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飞中文网


搜索
逸飞中文网 首页 头条报道 查看内容

蒲英闪小说二十题

2019-6-20 23:11| 发布者: 一默先生| 查看: 101| 评论: 31 |原作者: 蒲公英

简介:蒲英闪小说二十题那条鱼   文/蒲英   她忙,有时睡梦中会出现那条鱼;在数着花花绿绿的钞票时,眼前也会幻化出那条鱼。她很想那条鱼,这种感觉异常折磨着她。   她只能把自己想象成那条鱼。   在对那条鱼回 ...
蒲英闪小说二十题
那条鱼
  文/蒲英

  她忙,有时睡梦中会出现那条鱼;在数着花花绿绿的钞票时,眼前也会幻化出那条鱼。她很想那条鱼,这种感觉异常折磨着她。
  她只能把自己想象成那条鱼。
  在对那条鱼回味中,她的水发产品生意越做越大。直到有一天老公下了最后通牒:食品监督打击力度加强了。
  她果断打了店子。有人向她请教六月天水发海产品不坏的秘诀,她死活不开金口。来人神秘地说,你不讲我也知道,不就是甲醛吗,做食品的谁不知道这个。她听了,很久回不过神来。
  更加怀念那条鱼。
  有那条鱼的地方是她从小生长的地方,每当朝霞升起时,一群白鹭迎着太阳飞翔,渔民们划着小舟,喊着号子,满船的鱼儿,满满的喜悦。
  她回来了。
  库区的大坝前停了一溜烟的机船,车门一开,就来了一群人,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她一个也不认识。
  你们不是本地人吧。
  我们已经是啦,我们已经来了十年了。
  是了,她已经十年没有回来了。
  家这个字眼在心头清晰起来,找不到熟悉的路径,河面上是一排排冒着袅袅炊烟的鱼馆。三妈家就在最气派的鱼馆那边,已经与鱼馆融为一体。
  鱼馆全部建筑在河面上,河面格式化了,微风轻拂、河水清澈荡漾依旧,吃住在河面上别有一番情致。
  面对撒鱼饵的人们,网箱里红鱼花鱼黑鱼儿撒欢儿拼命吃食。人和鱼一样,吃喝拉撒都在河面上。她去方便回来后,对着满锅冒着香气的鱼突然翻江倒海地呕吐起来。婉拒三妈的再三挽留,执意要走。
  路上,赶着来吃鱼的车队还是络绎不绝。
  迷糊中,她又变成了那条鱼,怎么也游不回熟悉的水域。(600字)
寻梦
文/蒲英

  无边的黑暗包裹着她,她不断地奔跑,可一切都是徒劳,她跑不出这无边的黑暗。无数脏水泼向她,脏水又变成利剑射向她,她的心突然紧缩,疼痛。
  她也觉得自己很脏,每天在花洒下使劲地搓洗自己,早晚用刷子把全身刷了过遍。
  她不敢回家,怕亲戚朋友好心的询问;她不敢见母亲,怕看到母亲怜悯哀怨的目光。
  她不敢走近人群,不敢走进阳光。
  白天,她弯腰低头把自己缩在阴影里呼呼大睡。
  夜晚,她像幽灵一样活动。
  她感觉自己的肌肤在一寸寸干枯、死亡,最后只剩下微弱的心跳。
  恍然间,一个巨人的声音响起:我帮你活血,我帮你复活,我带你跑。
  突然,她闻到了桂花的香甜,原来是南柯一梦:窗外,桂树花开得正浓烈。眼前桂花的香甜把她牵回了遥远童年,母亲的声音如桂花般甜蜜:“你是我们的骄傲。”
  凭着巨人的指引,她这十年的经历在指尖如喷泉喷薄而出,一部长篇自传体小说《寻梦》在寻梦网站连载,引起不小的反响。随着其他各大网站的连续转载,她依然沉浸在梦幻:真的有巨人咦。
  今晚,她又做梦了。暖暖的秋阳下,母亲牵着一个女孩站在满目芬芳的桂花树下,向她张开了双臂:你是我们的骄傲!女孩也仰着头说:妈妈,你是我的骄傲!
  醒来,看见床头码着由“巨人之路”帮助出版的散发着油墨香味的《寻梦》,她笑了。(520字)
机器人
文/蒲英

      阿爹阿娘站在院子里看天,天上的云彩很漂亮。
家里都要发霉了,粮食、东东西西应该搬出去晒晒太阳。哎,老了。阿爹望着外面悠长又寂寥的小路叹息。儿子说这几天回来还不回来。

     这漫山遍地是宝,鬼都不来了。阿娘抠着手心的茧。可惜了我那坛子好甜酒卖不出去快变成老烧酒了。做好的油茶也快发酵了。盐菜,干笋,干辣椒,干蘑菇堆在那边像小山。

     蠢!你不晓得把老甜酒变成好米酒让我喝了? 这样,我的精神气就来了。再把油茶和那些东西拖到集市上卖了,荷包也就鼓了。
      阿娘斜了阿爹一眼,不出声。
      阿爹绞动自己的双手:今年我再种十几亩地,下半年把这老房子推了,重新起一栋新的,摆起十桌八桌的,让乡亲们搓一顿,乐呵乐呵。剩余下的木材可以做一些家具,可以卖钱。可就是自己的老胳膊老腿又不中用!阿爹的豪言壮语慢慢变成了低声下气。

     阿娘犹豫:儿子早先电话说,不知是不是真的。坐在家里也可以与外面做生意的,只要用好机器人,人可以随叫随到。想要请多少人,就可以请多少人。想要把东西卖到哪里就可以卖到哪里。
     哦,那我们也试试,儿子不是说已经到颇洞镇上了,正在开展业务。
     第二天阿爹去了镇上,回来忧喜参半,自言自语。
     这浑小子,忽悠到老爹老娘身上了,自己在家门口做了电商,当了老板,还机器人这机器人那,不就是请了一帮鬼崽崽,免费代探亲友、快递发送到家、寄存物品,免费为困难老人提供帮扶吗?忽然又欣喜喊道:老婆子,这下好了,你可以天天见到你的宝贝孙孙了。(598字)
养生秘诀
文/蒲英

      一条蜿蜒的花阶小路伸向远方, 大娘和老爹的家就在路的尽头。
     他们都七十多了,耳不聋眼不花头发乌黑发亮,有人慕名而来,询问养生秘诀。
     大娘老爹蒙了。
     啥,养生?有三个,都有出息,不要养。
     大儿做CEO,忙!每年要给他 寄一些。笋片板栗是 山上的,多。腊肉香肠是自家养的猪肉做的,香。
     小儿为公家做事,到腊月带朋友来吃泡汤,走时每人带一快肉,带一袋红薯,再到园子里采一袋白菜萝卜青菜。乡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怠慢了客人哟。
     生日喜庆时儿子女儿一家都回来,满满三大桌。 累且开心。
     今年年岁好,没洒一滴农药,三亩水稻,收了三千斤干稻谷 。
     老爹眼睛一瞪,脚一跺,死婆子,说啥呢。除了喂养两头猪不是还养了几十只鸡、鸭,还有三只狗。用自己种的粮食 养的哪有啥秘方?
      问话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差一点流出眼泪。
      你们也进城去看儿子吧。
     大娘脸红一阵白一阵。老爹一把拉过来人,眨眨眼,悄悄耳语道:她与儿媳妇们讲不来。她吃素,说话嗓门太大,儿媳说她不得,这里她说了算。
      大娘递过来两道目光,老爹马上禁了声,到灶房摸出一把柴刀。大娘大声说,到哪里去。又砍柴吗?这房前屋后不是有了这几大堆,够烧一年了。马上去修自来水管,没水了,晚上别想吃饭。
      好呢好呢。老爹马上唯唯诺诺。
      大娘说的就是养生的道理,生命在于运动,饮食和饮水。 来人说,我也是农村的,我的父母也在农村 ,辛苦哟。(548字)
爷爷
文/蒲英

     五岁的青青带着一岁半的妹妹在自家楼道口玩泥巴,妹妹摔了一跤,“哇”的一声哭了。奶奶跨出房门一边抹脸,一边对青青吼。
     爷爷不高兴了,狠狠敲了敲紫烟袋。
     吼、吼。脸抹的像白骨精。早晚带起去打麻将,安逸!
     你不是也天天去会狐狸精?
     咋就变成狐狸精了。爷爷低声咕噜,总比守在旁边看你码长城强。
     天天去麻将馆三缺一,青青和妹妹还有其他小孩子自己玩,你还有理了。饿了,饭也不做,只给俩小孩买个饼。老子饿了,手机发个红包,要老子去外面吃。
     翠花家里有好吃零嘴,有好看的画画书,小孩爱去!手机里有好听的儿歌,手机里还有好听的故事,老子也去了,咋了。
说着说着。爷爷脸红了,脖子也粗了。
     我看你是多管闲事,吃饱了撑的,人家老公又不在家也轮不到你去砍柴献殷勤。儿子儿媳把俩小人交给我,有钱寄回来。你不满意?奶奶气也粗了,声音也大了。
    满意!满意!爷爷边说边敲紫烟袋出门了。
    爷爷出去打个转又回来。爷爷就开始捣鼓家里楼道口那间空房子。
    奶奶搞不明白,爷爷咋就“吭哧”、“吭哧”地与锯子刨子杠上了。把空房子改造向楼道口延伸了一倍不止,还铺上地板,安上了电暖,安装了宽带、挂上了大彩电。
     腊月的时候,儿子儿媳回来了, 还搬来了许多玩具、儿童绘本和故事书。
     奶奶一下就明白了, 原来爷爷要把村里小朋友集中到自己家里来。
     奶奶的脸红红的,赶紧进厨房做好吃的去了。(565字)

文/蒲英

      天空突然彤云密布,漫天飞雪。几天后,整个世界像一个冰窖。
这场冰雪对生活交通造成巨大的不便,蔬菜水果食品的供应一时极为紧张。商家们欣喜若狂,按照“市场规律”把价格上调5----10倍,一时间获得巨额利润,数钱数得空气也冒了热气。
     “九九”果蔬店的老板九哥眉头皱成“川”字,他狠狠掐灭手中烟头,做出一个重大决定。
     第二天门店前贴了一张告示:九哥郑重向大家承诺,即使在货源紧缺的情况下,“九九”果蔬店也要维持与正常时期一样的定价。
     老婆大吼:“九哥,你疯了,货从哪里来?”
     九哥不慌不忙:“别急,我有办法。”
     顶着刺骨的寒风,冒着极大的风险,九哥独自驾着一辆大卡车,在每个车轮上绑上大铁链咔哧咔哧出门了。此后,九哥不间断从外地运来一批批蔬菜食品。
      如果以5----10倍的价格销售,九哥可以获得一笔非常可观的利润。但“九九”果蔬店依然履行诺言,用高价买进的货物,以往日的市价出售。
      消息传出, 妇孺皆知,临近区域的家庭主妇也闻讯赶来采购,这些蔬菜食品的质量也有保证,九哥承诺假一赔十。一时间九哥成为本市的热议的人物。
    “放着钱不赚,真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同行们对九哥是讽刺加讥笑。老婆也不是很理解,啥九哥,咱家又不是什么民政部门。如果不是心疼你,咱跟你没完。
     一个星期以后,冰雪慢慢融化,交通恢复正常。 蔬菜、水果、食品的供应恢复正常,不再短缺,商家们也恢复平常的正常价格做生意了。但是,一个不寻常的现象出现了。因为物价上涨期间来“九九”果蔬店里采购物品,许多人成为“九九”果蔬店的长期顾客。(598字)
泥巴人
文/蒲英

     很久以前,一个脏兮兮的、脸色有点苍白的小男孩趴在学校大门前的沟沟里玩泥巴,他用泥巴捏了一个泥人,一尺来高,用木棍画了眉眼,用草叶子扎了个漂亮的裙子,用小嘴在泥人脸上盖了一个印章,小嘴上印了一圈圈泥巴 。
过路的人露出鄙视的目光,泥巴人,野孩子。这孩子手里扬起泥巴着势要丢过来,嘴角扯着一个诡异的笑容。……
   下课铃声一响,他赶紧扒在铁门上,透过钢筋看小朋友在校内操场上玩耍,露出渴望的眼神,门卫过来把他吓跑了。他躲在学校的铁门外头,窥着铁门缝, 眼神躲躲藏藏寻找他以前漂亮的语文老师。
  看到了,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有人过来,他赶忙悄悄躲在一个角落,他的泥人藏在内衣里面,他自己更像一个泥人。
放学了,学习里异常安静,他呜呜地趴到铁门上哭起来。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走出来,摸摸他的头,用纸巾擦干他的眼泪,还有泥巴。
  三天前他还是这里面的学生,他喜欢别人的东西,一不小心就放进自己包里居为己有。隔三差五蹦跶出铁门外来,摸摸碰碰一些店铺的东西。他不记得自己有过妈妈,爸爸一年才回来一次。
      他怀里的泥人依稀有几分这个老师的模样。
      这个漂亮老师就是他的语文老师,晚上,他把泥人摆在自己左手边,安静地睡着了,嘴角挂着一丝笑。
      二十年后,他成为了这个学校的校长。泥巴人的故事是他上任初对老师们讲的第一个故事。
丹桂飘香
文/蒲英

      这天,盛大的庆祝活动结束。
      傍晚,没有参会的人们三五成群去观景 。小英两口子也去。
      仿鸟巢体育馆很大,四周丹桂飘香,里面的绿茵场地铺有厚厚的油布,主席台用花盆布置成了花海,各种奇异花卉,异香扑鼻。
     他们随着人流到了馆内,大饱眼福。
     这些花卉都不要了?所有人揣测。有人犹豫着要不要搬几盆回去。
     有个胆儿大的 搬了两盆出去,又有两人提了两个花篮出去。更多人 看到能搬动的花盆也动了心思。
    小英说,我们也搬两盆吧,摆在家里阳台上刚刚好。
    哪个讲不要了。这些人不讲道理,我们也是这样的人吗。老公语气不善。
    嗯,也是。这些鲜花保存得好,摆在这里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小英说。
    这时有更多的人搬着花盆出去,主席台上的花盆 、花篮去了大半。
    绿茵上有人在卷油布, 卷着卷着就扛着出去了。
    这些人怎么连这些也要啊! 小英不懂。
    更多人搬花盆,更多人卷油布。
    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吼起来:你们还要不要脸,我给你们拍视频传到网上去。
    有人一看这架势,嘟哝一句,多管闲事。
    更多的人加入搬花的行列,小英两口子加入阻止的行列。他们勉强拦住几个人进行劝阻,一不留意,又有人拿着花盆溜走了。
阻止无果。
     一会儿功夫,主席台上的花盆被抢光了,有人还开了车来, 满足地开着满满一车花走了。
     小英两口子站在大门口看着 这些搬花的人, 心理不是滋味。
      这时,两列全副武装的武警很快围住了偌大的体育馆,馆内内早已是满目狼藉。
      后来,小英两口子再到这里散步此时,体育馆被厚厚的铁丝网网住下了, 只能透过铁丝网远远看一眼里面的美景。(600字)
闲泉
文/蒲英

      她一直爱在这摩崖边漫步,伫望篆体“闲泉”,看汩汩流淌的清泉,看嬉戏悠闲的金鱼。
      以前来,她是在等待。等待什么,她也不知道。也许是等待她的王子归来,一起享受这份闲适和安宁。
      她放弃大学学业,坐台挣钱并非出于本意,只为助他完成学业。他们是发小,她爱他。
      四年前他毕业,却留在北方。只说南方阴天多雨,胭脂味太重。没有明说嫌弃她的职业。
     她感觉梦中的花环片片剥落,想想过往许多痴情,想想含辛茹苦的父母,欲哭无泪,看看曾经的校园,看着校园里阳光明媚的  学姐学妹们,她几度哽咽,曾经期待的一个梦支离破碎,一度没有生的信念……
      只有来到这方净土,她才平复悸动的心。她抛开一切,重拾大学课本,以顽强毅力修完学分,拿到毕业证书。真的感谢“闲泉”,感谢汩汩流淌的清泉,感谢嬉戏悠闲的金鱼。
      也是在这摩崖边,她遇到了她现在的先生。他说,他欣赏她的飘逸、坚强,愿意包容她的一切,他用有力的臂膀、温柔的眼神,给了她一个无风无雨的港湾。
      现在,她也是在等待。她手抚小腹,等待,等待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良久的驻足等待,有雨丝飘过头顶,有花瓣飘进她的怀里。(480字)
湿地
文/蒲英


      看多了小娟常年挂在墙上的《湿地风情》图,老公巴贝尔决定跟随回家的小娟来看看那个梦幻般的地方。
  
      一路上,巴贝尔嘴不停歇地问着。
  
      小娟凝视着远方,深情地说:“那里不仅有这样一颗枝丫斜伸的老树,树上有古灵精怪的松鼠、岸边有神出鬼没的水獭,还样复杂多样的生态群落,栖息着数以千计不远万里飞来越冬的候鸟。”
      巴贝尔点了点头,说:芦苇荡漾、芦花飞絮,候鸟安详、小雀呢喃,真是美呢!
     小娟说,是的,这是一块浸泡了五千年古老文化的土壤,有着美丽动人的传说,一个原汁原味的湿地风情画廊。
  
      巴贝尔说,娟,谢谢你的热情。我要好好体验一下你说的赤着脚走在松松软软的野草上,去听候鸟们低咛浅唱,去听一听老先生讲古老传说!或者乘船去感受“一叶扁舟,闲看芦花”的山水画意境。
 
     好,不会让你失望。老家,我已是30多年不见了。小娟神情复杂。
  
      小车里,前来接站的村长眉飞色舞地介绍着改造湿地建设的成果。
  小娟和巴贝尔越听心情越沉重,不语。
  
      终于到家了,小娟迫不及待地下车,瞬间惊呆了:天啊、天啊,高耸的烟囱、飞舞的垃圾、随意排放的污水,芦苇荡呢,候鸟呢……
  
       一条水泥路把湿地从中间划开,路两边是一排排统一面孔的房子,就连曾经那水草鲜润柔婉、莲影摇曳的湖面,也变了颜色,毫无生机。
  
        小娟扑入老公怀里,哭了。 (514字)
约定
文/蒲英

      一直与女儿有个约定,一直被迫推脱。
     车子沿着土路,我和女儿一路摇晃,最终停在进村的路口。老支书早已等在路边。刚放下车窗,老支书一步抢了过来,一只胳膊通过窗缝伸进车内,捉住我的手说: 你可回来了!这下娃儿有救了。我低了头,不知怎么回答——不走了,留下来?
      挣脱老支书的热情,老支书不好意思地笑了。说,我太心急了。你看,他们都来了。
      顺着老支书的手指, 两个女孩向我跑来,后面跟着一群认识的不认识的大面孔和一群小脑袋。
      他接着说,你走后,学校房子修好了,可一直没有老师来。这些孩子太小啊,爹妈大多又出去打工。
      声音到,人也到了,老师,您终于回来了。
      女儿说,是小媚、小凤。你以前的学生。
      是吗。老师真老罗。说完,我下意识摸摸自己头发。
      两个女孩抿嘴笑了,老支书也哈哈大笑。
      当年,带着五岁的女儿,在这里教书。一、二、三年级,就一个老师。既是老师又勤杂工。小媚和小凤是其中两个学生。
      妈妈,小媚现在是中山大学的高材生,小凤也进了西南民族学院,他们带着同学也是来支教的。女儿的声音打断我的沉思。
     不错,假期是得好好利用。感受到我的打量,两个女孩脸上洋溢着太阳的光彩。
      现在我把女儿也带来了。我向老支书眨眨眼睛,这次再也不走了。老支书不断搓着双手,大家都笑了。
       还是女儿了解妈妈。女儿做了个鬼脸俏皮地说。我们每年假期都会来,我们毕业后会回到这里的!
      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为什么十年后, 女儿非要拉着我来这里。
      呵呵,你们都是乡村美丽的金凤凰!(596字)
“偷来”片刻闲适
文/蒲英

晚九点,成回家。挺着八个月肚子的妻,蹒跚过来招呼。妻脸上多了些许雀斑,他扭开了头,躲开妻的亲昵。说:“你怎么像背个大皮球,走路,脚也一拐一拐的。”妻撇撇嘴:“我也不想那样。”
成怏怏躺倒在床。迷糊中,相携着漂亮的女秘书,来到一个去处。夕阳下小鸟呤唱,遍坡桃花盛开,一排排房屋精致有序。“桃花园”三个大字映入眼帘。一老者挡住去路:“要想清楚哦,园内一分钟,世上一小时。他们都只呆十分钟的。”
成急切踏入,手马上抚上女秘书缎子似的长发,吻上她细嫩的肌肤,双双倒在玫瑰花铺成的软床上 ,激情中,揉进了彼此的体香。成的心里欢唱起来!
十分钟到了,走吧,回吧。走出桃花源,听到了雄鸡的第一声啼唱。女秘书黏着成,秀发缠绕着成,说:“成哥,天未亮,我还想去玩一会。”
再进桃花园,来了一群美女,把成架到一个封闭房子的桌子前,按倒在空椅上。对面坐着威武大亨,一见成,马上喊:“开始。”也不知酣战了多久,成前面的人民币由平地变成了小山,又由小山变成了平地。成听到旁边有断断续续的哭声,仔细一看,依稀是女秘书。成诧异地说:“你怎么老了。头发白了,脸也皱了。好丑!” 女秘书说:“你也好丑!须发胜雪,脸皱如菊,手像鸡爪爪。呜呜。”
成一惊,醒了,坐起,下意识看着自己双手。身边的妻还在酣睡,发出细细的均匀的呼吸声。成起床,替妻掐好被角,出门,上车。今天无论使用何种手段,都要拿下这个订单。成说。
远处,天刚刚露出鱼肚白。 (599字)
七夕
文/蒲英

      今天是七夕,中国的情人节。
      我坐在阳台上,用废弃的彩纸,一点胶水变出一些花朵。这是蓝色妖姬,这是黄玫瑰,这是红玫瑰。
     天哥的目光温柔抚过我的头发和脸颊,我下意识摸摸头和脸,头发很整洁,脸也洗干净了。阳光明亮,照得我迷迷糊糊,听见       天哥说,丽丽回来了。
      啊?我醒了,阳光有点刺眼。
      又听见天哥说,我要去找她。
      丽丽和天哥最后一次相见是十年前的七夕,两个人坐在舞水河的爱情岛上畅想未来,阳光静静照在河面上,天哥挥舞双手对着河面喊:十年后,未来是我们的天下!
     此后,丽丽消失了。天哥和我结婚,孩子尿布,穿衣吃饭,做一天和尚做一天工。
    十年,琐碎、单调。蓬头垢面,衣着随便。酒桌、夜店,天哥的豪言壮语已成昨日黄花。
     岁月是一把刀,青春的锋芒不再。
     天哥似乎还在怀念那个温柔美丽、浪漫多情的丽丽。
     吵架已成家常,打架也是便饭,剩下疲惫和对彼此的厌弃。有时天哥梦中呼喊:丽丽,你在哪里?
     丽丽回来了,我该怎么办?
     我拿了一束花,尾随天哥而去。
     故地重游,落日余晖洒在天哥脸上, 那个充满激情的天哥又出现了。把我拉回十年前那个午后,阳光、小岛、仰脸倾听的我。在天哥悠扬的萨克斯声中,未来是一条金光大道,无限伸展,触手可及。最后,天哥激情澎湃:十年后,未来将是我们的天下!
       夜悄悄降临了,远方的城市在灯火中辉煌。天哥深情呼唤:丽丽,你在哪里呀!
       呼唤声惊飞了栖息的水鸟,我沉睡的心猛然跳动起来,我朝着呼唤声的地方飞奔过去:天哥,我回来了——
      我们牵着手,笑了。 (600字)
梦中有座房
文/蒲英

      名叫钱多多,实则钱不多。
     十六岁那年,被伯父楸着耳朵拧出牌桌,随人流去了南方。
      每年回乡,伯父的脸色取决于钱多钱少:钱多眯缝着眼,钱少两眼一瞪——挣这点钱还好意思回家。过了初五,就被催促出门。
      钱多多就像在城市里游走的鱼,从一个工地辗转到另一个工地,从一座城市辗转到另一座城市。
    十个年头过去了,他有了自己的家,就没再回去。养了自己十多年的伯父的身影早已模糊。偶尔想起严厉的老头儿,他总是鼻子“哼哼”的,摆出一副要做出样子看看的架式。
     钱多多甩开膀子,撅起屁股在工地的水泥地中爬行,也只是维持一家人简单的生活。
     女儿该上学了,女人的肚子又大了。他对着高楼里的万家灯火,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影子,建了那么多房,还是没有属于自己的一间房。
      他病了一场,折腾了半个月,积攒的一万多元没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工作。无奈,回老家去吧!
      家乡的变化让人感叹,一排排崭新的楼房刺得钱多多眼睛生痛,宽阔的水泥路一直延伸到伯父家门口。伯父家门楼建得很气派。
     伯父说:多多,你终于回家了。
     钱多多“嗯”了声,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晚饭后,伯父抖着双手小心拿出一个用塑料纸包了一层又一层的红本本。说:这是十万块钱,是你前些年挣的和利息,不足的我给你补上,凑了个整数。怕你在外面胡来,一直没告诉你。
      现在用它建房子吧,我们一起来帮你。伯父又说。
     钱多多愣住,鼻子一酸,久违的温暖涌了上来。
     钱多多没想到,梦中的房子只有在家乡才可以变为现实。他决定建房,落地生根。


桃花园里有座庙
文/蒲英

赵三家的桃园是建得最早的,春天来临,桃花盛开,那个美呀,没法形容。
若问谁家楼房最惹眼,当然也是赵三家罗。
赵三做什么这么快发了财?
这赵三啥都不做也会发财!何况建了规模最大的桃园?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这赵三不是发了吗?赵三家的农家乐不是坐着都有人送钱来吗?
赵三年轻时碰到过神仙,有一个神仙到他家里要水喝,说赵三会发财,赵三就发财了。
以前赵三可是光棍一条,什么也没有,现在家财无数,儿子聪明伶俐,老婆贤淑貌美,还是个大学生,教过书。
难怪赵三会发财,原来他碰到了神仙。……
赵三家楼房盖好不久,赵三又要盖房。
赵三呀,你又要盖房呀,盖这么多房,给谁住呢?
不是盖房,是盖庙。
盖庙?
神仙助我发财,我盖庙供奉他。
很快,庙就盖好了。这庙香火很旺,很多想发财的人,都会来烧一炷香,来拜一拜。
奇怪,上香求神的人回去之后,都种上了桃树,很快形成了桃园。种桃树的越多,整体桃园越来越宽阔,外来赏桃花之人越来越多,圆发财梦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个神仙果然有求必应。这庙的香火越来越旺!
这天,来了几个赏花之人。也说起了这庙这神仙。
一个人说,这是我工作二十年的地方。
那你听说过这里的神仙之说啦。
哪有此事,这个赵三我知道。当年,赵三吊儿郎当,他老母亲找到我,要我提点他。有感于其母的真挚,于是在下队时到他家找水喝,为他制定了致富计划并督促他实施,告诉他一人致富不是富。 这个赵三,乱弹琴,建座庙干啥!?
选聘
文/蒲英


        李老太左手端杯抿了一口清茶,舒了一口气,右手抹抹刘海,说,乖孙女,有红纸没?给我写个招聘启事呀。
        有啊。太婆这是要做哪样?
        我要招聘一名主管!说完瞄了一眼已经是大姑娘,刚从大学放假的大房重孙女儿。
         以前不是有一个主管做得好好的吗?
        快别提了,说山里太寂静,跑进城里去了。我要的是能扎根在这里的主人。
        城里人羡慕乡村美丽,村里人说城市繁荣。太婆,小燕毕业后不留城市回来给您做主管好不好?
         好呢,可不许像你爹一样,话说一箩筐就是做不到!
         小燕找来纸笔,按照李老太的意思,刷刷几下子就写好了。张贴在显眼的位置。李老太摁下智能手机的照相键,选了一张清晰的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
       ——诚聘主管一名。男性,年龄25岁至28周岁,大学本科,身体健康,热爱农村,品貌端正。月工资5000元+绩效工资,包食宿,试用期为一年。从事工种:负责果园,生态园和游艺园的管理。
         看了十多个小伙,小燕摇头,太婆也摇头。
         小燕的微信朋友圈也发了一条消息,还配发了李老太站在农家乐门前指挥若定的大幅照片。
        ——招聘主管一名。男性,年龄最好60以上,身体健康,品行端正。负责农家乐日常管理……
             重祖孙俩走在山间生态园中,走在休闲的人群中,李老太瞟一眼小燕,小燕瞄一眼李老太快速吐吐舌头,转头悄没声息地做了一个鬼脸。
果婆婆的幸福人生
文/蒲英

        打我记事起,果婆婆就在市场上摆摊卖菜。家中俩小孩自我打理,吃饭上学,帮忙卖菜。
         果婆婆年轻时也爱收拾,描了眉毛,抹了口红。往那小菜摊上一站,洁白衣袂衬着她乌黑扎着马尾的头发,跟前一双童男童女帮忙,形成一道风景。她的生意出奇的好,引起邻居摊主嫉恨。
        我问,怎么隔壁的阿姨不画口红呢? 她们为什么骂你呢?
        果婆婆用手抹一下额前的刘海说,傻孩子,其他阿姨家有叔叔,这些叔叔帮了咱的忙。咱家就俩小孩,不把自己收拾清爽些,哪个来买菜,我们仨吃啥子嘛。
       就这样,果婆婆被我从阿姨叫到了婆。
       果婆婆真的老了, 常常丢三拉四,指东往西,手里拿着菠菜叫芹菜,没有收钱还找钱,有时边拾菜边打瞌睡。夏天干脆不回家,就在摊子上囫囵打个盹,囫囵凑合一顿。
       我娘说,她婆,咋又在摊子上睡着了?要是真睡死了,别人拿了你的包包都不知道。要不,别做了。
       果婆婆一骨碌爬起来,冲我娘喊道,谁说的。我再做十年八年没问题。儿子大学毕业去当了兵买了房,女儿读完大学参加工作成了家。哪一分钱不是我挣得的。
        天意弄人,这天,果婆婆趴在摊子上睡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儿女回来料理完后事,把果婆婆住的房子卖了,捐给了幸福福利院。说是果婆婆生前愿望。
         我娘说,这样好,苦了一辈子,终于可以去见她那死鬼丈夫去了。
九妹
文/蒲英
      在一家农家小院里,九妹正忙着烤酒。屋子里弥漫着米酒的清香。屋子外的大桂花树,花开正盛。 九妹把两大桶刚出锅的米酒用绳子绑好,系上扁担,在灶房的角落放好,准备明天挑到集市上去。随即,拍拍身上的衣服,抹了一下额上细细的汗珠,舒展了一下四肢。
      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跑来,书包撂在房门口:“妈,我今天又与同学打架了,他们又骂爸爸陈世美。爸爸在哪里?”一个眼睛圆溜溜的小女孩踮着脚跑过来,爬过门槛进了房间,用黑乎乎的小手拉开一块布帘子,天真地说:“爸爸在这儿!”壁上的男人剑眉,微笑的眼睛,头上的警徽熠熠生辉。
      “爸爸真的跟红玫瑰跑了?”小男孩接着说:“我们是不是他们说的狗崽子?”
       九妹抹着眼睛说:“我相信你们的爸爸。爸爸不是那样的人。你们都是爸爸的好孩子。”
       山村的夜来得格外早,月亮也出来了。九妹搂着女儿唱:“大月亮,小月亮……”一滴再一滴眼泪滴在女孩的脸上。女孩伸出了小手。男孩在鹦鹉学舌:“……寂寞嫦娥舒广袖,吴刚捧出桂花酒……”
       电视新闻引起九妹注意:“…… 云南破获一起特大贩毒团伙,诡计多端的红玫瑰落入法网。侦破本案历时三年零六个月……”
      九妹坚定地说:“你们爸爸快回来了。”男孩高兴得跳起来,“我爸爸回来了!哦,爸爸要回来啰。”
恋情
文/蒲英

     你一笑,眼睛里就会飞出星星来。他笨拙而诚恳地说。
这让她脸红不已。
     请相信,我是认真的。他在她的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
     此后,她的想象世界里便全是他。无外乎,要嫁给他,一起过柴米油盐的日子,以及歌里唱的那样“一起到老,坐着摇椅,慢慢聊”。
     她知道,他有家室。可她全不在乎,无非一个等。
     她想着想着就把他想成了童话,每次见也匆匆,别也匆匆,距离和等待为他们的恋情增添了一份朦胧。
    为了达到他的高度,她每天工作十多小时,除了经营好自己的店铺,还日日与书为伴,笔耕不止。
    六年了,多少清夜冷裘,多少世俗白眼,当年青涩的小姑娘变为成熟有情调的小资女,还有了一位小公主。
     是该讨回自己爱情的时候了。
     他电话说,妻子又生了,是儿子。
     她说,我也可以的。 语气带着一种强势。
    两人再度见面,她有了不一样的眼光。那还是自己梦魂牵绕的他吗?矮了胖了,还有那微微隆起的小肚腩。
    你……你好。嘴里冒出的竟是最客气的问好。
    你好!他扫过她的脸,依然是惊艳。
     一双大手和一双小手叠在一起。温润的小手马上抽离,怎生没有了那种触电的感觉!曾经那双温暖宽厚的手掌呢?
    你的变化挺大。
    你也成熟了不少。
    半个小时就在不咸不淡的谈话中过去。她准备了六年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出口。
    阳光暖暖的照着,她突然像做了一个梦,有了梦醒的感觉。
    我要走了。她淡淡地说出这句话,声音陌生到连自己也吃惊。
    你要保重。我会想你的。
     她不回话,背对他站着,天空中有白鸽飞过,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轻松。

江山
文/蒲英

     他一袭黑衣,久久凝视墙上一幅陈旧的手绘地图,那道南北分界格外醒目,北部疆域是他的江山,他两道剑眉蹙成了山峰。
     掌握先机者,得天下也,得天下者,与天地同齐也。
     他握紧拳头。只要突破那道天堑,他就能一举南下,去皇陵问一问那个老头,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他的三十万铁骑磨拳霍霍,虎虎生威,只等一声令下,铁蹄可以踏平半壁江山。

    从小被抛弃在这北疆。只为是庶出吗?他也流淌着皇室的血脉!三十年的卧薪忍辱,只待有朝一日气壮山河。
    为了获得南部最新的城防部署,他亲率三骑人马南下,行至江南, 但见江南金晃晃的稻穗一眼望不着边际,农人们在忙碌收割,孩子们赶着鸭鹅在地里摸泥鳅,山川河流有一种说不出的秀美壮观。“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女子的歌声清越婉转。
    铁蹄过后,这里将会如何?江山!天下苍生!
    他回望身后的北方城楼,恍若隔世,心百味陈杂。
    半年后回来,他龙眼怒睁,拔出长剑,一剑击穿战鼓。
    他接受南方和谈。解除所有防线,三十万将士解甲归田。
   墙上那幅新绘的没有南北分界的江山图,宛如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438字)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 引用 老榆木 2019-6-20 08:06
    非常好的文笔
  • 引用 老榆木 2019-6-20 08:07
    老师文字功夫了得
  • 引用 老榆木 2019-6-20 08:08
    篇篇精彩,我先点位,然后细细消化
  • 引用 老榆木 2019-6-20 08:09
    老师,像这样的微小说,最多五个一组就行。
  • 引用 老榆木 2019-6-20 08:09
    这样捆在一块,我感觉有点浪费老师的心血。
  • 引用 悍雨啸风 2019-6-20 09:03
    写的很有意境,耐读耐品
  • 引用 悍雨啸风 2019-6-20 09:03
    期待佳作连连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09:41
    欢迎才女入驻逸飞,故事虽短,但寓意深远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09:43
    那条鱼,看到了莽塘溪的影子,呼吁人们在发展经济效益同时,请关注和我们人类息息相关的生态环境,非常有社会意义的小说,推荐大家共赏。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09:53
    机器人这一篇,反应了偏远山村留守老人的困惑,交道不方便,物产卖不出去,老人年纪大了没能力挑运,电商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新的希望,解决了他们的困难和不便,满满的正能量,闻到了浓浓的时代气息,感谢赐稿,推荐大家共赏。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09:56
    爷爷这一篇很有教育意义,值得家长们学习借鉴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09:59
    《寒》告诉人们做人做事,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要讲诚信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10:03
    《丹桂飘香》这一篇,寓意深刻,人们的素质提高势在必行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22:53
    继续顶起来,慢慢品读
  • 引用 一默先生 2019-6-20 23:12
    推送逸飞首页展示
  • 引用 毛六子 2019-6-21 14:06
    哇喔,咋这么能写?抓住啥都能写出一个故事
  • 引用 蒲公英 2019-6-22 12:06
    老榆木 发表于 2019-6-20 08:09
    这样捆在一块,我感觉有点浪费老师的心血。

    谢谢老师,这些都是以前涂鸦的,不成样子。
  • 引用 蒲公英 2019-6-22 12:07
    毛六子 发表于 2019-6-21 14:06
    哇喔,咋这么能写?抓住啥都能写出一个故事

    谢谢老师谬赞!
  • 引用 蒲公英 2019-6-22 12:08
    一默先生 发表于 2019-6-20 09:53
    机器人这一篇,反应了偏远山村留守老人的困惑,交道不方便,物产卖不出去,老人年纪大了没能力挑运,电商的 ...

    谢谢老师辛苦点评!
  • 查看全部评论(3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