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逸飞中文网 首页 逸飞窗口 新闻动态 查看内容

2020-1-21 18:21| 发布者: 小鱼嘟嘟嘟| 查看: 13| 评论: 0|原作者: 小鱼嘟嘟嘟

摘要: 【编者按】人人都知道:家是温馨的港湾,但不是人人都知道,家庭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只有当一个人将以上两者平衡对待、平分秋色的时候,一个人才会真正成熟。并懂得家国同理,在承担起一个小家的责任的时候,不忘国 ...
C4B721D5-D023-4DC5-A371-1D0D22B09EC6.jpeg

    【编者按】人人都知道:家是温馨的港湾,但不是人人都知道,家庭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只有当一个人将以上两者平衡对待、平分秋色的时候,一个人才会真正成熟。并懂得家国同理,在承担起一个小家的责任的时候,不忘国之大家。这篇散文就一个字《家》,却解读出了太多的含义:有幼时的依恋,有渴望长大的急切,有失去父亲的悲伤和不得不承认现实的无奈,以及代替父亲作为一个家中男人顶梁柱般的必须具有的坚强,并对母亲起到保护的作用。而这一份孝心,是整个家族孝文化的传承。读来令人感动。整篇文章语言沉静优雅,透着动人心魄的淡淡的忧伤。透过字里行间,就是看到一个懂事的大男孩形象。同时文图并茂,声情并茂,有图,有文字,有声音,是它独具的特色。总之,阅之,听之,实在是一种文字盛宴美美的享受。(编辑:塘中水仙)                                                              


                                               142951de0dvx21l2kghtg2.jpg.thumb.jpg

               

                                



曾以为,一个人累了、伤了,一颗心在需要慰籍的时候可以回家的。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懂了。
原来,一个人可以排除己身,心中有了责任、有了牵挂,那才是真正的家。


                                                                                               135914mhw0l2zh0uuhhvuw.jpg.thumb.jpg


                                    



                     作者|小鱼



阎维文-想家的时候.mp3
阎维文-想家的时候.mp3

     
  

   窗外的世界是清新明朗的图景,昨夜一场大雨洗去了地上的污垢,枯黃的世界已显湿漉漉的,唯有门前的那棵芭蕉树,伸展出碧绿的臂膀,
在徐徐的晚风中昭示着独有的顽强。
芭蕉树,像极了一位忠诚的守护者,默默地伫于门前。无论烈日炎炎,还是细雨淋漓,总是依室而立。它依依不舍的是座落在对面的我的家。
物比人,人拟物事。和这株芭蕉比起来,有很多事我无能为力,但我总想努力去做,我可以做的,我想做的。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家,
家中的母亲,哪怕是三百六十天的日子里,都能陪伴在母亲身边。
  
光阴荏苒愰如烟,岁月不居转眼间。 一年一度的日子,我已不是当年那个依偎在母亲怀中哭泣的小男孩。一路走来,我已是一个男人、儿子,
经历过时光变迁后,母亲在渐渐变老,渐渐觉得母亲需要呵护,既而更觉得这个家有着我责无旁贷、需要承载的义务和责任



                          
143334euugnj1pe52usm0a.jpg.thumb.jpg



生活中有些东西,每天打它身边走过,却极易忽视它的存在。尤其是我的生活,我的家。我常常想,这样的生活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啊,一年一度冬日里的阳光还是那样的温暖,夏日里的晚风依然那么清凉。它们从你身边掠过,来年还是依然,只是我们浑然不觉。



昨夜,我梦到了儿时,梦里梦外都是和母亲有关的,我知道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我的梦中有一片天空,那是属于我的一片亲情的天空,

那时的老屋门前,母亲正在凉晒被子,清晨的阳光会把母亲背影投照到田地。母亲的身影下,有一个小的身影,依偎着母亲,

姐姐扯着母亲的裤膝,脚步牵动,与母亲形影不移,就连晒被子也是。那年冬天,我才5岁。


这个梦看上去很遥远,可忆想起来它却镌刻在脑海里,看似咫尺,却远在天涯。我只是那个五岁的幼童。 那时的梦想,

就是能像邻居的大哥大姐一样背起书包,坐到校园里。我羡慕他们胸前的那一抹鲜红。红色映衬在笑容里,幸福写满了笑脸。

那时我并不知道红红的三角型蕴含着什么,只觉得戴在脖子上非常好看。


直到有一天我遂心走进校园,当镶有五星的旗帜冉起的时候,再低头注视胸前,我才懂得了一些含义。

打那起,我对红色有了一份虔诚,更增添了一份敬重。国之大,需要捍卫。家虽小,同样需要呵护。


也许回忆就是往事的复习,那些儿时的记忆并没有随着年轮而久远,却时而在模糊中拾得一些清晰。随后并在脑海中储存下来,

尤如书本一页一页地翻过。


记忆中我的家,那座早以拆除的老屋。伴随着我和母亲的生活,这似乎都成了一道我无法下笔完成的试卷。老屋座落在村庄的西首,

一个高出地平约两米高的大土墩上,三间平房就是我幼时的家。

老屋的后面长有一颗桑树,枝丫上结满了果。而每当姐姐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我去采摘桑糂。那些红红的渗透着紫色的果,

在阳光的照射下耀人眼眸。每当这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咽下口水。

树下,那些熟透了的果实铺了满地,抬头再看看树上的姐姐,却无意于地上留下我紫色的脚印。

一朵,连着一朵... ...



                      143630o4sq4zzzgqk4tt9q.jpg.thumb.jpg



一些事会注定成为过往中的风景;一些人就像开了花的果树,一朵花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站在枝头处,任雨淋,任风吹,

脆弱着又坚强着,那些个生命的成长见证了多少过往与岁月的痕迹。


儿时,我能够见到父亲的日子很少,父亲常年漂泊在外,那一方岸线,那一片海上留有父亲牵动的帆影。

直到某一天,那个背影离开了我的视线,在失去父亲的日子里,尽管在我仅存的一点点坚强被伤痛摧残到所剩无几的时候,

我依然很少在梦里见到父亲。更多的思念,只是在每个白天与夜晚在连续失眠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受到那个本不该属于我的割肤之痛。


母亲和姐姐她们在我面前逐渐免提父亲的一些事,她们似乎刻意迴避,既而时常让我看到了母亲和姐姐暗地里的那双又红又肿的眼睛……

即便是所有的泪流干了,即便使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扭转不了父亲离世的现实。

那些日子,家里没有了往日的阳光,就连空气也显得阴冷、灰暗。 那些天,我不敢面对西落的残霞,也不愿面对最后一丝残阳落尽后的失落。

傍晚,寂静的夜黑不会随我的意愿来迟。母亲依在床头神情呆滞。我走近亮了母亲床头的灯,想让她的世界多一丝光亮,多一些温暖。


我握住母亲的手,依偎而坐。沉默,凝望,再等待。往后的日子,我是一位倾听者,是家里的男人,即便心中有苦、有痛,唯有倾听。 拭去眼中的哀愁,轻移视线,那一刻我需要佯装一份坚定,来为母亲撑起一片睛天。而母亲终不能承受心中的压抑和苦楚,泪水湿透了我的胸襟....


一些过往,仿佛就在昨天。无论过去多久,无论难舍还是必然远行,那些记忆,哪怕被岁月摧残,或所剩无几的时候,

我相信那份执念将永远隽在心中,而后在经年中越发清晰。


姐姐嫁在本镇,自姐姐结婚的那天起,她的生命中从此又多了另一个家。母亲常叹:"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

我想这句话不仅仅只是母亲一个人说过,一句概叹却充满了期待与希望,其中不免有更多的牵挂。

姐姐并没有像人们所说的"嫁女如泼水"。这个家中有生她养她的母亲,我们共同的母亲,共同的亲情,一辈子难以割舍依恋。

姐姐每天都得回娘家,父亲不在了,她离不开母亲,母亲永远是她的牵挂。 在母亲看来,姐姐是个孝顺的女儿。

我觉得姐姐更多的孝顺显于对公婆的尽孝中。

姐姐能把我家代代相传的美德带到另一个家中。很早的时候,我的祖爷爷、爷爷就是方圆百里闻名的大孝子。

这样的传统,在历经了代季更替后,依然在我家得到了传承... ...


昨夜的雨不曾为谁而驻足,风也随即而逝。人生何不是一场感动。

雨,洒落下的是凝结的厚重。岁月都随了风,从不会为谁而伤痛,也不会为谁而眷顾。唯有家人,于情难舍。

窗外,湛蓝的天空映入眼帘,云层会渐渐散去,鸟儿飞旋,芭蕉树的枝丫上偶有舒展的翅膀。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画面定会如此欣然。


家,能容纳苦难,包容一切。有阳光,有微笑,有我们共同依护的亲情。 只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






今夜读听
https://mp.weixin.qq.com/s/fB5MvPdmUl7iUJmZYK7M_w
https://mp.weixin.qq.com/s/fB5MvPdmUl7iUJmZYK7M_w[/td]

140540itntzcks0ttgttzs.jpg.thumb.jpg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上一篇:下一篇:攀爬的藤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