明了情况后告诉她,现在这个情况下,是很难打车的。他劝魏婉娇干脆在候机大厅呆到天亮,再想办法。
魏婉娇一听,都快哭了。她告诉保安大叔,自己必须在天亮赶到绍兴,不然就会耽误大事!
看魏婉娇着急上火、楚楚可怜的样子,热心的保安大叔也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他马上掏出电话,挨个给他那些开出租车的朋友打电话,看能否想到解决的办法。
要知道,这正是睡觉香甜的时候。好多电话不是关机,就是半天没人接。好不容易打通一个,人家一听让出车,而且是跑跨省长途,就直接拒绝了:“现在啥子时候哦,到处都在疫情管控,哪个敢去跑嘛?不要命差不多!”
因为开着免提,对方的回复魏婉娇也听得清清楚楚。她刚被保安的热心相助提起了一点希望的心,又一点一点慢慢往下沉,沉。她把双掌合十竖在胸前,嘴里不停地默默祈祷。
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联系到出租车的保安已经有点灰心了,都想放弃了。但他看到魏婉娇双手合十祷告的样子,知道对方确实着急。于心不忍的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翻找电话号码,继续不厌其烦地打电话。
眼看就要彻底绝望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司机被保安好说歹说给说得托不过情面,坚决的态度变得有些犹豫了。一直在旁边提心吊胆听着的魏婉娇听到这里,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要是那个司机在面前,她都恨不得上去直接给人下跪了。
“车费3000元,一分不少!”那司机可能还是不想冒这个险,就故意报了个高出平时几倍的价,想吓退客人。
听到这么高的报价,保安也有些吃惊,他把询问的眼神转向魏婉娇。这个时候的魏婉娇听到司机的报价,就像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简直是喜出望外了,哪里还敢讨价还价哟!
“要得要得!请他快点来!”她一边慌不叠地点头答应,一边还激动不已地挥舞着双拳庆幸。
二十多分钟左右,一辆出租车终于疾驰而来。魏婉娇匆匆告别热心肠的保安大叔,赶紧上了出租车,向着黑黝黝的远方奔去。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十五分了。

搭上车,魏婉娇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悄悄袭上心来。
黑更半夜,周围緲无人迹的情况下,她一个单身女孩,搭乘一辆陌生人的车……虽然司机是机场保安给联系的,可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魏婉娇作为一个业务员,经常在外面跑,各种陷阱、各种危险的传闻也听了不少。异地他先乡、夜深人静,这种环境想想就可怕啊!想到这里,魏婉娇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
灵机一动,她掏出电话打了一个“无人接”的电话:“喂,佳姐,我都坐上出租车了。可能明天早上八点左右,就可以到你那里了哈。你放心嘛,莫得问题,是机场保安大叔帮我叫的车……好嘛好嘛,我给你拍个照嘛!”打完“电话”,她真的从后座对着前面的司机拍了个照,还一边煞有介事地对司机说:“师傅莫多心哈!我姐姐不放心我半夜三更坐车,非要我给她拍个照……”师傅听她说的合情合理,也就默许了。
为了不让自己睡觉,已经十分犯困的魏婉娇就不停地和司机聊天。好多次,说着说着眼睛就快闭上了,她赶紧掐自己的腿,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睡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漆黑的夜空,什么也看不见。因为疫情,平时喧嚣的夜,也变得安静极了。只听得车辆前行的呼呼风声,和车轮的沙沙声。公路上往来的车辆也极少,好半天都看不见一辆过往的车。世界仿佛进入了一个洪荒时代,广漠旷野、荒无人烟、了无生趣。偏偏,那些恐怖电影里的镜头,又不时浮现在脑海里,让魏婉娇不寒而栗。有那么一刻,她都想哭了。要不是有一个必须完成任务的坚定信念在激励着她,可能早就瘫软了。

2月1日(正月初八)早上六点多,快七点的时候,奔驰了一夜的出租车终于在晨曦中到达了浙江省境内的绍兴市。这时,又一个问题摆在了魏婉娇面前:出租车是江苏的,现在到了浙江地界,如果要下高速把魏婉娇送到市里面去,势必会遇到测体温、填表等一系列麻烦,会耽误不少时间;可如果他要图方便,就把魏婉娇下到高速路口,她又可能一时半会打不到车。
路途上,从两个人的聊天中,出租车司机知道魏婉娇这么昼夜兼程赶路,是因为要替公司采购防疫口罩。一个年轻女孩,在这么危险的时期,冒着生命危险来出公差,多么不容易啊!经过短暂沟通,司机还是决定,宁愿耽误自己返程时间,也要直接把魏婉娇送到目的地。
当魏婉娇钻出出租车,落脚在绍兴市上虞区一家物流仓库门外时,她感到自己就像是去西天取经的唐三藏,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整个人都快虚脱了。要是在自己家里,真想立刻倒在床上,睡他个三天三夜。
2月2日(正月初九)晚上十一点多,憔悴不堪、蓬头垢面的魏婉娇押运着10万只口罩,顺利回到了公司。
匆匆回到家后,倒头就睡。对叫她吃饭的老公直嚷嚷:“不要叫我,我要好好睡一觉!”听说妻子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丈夫也急了,就端来饭一点一点喂她。她先还勉强动一下嘴巴,吃了几口,就睡着了。喂到嘴巴里的饭就那么含着,一动不动。怜惜不已的丈夫只好给她掏出来,擦干净嘴,盖好被子。然而,第二天早上还不到六点,她就醒了,慌忙着要起床。丈夫差异地问她:你不是说要好好睡一觉吗?咋这么早就起来了呢?魏婉娇苦笑笑,说:现在非常时期,公司里那么多事情,我哪里睡得着嘛?

事后,总经理刘占兴回忆起这件事,颇多感慨:魏婉娇虽然是一个人去的,可整个公司的人都在牵挂她,为她捏一把汗。因为浙江是疫情重灾区,她只身前往,既怕她一个人势单力薄,拉不到货;又怕她万一被感染……各种担心,各种焦虑,外人是无法体会的。
“要仅仅是为了公司利益,我宁愿不赚这个钱,也绝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后记

2020年2月13日早上8:59分,笔者无意中在魏婉娇的微信朋友圈里发现了这样一段文字:好不容易回趟家,却连娃儿和妈的面都不敢见,又匆匆的走了!早上看见忙碌的医护人员,才知道,我们没有像他们那样走在最前线,他们却比我们更回不了家。配图是黎明前晨曦中灯火通明的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大楼……

在这次“抢购”口罩大战中,中兴药业公司深刻意识到,建设一个口罩生产厂是多么重要多么迫切的事情——所以,公司购销部的全体人员在初步完成口罩、消毒液、体温计、抗病毒药品的采购任务后,还来不及喘口气,就又投入到紧张的口罩生产厂筹备工作中。为了完成对羊衍秀的采访,约了几次都没有能够如愿。笔者退而求其次,预约电话采访或者微信语音采访,结果也是几次被工作打断,有始无终。最后,愧疚不已的羊衍秀还是让她老公代替她,才让笔者完成了采访。

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她老公又意犹未尽的地给笔者发来这样一段话:“其实采购这个工作对身体上的压力还是其次,在疫情采购期间,本身物资特别缺货,极度供不应求,采购人员既想尽快尽量多的采到现货,又怕货款被骗,给公司带来损失,而且一笔货款动则几万十几万甚至几百万,这种风险和采购压力,还有人们对医药人的各种不理解的多重心里压力才是真正考验。”
1989年的她,最近半年额头上都白了好多头发,尤其最近这个把月,我看着都非常心疼。好多次劝她别那么拼命,可又拿她没办法。也有好多次,她和我说我想再要个宝贝,到时候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我听着心里五味杂陈。我觉得就是有这样一群人,一群敢拼命的医药人,疫情一定会过去!
这段文字非常朴实,并且还夹杂着错别字以及标点符号的漏误,但却一下子湿润了笔者的眼睛。

正月初七上午,刘占兴与黄学明一起视察了解放街药店工作后,途径步行街。细心的黄学明数了一下,他们在步行街一共遇到29个人,其中有28个人戴了口罩。当他把这个细节告诉刘占兴,刘占兴非常惊讶:“真的吗?我都没注意哩。”赶紧回头去看,直到确认了,才转回头来。疲惫不堪的脸上一下子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就像厨师看到客人把自己做出来的菜肴吃得干干净净,心里美滋滋的一样。刘占兴的心里也顿时充满了自豪感,和成就感,继续前行时脚下也格外有力了。
   
中兴公司总经理刘占兴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公司虽然是一家民营企业,但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我们却是以三台县一百五十万人民的生命安全为第一位,我们没有趁机赚哪怕一分的昧心钱!
他告诉笔者,有几次公司采购回来的口罩,在成都转运时被其他地区的业务员打探到了,他们动员各种关系前来说情,希望把口罩加价卖给他们。如果这样做,中兴公司至少可以多赚几百万。因为他们拉回三台的口罩,全部是平价销售。其他地方一只口罩卖到二、三十元,甚至有卖到六十八元一只的,但他们公司全部是平价销售。
“我们维护的是良心,是道德。我们认为,这也是一个公司要做大做强的底线!”
   
是的,平日里不起眼的薄薄的口罩,在大灾大难面前却成了最好的试金石。 中兴公司用良心为一方百姓守护的不仅仅是生命线,还有道德线……

    疫情还在继续,故事还在继续,加之疫情期间采访不便等诸多因素,难免蜻蜓点水、挂一漏万,有遗珠之憾,祈望读者诸君鉴谅!



mmexport1582705249762.jpg
mmexport1582705252168.jpg
mmexport1582705256814.jpg
mmexport1582705259167.jpg
mmexport1582705264200.jpg
mmexport1582705283571.jpg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 引用 一默先生 2020-2-26 20:46
    平日里不起眼的薄薄的口罩,在大灾大难面前却成了最好的试金石。 中兴公司用良心为一方百姓守护的不仅仅是生命线,还有道德线……
  • 查看全部评论(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